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屠家大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死梦生 书名:人族乱世
    此时夕阳已经西沉入山,一轮弯月升上了天空。皎洁的月光下,这座占地上万平方米的府院都因为老爷回府显得有些忙乱。不过在府院西北角却寂静一片,虽有灯光点点,却无人走动,与其他地方相比仿佛与世隔绝一般,更像两个世界。

    这座占地近万平方米的府院正是屠家大宅,而刚刚回府的正是屠家现任家主屠万生。

    屠万生看似面如止水,可心中却如即将爆发的火山一般。坐在书房的大椅上,老仆递上一杯清茶,屠万生刚刚轻品了一口,就听到书房外有人齐声道:“孙儿晚军、晚秋拜见爷爷!”

    “进来!”屠万生寒声道。

    屠晚军和屠晚秋小心的走进书房。

    “啪!”未等二人开口,屠万生将手中茶碗砸向二人,二人却不敢躲避,只能任由茶確砸在额头,茶水淋了一

    “爷爷,孙儿知道错了!”门外的屠晚军、屠晚秋不知爷爷为何发怒,但屠万生在屠家为家主有一言九鼎的权力,当即跪在门口求饶。

    “错了?你们知道错在什么地方吗?”屠万生冷冷的道,屠晚军和屠晚秋二人甚至能感觉到爷爷那冷入骨髓的寒意。

    “孙儿不该隐瞒那小子的份!”屠晚秋说完“咚、咚、咚”的给爷爷磕头。

    “哼!”屠万生咬牙恨道:“你们知不知道今天万岁将我叫去,问我为何要满城搜捕仙门弟子,我有多么尴尬?有多么为难?这都是你们两个小王八蛋惹的祸!还有梅家那老匹夫,竟然向万岁告发此事,不就是仗着家中有几个铜臭钱吗,早晚让要将他梅家踏在脚下!”

    屠万生刚刚从皇宫回来,在皇宫面对万岁的问责屠万生几乎无言以对。不管怎么说,夏远为天刀门弟子一事,有无数人可以作证。虽然十年间天刀山对这一弟子不闻不问,但不管是什么原因,若是夏远在大齐出了任何意外,天刀山都必然会迁怒于大齐。

    仙人发怒,国之将亡!别看屠家在大齐也算重臣,可当屠万生听到自己追捕的竟是仙门弟子时,也是被惊出了一的冷汗。

    好在屠万生有些急智,立即发挥他三寸不烂之舌,将这件明明是他见财起意的龌龊事,硬是说成是为了大齐的万年江山。

    大齐有弟子拜入仙门固然是全国亿万百姓的喜事,可像夏远这样拜入仙门,却十年时间无人引其入门,这难道不值得奇怪吗?到底是夏家惹恼了仙人,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都值得好好查一查!如果真是因为夏氏惹恼了仙人,仙人却迫于誓言无法为难于夏氏,才将夏氏冷处理了十年,那大齐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如果能因此讨好到仙人,大齐今年闯仙门成功的弟子也许会再多几个。

    即使不是这个原因,一切也全是屠家的责任,与大齐无关,屠家愿以全族三万族人的xìng命为大齐、为皇室一搏!

    屠众生此时简直就是大齐所有臣子的楷模,只是为了试探,不惜将全族人的xìng命都当成赌注,就算大齐皇帝也为之测目,虽然不好当众封赏,但私下里还是让内待送给屠家一块碧玉,以安其忠心。

    屠众生好不容易从万岁爷那里脱,回来当然要好好问问家中这两个不肖子孩,如果自己赌对了也就罢了,若真的赌错了,这可是事关全族三万族人xìng命的大事啊!

    “你们可知那夏远到底为何十年没入仙门?现在又修练到什么级别?他那里来的千万两黄金?”屠众生沉声问道。

    屠晚秋这才停下磕头,趴在地上,不敢抬头,更不敢隐瞒,恭声答道:“爷爷,在重山城时,孙儿就曾问过他为何不去仙门,可他却说:心安之处即吾家!不过他的实力倒是不弱,在重山城时一拳打破我六成的cháo汐掌,今rì在济世堂,我虽未使出cháo汐掌,但他也只是随意一挥手,便将我摔出去,一连撞破两道墙壁。至于他那里来的这么多黄金,孙儿确实不知,也许是有人看重他仙门弟子的份,才……”

    “你以为千万两黄金是谁都能拿出来的吗?我屠氏一族经营几千年,全部家产也不过几千万两黄金而已!谁会为了讨好他一个仙门弟子送上这么多黄金?不过听你说起来,他实力到也不弱,不过十四岁而已,你却不是一招之敌,想必他至少也是强脏高级!不过这心安之外即吾家却显得有些好笑,谁不知仙门之所以称为仙门,就是因为仙门中天地源气浓秘,岂是我们这普通小国所能媲美的……”

    未等屠万生继续说下去,只听和院外大门处一声巨响,仿佛地龙翻一般。屠万生一皱眉,对边老仆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未等老仆走出书房,已经有仆人赶来禀报:“老爷,大事不好,有人踢坏了府院大门,闯进来了!”

    “什么?”屠万生猛的站了起来,原本还有些显得清瘦的面容变得有些狰狞,再没有了刚才的气肚,大声喝道:“是谁?谁敢闯我屠府!”

    “是我!”来人竟寻到书房院外,站在那里冷笑道:“听说你满城找我,不劳你费心,我自己送上门来了!”

    “爷爷,他就是夏远……”屠晚秋站在屠万生边,看到院内之人,低声道。

    “夏远!”屠万生颚下一缕胡须无风自动,面容森然,看着夏远,如果目光能够杀人,夏远此时早已是尸骨无存!

    “好、好!”屠万生突然大笑道:“好你个夏远!我屠府在大齐国立府三千余年,你是第一个敢踢破我屠府院门硬闯之人!”

    “是吗?那我岂不是应该感到荣兴?”夏远依旧一青袍,手执一把五尺长刀,站在院内看着四周越来越多的屠氏族人和家丁,面容不改,轻笑道。

    “夏远!你不要以为你是仙门弟子就敢为所yù为!别忘了你在夏城十年,却至念未入仙门,你就是仙门的一个弃子!”屠晚秋讥讽道。

重要声明:小说《人族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