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灵力

    “你怎么会打开封印?”

    没想到打开封印的是白里课堂上见过的陌生男孩,张翎眉毛不由一挑,感到颇为意外,原本她还以为是哪个觊觎封印中物事的修仙界败类。

    “封印?”

    听到对方口中跳出的名词,李知秋疑惑地反问一声,没有丝毫的做作。

    “怎么,你不知道那是封印?”

    “我…”

    下意识地朝上方看去,入眼的场景让李知秋双眼不一缩。只见之前被他揭开的黑布上面刻画着一道道复杂的铭文,正发着淡淡的蓝光,显得异常的神秘,而他之前根本毫无察觉。

    “你先起来吧。”

    微微往后退几步,张翎可是被刚才男孩打量的眼神给臊了一下,那根本就不像一个少年的眼神,更像是一个成年人的眼神,让久经历练的张翎也不有些脸红。

    “哦。”

    还没从刚才的惊愕中回过神来,李知秋的表有点不自然,金龙、蓝色光幕、会道法的美女老师,一切都像电视小说中的故事一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等男孩站起,张翎皱着眉头问了一句,心中却是没有那么警惕。神龙有灵,能在金龙的威势下安然无恙的人必不是险之辈,何况她在对方的上并没有感觉到异样能量,反而是淡淡的灵力痕迹。

    “我中午进校的时候,耳边仿佛响起一道吟叫声,实在有些好奇,就在晚上偷偷过来看看。”面对一个会道法的美女修道者,李知秋随意地扯了一个半真半假的谎话。

    “龙吟自出?”

    听了男孩的解释,张翎惊疑一声,仔细打量了一下男孩。

    “张老师,怎么了?

    看到对方眼中泛起的毫光,有些心虚的李知秋反问一句,摒弃掉多年养成的沉稳,表现出一个少年的紧张和不安,生之力却在暗中运转全,随时准备…逃跑开溜。

    “好浓郁的灵力,你以前没修过道法?”

    只见男孩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白光之中,其浓郁的程度远胜于她,让张翎都忍不住有些羡慕。

    “什么道法?”

    “你是不是感觉体内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看出男孩眼中的疑惑,张翎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欣喜。

    “是这种吗?”

    脑中快速转动,李知秋将生之力聚在手中,一股淡淡的白雾笼罩在他的手掌,散发出让人无比舒服的气息。

    “化气为形?”

    如果刚刚只是有一点惊讶的话,那张翎此时却是被确确实实地惊吓到了,要知道,化气为形可是结丹期的标志,而她在男孩上没有发现任何修炼道法的痕迹。若是天生的话,那么这就是传说中千年难得一遇的修道奇才。

    “张老师,你知道这是什么?”收回手中的灵气,李知秋好奇地问道,将一份激动和忐忑深深藏在心底。

    “这就是灵力,也是古代帝王将相苦苦修仙所追求的东西。”深吸一口气,张翎深深地看了男孩一眼,仿佛要将对方彻底看穿一样。

    “灵力?那刚刚的那个是我们神话传说中的龙?你刚刚说的封印又是什么?”第一次听到修道者将他的生之力正名,李知秋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和一丝难以化解的疑惑,却没有继续追问,反而将话题转到了另一边。

    “不错,之前你见到的确实是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龙,至于你说的封印,是你打破封印的,你就有责任将它修复。要不然神龙破封而出,带走整个香江的气运,到时候造成数百万人流离失所,那无边业力会让你死后都要下十八层地狱。”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张翎也不介意忽悠这个懵懂的少年。要说还真是天佑她张翎,在最关键的时刻,让她遇到了这么一块美玉,未来她在盟中的地位一定会直线上升,她也能进入内门,获准踏上修仙大道。

    “啊,那要怎么修复?”

    听到美女老师的恐吓,李知秋‘惊慌’地问了一句,内心却是蛋疼不已。后一句威胁的话只能骗骗小孩子,估摸着对方是看上了他的生之力,不,应该是灵力,话说就算是真的,他一个僵尸怕什么下地狱。

    “这个东西说来话长,这样吧,今天也太晚了,你明天早上按照这个地址来找我。”拿出一张名片递到男孩手里,张翎笑着说了一句。虽然她现在很想将这个浑上下充满灵力的家伙带回自己家里,不让外人发现,但是张翎知道速则不达,她还想好好忽悠这个男孩,让他迈入她的陷阱。

    “哦,我一定…一定过去。”接过对方的名片,李知秋连连点头说道。

    “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早点离开吧。”

    跟随着美女老师从偏门走了出去,李知秋才觉得自己有点傻,这偏门可是没锁啊,他还巴巴地从天窗钻进去。

    在张翎两人离开之后,那黑幕上面泛着蓝光的神秘符文慢慢黯淡下去,最后隐没不见,又变回了一块普普通通的黑布。

    “好了,我送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记得明天早上过来。”朝男孩挥了挥手,张翎轻轻一点地面,整个人轻飘飘地飞出了围墙,来到一辆白色宝马车上。

