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五章 心蛊

    “谁?”

    耳边蓦然响起人声,年轻人戒备地看向来者。.

    “无故伤害凡人,想来你的长辈应该教过你道盟的规则。”

    看着脸上犹有稚气的少年,李知秋眼神颇为冷冽。他知道为何道盟成员会将这个任务拖到现在,事关苗疆**,不由得那些底层**不慎重。

    “什么道盟?你到底是谁?”

    并没有想象中的惧怕,年轻人手上浮现出一只金色的小昆虫,脸上满是警惕。

    “召回心蛊,回苗疆自省,我可不追究此事。”

    听对方的模样不像撒谎,李知秋皱了皱眉,不会是从苗疆族中逃出来的吧。

    “哼,想让我召回宝宝,妄想。”

    很是不爽对方的口气,还有那居高临下的姿态,年轻人冷哼一声,手上的金色昆虫急速飞向对方。

    见到飞来的金色昆虫,了解过蛊虫的李知秋不敢大意,手上包裹着白色光华,一拳挥了过去。

    “噗。”

    一声清脆的交响,金色昆虫竟然穿过李知秋手上的白色灵气,钻向手心。

    “哼。”

    短暂的惊讶过后,李知秋化拳为掌,抓住了那只金色昆虫。

    “嗡嗡嗡…”

    发出一阵阵翅膀挥动的声音,金色昆虫想要继续钻向李知秋的皮之中,却发现撞到了一层阻碍。

    早就知道苗疆蛊虫对灵力有克制作用,李知秋怎么会没防着对方,他特地调用了禹鼎的愿力,没成想还真有用。当然,他也有两手准备,若是愿力阻挡不了蛊虫,便用禹鼎收了它,李知秋可不相信小小的蛊虫能威胁到传承数千载的重器。

    将金色昆虫握在手心,李知秋才看清它的真面目,竟然是一只金色的**蜂,细细一看还能看出那尖尖的针刺,倒是有几分可

    “什么?”

    没想到无往不利的宝贝竟然失利,年轻人吃了一惊,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一只古朴的葫芦出现在他的手中。

    打开葫芦盖,在年轻人的低声念叨中,一点点金光从葫芦口飞出,发出刺耳的嗡嗡声飞向李知秋,在空中汇成一道金色的通道。

    “有点意思。”

    有了克制蛊虫的方法,李知秋对于飞来的蛊虫丝毫不惧。

    “叮叮叮…”

    一阵密密麻麻的撞击声响起,李知秋的体四周浮现出一个金色的护罩,隐隐像一个铜鼎的模样,金点撞在上面纷纷被弹了开来。

    “有点意思。”

    看到自己的宝贝们没有建功,年轻人丝毫没有慌张之色,口中念动法诀,控制着宝贝们继续寻找对方的破绽。

    “还硬。”

    手上抓了一把金色**蜂,李知秋用力一捏,刺耳的摩擦声响起,结果倒是颇为让人意外。这些金色**蜂竟然比钢铁还硬,在李知秋的力道之下毫发无损,还不时发出一股股庞大的撞击力。

    “嗡嗡…”

    很快,一只只金色**蜂挣脱开李知秋的手掌,再次朝他上的金色护罩撞去。

    面对坚如磐石蛊虫,李知秋一时间没有好的办法,只能不停地挥掌击去,但是效果并不好。往往李知秋刚抓了一把蛊虫,那些蛊虫见钻不进手心,便猛烈挣扎,不过片刻就从手掌中飞出。

    “看你能坚持多久。”

    见自己的宝贝攻击没有任何效果,年轻人知道对方上的那层金色光罩有些古怪。只是对于自己蛊虫有着充分信心的他毫不气馁,不断驾驭着他的宝贝们持续攻击,手上的葫芦中更是不停飞出金色光点汇入攻击大阵之中,他就不信对方能支持多久。

    一时间,李知秋的形便被密麻的金色光点所覆盖,一些金色**蜂还直接趴到了金色光罩上,想要啃掉这层碍人的东西。

    “喝。”

    发觉这些蛊虫开始啃食光罩,李知秋低喝一声,上的金色光罩猛然一涨。

    “当。”

    一声仿若钟磬般的响声传出,金色光点纷纷震飞出去。

    形一闪,李知秋手中握着年轻人的脖子提了起来:“还斗吗?”

    年轻人的实力只在炼气期顶峰,对于李知秋的武力根本没有多大的抵抗力,苗疆一族的实力大部分都体现在蛊虫的威力之上。

    “废话。”

    模糊地说出一句,年轻人脸上浮现出乖扈之色,心神控制着蛊虫再次朝李知秋扑去。

    “你不怕死?”

