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地下拳赛

    陈吕樱说:“唐师兄,你的力量比明劲的要强,可是技巧太烂了,你应该找个明师学一下。”

    唐志东说:“明师不好找,很多是要入师门的,我又不想被一个师门约束。我都是自学的野路子。”

    陈吕樱:“唐师兄自学都能有这么好的功力,真是让人佩服。你不想拜师,又想学到东西,那么还有一条路可走。”

    唐志东:“什么路子。”

    陈吕樱:“参加地下拳赛。”

    唐志东:“地下拳赛,是不是传说中的黑拳。这不是一些壮汉为了生活才去玩的吗,我去了会有什么收获。”

    陈吕樱:“你对地下拳赛的了解,只听社会上传的一面,另一面你不知。你也知道,现在是法制社会,学武之人,不能随便动手。但如果学武而不用,永远不会有提高。所以,武者间的比试或锻炼,就形成了地下拳赛。开始时,是内部人间赌些小钱,后来才有外面一些无聊大亨砸大钱进来,于是,黑拳就出名了。”

    唐志东:“地下拳赛中会有高手出现?高手不是一般不乱出手,不重金钱的吗?”

    陈吕樱:“高手也要提高,高手也要吃饭。现在练武的,你叫他去打一份工,你说行吗?所以,在地下拳赛赚点钱养家,既可以提高,又能拿到钱,这么好的地方,哪里找。”

    唐志东:“这么说,打地下拳赛的,有很多都是门派中的高手了。”

    陈吕樱:“你不了解现代国内的武者门派。现在的门派,为了生存,门派里一般分为外门和内门。内门弟子一般是只练武,不出世的,是为了门派武功的传承。而外门的弟子,必须出社会,在社会上赚到钱,去养活整个门派。你看到的很多地下拳赛及黑社会的供奉,都是各门派的外门弟子。”

    听陈吕樱这么一说,唐志东对整个武者的世界倒是清晰起来。

    唐志东:“我对地下拳赛不熟,你能不能带我去熟一下门路。”

    陈吕樱说:“可以,不过我有个要求。”

    唐志东:“什么要求,是不是要分部分钱给你?”

    陈吕樱:“谁要你的钱,我是要求是,你提高后,要当我的陪练。我在明劲阶段,就要跟比我强一些的明劲高手多练。这种人难找啊。在学校里,目前只找到你,所以,你要答应我这个要求,我就帮你。”

    唐志东:“行,我答应了。你们陈家,有多少暗劲高手,有没有化境高手。”

    陈吕樱:“陈家,暗劲高手有三人,化境高手没有。全中国,化境高手就只有一人,那就是杨氏太极的杨家老祖,他在六十三岁进入化境,现在有二十年了。再过十年,他的境界就要掉落,恐慌怕全中国都没有化境高手了。”

    唐志东:“化境高手为何这么少。我们中国十几亿人,练武的也有几百万吧。为何难出化境高手。”

    陈吕樱:“武者有三句话:明劲易入、暗劲难求、化境无解。明劲易入,是说只要体锤炼得好,明劲不难达到。暗劲难求,是说从明劲入暗劲,很难,百人中也只有不到一二人能突破。化境无解,是说暗劲入化境,没有方法。武者进入化境,跟和尚说的顿悟一样,突然有一天,你就通了。无法言语,没有方法,传不出去。”

    唐志东:“进入化境跟买彩票中了特等奖一样了。”

    陈吕樱:“比这还难,全华夏只一人,过十年,一人也没有了。”

    唐志东:“我努力吧,十年后,进入化境,把这位置顶住。”

    陈吕樱:“做梦吧,十年后,你三十岁,能进暗劲你都笑死了。要进化境,怎么也得到六十岁以后了。”

    唐志东:“不能像小说中写的那样有奇遇吗?我去多找几外悬崖跳一下,找几处山洞挖一下,这不行吗?”

