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震远镖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谯北 书名:仙道神圣录
    ()    第十三章震远镖局

    原来,上午羽凡从第一家药铺出来又去了其它几家药铺,都是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每家店铺卖了八株药材,总共卖了七点五两银子和五百文铜钱。

    他为了以后买东西方便,在最后一家药铺里,把另外半两银子换成了铜钱,一直到中午,才从最后一家药铺走了出来。

    西行,这对于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羽凡来说是一个考验,不过也很稀奇。外面的世界以前也听人说起过,却从未见过,现在终于出了一趟远门,心中就感到无比的稀奇。

    羽凡离开县城,已经走了三十多里路,一路走来,离县城近的地方还有些村庄,离县城三十里外都是荒地和丘陵,除了一条显得孤单的路,就是路两边的野草和树木。

    又走了三四十里,依然都是荒地,路上没有看到一个行人,此时,羽凡有一种孤独的感觉,就像这条路一样,处在荒凉的野外,除了两边的草木陪伴,一无所有。

    好像自己被这个世界遗忘了,抛弃了,或者,整个世界也变得和自己一样孤独了。

    孤雁西飞!

    羽凡竟莫名其妙的想到“孤雁”两字,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孤独无助过,甚至不如孤雁,至少孤雁还可以在天上飞。

    有好几次,他很想掉头往回走,很想回到父母边,这时他很想念自己的父母,分别还不到一天,感觉好像过去了好几年,不,是好几十年一般。

    过了很久,羽凡调整了下绪,才回过神来,苦笑了一下,好歹自己也是个修真者,怎么能如此不镇定,如果在修炼中岂不是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既然我选择了走这条路,就不能后退,遇难而退,恐怕将一事无成。”羽凡喃喃自语。

    停止胡思乱想,他心好多了,不再感到悲伤。再看看前方的路和头顶上方天空,内心豁然开朗,有一种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感觉。

    羽凡心一好,感觉就连天上的云都舒展了起来,他有种逍遥自在,任意东西的心境。

    羽凡加快了速度,太阳快下山了,前面还看不到村庄和城镇,如果不能在天黑之前赶到有人的地方,自己只能在荒山野地露宿了。

    想到自己还没有一个人在野外呆过,就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人总是对黑夜充满莫名的恐惧!

    虽然羽凡已经修炼到了蕴养期,神识超过五十米,不怕任何野兽袭击自己,但是对黑夜的恐惧感却一点也没有减少。

    特别是荒山野地的黑夜,默默的一个人,想想就觉得可怕。

    可能是受自己以前听的鬼怪故事的影响,总是感觉,在漆黑的黑夜,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特别是在荒山野地,周围可能隐藏着任何莫名可怕的东西。

    就在羽凡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队人马正向羽凡方向赶了过来。

    他回头看了下,大概有二十几个人骑着马,中间一辆马车,上面装满了东西,被布蒙着。

    马车上插了一杆旗,上面写着“震远镖局”四个大字,虽然离得还很远,但他也能看的一清二楚,甚至马背上挂了什么东西,都没能逃过他的双眼。

    羽凡看到有人过来,别提有多激动了,他走了七八十里路,终于看到人了,还是二十几个。不自觉的就转停了下来,等这一队人马过来,好向他们咨询一些事

    “吁!吁!吁……”一队人马在离羽凡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走在最前面的两匹马昂首嘶鸣了几声,在原地踏步了几下就停下不走了,喘着鼻息,等待着主人命令。

    看前面两人,明显是这批人中的领头人,一个是中年人,另一个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年人。后面跟着二十几个年轻人,他们上都带着明亮的弯刀,每人都骑着一匹俊马。

    走在最前面的两人,看到羽凡挡路,相互看了一眼,又同时向羽凡看去。

    “前面是什么人?为何拦住我等去路?”走在前面的一个骑着枣红sè骏马的中年人喝问道。心中却紧张起来,“不会是遇到劫镖的了吧?”这条路不知道走了多少回,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况。

