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五枚铜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谯北 书名:仙道神圣录
    第二章五枚铜钱

    岭东县地广人稀,甚是荒凉,周围也只有数个村子。说到砖窑厂,就只有王家村南边云岭山下有一个,此砖窑厂不大,工人也不多。但这个砖窑厂也有几十年的历史了,窑厂附近已经被挖的到处是大大小小的深坑。

    这天,工人们照常挖土做砖胚。突然,一个工人大叫一声,接着又轰隆隆声一片,像是什么倒塌的声音。其他工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赶紧都过去查看,一看之下都愣了。只见方圆十几米近两米多深的土坑中塌下去一个比人大点的洞,发出声音的工人陷进洞里去了。洞里黑凄凄的,里面不时传出“哎呦”、“哼哼”声,肯定是刚才那个掉到里面摔伤了。

    其中一个工人去找老板,报告老板这里发生的事,其他几个工人赶忙找来绳索,当时就下去了两人查看况。

    窑厂老板张富chun,是张新村人,张新村紧邻王家庄。今年也就是四十多岁,材微胖,浓眉小眼睛,有点秃顶,黑黑的皮肤。

    张富chun十几年前接手的这个砖窑厂,由于岭东县砖窑厂较少,收入也相当可观。

    不一会,张富chun带了几个人慢悠悠走了过来,小眼睛眯着,看况掉下去的工人已经被救了上来。躺在地上一边捂着腿,一边“哼唧”着。张富chun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摔伤了腿,赶紧叫了两个人送去郎中那救治了。也不知道村里的张郎中在不在家,只要把人抬走,这也不管他张富chun的事了。

    云岭山这里称看病的为郎中,一般都是挎着药包走村串户,又被称为“江湖郎中”。

    这时其他几个工人正好奇的往塌陷的洞里张望着,张富chun暗叹了声,心想:“今天是倒了霉了,又得赔付工人医药费!”想着也好奇的往塌陷的地方看去。心想奇怪,这里怎么会有塌陷呢?看样子这下面是个地窖,应该也不是特别深,要不这名工人就不会只摔伤腿这么简单了。

    张富chun吩咐几个工人,和自己带来的几个手下一起动手往周围挖开。最后,一个方圆几十米,深有三米左右的大坑就现众人眼前。在大坑的一头,还有像楼梯一样梯子直接延到坑底,整个坑底都是成堆的碎土。清理里面的碎土的时候,竟发现里面混有铜钱,和泥土混合着散落了一片。都以为看花了眼,抹了几把再看,没错,就是铜钱,周围还有腐烂的木块。这几个工人都看愣了,以前哪见过这么多铜钱啊。

    张富chun一看激动的手都抖了,这么多铜钱,想不发财都不行。赶紧叫这几个自己带来人把铜钱混合着泥土收拾收拾都弄走了,自己乐呵呵的和两个手下在现场继续查看。

    “我们一起发现的,凭什么你们都拿走了,总得分咱们几十个铜子吧?”这几个工人不干了,就跟老板张富chun争吵了起来,差点没大大出手,老板张富chun无奈,只好每人给了几十个铜子。

    虽然工人们仍然不是很乐意,但胳膊拗不过大腿,还是忍下去了。

    但此事终于还是被路过的几个村民知道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几个工人故意造谣传播。越传知道的人越多,越传越邪乎,竟然说还有人挖到宝了。

    最终更多村民都拿着工具去挖开了,这些村民别提有多激动了,如果能再挖到宝贝,那不就发财了。

    等羽凡和这群村民到砖窑厂时,砖窑厂已经到处是人了,一个个都忙的不亦乐乎。不但有王家村的人,还有别的村的人,果然是金钱动人心。此地到处都是深坑,有的竟深达好几米。羽凡和毛毛不由的咋舌,这太疯狂了吧。

    他们俩个二话不说也开工了起来。

    羽凡找了几处认为可能有宝贝的地方,都挖了一个多时辰了,什么也没有挖到,早就泄气了:“都挖成这样了,有的话早挖出来了吧。”

    这时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累到不行了,就找了一个大坑沿着梯子走到底部,找了一角有碎土的地方躺了下去,休息了。

    他开始还感觉兴奋、期待,没想到挖坑这么累。到底自己什么也没有挖到,也不知道毛毛那小子跑哪去了,挖到宝没有,眼看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估计再过一二个时辰天就黑了。

    羽凡休息了一会,感觉好多了。闲着没事就用小药铲在坑底土上摩挲着,四周望了一眼。心想:“砖窑的工人不会就是在这个坑里挖到铜钱的吧?”

