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胆小的女鬼

    打了一拳,感受着体内蓬勃的气息,李知秋眼中的血色慢慢褪去,不觉伸展了一下筋骨,空气中响起阵阵爆裂声。每一次变状态,那种力量爆满的感觉经常让他产生罢不能的迷恋,还好的是,他没有那种嗜血的**,和传说中僵尸要吸血生存完全不同,传言果然不可信。

    换回常人状态,李知秋心神一动,手上浮现出一种清凉的气息。

    可能是不熟悉对这种气息的掌控,几丝气息飘逸而出,落到旁边的枯草上,只见那被拳风压弯了腰的枯草以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青绿,变得直,闪现出勃勃生机。

    “啊…”

    正当李知秋惊讶地看着地上那几颗青草之时,一声尖叫惊醒了男孩。

    “是谁?”

    循着声音看过去,李知秋形一闪,出现在一棵大树后面,只见一道红影快速闪过,瞬间出现在另外一棵树旁。

    “想走?”

    被对方发现了自己的秘密,担心秘密泄露的李知秋心下发狠,岂会轻易放过对方。

    一连追逐了数棵树,每一次感觉快要抓住对方,都被对方逃脱了,其法之快捷,让李知秋不由有几分诧异。

    只是那个红影闪现几次,明显感到了疲累,速度慢了下来,最后躲到一棵树后害怕地看着眼前的男孩。

    “你是谁?”

    看清了红影的模样,李知秋竟然顿时有一种被惊艳的感觉。

    只见一位穿红色长裙的女子怯生生地躲在树后,美精致的鹅蛋脸,柔顺乌黑的披肩长发,白嫩细滑的肌肤宛如触之可破,翘的口,纤细的腰,修长的**,外加长裙外面透明的红丝薄纱,若隐若现间尤增几分惑,半是清纯半是魅惑,如同画里走出来的仙子,本不该属于这个世界所有。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李知秋自认只有这些词汇才配得上对方的美貌,尤其是那一脸害怕的模样,更添几分柔弱,让人想将她拥入怀中好好安抚一番。

    绝代妖姬,李知秋在心里暗赞一声。

    “怕,怕。”

    听到男孩的问话,红裙女子惊惧了看了一眼对方的手,俏生生地说了两字,又马上躲到树后,仿佛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白兔。

    “你怕什么?”

    看着对方害怕的模样,李知秋一阵苦笑,貌似他现在是常人的状态,也不至于让人害怕吧。难道是发现了他之前的僵尸状态,可是对方刚刚的法也不像寻常人,岂会因为这点事儿感到如此害怕。

    “你的手。”

    探出头指了一下男孩的手,红裙女子又马上缩回树后,留下红裙的衣角证明她的存在。

    “你怕这个?”

    终于知道对方害怕的是什么,李知秋才想起刚刚只顾着追人,没有散去手中的生之力,刚刚还溢出了不少,原本枯干的草地多了几分绿意。

    挥手收回手中的生之力,李知秋笑着说了一句:“好了。”

    “嗯。”

    再次探出可的俏脸看了一下,没有感觉到那令人害怕的气息,红裙女子才慢慢挪步出来。不错,确实是挪步出来的,从衣角出现到整个人站在男孩的面前,足足挪了十几步,可见对男孩的畏惧。

    看清了对方的全貌,李知秋忍不住再次感叹了一声老天爷的神奇,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完美的女子,简直就是万千宅男梦里的女神。清纯的容颜,惑的材,简直是老少通杀的典范,难道是传说中的狐狸精,有可能。

    “你是谁?”

    失神几秒,回过神来的李知秋追问了一句,不管对方是不是常人,他都不许自己的份泄露出去。如果真的没办法,他不介意辣手摧花,若是惊动了上次的修道者,那不仅是他的灾难,也会累及家人,这是他绝对不许的。

    “我,我不知道。”

    听到男孩带着威严的问话,红裙女子抬头看了一下男孩,又立马低下头,带着怯声回了一句。

    “什么,你不知道?”

