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天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北辰尔玉 书名:仙印
    第二章天劫

    “贼子尔敢!”

    眼见掌教至尊被人偷袭受伤,四大长老惊骇的同时怒恨交加!

    四人连忙结阵迎上,将来犯之人拿下,只可惜他们刚与对方动手,便立即败下阵来,竟非来人一招之敌。

    下方一片哗然,难以想象,修仙界颠峰的存在,却被人一个照面打得七零八落,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这究竟是个什么况!?

    相比群修的疑惑,天一门弟子的心更为复杂,有惊愕、有不信、有愤怒、有怨恨,但这些绪都掩饰不住他们眼中浓浓的恐惧之色。他们这些人一直高高在上,即便是魔道都要忌他们几分,何曾受过如此欺辱?可是现在,他们知道受辱又如何,谁敢上去叫嚣?连掌教至尊和四大长老都不是人家的对手,更何况是他们这些晚辈弟子。

    “飞,飞……他是飞升境的高手……”

    “什么?飞升境!?”

    “不……不会吧!”

    ……

    众人目瞪口呆,甚至一脸惊骇,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

    一步登天,飞升成仙。

    飞升飞升,顾名思义,乃破界飞升之语,这是代表一个修仙者即将踏出最后的一步,通常况下,走到这一步的人一般不会轻易外出,只是待在一个安全的地方,静静等待天劫降临,度过则飞升成仙,度不过则灰飞湮灭,或转修散仙!因此,在修行界中,很难看到飞升境的高人在一些公众场所出现。

    磅礴的威势笼罩全场,巨大的压力之下,众人根本生不出半点反抗的念头,这就是飞升境的高手!

    “玄清老贼!”

    不待众人回过神来,那人再次冲向玄清……

    “住手!”

    声如雷动,一只大手从天而降,硬生生的将那行凶之人挡了下来。

    战势待定,众人转目望去,这才看清楚来者的样子。

    此人一麻衣,头发枯白,容貌尽毁,显得异常狰狞,加上他浑戾气,眼神凶狠,一瞧之下众人还以为来的是魔道高手。不过仔细一看,来人眉心之中,纯阳交替,真元浑厚,绝对是正统的修仙之人。

    众人心头疑惑,那名男子倒是果断,一击不中,丝毫没有停顿,意念一动,子赫然消失在原地。

    “遁术!?”

    上空中传来一声惊咦,转即冷哼道:“在本座面前还想跑?真是不自量力!我天一门岂能让尔等宵小想来便来,想去便去?给本座出来!”

    “咔嚓!”

    地面砰然炸开,巨大的手掌直接破土而入,用力一抓,将刚才那麻衣男子紧紧握住。

    风卷云聚,天摇地动,四面八方的灵力波动异常激烈,上空之人举手投足之间,携着莫大的威能。

    群修再次露骇然之色,那麻衣男子乃是升仙之境的修为,可是面对上空那位大能,就像蝼蚁跟大象的区别,简直没有可比

    众人暗暗叫苦的同时又多了几分期待,今天还真是个大子,平时修仙界难得一见的高人,现在一下蹦出两个来,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出现什么状况。

    ……

    行凶之人被一招拿下,非但没有反抗,而且一脸平静的望着上空。

    众人顺着目光望去,只见天空中出现一道浅浅的裂痕,丝丝仙灵之气向外溢出,透着一种超脱万物,毁天灭地的气息。

    “散……散仙!?”

    不知是谁一声惊呼,群修顿时心头悚然,随即眼中充斥着恐惧之色。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天一门不但有仙器守护,背后居然还有一位散仙大能坐镇,不愧为修仙界第一仙门,天下群修之首,如此势力,谁能憾动。

    散仙,又被喻为灵仙,乃散去,灵魄成型之仙士。

    这样的仙士在仙界被称之为仙奴,没有仙根、没有道基,更没有任何权利与地位,命运可谓悲惨。当然,能和“仙”字粘边,足以说明散仙的修为已经超脱世俗外,不在轮回中。因此,散仙在下界修仙之人的眼中,却是无敌的存在,没有任何修仙者,能与散仙抗衡,这是铁的定律。

    只不过,世俗不比上界,这里空间屏障薄弱,且仙灵之气稀薄,任何散仙想要修炼都是一件无比艰难的事,所以散仙一般不会轻易插手世俗之事,亦不会轻易出手。刚才,若非那行凶之人至玄清于死地,恐怕天上那位散仙也不会现

    ……

    裂缝之中,一个淡淡的影若隐若现,凌厉的杀机摄人心寒。

    “怎么?现在就要杀我?”

