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滚

    “张先生,你的事,我确实无能为力。”见到这个有些面熟的人,张翎捂了下额头,抱歉地说了一句。

    “张大师,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听了张翎的话,张国宗一脸痛苦地问道,仅有的希望在顷刻间倒塌,让他难以承受。

    “梅小姐的病,或许可以找找那些中医前辈。”对方不知从哪里得到她的信息,这也不是第一次上门求助,张翎都有些头疼。她不可能为一个陌生的普通人浪费自己的灵力,何况还没有治愈的把握。

    “不好意思,打扰大师了。”见张翎一如以往的回答,张国宗无奈地闭上了眼,儒雅的脸上带着难掩的失落,看上去异常颓废。

    “张先生,请等等。”

    看着这位荧幕上的多(情qíng)王子如此伤感,听清了什么事的李知秋喊住了转(身shēn)(欲yù)走的张国宗。恰逢其会,便是有缘,何况他也不想一对难得的巨星骤然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这位先生,不知叫我有什么事?”听到有人叫他,张国宗好奇地看向张翎(身shēn)边的男子。

    “梅小姐的病,我或许有办法。”前世的时候,李知秋也曾研究过,对于一些疾病,他的灵力有着奇效。若不是前世女孩患的是先天(性xìng)心脏病,李知秋根本不必悔恨一生,普通的癌症碰到他的灵力只会望风而逃,他前世就救治过重病垂危的亲人。

    “真的?”

    听了李知秋的话,张国宗霍然睁大了双眼,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这个年轻帅气的男子。

    “知秋。”

    旁边的张翎拉了男孩的衣袖一下,她怎么会不知道李知秋的想法,无非是动用灵力来治病,那可是大耗灵力的事。姑且说能不能治好还是个未知数,那样也容易暴露修仙者的(身shēn)份,没有任何好处。

    “先生,不知道您是?”惊喜过后,张国宗有些迟疑地问了一句,他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升起希望,却有一次次失望,遇到的骗子也不少了。

    “我叫李知秋,是我师姐的师弟。”知道对方心中有疑惑,李知秋只好把美女师姐的名头借来一用。反正张翎明面上的(身shēn)份是个风水师,在这香江很是常见,李知秋也不怕别人怀疑。

    “师姐?您是张大师的师弟?”有些迷糊地想了一下,张国宗惊愕地看向眼前一脸和善的男子。

    “不错。”微笑着点了点头,李知秋发现美女师姐的名头还真好用。

    “还请李先生出手,救救燕兰。”看了看一脸不渝的张翎,张国宗知道对方说的话不假,甚至可能会很麻烦,不由迫切地说了一句。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希望,他绝对不想错过,那会让他遗憾终生。

    “知秋,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不值得。”轻声在男孩耳边说了一句,张翎可不想李知秋为了一点俗物浪费自己的灵力。

    要知道在俗世中,灵气稀薄至极,修炼灵力事倍功半,效果微乎其微,一旦有所损伤,便很难恢复,除非进入各门派的避世洞天之中休养。若不是一些邪修和外国势力的渗入,根本就不会有道盟存在,哪个修仙者愿意来这纷扰的世间。

    “师姐,放心吧,我有分寸。”李知秋明白美女师姐担心的是什么,不过对于能吸收月光之力的他而言,一点灵力不过是小事。

    “李先生,只要您肯救治燕兰,让国宗出多少钱都愿意。”看出张翎透露出的不(情qíng)愿,生怕李知秋迟疑的张国宗连忙补充了一句,这可能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张先生,你放心,梅小姐的病,我会帮她治疗的。不过,倒是张先生你命中一劫,要注意为是。”安抚了一下美女师姐,李知秋笑着对这位天王巨星说道。开始插手了对方的事,李知秋也不想看到不好的结局,就当是他为万千粉丝做点好事。

    “命中一劫?”

    听了李知秋的话,张国宗愣了一下,对方既然是大师张翎的师弟,那必然有一些特殊的能力,不过此时的他没有心(情qíng)计较自己的事,跪下来恳求着说道:“国宗的事只是小事,还请李…大师能救燕兰一命。”

    “张先生快快请起,梅小姐的病,我一定会治的。说起来,我还是你们两个人的粉丝呢。”连忙扶起这位天王巨星,李知秋可受不了这样的大礼,话说他们都已经引起别人的注意了,不少人还对着他们这边指指点点。虽说来参加这个宴会的都是香江的上层名流,不过张国宗的名气也足够让一些富二代为之痴迷,也算是场中的一个焦点。

    “谢谢李大师,不管多少钱,我都会出的。”听到李知秋的确认,张国宗欣喜若狂,根本没有在意对方话里有些陌生的名词。

    “钱,就怕你出不起。”还以为李知秋出手帮忙只是因为是对方的粉丝,张翎心里气恼不已,再看张国宗开口闭口谈钱,忍不住讥讽了一句。再多的钱,在她眼中也只是毫无用处的俗物,怎么比得上李知秋的一点皮毛。

    “什么钱?张哥,你们在聊什么呢?”

