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七叶一枝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今上岳阳楼 书名:星河仙途
    发现七叶一枝花后,萧易三个心的兴奋程度是可想而知了,七叶一枝花是什么东西,【雷公灵药解】上有详细的注释,【雷公灵药解】分草、木、谷、石、鱼、虫、禽、兽八部。是修真界医药大师说不得倾毕生心里所著,对各种灵药属xing,产地,忌等都有详尽的描述。如今的修真界几乎是人手一份,早卖到天下纸贵。

    萧易三兄弟是三个散修,萧易更是个孤儿,好容易混到十七八岁,凑巧结识了另两个流浪汉陈胜、万里。三人臭味相投,便组了个三人组,一块采点药,打点低级的妖兽拿到坊上换点灵石,用于ri常的修炼和生活。这种无门无派的混混,所习功法自是简陋低略,所以三人也都是炼气的修为,陈胜年龄最大,修为也最高,是炼气八层的修为,万里炼气六层,萧易最差劲,炼气五层。

    【雷公灵药解】三人自是熟悉,七叶一枝花:又称重楼金阙。七叶环生,幼苗既有花,幼花绿sè如叶,初生幼苗是一节七片叶,最不显眼,百年后长出第二节,复生七片叶,再百年后长第三节,再生七片叶,如此类推,五百年后,长够五层,便如五层楼阁。此时叶子试有绿sè变成淡金,方可入药,长到七层,叶子会变成红金之sè,这时的药xing才是最好的时候,如果长到九层,那就是绝对的极品了,就连说不得大师都未曾见到过。此药生长地亦有些奇特,必须能听到水声处,又不可见到水,须生长在常年有风的悬崖上,根株附近又必须常年湿漉漉的。此药是筑基丹的主药,一粒筑基丹只需半片叶子,便可使炼气士轻松筑基。近世筑基丹效果不佳,只因七叶一枝花稀缺,炼丹之士大多用其他药代替,药效自然大降。须知修真者众多,能筑基者却少,只因一旦筑基,便是真正踏入了修真门槛,寿命大大延长,不能筑基,修真便是一句空谈,历来俢者众,筑基者少,便是如此,盖筑基实乃修真的第一道门槛,相当难以跨越,不是靠勤奋就能解决的。可怜历来多少俢者徘徊在此门外,穷其一生而不能入。筑基丹的出现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说一粒筑基丹往往价值不菲,是众多炼气士争抢的对象,甚而为之越货杀人的大有人在。

    由此可知,这三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货发现了这株灵药时的心了,那真是吧康熙字典搬出来都不足以形容那种激动了。

    三个人拿了一个望远的法器:鹰眼瞳,轮流的看。重楼金阙正好长在悬崖上的一处凹陷处,有一大篷杂草遮挡着视线,不细看,很难发现,这也应该是没被其他采药人发现的原因之一,悬崖上常年云雾缭绕,崖下深不见底。还有一个原因,此处已是出了鹿城采药的安全区。鹿城是东胜神州大陆上众多城市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小城,人口倒也不少,只是神州地域辽阔,人类聚居的地方和郊野荒原比起来,简直是没法比,而荒郊野外妖兽众多,安全xing很成问题。倒也有无数俢者捕杀妖兽,或炼丹,或买卖,但杀不胜杀。所以很多离城市远一点的危险地方,不是有足够手段的高手极少涉足,毕竟什么都没有生命重要,把小命玩完了,一切都成了虚妄。

    这三个货平时也很少跑这么远,离城少说也有好几百里了。只是离城近一点的灵药越来越难采了,这才咬咬牙冒险进深山撞撞运气,没想到运气这东西有时候还真好撞。

    三人瞧了半晌,陈胜转头对萧易,万里道;“有灵药的地方,往往会有妖兽看护,我们须得小心想一个万全之策。”两人答是,正说话处。重楼金阙旁边一块巨石下忽然探出了一个脑袋,水桶大小,鳞片狰狞,两只眼珠在阳光下闪着碧森森的绿光。

    三人倒吸一口冷气,原来是一头二阶妖兽碧髾鳞蛇。这倒有些麻烦了,对付一阶的妖兽,三人是经验丰富,二阶的,在平地上还可一搏,悬崖上无处着力,这又是一头二阶妖蛇,就有点让人头疼了。

    三人正自踌躇,那妖蛇忽然弄起一阵风来,从悬崖下窜将而出,直扑崖顶上的三人,这下,三人是不惊反喜了。无知的畜生,离了悬崖你的老巢,那你还不是自取灭亡。三人不知道共同经离过多少的阵仗了,早就配合默契无间,当下三人子往后急退,让出一片空地,等那蛇落在了悬崖上,三人已是影晃动,将那蛇围在了中间,土雷、火球、风刃、水箭、各种符箓法术不要命的往那蛇上狂砸,碧髾鳞蛇虽然皮糙厚,但那经得起这番折腾,不一会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碧髾鳞蛇既死,三人清点了一下损失,共损失土雷符10张、火球符六张,风刃符和水箭符各九张。