    没想到对方还真硬气,李知秋手上不觉加大了点力道,空余的左手往后一挥,一道金色的光墙凭空出现,将那数不清的金色**蜂阻隔在外。

    “苗疆还有怕死的族人。”

    被对方如此控制,仿佛受到无比屈辱的年轻人沉闷地说出一句,丝毫没有因为生命受到威胁而有所屈服。

    苗疆人有苗疆人的骄傲,宁死不屈。

    “有点骨气。”

    这小子的反应倒是出乎李知秋的意料,不过他可不会手软,左手上方浮现一只小鼎。

    “嗖。”

    短促的声音响起,小鼎滴溜溜地一转,发出一股庞大的吸力,将周围的金色**蜂全部吸入其中。

    吸空所有蛊虫之后,小鼎重新没入李知秋的手心之中,犹如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现在如何?”

    撤去上的金色光罩,李知秋的右手一松,笑着对年轻人说道。没有了蛊虫的威胁,对方炼气期的修为根本就不足为惧。

    “咳咳咳…”

    一落地,年轻人就捂着自己的脖子咳嗽起来,继而一脸惊惧地看向对方,他的蛊虫竟然被收走了。

    做为苗疆一族新生代中最优秀的传人,芈迁凭借着自己培养的金蜂击败了所有同龄人,被族中长老誉为复兴苗疆的希望,不让他的自信心无比膨胀,自认为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只是芈迁每每被夸赞得很是得意之时,他的父亲都会严厉地教训他,甚至在之后训练得越发严格,让芈迁很是不满。

    可惜他的父亲乃是苗疆一族的族长,长老们对此也无能为力,常年的积威也让芈迁不敢反抗,但是心里已经有了异样的想法。

    好不容易,芈迁趁着父亲和长老们外出之际,偷偷溜了出来,没成想这么快就遇到了一个克星。

    “把我的宝贝还给我。”

    一阵惊愕之后,芈迁对着李知秋喊了一句,那些金蜂可都是他的命根子。只不过他的言语间带着淡淡的倨傲,为苗僵一族未来的族长,实力更是冠绝族中新生一代,芈迁向来都是以此说话。

    “撤去心蛊。”

    没有理会对方的话,李知秋沉声说了一句。

    苗疆一族的心蛊乃是不传之秘,想要撤去心蛊,必然要施术者主动撤除。当然,还有一种方法,那就是灭了施术者,不过李知秋可不想就此和苗疆一族交恶。

    自秋而始,苗疆一族传承数千载不绝,加之修行法门另辟蹊径,乃是除两道七派外最大的修行势力,这也是为何道盟**不接这个任务的原因。而李知秋看对方的金色蛊虫,略微有过了解的他知道这小子在苗疆一族中的地位不低,若是做得太过分,凭白得罪一大势力,他在修仙界可是毫无根基,谁知道正一道会不会力他。

    “不可能。”

    坚定地说了三个字,芈迁把脸转向一旁。

    “伤人姓命,岂是正派修士所为,难道苗疆一族已经沦为胡作非为之辈。”

    看出对方骨子里的桀骜,李知秋笑着刺激了对方一句。

    “不准你侮辱我苗疆一族。”

    听到对方将自己归为邪派,芈迁立即反驳道,神色间满是气愤。

    “根据道盟规定,无故害人姓命者,为邪修。”

    见对方一副小孩子的模样,李知秋循循善地引导话题。

    “哼,我苗疆一族行事,什么时候轮到什么个道盟来管。”

    在族中之时,芈迁受万人崇拜,普通凡人看到他更是行跪拜大礼,让他眼高一等,什么时候受到过拘束,何况他从未听说过道盟。在芈迁的印象中,天下之间,除了父亲和长老们忌惮的两道七派,其余根本不足为虑。

    “以前没人管你,现在有了。”

    面对这样一看就涉世未深的少年,李知秋有些头疼起来,他心里已经认定对方是偷跑出来的,不然不可能不了解世俗的规矩。而见对方的态度,明显被人宠坏了,份必然不低,一旦处理不好,麻烦就要上了。

    “把我的宝贝还来。”

    经过刚才的交锋,芈迁知道对方的实力不弱,但是他可不认为自己输了。要不是他的心蛊不在旁,也不会被对方钻了空子。

    “撤去心蛊。”

    根本就不在意对方的态度,李知秋重复地说了一句。

    “不可能,我的小宝宝正在进食。”

    看对方不为所动,芈迁不由说出了原因。

    “进食?”

    眼中寒光一闪,李知秋盯着对方略显稚嫩的脸看了片刻,强忍住教训对方的冲动。

    蛊虫进食,乃是吸食人体的精气,完全是透支人的生命。可想而知一个普通的凡人被蛊虫中的上位心蛊所侵,其造成的伤害有多大,更别说像张菁这样体并不健壮的女子。即便生命得以保全,张菁的体也会受到巨大的损害。

    “能成为小宝宝的食物,是那个凡人女子的福气。”

    为苗疆一族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芈迁的心智自然不弱,一下子就看出了对方的想法,傲然地说出一句。在苗疆之时,有多少凡人争抢着要当他小宝宝的食物,他能看上那个姿色不错的女子下蛊,完全是对方的福气。

    “撤去心蛊。”

    手心浮现出一阵白光,李知秋沉声重复一句,眼神冷冽地看向对方。(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僵尸修仙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