    正当张国宗无言以对、惴惴不安的时候,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一(身shēn)白色西服的青年男子抱着他的肩膀亲(热rè)地说着,俊俏却略显苍白的脸上带着公子哥常见的倨傲。

    “陈少,你好。”见有人打扰,张国宗心有不悦,在看到陈家公子之后还是勉强笑着打了声招呼。他虽在娱乐圈有些地位,但是比起位居香江十大富豪之列的陈家,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张哥刚刚在说什么呢?看你们像唱戏似的,连跪拜都用上了,不会是要拍古装戏吧。”看着被万千少男少女追捧的巨星对自己恭维有加,陈跃年的心里舒爽不已,悄悄对着远处的几位损友和美女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嘴上却是语带(阴yīn)损。

    “哦,我在和张大师说一点事。”眉头悄然皱了一下,张国宗淡声说了一句,对于那话里的讽刺毫不在意,就当是被狗吠了几声。

    “张大师也在啊,你好你好。要是知道你过来,我一定亲自去接你,为表歉意,我敬你一杯。”好像是才刚看到张翎,陈跃年笑着举起了手中的酒杯,眼中闪过一**望。他之前在家里见过对方一面,便一直念念不忘,只是他老爹严令不得得罪对方,陈跃年才没有动手,不然他早就将对方弄到自己的(床chuáng)上去了。

    “滚。”

    心(情qíng)正不好,又看到一只苍蝇在眼前吵闹,张翎不由沉喝一声。

    “什么?”

    听到对方的话,陈跃年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有些人智商不行,还失聪,叫他滚都听不见,活着真是受罪啊。”一时间不好怎么劝美女师姐,李知秋见有傻×送上来吸引火力,自然不会放过。

    “很好,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大的笑话。”脸上依旧笑意十足,陈跃年看向两人的眼神却(阴yīn)沉如墨。

    “滚。”

    再次怒喝一声,张翎有一种拍死对方的冲动,一个小小的富家子弟,竟然还敢在她面前放肆,即便是整个陈家,她也翻手而覆。

    “老陈,你家的那个小子什么时候和张大师相熟了?”注意到角落里和张翎谈笑风生的陈跃年,李昭笑着对一旁的陈其峰说道。

    “哦,是吗,我也不知道这个破小子竟然和张大师能聊得上。”顺着老友的目光看过去,陈其峰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能和张翎这种奇人打好关系,看来他的这个小儿子也不算一无是处,陈其峰想着有机会让他接管个小公司历练历练,也不枉在国外混了几年。

    “虎父无犬子啊。”偶然间知道点张翎的一些背景,李昭很想和对方打好交道,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就是把公司和家里的风水全部交给对方布置,张翎也是平淡如往,反倒让李昭不敢随意攀扯,生怕适得其反。

    “让你见笑了,要是这破小子能有你家荣基的一半,我就放心咯。”对于这个小儿子,陈其峰可是((操cāo)cāo)碎了心,只是家里的老母亲尤其宠(爱ài),他想好好教训一下都难。

    “你啊。”听对方夸自己的儿子,李昭也是笑容满面,他最得意的就是有一个几近完美的接班人。这一点,他自认不比同姓的老对手差,两个优秀的儿子又如何,还不知道以后为家产怎么争呢。

    “你们两个老家伙在说什么,这么高兴。”刚刚走下楼梯的李承元见两个老朋友说得这么兴奋,不由问了一句。

    “正说你家的两个虎子呢。”见到老朋友兼老对手,李昭心里没有半点仇怨,一脸微笑地调侃道。

    “那两个孩子,还不如你家荣基来得省心。”说起自己的两个儿子,李承元却是一阵头疼。大儿子什么都不差,却和他的一贯经营理念背道而驰;小儿子桀骜不驯,年过三十还没成家,想起来就让人头疼。

    “老李,你别(身shēn)在福中不知福。”

    “哈哈哈,不说这个了,怎么样,今天的(情qíng)况,你们认为……”

重要声明:小说《僵尸修仙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