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破腹

    “噗。”

    光刃击中红管子,并没有将它切断,只在上面留下一个浅浅的划痕,让李知秋吃惊不小。

    这妖兽的体魄也太强悍了,竟然能锻炼到如此地步,连内脏也已经不逊色于体表,简直就是骇人听闻。难怪美女娘子说让他见到同等级的妖兽就退避三舍,根本就不是同一层次的修士可以抗衡的。

    “吼。”

    虽然肠子只是受到了攻击,也没有任何破损的痕迹,但是那种疼痛却是直接传入心中,让黑星忍不住发出一声吼叫。

    十指尚且连心,何况是与心脏连接更为密切的肠道。

    只可惜它只有金丹期的修为,灵识和**的联系依然十分紧密,根本无法灵魂出窍,去阻止对方的动作。

    “还没结束呢。”

    听到黑猩猩的嚎叫,李知秋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双手上方凝聚出两道光刃。

    “噗,噗。”

    两声清脆的交击声几乎在同时之间响起,在两条红色管子上面留下浅浅的划痕。

    手中的光刃不停地击打在那一根根红管子上,听着大猩猩的吼叫声在耳边回,李知秋的眼神逐渐变得平静无波。

    至于那些细一点的红管子,李知秋并没有去动,他要等待最合适的时机,给对方来个致命一击。

    “即便你是僵神一族,我也不会放过你。我倒要看看,僵神一族是否不死之。”

    疼痛让愤怒中的黑星越发疯狂,它将那心中对僵神一族的恐惧抛却,大嘴一张,整个空间里的血色红云被它吞入腹中。

    僵神一族威名震慑妖界数千年,其族人怎么会是修为如此弱小的小家伙。也许是僵神一族已然没落,也许是它们的老祖宗被僵神一族吓怕了,也许它把这个小家伙彻底抹杀干净,僵神一族也不会发现什么,也许……

    心思千转百回间,黑星的意念逐渐坚定下来,事已至此,已然没有了回转的余地。

    一切的一切,只有杀了对方,它才有活命的机会,才不会连累到它的族人。

    “临。”

    正要引动天雷符,解除僵尸之状态的李知秋便发现头顶上方猛然涌进一股红色雾气,连忙拿出一张红色灵符,在体表形成一个红色光罩。

    “呃哈哈哈,呃哈哈哈……”

    红色雾气落在那柔软的地面上,化作一个个手持刀兵的红色骷髅,发出渗人的笑声,向李知秋冲去。

    甚至有好几个红骷髅幻化在李知秋的旁,它们手上的兵器毫不客气地砍向李知秋。

    “砰。”

    几乎没有什么反应的时间,几把散发着红光的长刀便砍在了李知秋的上,让他体表的红色光罩晃了起来。

    眼看护罩撑不了几下,李知秋手上现出一张紫色灵符:“前。”

    在紫色灵符催动之后,李知秋的体瞬间爆发出一阵无比强烈的金光,布满了整个空间,那些红色骷髅被金光一照,如阳白雪一般消失无踪。

    化解了眼前的危机,李知秋脸上没有任何喜色,因为他看到那些骷髅虽然消散,却化作红色雾气依旧飘散在空中,上方更是源源不断地涌进红色雾气。

    “天雷,诛邪。”

    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有了化解他攻击的办法,李知秋只能将计划提前,在对方的肚子中引动了天雷符。

    体内最后一点灵力引动天雷符之后,李知秋化为僵尸之,等待着接下来的战斗。

    “兹拉。”

    一声刺耳的穿透声响起,凭空出现一道金色的闪电,击向那一条条红色的大管子,还有那些密密麻麻的小管子。

    “噗噗噗…”

    清脆的断裂声响起,在天雷的攻击下,那些坚不可摧的红管子瞬间被击成两截,一些密集的小管子更是在天雷下化为粉末。

    红管子断裂,里面流出红色的液体,尤其是那些小一点的红管子,里面的红色液体更是极其之多。

    一时间,红色的液体如天河之水般,从上方倒灌而下,在宽阔的空间里瞬间形成一个红色的小湖。。

    虽然妖兽以炼体为主,然则体内的器官依旧不可能炼得比体表坚硬,尤其是最为脆弱的血管和肠子。

    “吼吼吼……”

    肠子和血管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黑星只觉得腹中传来一阵阵透彻心扉的剧痛,让它忍不住跪倒在地,捂着肚子发出阵阵嚎叫,双眼更是流下硕大的泪珠,那只毁掉的眼睛旁边满是红色的血泪。

    “呃哈哈哈,呃哈哈哈,呃哈哈哈……”

