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怎么了?

    “李先生,谢谢您,不知道您午饭吃了没?能给我个机会报答您一下吗?”

    经过交谈,对李知秋温和xìng格有点了解的罗玉琼恢复了往rì的从容,微笑着发出了邀请。也许错过这次机会,两人就再无交集了,罗玉琼可不想轻易放弃。

    “要请也是我请美女啊,不知道罗小姐能不能赏脸陪我吃个午饭?”

    左右无事,已经吃过午饭的李知秋也不介意多和美女谈谈人生。

    “我的荣幸,不过李先生能不能等我几分钟,我换衣服。”

    听到李知秋略带调侃的话,罗玉琼也不矫,直接答应了下来。只是想起自己还穿着上班的衣服,罗玉琼不好意思地提了个要求。

    “没问题,能欣赏罗小姐更美的一面,是我的幸运。”

    对于美女的要求,李知秋自然不会拒绝。

    “谢谢李先生。”

    感受着李知秋风趣中带着的关怀,罗玉琼红着脸答谢一句,下车之后快速往大厦里走去。

    没让李知秋等多久,罗玉琼在十分钟后就重新出现在对方面前。

    “罗小姐,看来我是要被你迷住了。”

    看着眼前换了一衣服的美女,李知秋眼中透着浓浓的欣赏。

    一米sè的制服短裙已经换成黑sè连毛衣,下摆仅仅到大腿根下一点,露出黑sè丝袜包裹着的一双美腿,上还了一件黑sè风衣,敞开的前方将美好的上展露无遗。原先戴着发夹的长发也换成了披肩的柔顺长发,xìng感迷人中带着清纯,观感直接上了一大截。

    此时李知秋不得不感慨一句,人靠衣装,果然不错,尤其是女人。

    “谢谢夸奖。”

    被李知秋一夸奖,罗玉琼不羞涩了一下。

    “美女,请。”

    为美女打开车门,李知秋快速走回驾驶位发动汽车。

    没有问对方要带她到哪里去吃,罗玉琼只是轻笑着继续之前的话题,偶尔间发出清脆的笑声,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

    在紫薇大酒店门口停下,李知秋请罗玉琼下来之后,再把车停到停车位上,此时的安平市酒店行业还没有待客泊车的服务。

    不是李知秋不想找更浪漫的地方,而是2003年的安平根没有那么多的咖啡馆、牛排、俱乐部之类的设施,最好的也就这些大酒店了。何况他也只是想和美女聊聊理想,谈谈人生,确实没想着别的。

    “李先生,我敬您一杯。”

    端着盛了半杯红酒的高脚杯,脱下风衣的罗玉琼俏靥如花地说道,紧毛衣被前的高耸撑起一条美丽的弧线。

    “谢谢,不过罗小姐不用这么见外,叫我名字就好。”

    听着一位美女‘您’‘您’地叫着,李知秋可是有些不适应。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李哥。”

    顺竿子往上爬可是她们这些人常用的技巧,罗玉琼也是毫不见外,既然有心,就不会退缩。之前她给李知秋复印份证的时候,可是看到过对方的年龄,已经是二十四了,毕业不过一年的她现在才二十三,叫一声哥很正常,也更容易发展为哥哥。

    “干杯。”

    “干杯。”

    对于罗玉琼的称呼,李知秋默认了下来。虽然他重生之后才不过十六岁,但前世百年的经历足以做对方的祖父了,道盟给他做的份证上标明24岁也没有任何不适。

    一口喝下半杯红酒,罗玉琼脸sè微红地看着对面的年轻男子,越看越是喜欢。

    女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和男人第一眼对上之后,潜意识里便不会排斥对方,还会特意找出对方的好,忽视对方的缺点。

    用某人的话说,女人是一种感xìng生物,男人则是有xìng生物。

    酒是一种奇怪的东西,在它的引导下,两个陌生的男女会很快消除初见的隔阂,瞬间拉近双方的距离,关系进展之快绝对是古今之最。

    “李哥,我再敬你一杯。”

    不知何时,罗玉琼已经做到了李知秋的旁边,吐气如兰地撒着。

    “不能喝了,再喝就要醉了。”

    嘴里是这么说着,李知秋却是豪爽地干了下去,空着的左手也是毫不客气地在那黑丝美腿上滑动着,感受着那美好的触感。

    对于怀灵力的李知秋而言,红酒不过是开胃小菜,根不会有任何问题,只是他表面上却是醉红一片。

    扮猪吃老虎,向来是李知秋的最

    “李哥,来,吃菜。”

