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恻隐之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北辰尔玉 书名:仙印
    第三章恻隐之心

    “是……是个人?!”

    南门飞羽从小养尊处优,何时见过如此场面。而小忆苦自小生在南门,长在南门,尽管现在生活窘迫,却也从未遇上过什么惨烈的争斗。

    因此,当二人看到一个浑是血的陌生人躺在自己面前时,如何能不惊讶?

    到底是小忆苦心志成熟一些,震惊过后立即将周围的碎石搬开,想要将石堆中的“血人”救出来。

    “忆苦,你干什么?”

    南门飞羽连忙上前制止小忆苦的举动,在他看来,地上这“血人”无疑比景兰岭深处的荒兽还要凶险。

    “这人还有生息……”

    小忆苦甩开南门飞羽的手,将“血人”一点一点的拖出。

    常年在「灵葡园」作工,小姑娘对于医术之道还是知道一些,出于对生命的,她自然不愿意看着一个生命就这么消失在自己眼前。

    “咦,怎么是个仙奴?嘿,忆苦你真是白费劲儿了。”

    南门飞羽上前打量了血人一番,发现对方额头竟然是一道奴印。

    小忆苦闻言雏眉微微皱起,语气不善道:“仙奴怎么了?仙奴就不是生灵了?”

    “这……”

    南门飞羽张了张口,言又止。

    在小男孩的印象中,仙奴还真算不得什么生灵。因为就他所见,氏族中的仙奴除了来作工外,什么本事都没有,不但可以任打任骂,即便杀掉也没有关系,甚至地位连一只小小灵兽都不如,这样的仙奴能叫生灵吗?

    不过,看小姑娘的不悦的样子,南门飞羽自然不好多说什么,于是撇了撇嘴坐在一旁。

    恻隐之心,并不是什么人都有,这无关感,而在人心。像南门飞羽这样的小少爷,又如何明白什么是悲欢离合?什么是晴圆缺?

    相比之下,小忆苦又不一样了。她经历过美好与痛苦,尝试过困境与坚持,她比南门飞羽的感更为丰富。因此当她看到一个奄奄一息的生命之后,便毫不犹豫的想要将其救下,而且对方还是仙奴的份。

    “南门飞羽,你坐什么干什么?还不快来帮忙啊!”

    小忆苦抓着南门飞羽,将“血人”交给对方。

    南门飞羽一脸茫然道:“忆苦,你……你把这家伙丢给我干什么?”

    “什么什么,带他回去医治。”

    小忆苦不冷不的回了一句,南门飞羽顿时大叫:“这……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

    小忆苦反问,倒是显得理直气壮。

    南门飞羽苦着脸道:“忆苦,这人来历不明,万一……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别管他了,我们去通知别人来处理好不好?”

    “不好!”

    小忆苦脾气倔强道:“少废话,你到底帮不帮忙?”

    “帮!”

    南门飞羽子一,扛起“血人”便走。

    在他后,小忆苦不觉笑了笑,复又换上刚才冷漠的表朝着山下走去。

    ……

    ————————————

    望天峰下,人来人往,一派闹的景象。

    此刻正是下工时间,不少仙士已经返回家中,有的相互串门,有的忙着打理灵田,还有的到处闲逛。

    这些都是为南门世家作工的普通仙民,为了谋求生存,他们不得不依附仙家氏族。虽说需要为别人作工,却能得到氏族的庇护,不但安全,而且拥有不菲的收入,修炼也比其他地方快上许多。

    仙界就是如此现实、如此残酷,若是没有实力和势力,只能成为他人宰割的对象。

    ……

    “咦,那不是主峰的三少爷吗?他到这儿来作什么?”

    “还能作什么,肯定是找七小姐呗,你没看见他们俩一路吗?”

    “嘿嘿,还七小姐呢,早就过气了,现在浑的连我们都不如。”

    “话不能这么说,人家毕竟是氏族的旁支,指不定哪天来个大翻呢。”

    ……

    “看,是三少爷!”

    “咦?三少爷扛的是什么?”

    “好像是个人吧?”

    “啧啧啧,那人真惨,全都是血,该不会是三少爷打的吧?”

    “嘘!小声点,要是让三少爷听见,你就完了。”

    “是是是。”

    ……

    一路走来,左右投来异样的目光,不少人更是指指点点,要不是对方三少爷的份,周围众人怕是早就围弄过来了。

    南门飞羽与小忆苦何曾见过如此阵仗,真是恨不得撒腿就跑,最好是找个地洞钻进去。

    两个小家伙战战兢兢来到家门前,一名少妇恰巧走出庄园,小忆苦见了连忙迎上前去。

    此少妇略带病容,难掩素美之色,气质淡雅,给人一种静如深潭的感觉,她正是小忆苦的母亲,名叫温雅,乃南门氏族附下,温家之大小姐。

    小世家依附大氏族,常常都会采用通婚之类的手段,温家亦不例外。

    原本,温雅嫁入南门氏族之后与自己丈夫相处的不错,故而深,恩甜蜜。只可惜世事无常,自从他们这一房失势被欺,温家立即与这位曾经的大小姐撇清关系、绝断义,惟恐避之不及。令得此女神受创种下郁结,导致伤势一直未能全复。

    ……

    “母亲,你作工回来了?”

    “飞羽拜见夫人。”

    二小见过礼,温雅淡淡点了点头,而后好奇的看着南门飞羽肩上扛着的血人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闻得母亲问话,小忆苦丝毫没有隐瞒,将刚才发生之事细细讲了一遍。

    “竟有这样的事?”

    温雅不觉皱了皱眉,目光微微闪动了几下。

    接着,她又转向南门飞羽,态度和善道:“小女不懂事,却是麻烦三少爷了,你先将人放下吧!”

    “哦,不麻烦!不麻烦!”

    南门飞羽见人家一副送客的样子,自然不好再多留,接着辞了个礼,飞快的离开了。

    待人走远,温雅才道:“苦儿,为娘跟你是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和这些氏族子弟来往,我们现在份不同了,没有资格……”

    “娘,苦儿懂的,懂的。”

    小忆苦把头低下,叫人看不到她的神

    “唉!”

    一声叹息,温雅无奈道:“算了,先进屋再说吧!”

    “恩。”

    ……

    ————————————

    紫木:扣了很久的脑袋,希望能尽量给大家展现一下不同的仙劫模式,不过想来想去,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怪圈,下面章节将描述老白度劫场面。

    (未完待续。)

    只要输入-.69zw.-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仙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