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君王之争

    只是没等李知秋兴奋片刻,他看着对面的形,眼神不觉一凝。

    黑sè,一片无比纯粹的黑sè。

    黑sè盔甲,黑sè的战马,黑sè的兵器,还有那绣着龙纹的黑sè战旗。强大的气势,澎湃的战意,仿佛穿越了时间,带人回到那血激昂的古代战场。

    让李知秋颇为震撼的是,他发觉那些黑甲骑兵和先前所见鬼魂的模样很是相似,那股扑面而来的凌冽气势更是让他心惊。

    形势已然明了,李知秋知道自己要做的就是率领麾下的金甲骑兵,击溃对面的黑甲骑兵,不惜一切代价。

    “杀。”

    没有丝毫胆怯,李知秋握紧了手中的金剑,遥遥一指,带领着麾下的骑兵汇成一道金sè洪流冲向对手。

    自成为僵尸开始,李知秋便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以前如此,现在更如是。

    见到对面气势汹汹的金甲骑兵,领头的中年男子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手中的黑sè长枪一抬,带领着麾下的黑甲骑兵缓缓加速,迎向那金sè的洪流。

    随着胯下战马的速度加快,李知秋脑海一震,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传来,他右手的剑微微一指右前方,右边的三成金甲骑兵便随即朝右前方冲去,毫无一点生涩。

    骑兵之巅,如指臂使。

    如此发现,李知秋心中虽欣喜不已,但是脸上的神却是愈发凝重。

    他强,对手可能更强。

    兵分三路,左右两军分别从侧边向黑甲骑兵攻击,而李知秋亲率中军,直面那汹涌的黑sè洪流。

    他有那个自信,因为他的感觉。

    面对金甲骑兵的分流而击,中年男子没有任何应对,只是率领一众黑甲骑兵冲向那减少了六成的金甲骑兵,速度丝毫不减,一往无前。

    斩将夺棋,一战可定。

    不过片刻,缩小的金sè洪流径直撞入那汹涌的黑sè洪流之中。

    “砰。”

    一声巨响,李知秋看着被他击中的黑甲骑兵化作一团黑烟,眼中没有任何变化,有的只是越发澎湃的战意。

    每一次挥剑,都有一个黑甲骑兵在他手下化为烟尘,李知秋带着麾下的金甲铁骑,势如破竹般杀入黑甲骑兵的阵营。

    剑锋所指,一切皆灰飞烟灭。

    不知何时,李知秋已然忘记了初衷,勃发的血,同袍的牺牲,让他彻底融入了战场,他现在只是三千铁骑的统帅。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这是属于男人的战场。

    金剑所过之处,没有一合之将,李知秋带着后面的金甲骑兵,毫不停歇地向前,向前。

    他要把眼前的黑甲战阵劈开,他要把眼前的敌人击溃,他要把眼前的一切阻碍全部清除,他要带领麾下的将士,迈上辉煌的顶峰。

    因为,他是天下之君。

    不断地向前冲杀,李知秋的心随着进攻的节奏变得越来越,无尽的战意将他脑海占据,手上的金剑更是越发简单直接,寻求着最省力的方式,直到遇到一把坚实的黑sè长枪。

    “叮。”

    清脆的交击声传来,李知秋只觉虎口一震,胯下的战马不得不停了下来,血红的眼神也多了一丝清明。

    看着那黑sè战盔下面的帅气面孔,李知秋双眼一眯,手中的金sè长剑没有任何停留,直刺对方颈部。

    不管前面是谁,只要是阻挡他的去路,那便是他的敌人。

    轻挥长枪,一挑一刺,中年男子的枪法毫无烟火之气,却轻而易举地突破了李知秋的防线,击中了那闪着白光的护心镜。

    “呼…”

    口传来一股庞然大力,李知秋尚未反应过来,整个人便往后飞了出去,撞在一个金甲骑兵的上,让整个金甲军团的攻势微微一阻。

    好强……

    不过一击,李知秋便感觉到对方强横的实力,若不是有金甲护,他毫不怀疑自己会在刚刚那一击下化为尘土。

    而受到如此大的攻击,金sè盔甲的护心镜都是毫发无损,那一枪没有在他上留下任何痕迹,除了微微的喘息。

    只是拥有强大防御的李知秋并没有再次对上中年男子,他此时乃是领军冲杀,若是被拖住形,只会让他的部下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他现在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带着誓死追随他的部下,通往胜利的彼岸。

    可惜,沙场对决,瞬息万变。

    虽然李知秋指挥着金甲铁骑继续冲击,但是失去了先机,势如破竹的攻势已然不再。

    当李知秋重新上马时,他所带领的金甲铁骑已被黑甲铁骑团团围住,速度也变得越来越慢,如陷泥沼。

    “五分钟。”

