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报复

    “索罗夫集团前来安平考察之后,安平市的房地产商增加了十五家,其中全国前百强企业三家,土地交易价上涨了150%,开发区周边地价上涨了三倍。按照这样趋势下去,年底的时候,我们安平的房价将突破四千,直追杭城。”

    一连报出几个数字,李知秋清楚地知道任才良的想法,这也是大多数为政者的通病。政绩必然是每一位为政者的首选,对于房价的上涨根本没有彻底的认识,以土地带动经济发展也是不少为政者钟的执政手段,简单有效。

    他和任才良说的问题之中,可没包括即将发威的炒房团,谁知道那些钱多到蛋疼的投资者们会不会看中安平市。虽说他前世的记忆里,炒房团前来安平是08年的事,但是历史早已发生了偏转。

    不过李知秋既然想做了,就不会眼睁睁看着安平市的房价失去控制,不然他心里也是有点小小的不安。用美女娘子的话说,气运这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说不清道不明,但还是有些作用的,他可不想因为自的气运损失掉。

    想一想,李知秋怎么觉着前世被人用天雷劈回重生,完全是因为气运太低的缘故。貌似他前世可没做过什么好事,还真有些道理。

    “会涨这么快吗?”

    听了李知秋的分析,任才良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不开始沉思起来。

    对于男孩的话,任才良没有任何怀疑。

    他虽没有太过关注,却也知道之前安平市的不少地块都被辉尚集团收入囊中,如今已经转移到各大房地产商手里。只是任才良没有想到,安平市的房价会变化如此之大,若是在一年之内上涨一倍以上,那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安平市的总体工资水平不可能上涨得那么快。到那时候,他这个当家人也有责任,任才良可不想因为单纯的政绩而被百姓戳脊梁骨。

    没有去打扰任才良,李知秋知道对方不会一下子转过弯来,他只能将最坏的结果告诉对方,其余的就要看任才良自己的心姓。

    “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沉思片刻,有些想不通的任才良看向男孩。想不出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任才良便虚心求教,他知道对方提出来,必然会有对策。

    “房价上涨的趋势不可避免,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遏制房价的过快上涨,防止出现房地产泡沫,重蹈南海省的覆辙。”

    李知秋并不担心各大房地产商的进驻,怕的就是那些炒房团。面对数以百亿计的游资,李知秋法力再强也无法改变,人力也有穷时。

    “哦。”

    喝了口茶水,任才良安静地看着男孩,等待下文。

    “方法应从几方面同时着手……”

    将以后十几年间的经验一一托出,李知秋说完之后,不喝了口茶水。

    “嗯,这个我会好好考虑。另外,你觉得我们安平未来的经济发展应该如何?”

    记下李知秋所说的方法,任才良暂且放下这个问题,转而说起安平的发展走向。

    “产业基地。未来几年,制造业必然带来蓬勃发展,安平市完全可以借助这个机会进行产业升级……”

    关于安平市的发展方向,李知秋心里早已有数。二十多年后,那位将共和国带向辉煌的执政者主政安平期间,已然走出了一条康庄大道,那便是发展产业基地。

    安平市有着良好的制造业基础,还有数个国产农机制造厂,只是因为历任的安平领导没有重视,才让农机制造厂纷纷倒闭,生生将安平市的腾飞推迟了数十年。

    毫无疑问,有索罗夫集团的汽车制造产业链,加上农机生产基地,安平市绝对会成为共和国的一颗新星。

    “还有吗?”

    听着李知秋的介绍,任才良的眼睛越发明亮,手上记录的速度越来越快。待到李知秋停下,他还意犹未尽地追问一句。

    “没有了。”

    看着这位大佬激动的模样,李知秋无语地耸了耸肩。

    “咳咳,知秋啊,等你以后大学毕业,来我边好了。”

    发觉自己的失态,任才良咳嗽两声,再次劝了一句。

    根据男孩所讲的理念,任才良相信,安平市必然会迎来蓬勃发展。若是那个农机基地落实,那绝对是天大的政绩,他股下面的位置也会成为炙手可的金娃娃,级别起码往上升几个台阶。

    此时,任才良对于自己抽出时间和男孩见面的决定很是庆幸。这小家伙还真是一个海绵,挤一下都是滋润大地的水分。

    拥有如此优秀的从政理念,男孩不从政简直就是一大损失。任才良觉着,在他的指引下,李知秋绝对可以在政途上书写一篇锦绣文章,其成绩绝对在他之上。

    “算了吧,任叔叔,我可没从政者的城府和心思,也不想做一个政客。”

    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听到这个提议,李知秋毫不心动。他只不过知道点未来的历史,要真是进入政坛,根本就不是那些老狐狸的对手。