    面对如此险境,麻衣男子神色淡然,目光带着一抹嘲讽:“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人?”

    果然,听到这话,那位散仙气势一顿,巨大的手掌微微松了松,只是杀机不减。

    “一个飞升境的修仙者,不找个地方准备度劫,反而赶起这行凶杀人的勾当!”

    裂缝中的散仙没有露面,一副大局在握的语气道:“你说,是否有人指使你这么做?你们有什么目的?同党又何处?说吧,说出来本座可以让你免受散灵之苦,并放你一丝残魂转世,否则……”

    “呵呵……”

    麻衣男子笑着打断对方的话,怒睁着猩红的双眼道:“天下第一仙门,果然不凡气度不凡,害我师尊,毁我师门,现在还腆着脸说,会放我一丝残魂转世,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的大恩大德啊?果然无德无耻,呵呵,哈哈哈——”

    “死到临头,还敢猖狂!”

    玄清与四大长老俱都回复过来,得见此人狂笑不止,一时怒上心头,各自御使灵器朝对方狠狠砸去!

    “蓬!蓬!蓬!蓬!蓬!”

    五道灵光打在麻衣男子上,对方硬是了下来,虽然命无碍,浑上下却是伤痕累累。

    “怎么?怒了?恼了?想要杀人灭口了?!”

    麻衣男子口角流血,喘着粗气,目光恨意不减半分:“嘿嘿,这就是所谓的天下第一仙门,不过是个黑白不明、污秽不堪的地方,你们这些人一个个为虎作伥,欺压同道……”

    “住口!”

    四大长老怒声喝止,御动灵器准备再给对方一点教训,玄清抬手拦住四人道:“四位长老莫急,此人敢来我天一门闹事,必然有所图谋,说不定此人乃是魔道细,千万不要中了对方的诡计。”

    不得不说,玄清确实当得起一门之尊,短暂的愤怒过后,已经彻底冷静下来。

    为一门之长,玄清做的任何事,首先考虑的不是个人得失,而是大局为重。今乃是天一门的百年盛典,若是传出什么风言风语,不但自己丢脸,天一门也是颜面无光。虽然他不在乎被人嫉恨,可是他却不能不在意别人对天一门的看法,这事他不但要处理,而且要光明正大的处理,让各方仙门同道拿不住话柄。

    顿了顿,玄清转向麻衣男子道:“我不知道阁下究竟是何人?但如今仙门同道齐聚,你口口声声说我天一门害你师尊,毁你师门,可有什么证据?若是无凭无据,我天一门岂能任你污蔑?今定将你这魔道细打得魂飞魄散!”

    好个“魔道细”,一顶乌黑的帽子扣下去,任凭此人巧舌如簧,大家也只会认为他是在狡辩。

    天一门众人暗自冷笑,各方群修则神有些不自然。

    在场之人没有一个是傻瓜,怎会看出其中的端倪。人家堂堂一个飞升境的高手,又必要舍生忘死的来污蔑的天一门吗?更何况,天一门干某些勾当非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修仙界还有谁不明白。当然,明白归明白,只是谁又敢说什么?如今仙道大兴,天一门强势,任何邪魔外道都被死死压制,凡是跟魔道扯上关系的,基本只有一个下场……不得好死!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麻衣男子的回答,只可惜,对方似乎根本就没打算跟天一门讲道理,而是一脸沉静的看着上空。

    “散仙?仙器?想必这就是天一门最大的依仗了吧……”

    闻得麻衣男子喃喃自语,玄清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于是不耐烦的道:“既然阁下说不出理由来,那就修怪我天一门替天行道了。”

    玄清正要出手,麻衣男子冷冷瞥了瞥对方道:“好一个替天行道,你们真以为,自己是天?自己是道?无知又可笑!”

