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山河剑

    不知过了多久,整个战场上仅剩下李知秋和中年男子两人,金甲骑兵与黑甲骑兵都已消失不见。※※

    周围的黑色土地带着一层淡淡的光华,仿佛那些骁勇的骑兵都化为了尘土,融入大地之中。

    感到对方的剑势越来越强,中年男子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继而重恢复平静波的状态,手上的动作慢了几分。

    只不过,随着李知秋的剑势增强,他却没有取得一点优势,因为中年男子的枪势也在慢慢变强。

    两人,依旧势均力敌。

    此时的李知秋已经暇顾及其他,因为他的脑海里闪现的是一幅幅陌生而又熟悉的画面,剑法也随着那画面的持续变得加强横。

    他手上的剑法已然不是固定的剑招,而是千变万化的剑势,就像是千万遍练出的本能。

    剑法之名,山河。

    不知何时,周围的空间已然被金色和黑色所笼罩,数的金光与黑光相互交击,碰撞之后声息地湮灭。

    “山河定。”

    默念一声,李知秋的金剑蓦然爆发出比璀璨的光华,继而瞬间化为一把平平奇的金剑,直接简单地刺向对方。

    剑道极致,返璞归真。

    看着眼前刺来的金剑,中年男子的眉头第一次皱了起来,神色凝重地抬起了手中的长枪。

    这一刻,一种莫名的气势从中年男子上生起,整个人凭空高大了几分,黑色的长枪仿佛有所感应一般,发出一层淡淡的乌光,迎向那压迫感十足的金剑。

    毫意外,金剑的剑尖与长枪的枪头撞击在了一起。

    如同电影中的慢镜头一般,剑与枪相持片刻,没有想象中的撞击声,一道形的波纹散了开来。

    在那一刻,整个空间的金光与黑光猛地一凝,继而犹如被强劲比的炸炸开一般,从中间爆发开来,形成一个圆形的气浪。

    气浪所过之处,一切灰飞烟灭,包括那黑色的土地,也都化为虚。

    不过片刻,四周变得比空,李知秋和中年男子的所在成了一片虚空。

    “噗…”

    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李知秋睁眼一看,发现自己重回到了棋盘面前。只不过他手中握着的是一个‘将’,其余的棋子全都消失不见,除了对方手中的那个‘帅’。

    “不错。”

    轻声说了一句,中年男子轻轻放下手中的棋子,眼中的欣赏显而易见。他从未想过,第一次入局的李知秋竟然能做到如此地步,虽然有他故意放水的前提,不过对方出了他压制的几分实力,足以说明对方的潜力之大。

    中年男子话音刚落,李知秋还未回过神来,便发现手中的棋子化为一堆粉末,飘飘洒洒地落下。

    “多谢前辈赐教。”

    没去理会嘴角的鲜血,恢复清明的李知秋起而立,双手抱拳,俯行了一礼。

    刚刚的那口鲜血吐出,李知秋觉得体内舒爽不已,重生以来的憋屈和郁闷都被吐了出来,实力虽未增加,精气神却达到了一个的境界。

    男儿当提剑,斩尽不平事。

    “哈哈哈,孺子可教。”

    察觉到李知秋内心的变化,中年男子不开怀大笑,笑声比豪迈,震得四周的竹子摇曳不已。

    “敢问前辈,尊姓大名?”

    不知为何,李知秋问出的话都带着点文绉绉,说起来却是极为自然。刚刚的一番幻境征战,李知秋哪里还猜不出对方是修仙界的前辈高人,说不得就是哪个大派出来的,还好的是并没有发现他的秘密。

    “我姓岳,相逢即是有缘,这颗棋子,权当老夫送你的见面礼。”

    将手中的那颗黑棋抛了过去,中年男子转就走。

    “前辈。”

    郑重地接过那颗棋子,李知秋正想说什么,却发现眼前已经没有了中年男子的影。

    拿着黑色棋子看了看,和普通的玉质棋子没什么差别,李知秋将疑惑压在心中,返回了居住的宾馆。

    李知秋两人离开没多久,数道光华闪过,竹林上空出现了几位穿黑色西服的年轻男子,与众不同的是,他们的脚下都踩着一把七尺飞剑。

    等了片刻,其中一名年轻男子落下飞剑,在空地上查看了一番,从袖中拿出一个白玉罗盘。

    只见那罗盘之上密密麻麻地刻着一个个小小的汉字,中间一块镜片是闪烁着淡淡的白光,显得神秘异常。

    “*…………%……”

    一手持罗盘,一手捏起剑指,年轻男子低声念叨一组咒语,便见罗盘发出一阵白光,很就将空地覆盖。

    片刻之后,年轻男子收起罗盘,脚踏飞剑,重出现在上空。

    “部长,并异常。”

