第二章 之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飞凡之父 书名:剑尊问道
    第二章??【郡主回城失音讯,睡佛暗中护周全】

    ?一

    佛陀寺内,一少女正极目远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ri重伤的夏侯静,此时离那场大战已相距三月之久,她的伤也好了个七七八八了,今天,她是特来向方丈福戒和尚辞行的。

    “阿弥陀佛,让郡主久等了。”夏侯静正思索间,方丈从禅房走了出来。

    “方丈大师,多谢大师这段时间的收留和照顾,我是特来向您辞行的。”说着夏侯静对着方丈施了一礼。

    “郡主不必多礼,只是郡主伤未痊愈,待伤痊愈再走也不迟啊!”福戒古井无波的脸上有了些许波动。

    ?“谢谢方丈大师,我出来已有段时ri了,也没给家里去个信,我想父王他们肯定很着急了。”?

    ?“郡主执意如此,老衲便不作强求,只是郡主切莫再回青龙城了。”?

    ?“郡主定还记得落难之ri所发生之事吧!”?

    夏侯静怎么可能忘记,那一天,她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当她一个人的时候,虽然轻纱阵的缘故,使她的记忆有些模糊,但那种肌肤相亲的触感却是真实无比的,她本来是应该恨那个和尚的,但却就是怎么都恨不起来,相反的,还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萦绕心间,要说恨的话,他只恨那个和尚连一句话都没留下就拂袖而去,甚至她连他的容貌都没有完全看清。此时听方丈再度提起,脸上不仅一阵火(热rè)。

    “郡主一定很想知道那个和尚到底是谁?”

    “是的,我也正要向方丈垂询。”?

    “郡主腰间的铁笛,正是他(身shēn)份的象征,他就是第一任铁笛侯诸葛铭。”?

    此时夏侯静心中咯噔一下,难怪他对铁笛有种特别熟悉的感觉,此时听方丈点拨,让她猛然想起,大约在十岁左右发生的一件事(情qíng)。

    大约在她十岁的时候,她和比他小两个月的弟弟(同父异母)夏侯轩一起偷偷到野外游玩,无意间发现了一只兔子,她和弟弟就像去抓,当就要抓到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朝山下滑去,要知道,离她不足十米远就是悬崖,就在她要掉下悬崖的那一刻,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了她,此人银盔亮甲,腰间别着一杆铁笛。当时,诸葛笑正带着兵卫勘察地形。

    ?“可是,父王说诸葛伯伯已经战死沙场,为什么他还活着?”?

    ?“那是侯爷骗你的,铁笛侯诸葛笑是差点战死沙场,老衲云游之际,正好碰上,便救下了重伤之中的铁笛侯。”接着,方丈便将这段尘封的历史再度重述。

    ?“不,你一定是骗我的。”夏侯静听完,已瘫坐在了地上,她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在她的心中,父王是个顶天立地的铁骨男儿,绝对不会做出如此不堪之事。

    福戒和尚哀叹一声:“郡主,老衲本不该告诉你这些,但为了保住铁侯一脉,老衲只能以实相告。”?

    ?“大师,您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郡主有喜了。”?

    ?“什么!……”本来先前之事已令她几经崩溃,此时更是晴天霹雳。

    ?“所以,恐防不测,郡主万不可再回青龙城了!”?方丈继续说到。

    ?”多谢大师能告诉我这么多。”在大悲之下,有的人往往会异常的冷静,夏侯静就属于这类人,此时,夏侯静瞬间冷静了下来,同时心头也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样,脸上尽显坚定之sè。

    ?“诸葛伯伯,您放心,我一定为您保下这一脉。”?

    夏侯静这样想着,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了大(殿diàn),走出了佛陀寺。

    在夏侯静走后不久,佛(殿diàn)中又一人出现了方丈面前。

    ?“慈溪,你与慧定佛缘颇深,老衲今收你为隔代入室弟子,传你大ri如来圣功,即刻下山保你慧定师叔一脉去吧。”?

    他知道大ri如来圣功意味着什么,那可是本寺的镇寺之宝,分三部分:修心篇、防御篇、防卫篇。

    听方丈要传大ri如来圣功,忙上前叩谢,生怕方丈反悔:?“多谢师父栽培。”?片刻又觉得不对:“慧定师叔一脉都有谁啊?”?

    ?“夏侯静郡主与他腹中的胎儿。”?

    说着方丈从怀中取出一本古籍,上书大ri如来四个大字,这个当然是手抄本,正本放在寺院的最深处,估计除了方丈和少有的几位长老外,再无他人知晓了。

    ?“慈溪,你虽为我隔代入室弟子,只有其实却无其名,你需先记下此功法,毁掉实本,待ri后慢慢领悟,以免落入歹人之手,祸患无穷。”

    慈溪领命而去,福戒传其大ri如来圣功,自此奠定将来响彻整个武林的睡佛之名。

重要声明:小说《剑尊问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