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终于全部通关

    许芸见唐志东受了一掌,自己心痛得差点哭出声来,眼泪不停地流,手摸着唐志东的脸,也不说话。

    唐志东倒是安慰老婆说:“不要紧的,这是我应受的,你不要哭。”

    许爸被拉住后狠狠地盯着唐志东说:“既然你们领了结婚证,我也不拦着你们。只是,许芸以后再也不是我女儿,明天,我会向所有亲戚宣布。我许田没有这么一个女儿,这场婚礼也取消了。你们明天就回去吧,以后不要再来。”

    唐志东挨了巴掌后,还是很平静,他对许爸说:“爸,你能不能听我们解释一下,原谅我们的行为。都是我的不对,小芸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

    许爸重重地说:“别叫爸,我可不敢有你这样的女婿。我也不想听什么解释,你们马上就走吧。”

    旁边的许妈帮嘴说:“他爸,志东和小芸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他们又不是什么不懂事的人,你就听听他们的解释吧。”

    许大哥也说:“爸,你就听听志东怎么说吧,如果没有理,我也要打他一顿。”

    许爸也安静下来,不说话,但看样子是同意了许大哥的说法。

    唐志东开口的第一句就是:“我是一个道士,正规注册的。”

    许爸、许妈、许大哥被唐志东第一句话惊住,这个有四个老婆的家伙还是一个道士,这个天真是乱了。

    唐志东接着说:“我六岁开始修道,是我外公传给我的。修道之后,我每晚都会做一个奇怪的梦,而且这些梦还可以连在一起。梦中,我活到了四十一岁,也就是活到未来的二o一八年。在梦里,我在二oo五年才与小芸在医院经人介绍认识的,然后结婚,生了一个儿子,儿子十一岁时,我出了事,被一辆大车压死了。梦到这里就没有了。我不知道这个就是我的前世还是因修道上天给我的提示。梦里很多事都证明,这些是真的。

    我长大后,也知道,肯定会有那么一个叫许芸的女孩,她会是我的老婆。但我却没有按梦中的经历走。我十二岁时,救了一了同镇的女孩,叫邹丽敏,她差点被流氓强jiān,是我救了她。后来,阿敏跟上了我,成了我第一个女友。虽然我知道小芸会等着我,但我也不是很确定这个梦就一定是真的。阿敏我是真诚的,我不能辜负她。

    第二个女友是当年县委书记的女儿,叫邓娟,现在她老爸已是gx省副主席。阿娟在我初中时就对我有些意思,可她知道阿敏与我的事,不敢表示。我也有些喜欢她,当时修道也有些成绩,年轻的我认为,有能力的男人,多娶一个老婆是应该的。所以,我上了大学,阿娟在忍了三年后,终于向我坦白,我接受了她,而她明知我前面有了一个女友,她还是选择了我。以她的份、相貌及学问,随便都可以找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可她却愿与另一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我不忍心拒绝她。

    第三个女友是上大学时认识的,她叫杨真儿,她很特殊,不知怎么的,她在看我第一眼就死认定了我。好像她也得到上天提示一样,她觉得我就是她前世的最亲的人。真儿认识我的时候,早知道我有女友,她也没有表示要缠定了我。可我却知道,如果我不接受她,她一辈子可能不会嫁人。后来是阿敏和阿娟被真儿感动,接受了她,并劝我接受真儿。

    小芸在上大一的时候,我已经有三个女友,我本不应去找她。可是想到那个梦,我还是贪心地试一下,看她能不能在我已经在了三个女友的况下,接受我。开始时,小芸是不接受的,直到那次抗洪我失踪后,她明白她自己的心,这辈子,我们不可能分开。

    这就是我四个老婆的经过,我对每一个都是真心护的,希望她们能一辈子幸福,如果我放弃她们,我们都不会有真正的幸福。

    我承认我是贪心的,有了三个女孩后,不应再去打扰小芸。只是自己心有不甘,才去找了她。我的四本结婚证都是合法的,每一个老婆都是正正当当的。当然,我这种况,现在社会不会被承认,所以,我们五人都不会对外宣传,我们的生活,我们自己过得幸福就行。

    另外三个家庭,我都向他们承认过,杨真儿的老爸也打了我,最后,他原谅了我。我承认自己有错,也希望你们能原谅。”