    看着男孩入鸟儿一般飞过围墙,隐约可见一丝灵力的波动,张翎的嘴角露出一丝苦意,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咋这么大呢。若是她有如此的资质,根本不会来香江这个纷乱的俗世,何苦为一个嫡传弟子的名额苦苦挣扎。

    “老师,送我去洲际酒店就好了。”坐上宝马车,李知秋边系着安全带,边说了一句。

    “哦,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小富翁。”调侃着说了一句,张翎发动车子,离开了天后庙道。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在围墙的转角处,一个黑影默默地注视着他们离开。

    “记住,明天早上过来。”等男孩下车之后,张翎不忘嘱咐了一句。

    “知道了,老师你就放心吧。”

    朝美女老师挥了挥手,李知秋看着宝马车子远去,才拿出口袋里的名片看了一下。

    张氏风水师事务所,张翎。

    一个堂堂修道者竟然在俗世中当起了风水师,这年头实在是太疯狂了。

    感慨了一下,在服务员的躬行礼中,李知秋迈步走进酒店。

    “你回来啦。”

    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躺在大厅沙发上的袁妍珊睁开迷蒙的双眼,对着男孩说了一声。

    “袁姐,你还没休息啊?”

    打开大厅的灯,李知秋看着一睡衣的美人,眼神在那将睡衣高高撑起的山峰上留恋了一下下。

    “还没呢,只是和吴小姐逛了一个下午,才在沙发上休息一下,没想到睡着了。”拍了拍有些昏沉的头,袁妍珊不好意思地说道。

    “都十点半了,袁姐早点休息吧。”

    “那…你也早点休息。”

    担心了一个晚上,憋了一肚子话的袁妍珊想说点什么,却没有说出口,最后只化为一句淡淡的关切。她知道男孩有他自己的秘密,对方既然不说,她不会贸然去问。

    “嗯。”

    美人选择了主卧旁边的一个卧室,李知秋也是当仁不让地住进了主卧。

    洗了个澡,李知秋来到阳台上,看着脚下迷人的维多利亚港,再抬头看看万里无云的苍穹,心舒爽了不少。

    可惜没有月光,让李知秋有点失望,他今天晚上可是耗尽了僵尸之力,正想补充一下呢,还好的是他的生之力没有太大损耗。或者,他现在应该说灵力了,让李知秋都有点不习惯。

    “灵力吗?”

    抬起双手,看着手上包裹着的白色灵力,李知秋脸上露出一丝宽慰的笑容。前世今生百年,终于解开了一个谜团,或许此生能改变的可以更多。

    “石姬。”突然想起了什么,李知秋在心底呼唤了一声,带着点点的担忧。

    “石姬,石姬。”叫了两声没有回应,李知秋心里倒是开始焦急了起来,一种不好的感觉在他心里蔓延。

    “主人,什么事啊,是不是想奴家了啊。”

    在李知秋喊到第三声的时候,石姬媚慵懒的声音在李知秋心里响起,让他放松地呼了一口气:“石姬,今晚你没什么事吧?”

    “没有啊,奴家睡得很舒服呢。只不过有一段时间,奴家和主人的感应断了,不过很快就恢复了。特别是有一阵子的时候,奴家感觉整个人都被暖暖的东西包围着,就像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奴家就忍不住睡着了,睡得好舒服好舒服。”想起今晚的事,石姬回忆起之前的感觉,仍然感到无比的幸福。

    “暖暖的东西?好舒服?”

    听着石姬的描述,李知秋忍不住一囧,不过他大概猜到了一点什么。他和石姬断开感应的时候应该就是他踏上舞台台阶的过程,李知秋为了防止影响到石姬主动断开了联系,只不过之后他僵尸之力耗尽,和石姬的感应也自动联系上了。至于石姬口中的暖暖的感觉,应该就是金龙出现的时候,只是那明显带着阳刚正气之力的金龙能量,怎么会让属于鬼魂的石姬感到很舒服,李知秋就不得而知了。

    “主人,奴家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吗?”到现在,石姬都还感觉到那暖暖的舒服,慵懒着不想现形出来。

    “没有,你早点休息吧。”不想让石姬担心,李知秋也没有跟她说明。

    “哦,主人,那奴家先睡睡咯。”有着浓浓睡意的石姬也没心思追问什么,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见石姬无事,没有修炼的李知秋也早早上睡觉了,这一夜,他生平第一次做了梦。

    在梦里,天沉如墨,雷击电闪,如末世降临。

    他穿金色铠甲,手持一把金色利剑,脚踏五爪金龙,飞上天空,一剑劈开了沉的天空,雷电消散,漫天的五彩祥云萦绕旁。

    那一刻,他脚踏五岳,环顾四周,群魔俯首,万仙朝拜。

重要声明:小说《僵尸修仙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