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大罗天万变星斗真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今上岳阳楼 书名:星河仙途
    那自称天王冉闵的高大男子言至此处,忽然仰天长啸,似要将无尽不平之气吼出。一时间音波滚滚,气流翻腾,那锁拿全的锁链铮铮乱响,火花四shè,那一根粗大的长戈也是嗡嗡乱颤,似要被震得脱飞去,足下的灯花爆出无尽的火焰,虽然将青年男子全包裹,却也被震得火花摇曳,明灭不定。周遭的符箓阵法更是光明大盛,死死压制青年男子,不许这傲绝天下的人物脱而去。

    这下萧易可惨了,虽然青年男子用一个光罩护住了他,仍然被震得气血翻腾,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筋脉更是断了几根。靠!这不是要老子的命吗!萧易这个郁闷。

    好容易啸声停止,萧易趴在地上,被震得骨酸筋软,好半天才爬了起来,“这个,前辈!你再吼一次,估计晚辈铁定给你送不成信了!”

    青年男子歉意的看了他一眼,说:我天王冉闵一生光明磊落,不会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事,你如果考虑清楚了,就努力修炼,到了金丹境,可到秘魔星球取出我隐藏的一件时空飞遁法器,此法器只有金丹以上境界才可催动,凭此法器可穿梭时空,进入炎黄宇宙,到炎黄宇宙后,寻到乾清大世界乾清山找刘琨老道,将我的境况告诉与他即可,如你不愿意,我也不会为难与你,只是将你此段经历从你记忆中洗去,然后平安送你出去。”

    萧易今天可以说是长了无尽的见识,什么炎黄宇宙,穿越时空,他以前根本就从没听说过,如果不是从青年男子口中听来,纵他想象力丰富十倍,也决想不到天外有天,时空外还有时空。

    这件交易利润相当丰富,听那青年男子所说,要送信,起码得金丹以上修为才能成行,金丹修为,那是萧易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这个世界之中,功法亦分好几等,从低到高依次为,灵级,道级,地级,王级,天级,仙级。每种功法和法器一样分上中下三品。像萧易所修功法都是用灵石从坊市换来的,哪有什么高级货,都是些低级的灵级功法,靠这种功法一辈子能修个筑基就是资质相当不错了,想结丹,那是做梦,如今,这青年男子要萧易帮他,自是不会藏私,必然倾力传授,这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事,何况,萧易两个结拜哥们陈胜万里还生死不知,要想生存,要想不被欺辱的活着,必须得有强有力的力量。送信无疑会有艰难凶险,但世界上那又平白无故的好事。而且,萧易才不会相信自己即使不答应,青年男子也会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平安的送了自己出去。其实,这完全是萧易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这天王冉闵在炎黄宇宙威名赫赫,完全是一个一言九鼎的英雄人物。

    萧易考虑了一番后,义正言辞的道:“晚辈这条命是前辈救的,别说送个信了,即使赴汤蹈火晚辈亦万死不辞!”

    “好!”自称天王冉闵的青年男子叫了一声好!然后道:“如此,你须答应三点,第一。务必遵守交易中的约定,第二我所传你功夫,不得传于其他任何一人,第三,今ri所见所闻在任何况下不得让任何人知道,这三点你须以道心起誓,你可能接受?”

    这三点要求理之中,并不过分,萧易完全理解,于是面容一肃道:“晚辈接受!”于是起誓道:“男儿萧易在此以道心起誓,如有违前辈所说三点要求,让我萧易粉碎骨,形神俱灭。”

    道心起誓,和今天的男女之间山盟海誓,说完就完的誓言完全是两码事,如违誓言,必遭道心反噬,轻则走火入魔,道心崩溃,重则形神俱灭,灵魂不复。

    萧易起完誓,天王冉闵点了点头,一张嘴,吐出了一口元气,这元气化作了一只大手,一指点在了萧易额头,一玄奥的功法瞬间印在了萧易识海。

    ”这功法叫:“大罗天万变星斗真诀,可引周天星光淬体,借用周天星斗之力,练到极致,摘星拿月,移山填海,不在话下,其中各种术法,炼器,丹法,布阵,玄奥艰深,有鬼神莫测之机。你初步休习,可从基础练起。如果用你们这个世界的功法划分方法来划分的话,应该是仙级上品功法,其中各种妙用,你慢慢体会,自会明白”。

    仙级上品,发了,发了!萧易直翻白眼,又差点抽了过去。急忙收摄心神,强自压住心中激动,听天王冉闵继续说下去。

    “看你上一件护的法器也没有,我被困于此,也没有什么东西送你”!天王冉闵叹息一声,那元气大手忽然握拳,一拳将外面的法打了一个洞来,一抓,就抓进来了一堆赤火玄岩,在足下的灯火中一阵烧烤,元气大手揉捏了几下,一把二尺多长,通天赤红的飞剑就被炼了出来,“王品下阶”,天王冉闵摇了摇头,“环境所限,材料所限,聊胜于无吧!”

