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被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今上岳阳楼 书名:星河仙途
    原来是如玉在背后突袭。原来毒决子这间卧室有阵法和丹房相连、如玉就是利用阵法逃尽丹房躲过了萧易的迫。她不知道毒龙飞和萧易的交手。这间丹房是建在地底的,方便取用地下的火脉。外面护庄大阵被破、天崩地裂的震动自然波及到了丹房,只不过丹房建造十分牢固、倒没有什么埙伤。如玉知道发生了大事、就通过阵法又从丹房中走了岀来、一出来就偷袭了萧易。她还没有搞明白五毒庄已被攻破的状况,就打算把萧易先困到丹房里、再通知庄中高手擒拿。萧易毫无防备下遭了暗算、被如玉一脚踩得气血翻涌,掉进了一个深遂的地室。头上咔咔轻响、阵法关闭。危急中萧易急忙运功护着心脉。他可不想被摔死。

    “啪”萧易摔在了地上。还好通道不算深,有四五丈左右,但也摔的够呛。萧易好半天才爬了起来。好在筋骨完好,筑基期修士既是被突袭一脚受了点伤,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摔死。

    “还是对敌经验的问题。”萧易看了一下四周,明白处境的同时总结了一下经验,然后闷闷不乐的盘腿坐下,先恢复一下功力是正事。运功了两个周天,感觉功力恢复了,萧易站了起来。被踩的一脚只是造成了气血一瞬间的阻滞,灵力一运行正常,自然就没事了。

    萧易打量了一下,自己掉下来的这处地方是一个圆形的直筒,四周墙壁是一种不知名的金属所铸。触手光滑,想出去很难。而这处狭小的空间却是有一条通道通向了远处。

    “还是望这边走吧!看看有没有出去的可能。”萧易略作思考,决定看看这条通道通往何处。通道还算宽敞,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颗明亮的夜光石,这种夜光石是一种很普遍的照明用矿石、倒不怎么值钱。夜光石把通道照得如同白昼,不见丝毫yin暗气息,行了十数丈、通道拐了一个弯、现出一间金属铸造的地室来。

    这地室方圆有十数丈,首先吸引萧易注意的是正中间地上的一座高约一丈的炼丹炉。

    这座炼丹炉造型古朴、通体是似青铜一样的金属,底座六方形,铸有古老的花纹,四足,但四足大半都埋入了地下,有耀眼的火光从丹炉下层的一圈透气格子中透出,散发着人的力。

    这原来是丹房,看来这丹炉是和地火脉相连的。箫易立马就明白了处的环境,

    等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再想岀去的办法。

    萧易思讨了一下。从储物袋中拿出了自家的赤sè法剑。飞一剑将丹炉的炉盖挑了起来。“好沉!”这炉盖估计有三百来斤。萧易挑飞了炉盖、急忙望炉里看去、却什么都没有!萧易一拍脑袋,是自己太土了,谁会把丹药存在炼丹炉里。当下这货也不去盖那炉盖、弃了炼丹炉、四周寻找起来。靠丹房北侧有一个铜架,铜架上放了一排铸罐。是了,丹药定是在这罐里。萧易三两步抢到架前、迫不急待抱下一个罐子打了开来、“靠、什么也没有!”急忙打开另一个,“靠、还是什么也没有!”如是接连打开了十几个罐子,居然都是空的,眼看就剩最后一个罐子了,萧易也不抱什么希望了,一掌就把这罐子拍碎了,这下居然出了萧易的意料,咕噜噜一罐丹药滚的丹室里到处都是。

    “呵呵,好东西哇好东西!”

    萧易一阵惊喜,终于有一罐丹药是不是,急忙到处跑着去捡。这捡起来一看,萧易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你娘的毒决子、不带这样玩人的!这全都是不值钱的炼气丹。刚学炼气的炼气士服用的玩意!

    萧易站起来看了一圈、这丹室中除了中间这个丹炉外就这一个铜架了。其余再无它物、想了想,还是弯腰把炼气丹都捡了起了,不是有句老话么!蚂蚁再小也是

    “可惜这炼丹炉太大、无法带走。”萧易捡完炼气丹,琢磨了一下炼丹炉。觉得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岀去。

    丹室到通道,通道到丹室,萧易找了几遍,也没有找到出去的路或者激发阵法的机关之类的东西。别急,再找一遍,萧易拿着剑左敲敲,右敲敲,又从丹室到掉下来的地方,从掉下来的地方又到丹室又敲击了一遍,还是毫无收获。萧易有些急了,这两个哥们没找着,还要把自己搭在这。

    “毒决子,你娘的,我ri你先人板板!”

