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秘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谯北 书名:仙道神圣录
    ()    第十八章秘密

    赵家既然喜欢以金钱压人,那就让赵家变成穷光蛋,看他们以后还怎么欺压百姓。

    “如要其死亡,必先使其疯狂!”

    羽凡狡猾的笑了笑,拿出一件黑sè旧衣服撕下一块蒙了面,从方家别苑遛了出来,一路直奔赵家。

    此时,月光淡淡,对月流珠,天空灰云团团,缓缓随风流淌,只露出几点疏星。

    可谓是月黑风高。

    这一夜,注定是不平静的一夜。

    羽凡来到赵家附近,用神识感应了一下,赵家大门前灯火辉煌,依然有四名护院,只不过不是下午看到的那四名。

    羽凡猫着腰,沿着院墙,如狸猫,来到没有人能看得到的地方,纵跃到了一家房顶山,速度向赵家所在的房顶蹿去,轻如燕,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赵家大院很大,中间是一座假山,还有瀑布在流淌,假山下面有个水池,周围种满了奇花异草。

    羽凡在房顶上面行走,如履平地,从这栋房屋跳到另一栋房屋上,不断用神识查看,寻找赵继财的房间。

    他白天见过赵继财,在后者上留下了追踪的气息,所以不用花费多少时间,他就把握了赵继财所处的房屋方向。

    用神识感应找到了赵继财的房间,发现里面有两个人,除了赵继财还有一个女子。

    羽凡迅速闪到窗户下,正想破窗而入,却隐约听到不远处的房间里有人说话的声音传出,好像是在商量什么事

    “三更半夜的,到底在商量什么事,先去看看再说!”

    羽凡辨别声音方向,迅速靠近传出声音的屋子。

    “赵兄,你请我们兄弟来此到底是什么事,不会只是喝酒吧?我们都来了半天了,有话就直说吧!”

    羽凡刚来到一间房子窗口下,就听到一个男人的说道,这声音粗声粗气,带点野蛮凶狠的味道。

    “卢老弟还是这么xìng急,呵呵!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我是想和兄弟你做一件大买卖,不知道你们敢不敢做?”另一个被称作赵兄的说道。

    羽凡一听,就知道好戏刚开始,他把神识透过窗户延伸到屋子里,就对立面的况一清二楚。

    只见有四个人围着桌子正在喝酒,其中有三个彪形大汉,留着乱蓬蓬的胡须,上各带着一把刀,年龄在三十五岁左右。

    另一个人打扮成员外模样,满面油光,年龄五十多岁。

    坐在正中的大汉,左右看了一眼另外两个大汉,眉头一皱,端起桌子上的一个jīng致酒杯,一饮而尽。

    “不知道赵兄所说的大礼是什么意思?兄弟们愚钝的很,有些听不明白!”他放下酒杯,缓缓说道。

    羽凡听他说话的声音就知道他就是被称作卢老弟的人。

    “呵呵,绝对是有大买卖送给你们!”被称作赵兄的人,正是赵德才,他看这三个大汉有些不耐烦的样子,就接着说道:“你们应该听说过震远镖局吧?三天之后,他有一趟重镖要送到孟河县,正好要路过雄鸡山......”

    “震远镖局?你的意思是......”卢老弟眼中jīng光一闪,缓缓站起体,把头移到对面赵德才的面前,说道:“你是想请我们劫镖?”

    “呵呵,卢老弟,正是如此!虽然你们盘踞在岐山,在离雄鸡山不远,属于一个区域,都是你们的地盘。怎么?卢兄不是怕了吧?还有一点我要说明,我不是请你们劫镖,只要你们劫到这趟镖,东西都归你们所有,我一点不要,我只要震远镖局这次失手,只要卢兄答应,我再给卢兄五百两银子作为报酬,怎么样?”赵德才眯着眼睛,不紧不慢的说道。

    “哼,笑话!我们齐山三杰可不是怕事的人......好,一切都按赵兄的意思去做,我们强盗本来就是靠抢-劫生活的,送上门的买卖当然要做。”卢老弟思索了一下,立马答应了下来,他当然知道赵家为什么要劫震远镖局的镖。

    本来他就是强盗土匪,哪有送到手的好处不要的,不管到时候能不能成功劫镖,先把这五百两银子拿到手再说。

    “好,卢兄够爽快,那我就静侯卢兄的佳音了!到时候我会派十几名好手装扮成你们的人和你们一起行动,保证这次不会失手。这是五百两银子,卢兄弟请收下!”赵德才抱拳说完,顺手把桌子上的包裹拿起来递给了那位被称作卢兄的人。

    “好说好说,这银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卢兄说完,把包裹接过去,别在了腰上。

    羽凡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大概,暗思:“这赵家好卑鄙,好狠,竟然联合强盗打劫方震兄的镖,这三个大汉就是齐山三杰了?齐山......嗯......赵德才是怎么知道震远镖局几天后会有这趟镖的?”

