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仁心成清社

    从wz回到京城后,唐志东就一直思考如何才能多做几场法事的问题,最后,从许芸那里得到一些启示。

    许芸一天回来对唐志东说:“现在肿瘤病人很多,有部分发现时,都已经是癌症晚期了,治疗没意义,只能做临终关怀,可医院这方面人不多,做得不够好,又不能往外推,真是没办法啊。”

    唐志东听了这番话后,脑中闪出一个想法。他沉思一阵后,对许芸说:“我想用道家协会的名义,用香港智通捐助,成立一个临终关怀社团,免费对这些老人进行临终关怀。临终关怀社团会拥有专业的护理人员,专业的心理辅导师。这个想法,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想法太好了。我经常不忍心这些老人们最后走得很痛苦,家属们也很无奈。有这么一个社团的话,就太好了。社团免费是对的,如果是收费服务,肯定影响不好。不过老公,这社团每年要吃好多钱的。”

    “我们现在不正想找花钱的办法吗?我们手中的钱,就是要回报社会的,就从这里开始吧。不过,我建这个社团,是有一个私人目的的。”

    “啊,我还以为你真大公无私呢,原来你还有私人目的,是什么?”

    “上次我回老家那边做了一次法事,发现对自己的修道有些作用,所以,想通过这个社团,能多实验几次这样的法事。当然,这只是顺便的,即使那些老人不愿意死后作法事,社团同样提供服务。”

    “老公,你真的要去做道士啊。”四个老婆一起惊奇地问。

    “我可是经国家注册的正规道士,不是那种骗人的假道士。道士也是一种职业,说不定以后,我真的会去做一个纯道士。”

    “老公,道士也可以娶老婆的吧。”老婆们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当然可以,放心吧,我不会跑去深山老林,丢下你们不管的。”

    “那就行了。”老婆们纷纷松了一口气。

    “我觉得接受服务的老人,会有人愿意做法事的,老公,你这个想法一定会成功。”许芸鼓励。

    想到马上就去做。唐志东写了一份计划书,交到道教协会,当然还交了一笔管理费,就拿到了批文。

    有了道教协会的批文,再加上香港智通公司捐助确认书,找到卫生部,要求批准在华夏肿瘤中心医院进行免费临终关怀护理。在申请中,明确说明是道教协会为了宣扬道教,希望得到免费临终关怀护理的病人,能够举办一场道家的法事。当然,如果受免费临终关怀护理的病人不愿意接受道家的法事,社团也绝不会因此拒绝提供服务。接受道家的法事,完全由病人ziyou选择。

    这个项目不用国家花钱,对病人有好处,且还给卫生部交一笔管理费,卫生部马上就批了。

    唐志东拿到卫生部批文,就跟华夏肿瘤中心医院谈。医院方面当然很欢迎这样的免费服务,当然还是要向医院交一定管理费的。

    所有的程序都走完后,唐志东马上从香港请来四个有丰富经验的老师,再从各大医院退体的护士中高薪请了十位护理师,还有两位心理辅导师,再加一个管理人员,华夏第一个非营利的临终关怀社团---成清社,成立了。

    这一天,华夏肿瘤中心医院内一、二、三科总十六名晚期病人的家属,集中在医院一间会议室里开会。家属们都不知道是什么事,难道是医院不愿治疗了?还是想加收费?还是有公司在推销特效药?

    大家都在纷纷猜测时,科室的方主任上台说:“各位家属,今天医院请大家来,是因为经卫生部批准和香港一家公司赞助,国内成立了第一家癌症晚期患者免费临终关怀护理服务的社团。如果有患者想申请这个服务,等一下社团负责人说明结束后,就可以申请。现在,请社团负责人,张彬经理做些详细说明。”

    张彬,一位三十多岁男xing,是唐志东聘来管理成清社的负责人。

    台下的家属在方主任讲到免费临终关怀护理服务时,都纷纷议论起来。

    张彬上台,大家才安静下来,想听听更详细的说明。

    张彬双手压了压,等大家完全平静后,慢慢开口说:“各位家属,本人张彬,是华夏第一家癌症晚期患者免费临终关怀护理服务社,成清社的管理人。对本社提供的免费临终关怀护理服务,作以下几点说明。