    陈吕樱:“别笑死人了,我们练武的,都是自己练出来的,其它都是假的。”

    唐志东:“好,其它我都清楚了,明天你就带我去吧。”

    陈吕樱:“没问题。”

    第二天,陈吕樱带着唐志东到了一个有些偏僻的健馆,见一了个叫五哥的人。

    陈吕樱:“五哥,这位是我同学,叫唐志东,也算是高手,想参加地下拳赛。你给他办一个卡吧。”

    五哥:“阿樱啊,很久没见你来了。前二个月还见你三师兄,你爷爷还好吧。”

    陈吕樱:“我爷爷很好。”

    五哥:“这位唐兄弟既然是你介绍的,办卡没有问题。但按规定还是得交押金十万。”

    唐志东:“押金没问题。”

    五哥:“好。今晚上就有一场,有金老板、钱老板、吴老板参加。唐兄弟如果有兴趣,可以参加。你是新人,每场的赌金不能超过五万元。”

    晚上七点,在一楼的后院,有一个小擂台,里面有隔有几个包间,都是给大金主准备的。今晚的金主,三位老板都到了,每个老板都带着一箱子的钱,在这里,是不转账,不收汇票的。只收现金。

    七点半,一个主持人上场,开始介绍今晚出场的况:“各位,今晚有三场比赛,第一场是本馆的卢拳师对真武馆的秦拳师。第二场是本馆的杨拳师对流香馆的陈拳师,第三场出场提本馆的新人唐拳师,对真武馆的张拳师。请今晚的所有拳师上场。”

    唐志东跟几位拳师一起上场。三位老板及一些观众见这个新上来的唐拳师这么年轻,都有些意外,而且看起来有些文弱,大家不是很看好,当然,也有人喜欢压冷门的。

    三场比赛,每一场都是在开赛前五分钟下注,等下注完后,才开始比赛。比赛一结束,马上兑现。庄家不参加,只是抽半成的赌金做管理费及场地费。

    第一场开始了,唐志东也可以在观众台上看。

    出场的是卢拳师对秦拳师,两人都是明劲修为,是什么门派,唐志东看不出来,陈吕樱也不介绍,反正知道了也没什么用,唐志东是来增加经验和学习技巧的,对方是什么门派与他没有多大的关系。

    这两位拳师比试经验很丰富,力量上相差不大,技巧方面也相当,只是秦拳师的耐xing稍好一些,最后,是秦拳师取胜。

    第二场,杨拳师对陈拳师,杨拳师的实力就强出一些,两人比赛不到五分钟,杨拳师取胜。

    第三场,到唐志东上场,他让陈吕樱帮他下一注,五万,自己赢。唐志东的对手是张拳师,对方三十多岁,在地下拳赛也混了五六年了,不是唐志东这种新手能比的。张拳师看着对手,对自己能获胜,很有信心。

    两人行礼后,张拳师的拳头就冲了过来,想速战速决。唐志东用手格挡,两人全力相碰,两人都不退,唐志东估计对方至少用了八成的力,而自己却只有了五成的力,在力量上,自己比对方高出不少。

    张拳师没想到这个小年轻的力量与他相当,于是收起自己的轻视之心,开始慢慢地与唐志东周旋。两人都较慢地拳打脚踢,互有进退。

    三位金主及观众见这个新手竟也表现不错,兴趣也起来了。张拳师一下子就发现唐志东的经验和技巧的不足,于是,经常使用一些小技巧,引动唐志东,希望能消耗他的体力,然后自己再找倒合适机会,将唐志东击倒。

    唐志东看出了张拳师的心思,以他的实力,打上半小时都没问题,但他还是配合对方,在五分钟后,表现出体力不支来。

    张拳师见时机已到,贴上来,双手缠住唐志东的双臂,想将唐志东扳倒,唐志东却猛的发力,反而将他带倒在地,并压了上去。五秒后,张拳师想动也动不了,只好表示认输。

    这一场比赛,加上出场费,唐志东共赚了十多万。五哥将钱交给唐志东,对他说:“不错,虽然经验和技巧有些不足,但力量好,还能用脑子,我看好你。过几天,我们要到流香馆打一场,你也去吧。”

    唐志东答应了。

    回校的路上,陈吕樱说:“志东,这里赚钱速度很快吧。我是个女的,上不了场,真是可惜。我看好你,以后就跟你去,就压你了,你要帮我赚些吃饭钱。”

    唐志东说:“没问题,我不保证每次都能赢,只保证赢的多,输的少,你不会亏钱。”

    杨真儿、邓娟也做知道唐志东参加地下拳赛的事,以为很不安全,跟去一次之后,觉得也没什么好看,就不再跟去了。只有陈吕樱每次都跟去。

    三个月后,唐志东已参加了十几次比赛,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比起刚开始时,现在他也算是一个老经验的拳手了。

    力量及技巧都在这段时间有了进步。在没有比赛的时间,陈吕樱就找唐志东切磋,现在,经常是唐志东赢她较多。在力量方面,女生天生弱势一些。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做个道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