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夜的独白番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中之云 书名:宫廷与爱情
    晨晨走了,她也离开我了,就剩我自己了。

    我是皇位的第一候选人,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便明白了,伴随着的还有生命的危险。

    这个皇宫中充满着的是血腥,毫无温暖,就连我的父皇和母后都很少与我谈心,渐渐地,我的话也就少了,与他们之间也就有了一条跨不过的鸿沟。

    很快,我便被送上山习武了,他们告诉我,这是为我好,我便在那呆了五年,直到五弟出生后,师父远走了,他们才将我带下山。

    五弟出生后,他们的重心便也渐渐地转向五弟了,而我,不过是一个过了气的皇子而已,太子之位,不定就是五弟的了。

    为什么他们都讨厌我?我一直想知道。

    父皇就算了,为何母后也那样对我?难道我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吗?我经常这样问着自己,我就如此让人讨厌吗?

    这个问题,我至今也未曾想明白。直到有一天,我偶然听到父皇和母后在争吵,而争吵中的对象就是我,“你难道要我对一个一出生就天上打雷得儿子好?”

    我当时便愣住了,原来,他们讨厌我的原因竟是我“不祥”?

    这个结果很伤人,渐渐地,我也学不会主动了,与他们的亲也就愈发的淡薄,而关系,就宛如一张纸了。

    我开始堕落,每流连于烟花场所,夜夜**,夜夜笙歌,好不奢华。

    每,我都会喝的酩酊大醉,或许,喝醉并不一定是勇敢的表现,但,至少能让我暂时地逃避一下现实。

    直到我遇到夏雨桃。

    桃桃是个温柔可人的女子,她虽在青楼,却是卖艺不卖,她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那个哥哥是后来才相认的,而她的妹妹压根就不知道有个哥哥。

    我和桃桃的缘分很浅,算来,也就一年,最后的下场,不过是一碗毒药罢了。

    那时,我望着坐在金銮上那一男一女,告诉自己,终有一天,我也要坐在那个上面,旁,却再也不是桃桃了。

    不觉得讽刺吗?明明没干什么为父母应该的事,最后却用父母的份美名其曰:帮我除掉前行路上的障碍。

    他们有什么资格这句话。

    后来,晨晨出现了,那时的我因为桃桃的死颓废着,所以连堂都未和她拜,和她见面,也是在一个月后。

    她带给我的是全新的感受,羞,纯真,感,自信,多面的她渐渐展现在我的眼中,我知道自己已不能再离开她了。

    出征,虽然我很担心,但也不能不考虑天下苍生,只能了她的计划。而夏雨薇的出现是个意外,此后,我便知道夏雨薇的一切和桃桃的一切。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可是,我的故事中,牺牲了很多很多。

    父皇想废了我,但我联合老臣,再演演戏,也就过去了。

    可如今,连晨晨都要离开了吗?

    回来后,父皇将我的一切和他的一切都告诉了我,我答应父皇,一定会将国家治理好的,父子之又重回了。

    我知道是自己对不起她,为了国家,我不得不伤害她,不得不她死心,不得不杀掉自己的孩子。。。。。。。其实,我又何尝不心痛呢?到底,那仍旧是自己的孩子,我那沾满鲜血的双手上又多沾了一个孩子的血,那是我的孩子,还未来得及看看这花花世界。

    窗外,树枝光秃秃的,一如我的心,空落落的。

    一声鞭炮声将我从沉思中唤醒,登基大典要开始了。

    只是,我的她早已不在边了,和我一起步入金銮的是夏雨薇,一个被男人伤透心的女人,为了帮我,牺牲自己的名节,直到那件事解决,她也就会出家了。

    这或许就是人生的悲哀吧,悲悲喜喜,离离合合,最终不过是梦一场。

    随手将信放在桌上,深吸一口气,跨出门外——晨晨走了,而我还有一场硬仗要打。晨晨,等着我!

    秋风,那么悲凉。

    信,飘飘落下,正是韩晨歪歪扭扭的字迹:

    夜,吾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或许已经离开了。不要找我,我们之间,有太多太多的恩怨,我至今都无法理解为何你会那么狠心,我堕胎?他是你的孩子啊,你为何那么狠心?

    算了,这些不也罢,我和你之间,从未有过什么山盟海誓,这样,或许便是最好的结局了吧?但我仍要,我你。不管你有没有过我,我都要对你,不过,现在看来,一切不过都是枉然了吧?

    华竞芳,五色凌素,琴尚在御,而新声代故!锦水有鸳,汉宫有水,彼物而新,嗟世之人兮,瞀于而不悟!朱弦断,明镜缺,朝露晞,芳时歇,白头吟,伤离别,努力加餐爀念妾,锦水汤汤,与君长诀!

    再见了,夜,今生无缘,我们来世再见吧。

    别了。

    妻 韩晨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宫廷与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