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仙炼红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北辰尔玉 书名:仙印
    序章仙炼红尘

    浩瀚神州,历史悠久,修仙之说源于古老,鬼神之言真假莫笑。勿论,各人心中自有信仰,无与对错,故有仙魔鬼神流传于世。

    然而,苍茫岁月,风起云涌,穹荒至劫,万物受难,文化传承十去七八,唯三两道尔传于后人。

    生老病死,人之常,求之不得。

    天地运转,乾坤有序,逆之其劳。

    因果循环,轮回不息,复之亦苦。

    ……

    ————————————

    东南有山,仙境无名。

    峰峦如莲,云雾缭绕,彩雀齐鸣,霞光漫天。

    千奇百怪的石林,郁郁苍苍的草木,五光十色的花丛,映照着无限生机。

    山坳间,飞瀑直下,仿佛九天银河倾泄碧潭之中,激起层层波澜。

    “噗嗤——”

    碧浪翻涌,一道白色的出水面,围绕着瀑布盘旋升起……灵巧飘逸,宛若仙舞,最后悬于瀑布上方。定眼看去,却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

    此人着一袭轻柔的白衣,乌黑的螺髻飘垂腰间,负手而立,神恬静坦然,深邃眼眸专注而纯洁,给人一种淡定出尘的清雅之感。

    ……

    微微酝酿片刻,男子挽起双手轻轻一震,指间瞬间变幻为十二个印诀,或重或叠、亦拆亦合,转化不断……只见一道道光韵环绕男子全,犹如十二朵花瓣争先绽放。

    随即,一缕缕细微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

    一转……十转……百转……

    灵气越聚越多,光韵越来越亮,男子指尖荧荧闪烁,渐渐形成一只拳头大小的光团,其内白粼闪耀,发出“滋滋”淬响,不难想象其中蕴涵着巨大的能量。

    “寒星诀!”

    一声轻斥,男子手诀再变,指间灵气凝成剑型,猛地向碧潭,没入水中……

    “嗤滋——”

    寒意席卷,眨眼之间将整座潭水化为冰面,并蔓延至瀑布顶端,凝成一座巨大的冰雕,虽不见华美,但是无比雄奇!

    “看来今天的状态很不错,这半寒星诀……终于成功了!”

    男子满脸欣喜,白晰的面颊在霞光的照耀下透着淡淡的红韵,更显俊逸。

    ……

    “大师兄,大师兄……”

    远处传来一阵清朗的叫喊,巨大的“冰雕”顿时化开,激起一阵猛烈的水花……猝防不及,男子竟被淋湿了一

    人影渐近,一个胖乎乎的小童子背着药篮跑来。看他气喘吁吁、大汗不止的模样,想必平常便是疲懒之人。

    见有人来,男子甩去发上的水珠,爽朗的笑了笑:“小元子,我不是与你说过么,平时叫我沐尘师兄就好,同为玄乙弟子,哪有什么大小之分。”说着,人已落在潭边。

    “不让我叫你大师兄,那你还叫我小元子?”药童暗自诽腹,眼珠子一转,岔开话题道:“沐尘师兄,我刚打理好药田,要不要一同回去?”

    “一同回去?”沐尘笑意更深:“你这小家伙,是不是又想偷懒,好让我带你一程?”

    “哪……哪有嘛!”

    被人说破心中所想,药童尴尬的挠了挠头,强辩道:“我是看师兄好久都没回去了,所以才问的,我哪有师兄说的那样疲懒。”

    沐尘征了怔,伸出左手掐指算了算,暗忖:“是啊!自己在后山已经待了半年有余,在过几便是我玄乙门祭祖典礼……是应该回去问候师尊他老人家了。”

    “走吧!我们一同回去……”

    沐尘衣袖一卷,将药童带到旁,正待二人想要动离开之时,一道流光划过天际,直落在沐尘面前,却是一名鹤发苍颜的青袍老者。

    老者手执拂尘,举止飘逸,周灵气环绕,神仙之资亦不过如此,他正是「玄乙门」这一代的掌教之尊,道号白妙子。

    一见来人,药童连忙上前行礼:“一元拜见掌门师尊。”

    沐尘喜而跪地,对着老者叩首道:“沐尘拜见师尊……”

    “好好好,你们都起来吧。”

    微微一笑,白妙子挥手托起二人,然后向着药童道:“你先回去,我与你师兄有话要说。”

    “弟子遵命。”

    药童吐了吐舌头,背着药篮直径朝着山道而去。

    ……

    “坐下说话。”

    白妙子就地而坐,神温和道:“沐尘,你可记得自己在玄乙门有多少年了?”

    沐尘盘膝相对,恭声道:“回禀师尊,弟子记得山门中那株仙茶树每十年一枯荣,如今已有十个轮回,如此算来,沐尘被师尊收养至今,已过去百年时光。”

    “百年时光……”

    白妙子轻轻点了点头,脸上满是缅怀之色道:“是啊!修仙无岁月,红尘一眨眼,在我们这些人的眼中,百年时光只不过十茶之枯荣而已。”

    沐尘闻得师尊语气有些不对,笑容随之淡去:“师尊可有心事?”