    被击散不久,红色雾气重新化为一个个骷髅,只不过它们这次没有继续攻击李知秋,而是兴奋地在那红色液体形成的小湖中游,不时发出阵阵渗人的欢呼声。

    毫无意外,被那些红色液体扑到的李知秋发现上的红色护罩在‘兹兹’声中溶解,吓得他立马跳了起来。

    可惜整个空间里都已经被红色的血液覆盖,李知秋躲无可躲,在红色护罩消失之后,整个人被红色血液浸透。

    几乎在一息之间,上的衣服便全部被溶解干净,浑**的李知秋立马让僵尸之力运转全,准备抵抗红色液体的腐蚀。

    一阵无比强烈的剧痛传进他的心中,让李知秋的獠牙瞬间增长了一倍,略显苍白的脸色变得无比狰狞。

    突然间,一颗黑色棋子凭空出现,破碎开来,化作一丝丝血红色的光芒渗透进李知秋的体。

    正是那曰下棋之后,那位岳姓男子送给他的礼物,李知秋把它随放在口袋里,没想到此时却冒了出来。

    福至心灵,李知秋没有多想,深深吸一口气,将那些血红色光芒加速吸进体。

    在那些血红色光芒入体的那一刻,李知秋只觉得那种被腐蚀的剧痛稍稍缓解,却重新有一种让人难以言语的搔痛传遍浑上下。

    抵挡着疼痛的李知秋没有注意到,他那不着一物的体渐渐发生了变化,一块块金色的鳞片在他上浮现,美丽而又狰狞。

    “唉…真的要让他变成这样?”

    在李知秋面临突变之时,丰华小区外的一座小山上,一个穿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发出一声叹息,正是那颗黑色棋子的所有人。

    “你也不是经历过此等况,何必叹气。”

    一道黑色的影出现在岳姓男子的后,看向远处的丰华小区,平淡地说了一句。

    “青主不是说,他此生非是正途,要等其来生吗?他可是还未形成血珠,怎么突然让他进入二层变?”

    关于这一点,岳姓男子也是疑惑不解。

    “我也不知,只是青主曾言,天机晦暗不定,却渐有明朗之势,乃是帝主觉醒之兆。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他会遇到这只小猴子,提前试验了一番二次变化的感觉。”

    黑色影也无法回答岳姓男子的问题,他对这种况却是乐见其成的。

    “提前试验?怎么,他尚未觉醒?”

    听了对方的话,岳姓男子不免动容。尚未觉醒便可二次变,这是什么样的怪胎啊,他可是知道二次变带来的威力。

    “哼,一只小猴子怎么引动得了帝主的觉醒。青主曾言,非是帝主宝物,绝无法引动帝主觉醒。帝主,只有其自之宝,才有资格唤醒。”

    不屑地哼了一声,黑色影对于那只金丹期中阶的小猴子根本就看不上眼。若不是青主有令,帝主觉醒之前绝不可擅自打扰,他都想一只手拍死那只小猴子。

    “猿族如何处理?”

    没有再纠结那个话题,岳姓男子突然问出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灭族,我们好久没有出来走动,有些人都不知所谓了。是该让那些躁动的家伙安静一下,以免打扰了帝主的觉醒。若是帝主有失,恐怕青主动怒起来,未尝不会灭了妖界。”

    对于这只小猴子的冒犯,黑色影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不知道那些家伙是不是已经忘了青主所立下的规矩。

    一只小猴子都想冒犯他们僵尸一族,简直就是**的挑衅。即便猿族此时有着不下上百的金丹期妖兽,还有几个堪称妖王级别的大成期高手,甚至有一位处在度劫期的老祖宗,但是这一切在黑色影的眼中,不过是浮云。

    杀一儆百,也好让那些蠢蠢动的妖族安静一点,省得影响到帝主的觉醒。要是帝主觉醒被打扰,他可想象不出青主会如何震怒,就是他自己,也会忍不住把那些妖族都给灭了。

    “那个百鬼宗呢?”

    听到对方要将猿族灭族的处理,岳姓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波动,迅即隐没不见。活了这么久,他也见惯了生死,何况他对于那些异类殊无好感。

    “百鬼宗,一个狂妄自大的小宗派罢了。不过他们留着还有些用处,只有修仙界乱起来,帝主未来才可名正言顺地进行清理,省却许多麻烦。”

    说到那个实力比之猿族远甚的百鬼宗,黑色影反而放过了对方,有些东西留着更有好处。

    “老徐,你说帝主能改变这一切吗?”

    没有去接对方的话,岳姓男子反而有些愣神地看向远方的天空。

    “老岳,这些事,青主不是已经说过。只待帝主觉醒,天机明朗,青主必会恳求帝主为我等亲人还魂。即便已经转世为人,青主也会点醒他们的前世今生,与我等共享长生。”

    说到这个事,老徐的声音变得有些激动,如同一个狂的教徒一般。在他心中,青主便是至高无上的神,青主所说的话,他深信不疑,要不然这数千年的煎熬也就成了笑话。

    “但愿如此。”

    并没有老徐那样的狂,岳姓男子只是轻声地低喃一句。(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僵尸修仙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