    想着,羽凡仔细观看了一下这个大坑:方圆几十米,四周平整都是用转砌好的,里面还有一些碎土。心中一动,“如果再往下挖,不知道能不能挖到点啥。乡亲们怎么没有人想起到这个大坑再挖挖呢?可能乡亲们都觉得这里已经挖过了,不可能再挖出什么了吧。“

    羽凡心想再挖一个抗也不一定挖到什么,反正再也没有挖一个坑的勇气了,不如就在这个大坑的中间位置往下挖挖看。

    大坑的中间再挖一个小坑。

    时间过去了一个多时辰,一个不小的坑也出现了,什么都没有发现。最后,又挖了一阵,都挖了两米平方,有两尺深了,还是什么都没有挖到。羽凡心想再挖半尺,如果再挖不到东西就回家吧,也不要白浪费力气了,明天还要去山上采药呢。

    “肯定是什么都挖不到了。”羽凡又挖了一会,还是什么都没有。他叹了口气:“自己没有那种命吧,回家去吧!”说完,就狠狠的把药铲插在地上。

    “嘭!”一声闷响,药铲好像碰到了什么。

    “难道是石头?”

    “嘿!”羽凡一下子来了jing神,“有东西,千万不要是烂石头啊!”他祈祷着,拔出药铲小心的往下挖着,就像考古专家挖掘古董一样,就是少了把刷子。

    挖了几厘米,终于看到了一个四方形的,不像是石头,好像是个木片,黑sè的木片。

    羽凡很失望,也很好奇,小心翼翼的把周围的土慢慢挖开……

    过了几分钟,一个四四方方的木质黑sè盒子捧在羽凡的手中。“还以为是木片,原来是个木盒子。”他端详了几周,没有发现什么特别,颜sè漆黑,连个花纹都没有。用手轻轻摇了几下,里面“哗啦哗啦”几声响。

    “里面有东西!”羽凡轻轻的打开了盒盖。

    “铜钱,这下发财了!”羽凡两眼放光,激动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刚打开盒盖就看到里面有几枚铜钱,不过随即就平静了下来。

    “嗯,不对啊,才五枚,太少了吧!而且,铜钱应该是黄铜sè的才对,这几枚怎么看起来是黑sè的,难道藏在地下时间久了变sè了!”羽凡看到只有五枚铜钱很失望,他平时上山采药,随便采到一棵药材,最少也值是十几个铜钱。

    盒子里面有五枚铜币,跟正常铜钱一般大小,中间还有四方形的孔,肯定是铜钱无疑,羽凡想当然的这样认为。

    “管他呢,先收起来再说,虽然颜sè不对,但看起来就是铜钱!”羽凡喃喃了几句,就把铜钱装进口袋里。他心想还是不要声张,其他人都没有挖到什么,免得被其他人知道后更疯狂。

    羽凡想了想,把盒子重新放到坑里,然后用土把坑重新填起来,用脚排着踩结实后做了记号。

    “唉,真是运气不好啊,挖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挖到,累死我了!”他刚从大坑里爬上来,装模作样边说边打了个哈欠。这时看到毛毛正好离自己不远,就向毛毛走了过去。

    “毛毛,挖到什么没有?”羽凡刚落音,毛毛就愁眉苦脸的样子。

    “没有挖到什么吗?我也什么也没有挖着,不要丧气,乡亲们不都是没挖着吗!”他安慰着毛毛,心里却是在得意。

    “唉......世界一点都不美妙,我都快累死了,连根毛也没挖到,悲催啊!”毛毛边抱怨边摊开手让羽凡看,手面都磨了好几个水泡。满脸是汗的毛毛,好像对自己没有挖到宝贝,没有大发横财极度失望。

    “我倒!你以为挖宝容易啊?要是这么容易就挖到,乡亲们不都发财了!”羽凡听说毛毛没挖到铜钱,本来想告诉毛毛自己也挖到了,但是一想还是算了,免得打击他。

    毛毛想想也是,财那是这么容易发的。“狗屎运”和“狗屎运”就是不一样啊。

    “人家挖到几袋铜钱,我没挖到一根毛,真浪费我早上踩到的那一坨狗屎了!”毛毛无奈的摇摇头。

    天不知不觉黑了下来,村民们陆陆续续往家返,一会就走了一大半,今天挖宝活动,彻底结束。乡亲们都是一脸的失望之sè,都怪自己没有这个命。

    也许有人挖到了东西,但都明白财不外露的道理,所以就是挖到什么也不可能说出来,免得惹祸上

    羽凡看了一下四周,除了一个砖窑和到处深坑外,别无其他特别之处。但从周围的环境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一些深坑边和窑厂周围有不少建筑的根基,想起老人们讲的传说故事,不有点全发冷。

    据老人们传说很久以前这里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府邸,家里出过大官,可谓家财万贯,权势滔天,风光一时无二。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全家被抄斩,整座府邸也被大火烧光。

    在村民的眼中,此地渐渐地变成了不详之地。

重要声明:小说《仙道神圣录》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