    没想到是这样的一个回答,李知秋感到有些无语了,不过他至少肯定对方不属于人类,因为在之前的追逐中,他能感受到一种带着的力量闪过。

    这个有点麻烦了,李知秋可不保证能不能控制得住对方。或者也许是好事,人类向来都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传统,想来修道者也是一样,那么对方就不可能和修道者勾搭在一起。

    “我真的不知道。”

    被男孩追问一句,红裙女子不由退了一步,悄悄抬头看了一眼男孩,又迅速地低下了头,完完全全一个被大人训斥的小孩子模样。

    “那你能跟我说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抚了抚额头,李知秋换了一个问题,声音也不觉柔和了不少。

    “这个我知道,我一直都在这里。”

    说起这个,知道如何回答的红裙女子高兴地回了一句,说完之后看到直视她的男孩,又迅速低下了头,重新恢复了那怯生生的样子。

    “什么一直都在这里?说清楚一点。”

    完全被对方无厘头的回答给弄晕了,李知秋无语地看着对方,这个姑娘不会是个傻子吧。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感觉到一阵很舒服的味道,就睁开了眼睛,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你。”

    回想片刻,红裙女子摇了摇头,在说到最后一句时,红着脸看了看男孩,又马上低下了头。

    “舒服的味道,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

    听着红裙女子的描述,李知秋怎么回味怎么感觉有点怪异,这说法也太诡异了,难道对方是什么鬼魂不成。鬼魂,想到这个词,李知秋惊愕地抬头看向红裙女子,仔细辨认一番,确实发现了一些异常之处。

    虽然红裙女子看起来像真人一般,但是总给人一种飘忽的感觉,而且那肌肤白嫩得不像常人能达到的程度,之前那迅捷的法也很可疑。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李知秋双眼一变,血色充斥其中,再次看向红裙女子。这一回,他真切地看到了对方的异状,只见红裙女子的全都被一圈白色的光芒所笼罩。或者说,整个红裙女子都是由那种白色光芒构成的,那种光芒他很熟悉,正是他变僵尸时所拥有的力量。

    在李知秋变僵尸的时候,闻到那种舒服气息的红裙女子忍不住闭上了双眼,深深地吸了几口气,不由自主地往男孩那边移动了几步。只是没等她沉迷几秒,那种让她感到异常舒服的气息便消失了,转而换成了那股让她无比害怕的气息,吓得她瞬间闪到了大树后面,一脸惊惧地看向男孩的手心。

    收回手中的生之力,李知秋有些确认了心中的想法,还是追问了一句:“我问你,你是什么时候睁开眼的,又是什么时候看到我的?”

    “我,我不记得了。我只知道,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了你。那个天上的红东西出来的时候,我就躲进了石头里不敢出来。等这个白东西出来的时候,我就就能出来了。”对于这个问题,红裙女子也是有点迷糊,回答起来很是混乱。

    “红东西?白东西?你说的是太阳和月亮?咳咳,这个你说的石头是什么石头?”接连追问几句,李知秋看着红裙女子一脸迷茫的样子,直接放弃了那些问题,最后问起了那颗关键的石头。

    “呐,就是这个石头?”

    摊开手心,红裙女子笑着说了一句,就像一个小女孩向大人展示着喜的玩具。

    “血玉?”

    看到女子手心的心型小石头时,李知秋惊疑一声,快步上前接过那小石头看了一下。

    摸索一番,李知秋终于可以肯定,这块外表洁白光滑、犹如一个小鹌鹑蛋大小的心型石头正是上一次他从那个董氏族人那里获得的血玉,他曾经听那个白衣青年说起过这石头的名称。不过上次他逃亡之后便不见了踪影,看来是遗失在这里了,因为已经吸收了血玉里面的能量,开启了吸收月光的能力,李知秋也没有去费心寻找,没想到却在这里看到,这块废弃的小石头还成为了这个鬼魂的容之所。

    没错,李知秋可以肯定,这个红裙女子就是传说中的鬼魂,要不然根本无法解释这一切。

    “你知道这是什么?那你一定知道我是什么了?求求你,快告诉我,我是什么?”听到男孩一口喊出她‘住所’的名称,红裙女子惊喜地问了一句,迫切地想知道自己是什么,那是一直困扰她的问题。

    “咳咳,我也不知道。这块石头,你自己好好保管吧,我有事要走了,再见。”

    尴尬地咳嗽两声,李知秋将这块于他无用的心型小石头递还给红裙女子,便要转离开。既然知道了对方鬼魂的份,李知秋也不怕这红裙女子惹来那位白衣青年,何况,这个鬼魂也算是和他质相近的异类,总不能赶尽杀绝吧。

    “你怎么不回去?”

    走了两步,李知秋感到后那个能量的靠近,转头一看,便看到红裙女子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不由问了一声。

    “我害怕。”

重要声明:小说《僵尸修仙在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