    一般镖局只要失手一次,就会名誉扫地,而且还要赔付全部损失,如果是重要东西,一次赔付,就可以倾家产了。再说,不是重要的东西谁会找镖局来保镖呢?

    所以羽凡才说赵家狠毒,明里斗不过就暗里来yīn的。

    “来,喝酒!”赵德才端起酒杯,向齐山三杰敬酒,看上去很高兴。

    当然,齐山三杰平白得了五百两银子更高兴,纷纷站起来和赵德才碰杯。

    四人把酒一饮而尽。

    “天已经不早了,我们就不再打扰了,就此告辞了!”齐山三杰中的老大,被称作“卢兄”抱拳说完,挥了下手,旁边坐着的两个大汉拿起随包袱,准备离开。

    “好,到时候我会派十几个高手先联系你们,今天就先这样吧,三位兄弟走好!”赵德才抱拳说道。

    刚才,他对齐山三杰的表现很满意。

    “如此,我们就告辞了!”卢兄说完就带着两人向门口走去。

    羽凡子轻轻一闪,就绕到了暗处,纵跃到房顶上,俯观察。

    赵德才把齐山三杰送出大门外,三个小厮就牵过来三匹马,齐山三杰再一抱拳,便纵上马,扬长而去。

    “嘿嘿,方震啊方震,跟我斗,这下看你们怎么死!”赵德才看齐山三杰远去,用手捋了下胡须,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

    羽凡看赵德才回屋,他纵离开了这里,今夜本来打算洗劫赵家,却无意中得知这个秘密,心中另有主意,就有了新的计划。

    第二天无事,羽凡和方承石又一起去逛街,买了些东西,他在赵家听到的秘密没有告诉任何人,好像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一样。

    第三天,方震果然接了一个镖,是古城镇的官员联合送给孟河县县令的生rì礼物。

    至于这趟镖是什么东西,方震也看了下清单,清单上显示有金银珠宝三箱,瓷器书画二十件等等。这是押镖的规矩,每趟镖都必须知道里面的内容,按照镖的贵重程度来收取保镖的费用。

    最后,接镖的时候,还要按照清单所述当场一一对应核查,不能出一点错误的。

    “过两天我们有趟镖要去孟河县,羽凡兄弟就在家多住几rì,等我们押镖回来再次举杯痛饮,来,干杯!”方震说道。

    “干杯!”石头也笑着对羽凡说道。

    今天晚上方震请客,庆祝又接了一个大买卖,方承石他们也都在,此时大家正在痛快的饮酒。

    “两天后小弟正好有要事,也要离开了,多谢方兄这几天的款待,如果以后小弟路过此地,一定会来拜访方兄的!”羽凡举起酒杯,一一和在坐的招呼后,和他们一起把酒杯掀了个底朝天。

    饭后,石头等人各自回家,羽凡也向方震道别,回屋休息了。

    羽凡在方震家中又住了两rì,羽凡依然和方承石一起在古城镇买了很多东西,又买了几件新衣服,生活必备品一样都没有少,这才心满意足。

    第二天一早,羽凡拜别方震辞行,这天也是方震的震远镖局要出发去孟河县的一天。

    方震再三挽留,见羽凡去意已决,只好作罢,命人牵来一匹骏马送给羽凡,羽凡也没有拒绝,他知道拒绝了也没有用,还不如爽快一些。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方大哥请回,告辞了!”羽凡骑在马上,看上去风流潇洒,意气风发,气质更胜以往。

    “羽凡兄弟多多保重,以后路过此地,一定要到方家来,我们后会有期!”方震对着羽凡说道,今天苦留不住羽凡,只好出来送行,相互道别。

    方承石他们在镖局准备押镖的事,所以就没有出来送羽凡,在羽凡离开镖局前已经和他们一一道过别。

    羽凡点点头,委婉的说道:“下次路过,一定会再来叨扰方兄几天的,哈哈!只是,我看方兄今天面sè不是很好,恐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唉!江湖险恶,我建议方兄以后押镖要多带些人手,防患于未然!”

    羽凡说完,再次和方震拱手道别,然后勒马回,扬鞭急催,好一匹骏马,只见骏马四蹄放开,奔走如飞,不一时就消失在了视线中。

    方震听到羽凡刚才所言,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快速回到家中,召集人马,押着镖往孟河县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仙道神圣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