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晚宴(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风中之云 书名:宫廷与爱情
    那句话,他得毫不在乎,轻描淡写,但我觉得我的处境特别尴尬。

    自己的夫君在自己的面前高盛阔论要邀请别的女人,自己怎能不尴尬呢?罢了,这里的社会状况不就是这样的吗?以夫为天,夫贵,妻则贵;夫,妻则。这或许就是封建社会的悲哀。

    罢了,既然是封建社会,那就按封建社会的体系来做事吧。

    晚上,聚堂:

    “给太子妃请安。”一走进聚堂,那些侍妾们都跪了一排。

    “你们起来吧。”我理了理衣袖,笑着道。

    “谢太子妃。”依旧是整齐划一的声音。

    “太子驾到。”依旧是尖锐的声音,是小东子,应他的亲信吧?

    “给太子请安。”我和她们一齐跪了下去。

    他没有理睬她们,甚至没理睬我,只走到一个穿桃红色衣服的女人边,扶起了她。

    我的眼眶不知为何有点湿润了。我想在我旁跪着的那堆人也一样吧?心里憋屈的慌。

    我的灵魂始终是现代人的灵魂,不能忍受一夫多妻制是必然的,可是,我没想到那种感觉竟如此强烈。

    难道我对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丈夫产生了感吗?

    是一见钟?呵,我有点自嘲的在心里笑了自己一下。就算对他有了感又如何?帝王家的孩子,无心,无

    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夫君拉着别的女人的手走到了我的位置,坐下。

    呵,果然,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反对。但那个穿着桃红色衣服的女人却并不诧异,毫无愧疚,推让之色好似她本该如此。

    “敢问太子,那座本是本宫的座位,为何让区区一个侍妾坐了?”我有点受不了了,尤其是当我知道我自己开始喜欢上他了。或许,我有稍许的自私,然这种自私,从古至今,一直是女人的专属呢。

    我不是一个胆小之人,对于我应该知道的事从不会装糊涂,混一混就让人过关,我要弄清楚事的起因、经过、结果。

    “区区侍妾?哈哈,妹妹,我的时间比你长呢。”太子没有张口,反倒是那个女人张口了。

    不过想讽刺我未和太子有过“洞房花烛夜”罢了。

    “再怎么长,也是侍妾呢。永远爬不上正宫的位置。”我淡然一笑,话语里的讽刺并不少于她。

    “你——,哼,太子,你看她——”女人见言语上占不了便宜,便找了太子做护星。哼,没脑袋的女人,还想在言语上占我的便宜?

    还未等太子开口,我抢着:“难不成姐姐没听过‘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吗?哼,不过也是呢,姐姐您啊,该是女子无才便是德罢,没听过正常的。让我来给姐姐解释一下吧:新的事物必将取代旧事物,这是观的自然发展规律呢。这些,又怎么可能会被姐姐您区区一个小女子打破呢?您是吧,太子,我的夫君?”

    “你——”

    “行了,别吵了。都坐下来吃饭吧。扶桑,你坐那边,这里还是由太子妃坐。毕竟礼不可废嘛。”太子打断了我们的唇舌之战。不过他也倒明白事理的,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干什么,该安抚谁。怪不得他会出“是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谁不是靠自己的努力换来的?”这样子的话。果然不假呢。

    原来她叫“扶桑”啊名字倒显得淡泊,实际啊,那就不得而知了。

    大家都入了坐,我坐在了太子的左手边。

    而坐在他右手边的是一个穿着鸀色衣服的女人。她的妆不浓,但总归还是有的,与她头上那双蝴蝶很是相配。这一的打扮倒也显得自然,庄重。

    席间,无非就是几个坐的近的侍妾交流几句,而我,只是坐在那里,呆呆的。而扶桑,那个刚刚和我争吵的女子,显然有几分不服气,还想与我一决高下。哼,这就是封建社会的体系啊,妻以夫为天,无论丈夫什么,自己必须遵守,而且不能顶嘴,毫无条件地。

    或许,我该学着适应了。

    “太子妃,你上我这儿来一趟。”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宫廷与爱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