    搜的一声,这飞剑插在了萧易面前,萧易一把拔出,只见这剑也不甚明亮,轻轻一抖,浪滚滚,火光四溢。萧易大喜,急忙道:“多谢前辈!”

    天王冉闵道:“下面我吧去秘魔星球和炎黄宇宙的星图封印于你识海之中,等你结就金丹,自然会激发这星图,打破封印,太早知道,与你并非好事!”说话间,又是一指点在了萧易额头,萧易就觉得识海中多了一点什么,转瞬就无影无踪。

    ”你的体经过外面毒瘴之气改造,差不多已经是百毒不侵,那毒瘴之气是再也伤你不得,我感到疲倦了,这就送你出去吧!”冉闵说话间,脸上果然显出无尽疲倦之sè,甚至有一些苍白来。

    萧易也不说话,忽然起,对冉闵拜了一拜。

    冉闵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来。然后又是一拳轰出,将那重重法又轰了一个洞出来,元气大手一裹,又将萧易裹着从那洞里送了出去。做完这一切,冉闵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曾经叱咤炎黄宇宙的无敌人物,被囚于此,早就元气大伤,又连番动用元气,如今竟已是面sè如纸。

    “小子,希望你能早ri结就金丹,否则,再过个三五百年,恐怕我真的要陨落于此了!”

    萧易此刻躺在泥潭之上,那泥潭的毒瘴气蒸入筋骨之中,说不出的舒服,萧易将那功法回忆温习了一遍,对这功法算是有了一定的了解,这功法的主体结构就是大罗天万变星斗真诀,至于后面的炼丹布阵,炼器技击那都是在大罗天万变星斗真诀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一切都须以大罗天万变星斗真诀所练就的星斗真气催动,所以当务之急就是练习储存星斗真气,萧易闭目内视,看了一遍自己筑基后的体构造,暗暗欢喜,就发现丹田之内有一小团清濛濛的气流,知道是天王冉闵传功时遗留的一点点星斗真气,不仅又有些惆怅,想了想这半ri的经历,恍如一梦。

    此刻太阳还未落去,只是这谷底太深,又毒雾缭绕,显得有些yin森可怖。萧易猛然醒悟自家两个兄弟陈胜万里还生死不知,急忙起在谷底寻了一圈,也没见到尸骨,肚里寻思,如果两个死党被扔了下来,应该不会也像自己一样这般幸运,估计早就被毒瘴之气腐蚀的什么也没有了,如果是那样的话,萧易咬牙道:'毒决子啊!我会让你满门陪葬,鸡犬不留。”

    寻思了一会,萧易决定先上崖顶,然后再奔五毒庄。

    这悬崖数十丈高,天sè将晚,夜里攀爬显然不是好选择,但萧易记挂自家兄弟,没得选择。

    须得先填饱了肚子再爬,萧易四下瞅了瞅,就看见一条斑斓大蛇躲在一块巨石下,露出了碗口大小的一个三角形脑袋,两只发黄贼亮的眼珠正窥着他,在等待时机,好突然发难。

    就先拿你试试这把飞剑吧!萧易掐了一个诀,斥了声“起!”只见一道红光划过,蛇头应声而落!余势不衰,大蛇后的巨石也被切做了两半。“哇!好东西呀!好东西!”萧易一把收了飞剑,飞过去,将蛇的子抓起,就到蛇颈上,大口的饮起了蛇血。饮足喝饱之后,萧易又吧蛇皮剥了下来,切成一条条的细条状,这是他准备攀爬累了,用来吊起来休息的装备。只是储物袋没了,赤**的没地方存放,萧易便将这些简易绳索缠在上,然后开始攀爬悬崖。

    剑是好剑,轻轻一刺,就没入了石壁,萧易就这样用剑在峭壁上刻出一个可以容下脚的地方,踩上,然后刻下一个,这样一路往上刻去,累了,找一个凸起的石头上休息一会,找不到凸起的石头,就把剑插入石壁,用蛇皮把自己吊到剑柄上休息。到有藤条的地方,就攀援藤条而上,没有藤条,就用剑刻出一条路来。

    经过一夜的努力,第二天早上,萧易终于爬上了崖顶,一轮红ri喷薄而出,照得万山红遍,层林如染,山涧间的朝云波浪般翻滚涌动,如海cháo席卷,万马奔腾,说不出的气象万千。

    崖顶上并无陈胜万里的踪迹,萧易将自己摆成大字躺在崖顶,决定休息一会,好赶奔五毒庄。

    一只大鸟从崖顶飞过,忽然发现一个赤**的汉子呈大字型摆在崖顶,不仅鸟脸通红,急忙用一只翅膀捂住眼睛,不想却失了平衡,差点掉了下来,急忙展开双翅,向远处飞去。

    萧易勃然大怒,抓起一块石头,用力向那只鸟扔去,“他娘的,你以为哥是暴露狂啊!”

    那鸟“嘎”的一声鸣叫,攸的飞远。

重要声明:小说《星河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