    遥望远处,白妙子避而不答,转开话题道:“沐尘,百年之间你便跨入天人之境,与为师并肩,如此资质,放眼整个修真界,也算得上等,只可惜……”

    顿了顿,白妙子叹息道:“你资质虽好,奈何我玄乙门却没有上乘的法诀供你修炼,白白误了你的仙途,为师惭愧啊!”

    上古时期,仙魔妖佛相互争斗,战乱波及整个天地,导致无数仙门毁于一旦……皆因法诀不全,又有许多仙门就此没落,而「玄乙门」正是其中之一,空有若大的灵地,却无一完整的修炼法诀,如今只有不到百名弟子,可谓是传承难续。

    听到老着之言,沐尘目光中闪过一抹黯然之色:“师尊此番话,是否想要我离开玄乙门,然后另投他处,做那望恩负义之人?”

    “这……话也不能这么说。”

    白妙子苦笑不已,与一个聪明的人谈话,确实要简单许多,可是压力同样不小。

    沐尘子微微一颤,不由把头底下:“师尊,沐尘本是一孤儿,在战乱之中被您抱回玄乙门,现在已过百年时光,沐尘早把这里看作自己的家,您让我如何离开?仙道岂是无?若是无,何以成道?弟子此生此世,只认玄乙,只敬师尊,如果非要选择,沐尘宁愿不修仙途也要留在师尊边!”

    此言字字铿锵,说罢人已跪伏在地,眼中说不清是倔强还是坚持。

    白妙子鼻子一酸,亲手将沐尘托起:“孩子,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百年相处,为师又怎会舍得将你赶走,如果你想留下,这里便永远是你的家。”

    “弟子明白!不知师尊有何打算?”

    沐尘深吸了一口气,心绪渐渐平复下来。

    “孩子,为师看着你长大,自然知道你的……”

    白妙子语气柔和道:“罢了把了,既然你不愿离开,便要背负起玄乙门传承的希望,所以为师决定让你去红尘磨历一番,正好巩固你的心修为,对你以后的提升打下根基。”

    “师尊要我去多久?”

    沐尘并非没有出山的经验,可红尘历练不比一般的探险寻宝,需要自封修为洗炼心神,稍有不慎便会永堕轮回之苦。而且,沐尘从未见到过师尊如此沉重,眼中甚至掩藏着淡淡的忧伤与无奈。只不过,白妙子不说,沐尘也没有多问,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尊重!

    “山门的仙茶树既然十年一轮回,那你就十年后返回师门吧!”

    “十年?十年……只是十年而已,不过养丹之间。这次历练,就当养心便是。”

    想道此处,沐尘放心不少,十年时间对修仙之人来说,确实算不了什么。

    见沐尘应下,白妙子面容舒缓不少。接着,他将左手那只青色的玉环退下,放在对方手上道:“孩子,我玄乙门没落至今,已无上好的法宝留存,此物「九环」,乃是我玄乙门历代掌教之信物,攻防之时幻化九轮,比之上品灵器都要好用得多。你在红尘历练,自封修为,祸福难料,此物正好给你防之用……”

    认真想了想,沐尘亦不推迟,恭敬的接到手中,叩头执礼。他知道,自己承接的不是一件法宝,而是一份责任。从今以后,自己便肩负着「玄乙门」的兴衰荣辱。

    看着弟子的神,白妙子甚是欣慰,翻手取出一物道:“孩子,此物乃是一件古老的残片,为师偶然得之,也一并传与你吧。”

    “谢谢师尊。”

    沐尘接过此物,却是一只薄薄的玉片,两指半宽,三寸来长,黯淡无光,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这是白妙子所赠之物,沐尘自是小心存放。

    做完这一切,白妙子微微点头:“好孩子,去与你那几位师叔道个别吧!”

    道别……人到别离心似留,离别才道愁上愁。

    沐尘伤感的笑了笑,忽然道:“师尊,红尘之人皆有姓氏,沐尘乃是师尊收养,此番红尘历练便随师尊之姓,还望师尊恩准。”

    “随我姓?白,沐尘……”

    白妙子心神一震,随即大笑道:“好好好,以后你便叫白沐尘!白沐尘……”

    “白沐尘谢过师尊!”

    沐尘跪于地上,激动不能自已。

    白妙子缓缓而笑道:“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孩子,红尘乃是万丈深渊,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为师送你这三言,望你能时刻记之。”

    有的时候,关只是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句提醒……白妙子明白,沐尘更是明白。

    “弟子铭记,师尊……您保重!”

    重重磕完三个响头,沐尘一声长啸腾入空中,双脚踏风而去。

    遥望前方,是一片无限宽广的天际。

    ……

    白云悠悠千载过,山间清泉石上流。

    笑忘红尘映无限,乘风直向天外天。

    ……

    ————————————

    (序章完。)

    只要输入-.69zw.-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重要声明:小说《仙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