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断肠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死梦生 书名:人族乱世
    阵阵拳风已经吹得屠秋风面皮发紧,这一拳若真落到脸上,自己引以为傲的脸恐怕就要彻底毁了!屠秋风双掌上迎,宁可受重伤也决不能伤了自己这张脸!

    可眼前的拳头却突然变向,正打在屠秋风前

    屠秋风只感到自己好像被疾驰的妖兽撞到一般,不由己,凌空飞起七八米远,才砰然落地!

    “哇!”屠秋风一口鲜血喷出三尺远,面sè苍白。“这不可能……”屠秋风直到此时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连夏远一拳都没有接下来,自己可是强脏中级的武者啊!

    可他那里知道夏远已经突破到锻骨期,刚才一拳夏远甚至连三分力都没用上,若是出尽全力,现在的屠秋风恐怕早已经变成泥,那里还能在这里感叹!

    一拳将屠秋风击倒,夏远收拳而立,一普通的青衣此时竟显得如此不凡!

    “秋风,以后切记要脚踏实地……”

    “噗……”屠秋风又是一口鲜血喷出,随后整个人彻底昏迷。

    “,将屠公子抬下去救治!”赵明虽然也看不惯屠秋风,可若屠秋风真的在重山城受重伤,屠家就算不敢怪罪夏远,也决不会轻饶自己。

    “放心,没事!他只是怒急攻心罢了,休息几天便大碍!”夏远依旧一副高人模样,回到桌案前坐下。

    这时堂中众人再人敢小看这个一拳打昏屠秋风的少年。特别是林清是庆幸,虽然屠秋风不过强脏中级,自己若是使尽全力,也有把握一拳打败屠秋风,但却不会如此痛。重要的是夏远不过十三四岁就已经有了这等实力,谁还敢说他是被孙井通仙人放弃?没有仙人教导,夏远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的实力?好在自己及时向夏远认错,不然得罪了夏远,将来孙仙人追究起来,就算有梅家帮忙,恐怕也难逃家毁人亡的下场!

    没有了屠秋风搅局,宴会终于在赵明的引导下慢慢闹起来。夏远刚得了一枚丹药,心大好,也多喝了几杯。重要的是不仅赵明对今天的事充满了歉意,表示会送上一份厚礼,其余几大家族及商会也有意交好夏远,纷纷向夏远发出邀请,希望夏远能入府赴宴。

    有人送礼,夏远当然不会拒绝,当晚酒宴结束,夏远并没有接受赵明的邀请留宿城主府,而是又乘车回到了客栈。

    夏远在重山城停留了十几天时间,直到天河已经进化完毕,才向城主赵明等人告辞。来时只是一匹瘦马,离开时却驾着一辆豪车。而且车内装满了重山城各方势力送给夏远的礼物,此行收获颇丰,夏远甚至想绕路多走几个大城,看能不能多搞些好处。

    拒绝了赵明派人护送的好意,夏远独自一人驾着豪车离开了重山城,来时骑着的钝马系在车后,一路继续向大齐皇城行去。走了大半天,再看不到重山城的影子,夏远才让天河将车内的东西全部收入储物空间。随后又找了一个小集市,将豪车低价买了,夏远可不想被人看成冤大头,被人打劫,继续一袭青衣、一只斗笠、一匹钝马赶路。

    离开重山城,夏远孤一人走了大半个月。此时抬眼望去,景sè已与夏城、重山城等地有所不同。重山城地处荒原,放眼望去广阔边,若不是有天山山脉相阻,仿佛可以望到天的尽头。此处却是山峦起伏,虽没有高山,可大大小小的山丘遮挡了夏远的视线,甚至法看到千米之外。

    “断肠崖?”夏远看着眼前的高山,足有几百米高,在高山中间只有不足五米的一条小路,在一侧的山体上三个血红的大字让夏远感到有些刺眼。

    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天边的晚霞正渐渐退去,天空中几点星光闪耀,天地间已经是灰蒙蒙一片,深谷中是漆黑一团,仿佛巨兽张开大口,正等人自投罗。

    “还真是个抢劫的好地方!”夏远望着山谷有些迟疑。从重山城出来,这一路上夏远孤一人,已经遇到了几十伙劫路的小贼。这些小贼都是打劫不成反被劫,虽然都没有多少油水,但也收获了几百两黄金。若是往常,夏远早就走进山谷,若是遇到劫路之人,正好再发笔小财。可今天夏远站在这断肠崖前却感到阵阵心慌,好像有天大的祸事就在山谷中等着自己。

    “天河,这山谷里到底有什么,我怎么有些心惊跳?”自天河服用了紫香玉髓,进化了不少,就连天河空间的时间流速也得到了提升,现在与外界空间已经达到一比十四。而且天河神识也有了明显增长,神识之内那怕就是一只蚂蚁也逃不过天河的神识。

    “我看看!”片刻后,天河才道:“山谷里面除了一伙劫匪外,没有什么危险,你是不是有些太紧张了?”

    “算了,反正也不急着赶路,就在山谷外休息一晚吧!”夏远不想冒险,说完转准备离开,找地方宿营。

    山谷中突然传来一阵喊声:“小贼,休走!爷爷等你半天了!”随着喊声,几十人手持刀枪棍棒,从山谷中冲向夏远。

    看到这些人,夏远笑了。从这些人冲出的步伐就不难看出,这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冲在最前面的脚步虽然扎实,但顶多不过强脏期。这些人在夏远眼里还远远构不成威胁。不过看这些人打扮还算整齐,至少比以前遇到的那些劫匪好了许多,看来这断肠崖的油水还真不少,竟然养活了这么多人。

    这些劫匪看到夏远不逃不躲,很将夏远围在中间。为首一人站出来大声喝道:“小贼,见了爷爷还敢跑?将银财拿出来,爷爷便放你一条生路,不然休怪爷爷手狠,将你切了喂兽!”

    劫匪虽然出来了,可夏远心头的压力却没有减轻,反而加心慌。看来让自己感到心悸并不是这些劫匪,真正的凶险还隐藏在暗处。

重要声明:小说《人族乱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