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强 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北辰尔玉 书名:仙印
    第七章强势

    “轰隆隆——”

    “打雷了?快看天上!”

    “啊!怎么回事?!”

    “是雷云,哪儿来的雷云?!难道有人要应劫?”

    “谁?谁要应劫?”

    “不清楚啊。 书阁 ”

    ……

    望天峰下,众人纷纷抬头看着天上。

    温雅刚出内堂大,本想牵着女儿往回赶,不料天空一下变了颜色,淡淡的压抑笼罩心头。

    “娘,那……那是劫云吗?”

    小忆苦顿住脚步,怔怔的望着天上道:“奇怪了,怎么是灰色的?和岳爷爷的雷劫不一样呢,岳爷爷可是青色的。”

    想起岳爷爷,小忆苦的绪不有些低落。

    温雅也停了下了,耐着子解释道:“傻孩子,这是一转散仙劫,自然是灰色的劫云,你岳爷爷渡的三转散仙劫,要比这厉害的多,怎么能一样……”

    顿了顿,温雅又面露疑惑之色:“不过,到底是谁在渡劫?”

    见女儿沉默无言,温雅正待安慰两句,却见山头上忽然落下一道光影,目标正是灵田区域那方。

    “咦!?那不是内堂的宫管事吗?”

    “是啊,宫管事去灵田那方干什么?”

    “会不会是跟天上那雷云有关?”

    “走,我们也过去看看。”

    “同去同去。”

    ……

    众人一窝蜂的离开,温雅母女还未回过神来。

    “那个方向是……散仙劫?难道……”

    温雅蓦然一怔,像是想到什么,头皮猛的炸开:“不好不好!苦儿,我们快回家看看,千万保佑别出什么乱子才好。”

    不等小忆苦反应,温雅拉起她飞奔而去。

    ……

    ————————————

    房屋里,恐怖弥漫,煞气席卷。

    劫数的威压从天而降,透着一股毁灭的气息,将生灵轰成灰烬。

    破坏!毁灭!

    对于外界所发生之事,白沐尘此刻毫不知,只见他收敛意念、紧锁心神,一心沉静在某种玄妙的感觉之中。

    仙劫即天罚,为的正是毁灭一切逆天之修士。

    白沐尘乃是散仙,以神魂凝聚无根之躯,妄想窥视长生之道,必被天地斥之。

    尽管这散仙劫的威力在正统仙士眼中算不上恐怖,但是对没有仙根的散仙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劫数,一旦劫数落下,死道消、魂飞魄散。是以,不少散仙为了能够长久的存活下去,不得不依附于某个势力,甚至甘愿为奴为婢,乞求获得外力的庇护。

    如此一来,散仙如何不轮为卑的奴仆,成为仙士附属之物!

    ……

    据白沐尘所知,散仙劫与真正的仙劫之间的差异非常大。

    真正的仙劫主要是为了考验仙士之根基,凝炼法,突破境界,若是成功渡过此劫,修为必将会大大提升,可谓魂体双修。而散仙劫则是以炼魂为主,唯有将神魂提升至一个极限,才可使躯凝固,做到即是魂,魂既是。因此,散仙如果躯受到伤害,神魂必会承受重创。

    另外,在仙士渡劫的时候,外人是不可以干涉的,毕竟天道冥冥,因果报应,任何想要扰乱天道秩序之人,都将在浩天威下灰飞湮灭,只能依靠自的力量或者法宝、阵法等手段,对抗仙劫。

    白沐尘的运气确实不错,要是在平常环境下,以他目前的状态很难扛得住这一次劫数。只不过,他现在处南门氏族之腹地,外有一座庞大的阵法守护,区区一转散仙劫自然落不到他的上。

    ……

    ————————————

    天空中,的灰色劫云剧烈一颤,降下九道狂雷,落在阵法外层罡罩上,泛起了微微一阵涟漪。如此力道,根本无法撼动大阵,更别提伤害到白沐尘。

    庄园上方,一名黑衣美妇脚踏玉盘悬空而立,冷漠的目光凝视着下方,这里正是温雅母女居住之地。

    此人姓宫名雪,本为太一宗门下,后来嫁于南门氏族嫡系,负责掌管内堂常事务,地位非常之高,而她道侣便是南门正庭。

    不多时,一众看闹的仙民随之赶来。

    “这是谁的庄园?”

    宫雪缓缓开口,冷冷的目光扫过下方。

    众人心头一颤,忽有人答话道:“回……回禀宫管事,这里是……是温雅夫人的庄园。”

    “温雅?就是那个不敬尊长而被赶下偏峰的旁系。”

    宫雪脑海中似有点印象,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之色。

    为西凤麟第一仙宗「太一宗」的弟子,宫雪难免有些心高气傲,自然瞧不起那些小家小族的弟子,而且对方还是一个犯了错的妇人。

    “温雅何在?”

    宫雪话音刚落,但见一大一小两个影匆匆而至,不是温雅母女还能是谁。

    得见宫雪与这么多人围在自己庄园外,温雅心头便知不好,无奈之下,她只好放下女儿的手,硬着头皮走上去,恭敬行了一礼:“温雅,见过宫管事。”

    宫雪瞥了眼少妇,面无表道:“温雅,你屋中那个仙奴是谁?南门氏族的规矩你是知道的,你要如何解释?”

    温雅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心中已有托词,于是直言道:“回禀宫管事,此人是我前不久从温家带来的一名仙奴,本来是想一早上报内堂的,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内堂繁忙,便将此事耽搁了,如今此人惊动了诸位,温雅难辞其咎,还请宫管事责罚!”

    “哦?”

    宫雪神淡漠道:“你是说,这仙奴是你从温家带来的,可有凭证?”

    温雅摇了摇头,低声下气道:“宫管事,此人的确是温雅从温家带来的,小女年幼,温雅有伤在,难以照顾,所以苦苦哀求温家,要来一名仙奴听唤,管事大人若是不信,可以等此人渡劫之后亲自问他。”

    “问?”

    宫雪哼了哼声道:“此人惊扰族会,本管事执掌内堂,自然要过问。不过此人在我南门氏族渡劫,今后便是我南门氏族之奴,如果他能够度过此劫,倒是有些用处。”

    “管事大人,这怎么可以!?”

    温雅本就一副病容,对方如此明目张胆的要人,顿时令她心寒到了极点。

    “为什么不可以?这里是南门氏族!行了,劫后若此人还活着,就带他去内堂,自然会有人安排他。”

    宫雪态度强势,不等温雅反驳,便大手一摆飘然离开。

    众人见状,亦不好多留,随即各自散去。

    ……

    ————————————

    只要输入-.69zw.-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仙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