    这货从小孤儿,字也是自学的,没啥素质,是个外表锦绣的糙人。这一急,脏话都出来了。出不去,先把这炼丹炉劈了,当下运起飞剑,也不用什么变化,一剑就向炼丹炉劈了下来。“铛”一声巨响,萧易的赤sè飞剑被震飞了起来,嗡嗡一阵乱响,萧易吓了一跳,别把剑震坏了,急忙把剑抓回来观看,幸好剑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赤sè飞剑是天王冉闵亲自为自己炼制的,损坏了,算怎么回事!不知不觉萧易竟已把那个天神一般的男子看做了亲近的人。虽然没有拜师,虽然天王冉闵只是和他做的一个交易,但那顶天立地的形象,那傲绝天下的气势已深深烙印在了他的心中。心中对那高大的男子存在的不仅仅是救了一命的感激,还有无尽的敬仰之

    是啊!天王传自己的功法里不是也有阵法之道么!如今之计,还是现学一番吧,没准能找着出去的办法!萧易想了一下,无计可施,只好决定从脑子里调阅萧易传授的阵法之道了。

    “轰隆”萧易在脑子里一搜索,思维里就多了一卷阵法的知识,“夫阵法者。。。。。。”原来,这天王冉闵传他这功法,信息量太大,只有库存在他记忆里,等他闲暇一点一点去消化,如果萧易要查询一些功法里的知识,也可以在记忆里去查找,毕竟不是自己阅读记忆下来的东西,不可能熟悉无间。这也是对大脑的一种保护,如果这么多信息量一下子同时充塞大脑,会给大脑造成很大的损伤。

    萧易这么一搜索,这篇阵法的知识就算深深记了下来,以后再用就不用再去搜索了。不过这卷阵法的知识太过高深,艰涩难懂。和剑诀功法不同,居然没有基础的东西。萧易顿时头大无比。以目前的知识没法理解啊!

    忽然一个细若游丝的飘渺声音响了起来:“娃娃!你不是要劈那丹炉自杀么?怎么不劈了?”

    “什么人?”萧易大吃一惊,这丹室里居然还有别人,自己竟没发现!

    “不要找了,你看不见我的!”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弱小几不可闻。若非丹室里静寂无声,萧易还真不一定听见。

    “你是人是鬼?”萧易握剑在手,环视一周,一个鬼影都没有,不大声喝问。

    “呵呵!娃娃,修道之人,还怕鬼神,当真可笑!”顿了一下,那个声音又道:“你和毒决子什么关系?老实告诉我老人家,没准我会指你一条出去的路。”

    萧易冷冷一笑:“你是不是毒决子,如果是,赶紧出来与我一战,这样装神弄鬼的,我就怕了你不成!”

    半晌,一声幽幽的叹息响了起来!那个声音道:“我被毒家陷害于此,已是将死之人,刚才看你劈那丹炉,忍不住提醒你一下,丹炉若倒,地脉火焰必然喷涌而出,瞬间就会吞没这间丹室,以你的修为能压制得住吗!”

    萧易心头一凛,自己倒确实没想到这点。

    那个声音又道:“你且进来,让我老人家看上一看,顺眼了,我老人家就做个好人,送你出去得了。”

    看来此人不像敌人,萧易思讨了一下道:“不知道前辈隐藏在何处,萧易给你行礼了!”说着,深深行了一礼。

    “好说,好说!”那个声音明显高兴了一些。“你且往左走七步,把双掌按在墙上,运动灵力试上一试。”

    萧易当下也没犹豫,就依言走了七步,吧手按在了丹室的墙上,轻轻运动灵力,往外一吐。就见得光华整洁的墙壁忽然水波一样的起了涟漪。涟漪漾了几下,露出一面太极图来。

    那个声音又道:“你把左手按在yin鱼鱼眼上,右手按在阳鱼鱼眼上,输入灵力,向左旋转三下,再向右旋转三下。”

    萧易心中满是疑惑,也来不及询问,就又照那个声音的指示去做了。咔、咔、咔、一阵轻响,萧易面前露出一个门来,门后竟然还有一间金属铸造的地室。

    萧易往这地室里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惊呼出声。

重要声明:小说《星河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