    狠狠地将眼前的黑甲骑兵劈散,李知秋顺了顺起伏不定的口,暗自算了一下时间。

    以一敌三,他必须坚持到左右两军冲阵,那至少需要五分钟,而他边的金甲骑兵已经越来越少。

    失去了速度的优势,冲阵变为了直面对杀,双方实力又相近,李知秋清楚地知道,这五分钟可能就是咫尺天涯。

    将近一千金甲骑兵,在短短两分钟内便剩下了三百余人,黑甲骑兵以命搏命的狠辣,让李知秋见识到了何为紧迫。

    目前的局势,只能最多坚持一分钟。

    黑甲骑兵已经有分兵迎击的趋势,李知秋眼神一凝,握紧了手中的金剑。男儿岂可拖拖拉拉,唯死而已。

    斜向一指,李知秋带着后所剩不多的金甲骑兵,冲向那黑sè旌旗所在。

    要战,便要一无反顾。

    看着冲杀过来的金甲骑兵,中年男子嘴角微微一翘,手上的长枪泛起黑sè的光华。与此同时,黑甲骑兵分出两队,分别迎向那左右两队来袭的金甲骑兵。

    黑甲骑兵方阵,中门大开。

    眼前的黑甲骑兵骤然一空,压力顿减的李知秋看向前方不过两百的黑甲骑兵,手中的金剑没有丝毫停歇,直刺而去。

    “叮。”

    同样的交击声响起,李知秋的眼神不觉一凝,手腕一转,剑锋横劈而去。

    “叮。”

    又是一样的交击声,除了虎口微震,李知秋并没有感受到先前那股难以匹敌的力量。

    交锋数个回合,李知秋发现对方的力道竟和他差不多,与先前的强势完全不同,势均力敌。

    只不过力道虽然可以匹敌,但是招式上的差异却是无法弥补的,剑法不jīng的李知秋根就是对方的一合之敌。

    普一交手,黑sè长枪便击在了金sè盔甲之上,而李知秋手中的金剑离对方的盔甲尚有一段距离。

    这一回李知秋倒是没有被击飞,但是胯下的战马却是被生生压停了下来,疾奔带来的力道优势然无存。

    “叮叮叮…”

    兵器交击声不绝于耳,只不过并不是金剑与黑sè长枪的交击声,而是黑sè长枪一次次击中李知秋前盔甲。

    即便金甲有着强大的防御力,但长枪上所带的力道却是无法彻底抵消的,李知秋感觉口的憋闷感越来越强,让他手上的剑势变得杂乱不堪。

    不由地,李知秋想起了两世之事,前世百年僵尸浑浑噩噩,今世重生,又被一个修仙者压得战战兢兢,为了亲人又不得不委曲求全,那种憋屈和无助让他不吐不快。

    “给我开。”

    交手数十回合,不知被多少次击中,憋屈和无奈在心头堆积到顶点,李知秋双眼泛红,一丝黑sè的痕迹流过脑海,忍不住大吼一声,金剑带着一往无前地气势劈向对方。

    一切的憋屈,一切的无奈,一切的阻碍,他都要用手中的剑劈开。

    在那一刻,李知秋的脑海中冒出一副熟悉无比的画面,如电影一般快速播放,一点明悟流进心田。

    与此同时,某个漆黑无比的角落,一块红蓝紫相间的石块蓦然闪过一缕光华,照耀起周围黑暗的空间。一种莫名的玉石交击声在空间里回,激起的无形波纹将四周的黑暗一扫而空,隐隐间,那石块上方闪烁着三个金光闪闪的刻字。映亮了整个苍穹。

    万千影,同时朝着那光芒出现的方向朝拜,不少人还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转眼千年,他们终于看到了希望。

    没有去理会其他,李知秋手上的剑锋与长枪不停地撞击着,不知为何,原先不会剑法的他竟然如同剑神附,将对方jīng妙绝伦的枪法阻隔在外。

    也许,他原就会剑法。

    顺着自己的感觉,李知秋的剑势越来越甚,甚至有一道道金sè的光华从金剑上喷涌而出。

    不知何时,李知秋已变得无比冷静,一招一式,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与对方有攻有守。

    剑,百兵之君,剑气无双,纵横天下。

    枪,百兵之王,锐利独尊,冠绝群雄。

    君王之争,就难分雌雄。

    “痛快。”

    一连过了数十招,李知秋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啸,手上的剑势愈发凌冽,一种来自远古的记忆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领兵冲杀,所向披靡;兵锋所指,天下归心。

    金sè的光华覆盖住整个剑,继而蔓延到那金sè的盔甲,李知秋没有注意到,他体内也泛起一道金sè的光华,与金剑、金甲上的金光相互辉映。

    jīng彩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僵尸修仙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