    “损失有点大啊,看来我们以后对敌要节省一点,”陈胜首先忍不住发话了。

    “大哥怕啥来,不说七叶一枝花,单这条碧髾鳞蛇也绝抵得上我们的损失了”万里笑嘻嘻的道。

    “这倒是,可惜我们的灵力弱,境界低啊,要是灵力浑厚,就不必花钱买符箓了,直接用灵力演练各种法术,就可以省掉一笔开支”萧易也插嘴道。

    陈胜把手一挥:“会有那么一天的,我们现在还是先把重楼金阙采上来吧”。

    三人重新来到悬崖边,又望悬崖下边扔了几张符箓,确信再没有其他妖兽,便开始着手采摘重楼金阙。三人拿出绳索,一头在悬崖顶上系好,一头垂落下去。决定萧易爬下去采药,陈胜和万里在上边策应安全。

    萧易望上拍了一张轻符,手拉绳索,轻舒猿臂,一翻就下了悬崖,这活干的多了,三下两下的就到了重楼金阙生长的石壁处,悬崖上劲风啸啸,重楼金阙却纹丝不动,萧易细看,只见这草节分六层,高约一尺,叶面上sè泽暗金,闪着一层淡淡辉光,分明是生长了六百年的灵药。萧易抑住心中的激动,取出专用药铲,小心的将药铲下,从贴储物袋里拿出有保鲜作用的玉盒,放好了药。然后猿猴一样的向悬崖上爬去,整个过程竟是说不出顺利。

    萧易刚爬上悬崖,异变突生,一道风刃迎面shè来,萧易大惊,危急中向左侧拼命一滚,躲过了一击,腰上却崩的一响,储物袋已被人隔空抓了去。萧易定睛细看,原来悬崖上不知何时站了个灰衣yin鸠老者,陈胜万里早被人制住了,躺在一边,干翻白眼,不能动弹,明显被人下了制。

    萧易这一惊可非同小可,陈胜万里好歹一个是炼气八层,一个炼气六层的修为,居然不声不响的就被人制住了,那这老头什么修为。

    灰衣老者yinyin的笑了笑,显然,拿到了萧易的储物袋使他相当的满意,老者将重楼金阙从萧易的储物袋里拿了出来,满意的点了点头:“小子,看在你给我老人家采了药的份上,我就不亲手杀你了,你自己跳崖吧。”

    什么什么啊!那来的王八蛋,居然抢了老子们的灵药,萧易心中早就怒火万丈了,可这实力明显的不在一条线上。硬拼的话,估计会被立刻秒杀。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想到这,萧易恭敬的道:“前辈想要这药草,晚辈自当双手奉上,如今药草前辈已经拿到,还望前辈不要和晚辈们一般计较了”。

    老者闻言哈哈大笑:“我毒决子啥时候有放人生路的习惯,也罢,我刚好得了一部炼尸宗的炼尸法诀,我那孙女马上要筑基了,你们就乖乖让我老人家炼成尸傀,送我孙女做礼物罢,也好留你们个全尸。”

    老子拼了。萧易一听这家伙自称毒决子,心里就咯噔一下,在鹿城混的俢者,没听说过毒决子的还真不多,五毒庄二庄主,心狠手辣,法力高深、据说已有了开光期的修为,开光是筑基以后的境界,比萧易高了两个大境界。可这也不能坐以待毙啊,萧易一个翻从地上跃起,左手从鞋统里抽出一把匕首,箭一般的刺向毒决子。萧易储物袋被夺,灵符之类都在储物袋里,手上一件法器也没了,只有期待近搏击了,俢者大多重视法术灵力,对近搏击之术反倒没几个重视的,试想,打斗的时候,一道法术过去就轻松搞定了,谁还去近殴斗啊。不过也有炼体之辈,把体练到异常变态,不惧法术攻击的,就另当别论了。

    只要能让萧易欺近子,萧易就有几分把握取胜,可惜毒决子如何会给他这种机会。袍袖一拂,一记风锤就锤在了萧易前,萧易清晰地听到骨断裂的声音,一口鲜血喷出,来不及惨叫,就直的被打飞下了悬崖。

    “哼!”毒决子冷哼了一声,“不知死活的东西”。本来毒决子想把这三个意外撞到的蚂蚁一般的俢者炼成尸傀,但实在太讨厌萧易了,主要是毒决子讨厌这种近搏斗的打法,太野蛮,太没教养了,所以干脆一掌拍死算了。

    这悬崖云雾缭绕,深不见底,料想萧易再没活着的可能,毒决子收好重楼金阙,将那碧髾鳞蛇的尸体抽皮剥筋了卷吧卷吧塞进储物袋里,然后大袖一拂,将陈胜万里抓起,放出一件飞遁的法器,眨眼离开了这处山林。

重要声明:小说《星河仙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