    第一,服务完全免费。服务项目包括二十四小时专业护理,临终心理辅导。患者用药和住院费当然不在我们免费的范围。

    第二,我们是专业的。我们从香港请来经验丰富的老师,护理人员都是医院退休的护士,心理辅导师有十年以上的工作经验。

    第三,这个项目是与华夏道教合作的,希望宣扬道教思想。我们还有最后一个服务,就是提供道家法事服务。这个服务是自愿选择,你不希望做道家法事,也完全可以得到本社的免费临终关怀护理服务。

    最后,我声明一点,成清社是国家卫生部批准的、正规的服务社团。

    等一下我将相关说明手册发下去,请各位回去想过之后,才提出申请。社团办公室在医院西六楼的606,我们上班的时间与医院是一致的。我不在此回答大家的问题,有问题,请到我办公室提问。谢谢大家。”

    张彬向每一位家属发了一本jing美的宣传册,不理会家属们提的各种问题,走了。

    家属们由于在医院时间长了,彼此间都相互有些认识,在张彬走后,三三两两聚一堆,讨论刚听到的消息。

    “老张,你家老太要不要申请这个服务?”

    “我现在决定不了,回去跟老太还有我二哥他们商量一下,我觉得可以申请。小刘,你呢,你给你老爸申请吗?”

    “我是想申请。我觉得把老爸交给更专业的人员服务更好,国外早就有了,没想到我们会遇到国内第一家。我回去就说服我老爸。”

    “我还是有些怕这个服务最后变相的收钱,弄得说不清楚。还有,这里面还有道教在里面,会不会给老头老太他们洗脑呢?”

    “国家批准,医院同意的,他们假不了。只是没想到,现在有人为宣扬道教能花这么大的手笔。”

    这些家属,有心动的,有犹豫的,有完全不为所动的,也有观望的。

    第二天,并没有人到张彬办公室申请服务。张彬并没有失望,因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总要有些胆量才行。

    第三天,终于那个叫小刘的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进了张彬的办公室。

    小刘拿着前天的宣传册,直接问张彬:“张经理,我父亲是内二,16的,我家是农村的,我毕业后留在京城,父亲病后,我将他接到京城治疗,现在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家里借了不少债。我回去跟我父亲商量后,父亲也同意申请免费服务,不知我们符不符合。”

    “那天我们召集的十六家都是符合申请条件的,只不过,目前为止,只有你来申请。你还有什么问题要提?”

    “是不是真的完全免费?会不会对我父亲进行道教宣传?不选最后的服务,会不会影响前面的服务?”

    “第一,服务是完全免费。第二,不会对你父亲进行道教宣传。第三,不选最后法事服务,也不会影响前面的服务。”

    “那就谢谢张经理了,我算过申请有几个好处。一是可以不用现在自己花钱雇的护理人员,省了一笔钱。二是你们的人员应该比我们去找的更专业些,服务会更周到。三是有经验的人对我父亲最后一段,也会有帮助。”

    “你说的不错。成清社完全是公益的,非营利的。你不必担心。这里是几份文件,你看一下,如果没有异议,可以现在签字。也可以拿回去商量一下再签字。”

    小刘认真地看完几份文件,然后郑重地签了字,并没有选择最后的法事服务。

    在小刘之后,又有两家进行了申请,但都没有选择法事服务。

    张彬把统计后的结果向唐志东汇报,唐志东也没有失望,他相信,总会有人选择法事服务的。

    从家属签字的第二天起,成清社的服务人员就开始进行临终关怀护理服务,患者需要时,还可以进行心理辅导服务。

    成清社第一个服务对象,小刘的父亲,十二天后,走完了他的人生。小刘在这十二天里,发现自己当初的申请是非常的正确。成清社的护理员,比社会上的要专业很多,而且,小刘父亲经两次心理辅导,放下心中的牵挂,走得非常坦然。

    成清社为小刘父亲服务十二天,完全免费,连工作人员喝的水,都是自备的。小刘在处理完父亲后事后,给成清社送去一面锦旗,上面是“慈心仁,胜似亲人”

    另处两家的服务,也得到了好评,都送来了锦旗。终于,成清社的名声在医院里流传开来,局面终于打开,第二批申请的患者,达到了六人,而其中一人,竟真的选择要求成清社进行法事服务。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做个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