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暗退

    “哧哧哧……”

    水箭与李知秋的影相撞,发出一阵阵水泼地面的嗤嗤声,形成一道厚厚的水幕。

    不过片刻,一道影快速穿过那浓重的水雾,速度丝毫不变,出现在中年道士旁。

    “呃。”

    见到对方如此轻易地破了自己的道法,中年道士明显一愣,但是长久以来养成的应变力让他快速在前凝成一道厚厚的土黄sè屏障。

    基本土系道法,山固术。

    “噗。”

    拳头穿透土黄sè壁墙,击打在那淡蓝sè的光罩之上,李知秋的手上金光闪现,淡蓝sè的光罩无声无息的消失,化作一道灵力流入他的体。

    貌似,还不错。

    李知秋感慨一下,单脚在空中一踏,发出一声类似音爆的响声,借着先前击打中年道士留有的反作用力,形再闪,出现在另一位金丹期修士面前。

    “呼…”

    还没等中年道士反应过来,他便见到一个拳头在眼前放大,继而形不由自主地往后飞去,耳边只有强劲的风吹声,浑上下竟然有些隐隐作痛。

    怎么可能…

    中年道士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他没想到自己的护法器和山固术竟是如此地不堪一击,或者说连对方的一次攻击都挡不下来。

    与中年道士一样,一位着金甲的青年修士面前的两层金sè护罩根本没有多大抵抗力,便在李知秋的拳下破碎开来,影被击打飞去。

    不过与中年道士不同的是,金甲修士在被击飞的瞬间,也已控制着飞回的法宝对李知秋发出了攻击。

    带着一抹血sè的丈长金枪飞行之时不时发出阵阵呼啸,仿佛突破了空气阻力一般,其速度之快令人咂舌,根本容不得李知秋闪避。

    “给我破。”

    面对突飞而来的金枪,在空中的李知秋灵活xìng不足,来不及躲避,也不想躲避,双臂带着强烈的劲风迎面而上。

    “哼。”

    不同于站在地面上,无从借力的李知秋被金枪强大的冲击力击飞而去,让几位心有余悸的金丹期修士心中一喜。

    修士唯有到了金丹期,才可以不借助法宝之力,凌空而立。

    李知秋的修为不过结丹期,即便是借助法宝之力,也无法做到在空中行动自如,何况他现在根本没有使用法宝。

    可惜,事的发展注定要让他们失望了。

    借着金枪带来的强大冲力,并没有受太大伤的李知秋快速出现在另一位白须修士的面前,一拳带起强烈的风声砸了过去。

    毫无意外地,白须修士前的两层青sè护罩应声而破,但是一座青sè塔形法宝却将他的拳头阻挡开来。

    赫然是白须修士及时召回的本命法宝,青木塔。

    “嗡。”

    造型jīng致古朴的玲珑小塔滴溜溜地转动着,散发出青sè的光芒,将李知秋的拳头阻挡在外。

    在这一刻,相继有数件法宝朝李知秋飞去,其中更是有一个高逾数丈的金sè大印,带着强大的威势从上方欺压而下。

    不得不说,几位金丹期散修的反应极为迅速,在短短时间内便发现了对付李知秋的方法。

    “哼。”

    被塔形法宝一挡,眼观四方的李知秋没有任何停留,借着冲击力改变了方向,朝一件斧形法宝迎娶。

    头上的金sè大印和另一件环状法宝,李知秋都能感觉到上面带着一股束缚之力,对于在空中无从借力的他来说,一旦被这两种法宝缠上,后果不堪设想。斧形法宝上面带着的锋锐之力虽然在诸多法宝中名列前茅,但是强横的李知秋夷然不惧,先前又不是没有交手过,他此时最不怕的,就是硬碰硬。

    “叮。”

    右拳和斧形法宝交击一次后,李知秋的形丝毫没有停留,突破金sè大印的束缚之力,瞬间出现在一位穿金sè长衫的青年男子面前。

    他,便是金sè大印的主人。

    没有什么废话,李知秋的拳头挥起,带着强烈的劲风突破了对方面前的数道防御,顺便吸收了一点灵力补充损耗的神力。

    “砰。”

    结实入的感觉传来,李知秋形没有停留,再次倒飞而起,朝另一位着朴素的道人飞去。

    在李知秋倒飞而走之时,金sè长衫男子的影也随之极速飞向地面,所幸他的那件金印法宝及时接住了他,但是他脸上依然可见一个明显的红sè拳印。右脸颊微微有些凸起,饶是以金丹期修为的恢复能力,一时之间也无法消除。

    有了神魂结晶,李知秋才真正体会到灵力无忧的幸福。

    不管是法宝之力、他人的灵力还是太阳之力,神魂结晶都会转化为李知秋最需要的神力或是灵力,只要不像先前那样强力催发九州鼎,普通况下都无需担忧

    只不过,没有金丹期的滞空之力,依然是李知秋的短板。虽然他的速度无比迅捷,但是方向变化依旧无法做到自如,只能在和法宝交击时调整自己的飞行方向。

    但,这修仙界中,在力量的掌控上,无人能出僵尸一族左右。

    每每和法宝对碰之时,李知秋的拳头都会不自觉地微调一下,让反冲之力能将他的形对准其余的金丹期修士,几乎没有什么偏差。

    一时间,李知秋的形在空中快速闪动,留下一排排残影,数件法宝竟然毫无建功。

    在地面上观看的散修们还没从李知秋以试法宝的震撼中回过神来,便再次睁大了双眼,看着一个滞空能力不强的结丹期修士追打着金丹期修士的场面,而那些拥有凌空之力的金丹期修士毫无抵抗之力。

    “走。”

    一挥衣袖,澜风真人转带着青城门下数百弟子离开了黄山山脉,临走之时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在那空中闪烁的影。

    想不到那一族人竟会有如此新人,差点都让他们看走了眼,再留下去,惹出了对方的老家伙,那就不好看了。

    与此同时,为老牌七大派的百草、天山两派弟子随之离开,毫不拖沓。

    “宗主,青城、百草、天山三派已走,没有一个弟子停留。”

    “我等也回宗门。”

    听到麾下弟子的禀报,岳如真人抬头看了看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再看看三派远处的影,径直下了一道命令。

    为新晋七大派不到百年的巴蜀剑宗,他们不仅仅因为偶得仙缘而跻大派之列,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宗主都是审时度势之辈,否则巴蜀剑宗早已淹没在茫茫修仙界中。

    在巴蜀剑宗离开之后,七大派中剩余的凌云、武当、峨眉三派随后离开。能在这竞争残酷的修仙界中占有一席之地,七大派的掌门都不是易于之辈,绝不会因为一时的得失而置门派的未来于不顾。

    何况他们没有立即离开黄山,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思,毕竟他们与散修不同,没有十足的把握绝对不会轻易得罪积威数千年的两道。

    而七大派的离开,也带走了附属其下的不少中小门派,惊愕的散修们不会发现,周围已然少了不少修士。

    “没意思。”

    看着一批批修士离开,俊逸青年喝了口手中的美酒,淡淡地说了一句。

    “这不是很好,省得脏了你我的手。”

    “行行行,不过,接下来这些人,就都别走了。黑一、黑九……”

    面对岳姓男子的妇人之仁,俊逸青年无奈地应了下来,眼神却是冰冷一片,转头吩咐了一句。

    “诺。”(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僵尸修仙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