    这中年人长的很是魁梧,很有力量感,眼中jīng光闪现,一看就是练过武的,而且是个高手。

    凡是押镖的最担心的就是遭遇劫镖的,所以对劫镖两个字特敏感。他们每次押镖最少都是带着二十多人,个个武艺超群,要不然怎么能压得住镖。

    在这荒山野地里本来就人烟稀少,除了强盗土匪和商队几乎就不会有其他人。

    眼前这个英俊的年轻人连马都没有,更让人奇怪的是他的额头没有一点汗迹,看起来轻松惬意。

    如果是走路到这里的不可能一点汗都没有,最少,也应该有一批马,肯定是强盗,埋伏在这里探听虚实的。要不,有谁会一个人走在这鬼地方。

    想到强盗出现,除了劫镖还会干什么。

    他们从很远就看羽凡“拦”在路中间,就想可能是遇到了强盗来劫镖的,要不,怎么又会拦着他们去路。

    “呃!”羽凡一听,愣了一下,走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看到有人,就停了下来,正激动着呢。

    他本来是想向这伙人打听一下,前面还有多远才能到达最近的城镇,没想到他们会这么问,一时竟没有回答上来。

    他们二十几骑人马看羽凡没有回答,就紧张了起来,以为真的碰到了强盗土匪来劫镖。

    停在后面的其中一个年轻人“噌”一下就跳下马,从背后拔出一把弯刀,瞪着羽凡,狠狠的说道:“不要跟他废话,把他给砍了,看这些强盗土匪能把我怎么样。”后面的十来个年轻人,也下了马,拔出了弯刀,怒视着这个拦路少年,都认定他是劫镖的。

    走在前面的那个骑着枣红sè骏马个中年人,没有下马,向后摆了一个“慢着”的动作。向羽凡抱拳道:“这位兄弟,请问是那座山头,我们是古城镇震远镖局的,刚从外地押镖路过此地,上的钱也已经快花光了,这些镖都是药材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如果拿到市场上去卖,也很容易引起官府的注意!”

    说完从腰间取出一个钱袋递给羽凡,又接着说道:“如果兄弟们不嫌少,就拿去喝碗酒,行个方便如何?改rì我们一定登门道谢!”

    押镖的人,经常走南闯北,见识肯定也不凡,说起话来都是一的。

    羽凡也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

    不过他们二十几个都是镖局的好手,平时有人劫他们的镖,都没有好下场,所以震惊过后,都镇定了下来。

    羽凡没有接中年人递过来的钱袋,苦笑了一下,也有样学样的抱拳道:“各位大哥,你们误会了。我是从岭东县城过来的,是往西边方向赶路经过这里,走了很久也没有看到城镇,看到你们过来,只是想向各位大哥打听一下,从这里还有多远路程能到达最近的城镇。”

    他是第一次出门,缺少经验,离开岭东县城时,没有购买地图,也没有打听下一个城镇离岭东县有多远。

    他的模样文质彬彬的,让大家很难将他和强盗联系在一起,更不用说敢劫镖了。

    羽凡说完看了下左右,不好意思起来,刚才本就是走在路中间,看到远处有人过来,心中激动,自然就停了下来,没有挪动位置,此时正好站在路中间。

    怪不得,他们这么紧张,会误会自己“拦”他们的路了,还把自己当成了劫镖的强盗,不觉得暗暗好笑,这个无误实在太大了,大到……

    “哦,是这样,不知道小兄弟是去哪里?”前面的一个中年人疑惑问道。问完,四处看了一下,显然心中也不是完全相信羽凡说的话,虽然羽凡看上去文质彬彬,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但防人之心不可无,他们四周打量了一遍,就等着其他强盗出现,一并打发了,结果他们四处望了半个时辰,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

    羽凡其实也不知道前面都有什么城镇,自己第一次出门,根本不知道下一站是哪里,也不知道一路到东陵之地西部都经过那些地方,只知道一直往西方走。

    刚听到他们说是去古城镇,心思一动,不如自己也去古城镇,到了那里买张地图,也好方便一路西行。

    于是说道:“我也是想去古城镇,但不知道还有多远的路程?”本来羽凡是想跟他们一起赶路,也省的一路孤单,但看到他们正好是每人一骑,也不好意思开口说出来。

    领头的中年人看了下边的老年人一眼,好像是在询问老年人什么。

    领头的老年人骑着一匹棕sè骏马,看了羽凡一眼,心中也很好奇。这个小伙子看上去还不过十五六岁,竟徒步从岭东县走到了这里,心中暗暗震惊。

重要声明:小说《仙道神圣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