    双手抱拳,年轻男子恭敬地回复一句。

    “走。”

    看了一眼毫任何痕迹的空地,雷宇眼中闪过一丝疑虑,却没有说什么,带人离开了现场。

    “呼…”

    被温的水冲刷着体,李知秋抹了一把脸,重重吐出一口气。

    擦干子,李知秋躺在上,看着手中不停转动的黑色棋子,脑海里浮现出之前的一幕,血与激尚在他的体内流转。

    虽然知道那是幻境,但是李知秋总觉得事哪里不一样,至少他现在可以清晰地记得那大开大合、气势双的剑法。

    “山河剑。”

    念叨着那剑法的名字,李知秋闭上双眼,让自己的思绪静静地飘向远方。

    这一晚,李知秋再次梦到了一金甲的自己,不过与上一回不同的是,手握金剑的他坐在一辆古老的战车之上,周围尽是各式服装的兵士。

    他率领着麾下的将士,轻易地把那些披兽袍的敌人击溃。

    听着周围兵士的欢呼声,他抬起手中的金剑,在太阳的照耀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辉。

    在清晨的喧闹声中,宾馆里住着的参赛选手们都早早起了,九点就要开始比赛,留给他们的时间可不多。

    “雅琴,你说那个人还会不会得满分啊?”

    啃着小馒头,徐华盼悄声问了旁边的好友一句,好像怕邻桌的老师听到一般。

    “不知道。”

    对于没有把握的事,黄雅琴从不妄加猜测,她要做的就是努力达到最好。

    “我猜那个人这次肯定没我们的雅琴高。”

    说起那个人,徐华盼总是有些不服气,不只是因为男生女生的区别,至于是什么原因,她自己也有点说不上来。

    “这种事,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

    轻咬一口小笼包,黄雅琴的眼中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光彩,那种东西叫做斗志。

    “看看。”

    随意地看看四周,发现大陆的徐华盼猛地推了一下旁的好友。

    “什么啊?”

    拿起一张纸巾轻轻擦去手上被溅到的油汁,黄雅琴顺着徐华盼手指的方向看去,便看到一男二女走了进来,落在后面的那个年轻男子正是她昨晚有过一面之缘的李知秋。

    “李知秋,这里这里。”

    没有理会旁人的目光,徐华盼很是自来熟地朝刚进来的李知秋挥着手。

    经这么一喊,吃着早餐的众人都不由地朝门口看了过去,当看到那个一脸淡然的阳光少年时,眼中都不觉多了几分意味。

    在场的基本上是来参加全国数学竞赛的师生,他们哪个没听说过李知秋的大名,不少人还将他与京城的黄雅琴戏称为南北双骄,两人一路满分晋级的成绩实在是太过妖艳了点。

    一时间,餐厅里的人都窃窃私语着,而做为始作俑者的徐华盼则是嘴角微微一翘,效果貌似很不错。

    “老师,我去那里坐一下。”

    其实进来的第一眼,李知秋便发现了那两个耀眼的美少女,毕竟论到哪里,美女都是焦点。只不过他没有想到徐华盼会这样子喊出来,让他不能视而不见,至于其他人的目光,他完全忽视不见。

    “好的,注意下时间。”

    看了看不远处的两个女孩,柳蔚说了一句,眼中却是闪过一丝令人玩味的色彩。这家伙,走到哪里都有美女认识,也不知道她的侄女降不降得住。

    “早啊。”

    随便挑了点早餐,李知秋走到两位美少女的对面坐下。

    “早,昨晚睡得怎么样?”

    刚刚还暗自诽谤,真正见到本人,徐华盼的脸上笑意盎然。不得不说,女人天生是演戏的料。

    “还不错。”

    和那位温婉的美女高手点头示意一下,李知秋笑着回答道。

    “那你今天一定能再考个满分咯。”

    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徐华盼眼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狡黠。

    “这个,我可保证不了。”

    这几天看过以往全国竞赛的题目,李知秋虽然觉得不是很难,但也不是轻易搞定的。毕竟出题组的老师都是那些教学数十年的老前辈,李知秋记忆再强,思维再活跃,也难保不会出错,便是电脑都还会卡壳呢。

    “李知秋同学,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别让我失望哦。”

    双眼微眯,徐华盼信心满满地说道,仿佛她都比李知秋加自信。

    “那就承你吉言。”

    对于这样可的女孩,李知秋从来不会计较对方的小算盘,可从来都没错。

    在徐华盼的插科打诨中,早餐很被李知秋消灭,三人一起站了起来,准备前往考场,胜负即将在今天上午决定。

重要声明:小说《僵尸修仙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