    许爸神在听了唐志东的解释后,缓和了不少,但他还是说:“别以为你修道,有一个怪梦,就能解释你荒唐的行为。我是不能原谅你的。”

    唐志东点一下头,对许家三人说:“我是一个与众不同的道士。”

    许爸不语,许大哥好奇地问:“你有什么与众不同。”

    唐志东运起真元,右手一只食指向旁边一张椅子插去,轻轻一下,食指穿了过去,椅子上出了一个洞,唐志东连插几下,就出了几个洞。

    许爸、许妈、许大哥又被唐志东惊住了,这可是非人的表现啊。唐志东对许芸说:“小芸,你去厨房拿一把刀来。”

    许芸拿来一把菜刀,许妈早看出是平时用的那把,想拦一下,许爸阻止了她,看唐志东想做什么。

    唐志东在上施了一个‘金刚符’,然后拿过菜刀,在自己上猛砍几下,连许芸都吓住了,许家四人一看,唐志东一点事都没有。

    唐志东对许芸说:“老婆,你放心,十五分钟内,我刀枪不入。”

    唐志东把刀递给许大哥,对他说:“大哥,我知道对不起你,你也很想打我一顿。你现在砍我几刀,消一下气,然后原谅我吧。”

    许大哥拿到了刀,被吓退了一步,以为唐志东疯了。

    唐志东又对他说:“别怕,我现在真是刀枪不入,刚才插椅子你也见了,是真功夫啊。”

    许大哥听了,有点动心,小心地用刀试了一下,刀砍在唐志东的上,就像是砍在一块铁上一样。许大哥又加力试了几下,最后放心地用力砍。最后,他累了,停下来说:“累了,我气也消了。志东,我原谅你。”

    许大哥把手中的刀递给许爸说:“爸,志东没骗人,你也砍他几刀吧,也消消气。”

    许妈见唐志东没事,也就不拦着。

    许爸拿到了刀,想了一下,也就用力地砍过去,果然像是砍在铁块上一样,手都震得有些痛,可唐志东像是没事人一样,没一点反应,衣服都不动一下。

    许爸砍了十几下,也累了,把刀一丢,说:“行了,有事明天再说吧,我累了,都睡去吧。”

    唐志东知道许爸是给自己下场,忙说:“爸,你累,先休息。”

    许爸不作声,许妈也知道老伴应该是原谅了女婿,终于笑了,对唐志东两人说:“搞那么吓人的干什么,刚才差点吓我晕过去。”

    许大哥见老爸走了,忙过来说:“志东,刚才真是好神奇,真有刀枪不入啊。”

    唐志东解释说:“我刚才是用了道家的一种符,我是一个道士啊。”

    “能不能教我一手。”许大哥压低声音问

    “教不了,要很小开始学,也要一定天赋的。”唐志东跟他说。

    等许妈和许大哥都走开了,许芸又摸着唐志东的脸说:“干嘛不躲开点,让他打其它地方就行了。”

    “我怕咱爸不满意,所以,只好让他打脸。放心,明天让它再肿一天,婚礼那天包正常,内力可以治伤的。”

    许芸听了后,终于放心。

    许爸许妈回到房间,许妈为女婿说话:“老头子,志东没骗人,他真是有些不同。将心比心,换了你,也不会拒绝那三个女孩吧。现在,他们几个一起,也很幸福,你就原谅他吧。”

    许爸不做声。但许妈听到他很快就睡着了,肯定是心放下了,气也消了。

    许芸回到房间后,向三位姐姐汇报通关的过程。三位太后听说唐志东又被打脸后,一点也不同或心疼,都说是应该的,而且这人脸很还厚,多打没问题。

    第二天,唐志东的脸又肿高了一些,许爸见了唐志东和许芸,也没提取消婚礼及赶走女儿的事,好像昨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许爸只是盯着唐志东肿的脸,有些担心。

    唐志东凑过去对许爸说:“爸,你放心,我有内力,可以治病的。”

    然后,唐志东跟一旁的许大哥说:“大哥,让你见证一个奇迹的发生。”说完,唐志东运起真元,双手慢慢地在肿的脸上按摩,五分钟后,肿得像馒头样的脸竟一下就恢复了,跟没肿过一样。

    许爸、许大哥已经习惯唐志东的神奇,见他的脸没事,婚礼一切也就照常安排。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做个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