    “知秋啊……”

    “爸爸,知秋,可以吃午饭了。”

    正当任才良想要劝说一下,便听到女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他只能匆匆说了一句:“反正你还年轻,好好考虑考虑。”

    等爸爸和李知秋出来,任筠嘟着小嘴说了爸爸几句:“爸爸,你怎么能这样呢,知秋和我一样还是个学生呢……”

    “好好好,爸爸这不是把知秋还给你了吗。”

    在疼的女儿面前,任才良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他倒是乐见女儿和李知秋走在一起,也是他力荐男孩进入政坛的原因之一,能走向高层的从政者都希望有一个合适的接班人,来延续自己的政治生命。

    “哼,知秋本来就不是你的。”

    抱住男孩的手臂,任筠得意地哼了一声,等到楼下才放开,跑去餐厅整理餐具。在宠溺她的父亲面前,任筠可以大胆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在严厉的母亲面前,她却不敢太过放肆。

    “知秋,来,坐这里。”

    走到主位坐下,任才良指着左首边说道。

    “好的。”

    李知秋也没客气,他来这里趁吃趁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知秋,菜不多,别嫌少啊。”

    见到李知秋,柳玥也不再绷着脸,至少露出一丝微笑。她听丈夫提起过,这少年年纪轻轻就鼓捣出了一个上千万的产业,不可谓不优秀,心里的芥蒂少了不少。只是在女儿的早恋问题上,柳玥还保持着谨慎的态度,至少在高中时期要注重学业,等到了大学,她就是想管也管不了了。

    “不了,这些菜已经很丰盛了,色香味俱全,阿姨的手艺可比酒店里的大厨好多了。”

    对于柳玥的善意,李知秋也是笑意以待。

    “来,知秋,多吃点。”

    看到母亲对男孩不再抵触,任筠心里甜蜜不已,不时给男孩夹着菜,让任才良夫妇看着都摇头不已。

    吃完午饭,任才良再和李知秋说了一阵,便赶回了市委大楼。他晚上还要赶到杭城陪同父母一起过年,在走之前要把很多事安置妥当,能抽出时间来在家里呆几个小时,已经很是难得了。

    “知秋…”

    等到李知秋要走,任筠拉着对方的手,撒着不肯放手。今天一别,就要好多天不能见面了,任筠心里很是舍不得。

    “好了,开学就能见面了,过年的时候好好陪陪家人。对了,这块吊坠送给你,就当是给你的新年礼物了。”

    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龙形吊坠,李知秋笑着安慰了一下女孩。说实话,他对可的女孩不心动是假的,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不敢轻易做出承诺。

    “嗯,我一定会把它时刻戴在上,再也不会和上次那样了。”

    接过吊坠,任筠一脸幸福地说道。

    “没事,我先回去了。”

    “知秋,你帮我戴上吧。”

    “…好。”

    亲自给任筠戴上吊坠之后,李知秋正要转离开,却冷不丁一个香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男孩的脸上亲了一下,任筠红着脸跑回屋子,却悄悄在窗户前看着那辆奔驰渐渐远去。

    “噼啪噼啪,噼啪噼啪……”

    新年的钟声敲响,小慧慧拿着长长的香点燃小鞭炮,忙不迭地跑回到妈妈怀里,怯生生地看着那燃烧着的小鞭炮,脸上满是开心的笑容。

    和父亲分工合作,李知秋一一点燃烟花,一声声炮声在空中炸响。

    “桀桀桀……”

    抱着慧慧看天空闪烁着灿烂光华的烟花,李知秋的耳边陡然传来一阵刺耳的笑声,灵识中感应到一股强大的力出现在不远处。

    “爸,妈,我去家看看。”

    “好,儿子,这是红包,大吉大利啊。”

    “谢谢妈。”

    接过母亲递来的红包,李知秋安慰一下小慧慧,转走向老屋。

    在父母等人看不见的角落,李知秋形一闪,出现在一片树林之中,几座孤零零的坟墓坐落其间,即便是漫天的烟火也掩盖不了这里的凄凉。

    “桀桀桀…你这小子害我兄弟,我要让你全家成为我的魅鬼,生生世世受我驱使,永生永世不得超生,桀桀桀……”

    没想到李知秋竟然敢独自过来,黑暗中的声音发出阵阵尖笑,却也听得出那其中的悲伤和仇恨。

    听到这招牌式的笑声,李知秋没有想到百鬼宗的报复来得这么慢,貌似和邪派中人的作风完全不符。

    ------------------------------------------

    求票票,求收藏!!!

    ;

重要声明:小说《僵尸修仙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