    “你……”

    “生死转,轮回灭,仙道茫茫何处去,三灾九劫问天心,朝暮白发丝丝尽,修得长生几人归……”

    随着麻衣男子开口诵念,一股决绝苍凉的气息透体而出,弥漫整个天地。

    “魔徒,你……你想要干什么?!”

    玄清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心惊跳,立即御使灵器砸了过去。

    “蓬!”

    气浪激,席卷天地。

    麻衣男子骤然爆发出滔天威势,直接将束缚自己的巨手生生化开。

    灵器反噬,玄青内腑震,他顾不得检查自己的伤势,一脸惊骇的看着对方:“你……你隐藏了修为!?”

    “没错!我是隐藏了维修……”

    麻衣男子点了点头,淡漠的神透着一丝悲伤与苍凉:“我不惜自毁面容混入此地,还刻意惊动散仙,你以为我想做什么?我就要灭你天一门的根基,让你们天一门为自己造下的孽,还一个报应……”

    “狂逆之辈!定要你形神俱灭。”

    四大长老爆怒不已,数千弟子各自祭出法宝灵器,想要上前拼命,不料一道气浪袭来,将他们狠狠打翻在地。

    裂缝中的散仙回过神来,再次幻化出一只大手,毫不留的压向麻衣男子,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地之间传来阵阵异动,令得散仙停了下来。

    “轰!”

    “轰隆——”

    天空中雷霆闪灭,方圆百里之内顿时黑云笼罩,一种纯粹毁灭的力量在天空中酝酿。

    “那……那是什么?!”

    “不好!天劫!是天劫,那人想要在这度劫!”

    “什么?!”

    下方群修先是一惊,随即露出恐惧之色。

    天劫,十度九灭,天罚之劫,这是修仙之人永远都摆脱不了的梦魇。

    相比群修的惊恐,上方那位散仙倒是显得非常镇定,对于天劫他自然不会陌生,毕竟他的便是毁于天劫之下。只不过,天劫也有三六九等之分,在修仙界,有三九二十七道雷劫、六九五十四道雷劫、九九八十一道雷劫,其威力天差地远。

    一般来讲,修仙之人炼化灵气,寻求长生,乃是与天争运、逆天而行,因此才会降下天劫张显天威。那些功德之士受天庇佑,通常只会降下三九天劫,意在接引成道,而罪孽深重之辈则降下九九天劫,将其泯灭,至于无德无孽之人,以六九之劫考验其心。

    ……

    “不过是区区三九天劫罢了,就想坏我天一门的根基,简直痴心妄想!”

    散仙冷冷一笑,正准备下手将麻衣男子灭杀,谁知变数又起!

    只见麻衣男子翻手招出一个黑色葫芦,其内渗出一股浓浓的邪之气。

    看到这里,众人总算明白对方想要做什么了。冤孽越重,天劫越重,那麻衣男子应该是有德之士,但是为了加重天劫,于是将收集来的邪之物放出。

    如此疯狂的举动,在修仙界中从未有过。

    可惜,明明能够度劫成仙,偏偏最后走上绝路,要知道,九九天劫之下,万物生灵都要灰飞湮灭,连转世轮回的机会都没有。

    “疯了,他疯了!”

    “跑!快跑——”

    “完了!”

    ……

    群修惊骇绝,使出浑解数想要逃离此地,奈何天威之下,连动动手指都很困难,更别御空而行,不少修仙者已经感到绝望。

    “天劫之下,苍生尽消……你们,就与我一起下地狱吧!”

    麻衣男子神色淡定,可眼中尽显疯狂之色:“玄清老贼,你不是问我是谁吗?我这便告诉你,我乃玄乙门弟子白沐尘,而我师尊便是玄乙门掌教白妙子……当年你天一门窥视我玄乙门的灵山宝地,诬陷我师尊勾结魔道,将他残忍杀害,你们可想过会有今天?”

    “因果循环、报应不爽,你们记住,这就是报应!”

    “轰隆!”

    雷劫降下,万物沉寂。

    “师尊……对不起……”

    麻衣男子缓缓闭上双眼,强忍多年的眼泪划过脸庞。

    这一刻,他笑了。

    了却红尘外事,从此无恨亦无怨。

    ……

    只要输入-.69zw.-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仙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