    看着李知秋豪爽的模样,罗玉琼的眼神越发明亮,捡起一根青菜送到对方的嘴边,而腿上那只温的手也让她心颤不已。

    之前两人喝了两瓶红酒,这点酒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有些多,但是对酒量不错的罗玉琼而言并没有什么问题。若是这点酒都要趴下,那她也不会保持处子之到现在,早就沦为某些富翁的玩物了。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被对方的手抚过,罗玉琼能感觉到一股暖流从心底流遍全,舒服得差点让她发出呻吟。她想拒绝,却又舍不得,反而把腿往对方凑去,yù罢不能。

    没有过任何经验的罗玉琼并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动。

    “李哥,我去下洗手间。啊…”

    感觉到底下有些温,不好意思的罗玉琼抱歉地说了一声,站起来的时候却是腿下一软,整个人往后坐了下去。

    意外的软香入怀,李知秋愣了一下,却也没有客气,抱着对方柔软的躯,一只手在光滑的黑丝美腿上滑动,一手攀上高耸的山峰揉捏着。

    “额…”

    还没反应过来,两处敏感地带便被人掌控,罗玉琼忍不住发出一声吟,下接触到的一个庞然大物也让她的子彻底软了下去。

    在包厢,没有旁人的打扰,李知秋的胆子大了不少,面对投怀送抱的佳人直接吻了上去。

    在起初的微弱挣扎后,罗玉琼配合着伸出自己的舌头,与对方纠缠在一起。

    良久唇分,差点喘不过气来的罗玉琼恢复一点神智,才发现一只滚烫的手直接覆盖在了她的一座山峰上,做为最后一层阻碍的罩罩被推了上去。

    “李哥好坏。”

    轻轻敲打了一下李知秋的肩膀,罗玉琼嗔地说了一句,如同侣间的打骂俏。

    怒火稍退的李知秋正觉得自己方才的举动有些过火,见到美人撒的动作,又是腾地燃起火焰,忍不住噙住了那艳的红唇。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的交锋更加火,直到罗玉琼呼吸急促之后才分开。

    软软地靠在男人坚实的膛,喘着粗气的罗玉琼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快就陷落进去,貌似她还不了解对方的家世、xìng格。

    当然,让罗玉琼更为羞涩的是下的不适,之前拥吻的时候,一只火的手竟然直入中枢,让她体验了一回传说中的美妙感觉。

    “李哥,这里不好。”

    呼吸平缓了一点的罗玉琼这才想起还在酒店包厢,不由冒出一句,结果让反应过来的她羞得把头紧紧埋在对方的怀里。

    这句话简直太暧昧了。

    “你醉了,就在这酒店休息一下吧。”

    看着美人红扑扑的脸蛋,李知秋心动不已,可惜他现在真正是有心无力啊。真不知道椒图说的是真是假,若是他事后知道椒图忽悠他,李知秋绝对不介意好好开导开导那只龙之子。

    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主人的想法,正趴在那里沉睡的椒图睁开可的双眼,呜鸣两声,又继续睡去。

    “嗯。”

    听了李知秋的话,以为对方要做什么的罗玉琼羞涩地应了一声,双手抱着对方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上面。

    见到美人的模样,知道对方误解的李知秋也没有解释什么,直接抱起那柔软的躯,再拿起挂着的衣物和美人的包包,走出了包厢。

    把工行金卡和份证递给服务员,李知秋抱着美人走到电梯口的时候,服务员重新把卡和份证松了回来,附带一张顶层的房门卡。

    至于男女之间是否有什么问题,这不是服务员关心的问题,至少他们看着那位羞涩的美人没有任何的不愿。

    在电梯上升的途中,两人又是拥吻了几次,直到电梯停下的提示音响起。

    当李知秋把美人放在上准备起离开的时候,冷不丁地一个躯抱了上来,美人主动送上了一个的香吻。

    原停歇的火焰再次被点燃,甚至有越来越旺的趋势,李知秋将那曼妙的躯压在下,嘴和手都狠狠地索取着美人的美好。

    对方手上的力道让罗玉琼忍不住发出几声哼,却被那炽的吻堵了回去,继续沉沦在美好的滋味之中。

    此时的李知秋有一种被淹没的趋势,在那里睡觉的椒图终于忍不住了,站起子,发出一声怒吼,在整个空间内回

    “呼。”

    灵识一震,恢复清明的李知秋放开怀里的美人,双手也从那迷人的山峰和大腿上退却,眼中的火焰渐渐散去。说到底,他和眼前的美女也只是一面之缘,并没有与袁妍珊那样有感上的深入交流,也容易从那的海洋中清醒过来。

    “怎么了?”

    已经准备好献的罗玉琼感觉上一轻,一双迷蒙的眼眸略带疑惑地看向上的男子,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重要声明:小说《僵尸修仙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