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乌贼娘大战猫拳

    穿着和服的御坂御坂和小茜挽着手走在庙会上,而因为和沐丝决斗艰难获胜,为了夺取破解猫舌杖法的不死鸟丸而苦练火中取栗天津甘栗拳却因为不敢靠近火源而心沮丧被大家劝来参加庙会转换心的女乱马则手里拿着一大包吃的在前面蹦蹦跳跳的走着。看着“她”

    努力的买着萌撒着,只是为了卖小吃的大叔说一句“啊,小姑娘真可,多给你这个吧”或者“这么可的小姑娘这个就不收钱了吧。”御坂御坂的心中十分的不能平静,仿佛那个心灵的小船被12级台风刮过。‘乱马你的节cāo呢,你要都把它们换成小吃吃掉么,你不是平常标榜自己是纯爷们么,尼玛你把我和你这个同类交给你的信任放在何处啊。’她在心中疯狂的咆哮道。

    “小御板咱们从这边走”小茜拉了啦御坂御坂的衣袖,“咱可不认识她,对吧。”“恩,没错,谁知道那个无节cāo的红发女是谁啊。”‘尼玛这个太丢人,绝对不能让人知道我认识她’此时两个人的心里想法是一样的。

    “来一来,看一看啊。”一个头上绑着毛巾的大叔在一个大水盆后面吆喝道“看这些多可的金鱼啊,10元10个网罩捞到多少条给多少条哦。小茜明显对这个游戏很感兴趣,拉着御坂御坂就向那边走去,没有心理准备的御坂御坂一下子差点被她拉了个跟头。不过很显然蛮力是对捞金鱼是没有用的。一会功夫就已经弄破了30多个网了,而小茜的战绩还是0.“小茜姐还我试试吧,你也换换手气”御坂御坂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主动上前帮忙。

    于是,半小时之后“算了把小姑娘,捞不到就不要捞了。”“是啊是啊”这是围观的人;“小御板不行就放弃吧,咱们去玩别的”这是小茜。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某个呆毛LOLI的100+:0的突出战绩。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暴躁的心,御坂御坂现在才明白什么叫眼高手低,‘尼玛,该死的激ān商你还能在无耻一点么。’看了看手里的最后一个纸网御坂御坂看准了一条鳞甲光鲜的金鱼,一抖手用咏中的寸劲手法捞去,然后那条鱼活蹦乱跳的继续在盆里游着,而那个大木盆却被御坂御坂的网兜打出了一个不小的豁口。。。

    “小姑娘实在太感谢你了哦,以后还要来给叔叔送钱哦”看着小茜和御板御板准备离开了,摆摊的大叔不知道怎么想的用yīn阳怪气的语气说道,而这句话彻底成为了点燃御坂御坂心中炸药包的导火索,炸飞了某种名为理智的东西。“嘿嘿~”御坂御坂怪笑着,后升起了某种不祥的气息。“大叔~”“怎么还有什么事,你可是合理的输给我的啊,想要找事么”被御板御板的低气压有点吓到的老板胡言乱语到。“不,请在给我10个网子。这是钱”

    然后,御坂御坂拿起一个网子没有瞄准任何一条鱼,直接对着水里放了一个高电压,所有的鱼都昏了过去飘在水面上,被御板御坂用剩下的九个网子一下子打捞干净。拿起鱼御坂御坂就要和小茜离开。“不许走,我和你打个赌把只要你把我这个鱼缸里的鱼(食人鱼)捞出来一条所有的鱼都给你,你要是捞不到就把刚才的鱼留下。怎么样敢不敢”“你确定”御坂御坂拎着手里的鱼,眼里闪过一道名为“危险”的光芒。就在这时。“你们在干什么"l乱马从后面跑到小茜和御坂御坂的眼前。而他的到来正好挽救了鱼摊老板的悲惨命运。

    “哦,原来是这样啊。”乱马听了事的经过后想了一会,突然两手一拍“对了,我不能接近源,没法练火中取栗,但是在水里捞食人鱼和火中取栗差不多啊,这样我不就可以练习拳法了么。突然开窍的乱马找到了他的练功方法。而看到乱马的到来,御坂御坂也没心和一个小贩计较到底。于是就把时间让给了小茜和乱马培养感自己先回道场去了。

    周rì,御坂御坂跟着小茜去逛街。八十年代的rì本还是很繁华的,街道两旁熙熙攘攘的都是各种商店,吃着手里的零食,和小茜,小美一起在太阳下闲逛。说实话御坂御坂还是比较喜欢的,毕竟上辈子的作为死宅的她像这样的人参大赢家的场景大概只会在梦里出现把,虽然她现在是个小LOLI在不明真相的群众(除了她自己)眼里就是两个姐姐带着小妹妹出来玩。

    由于天气炎,三人不知不觉的就向着比较凉快的海边走去,就在快到海边的时候,发现这里正在举行一场打西瓜乱斗,每人手里一个大西瓜,所有人一起乱斗,方法不限,被人打碎手里的西瓜就出局。此时正是战况激烈的时刻,场上红sè的西瓜汁四处飞溅。而其中最活跃的就是乱马,只见她手抱着一个大西瓜,用刚刚学会不久的天津甘栗拳飞快的淘汰着比赛选手。没错就是天津甘栗拳,在夜市事件后乱马成功的找到了突破口从而成功修炼成功的拳法。事后御坂御坂也向可伦请教了天津甘栗拳的要点,如果说咏拳是一种格斗技法,那么天津甘栗拳就是速度的高超技法,只是对于御坂御坂的帮助不大,确完全适合走速度路线的乱马。而此时的乱马却遇到了麻烦。看着抱着西瓜上场的小茜乱马十分的头痛“小茜你怎么也参赛了。”“那你呢,为了那个奖品么,”说着小茜后冒起了名为危险的气息并一手指向了奖品台上站着的笑的十分开心的蓝发美少女珊璞。而此时的珊璞穿了一旗袍衬出了她那十分出sè的材,但最显眼确实她上挎着的标服上面写着“奖品”两个大字。而她的脖子上来挂着一个大项链上面写着“不死鸟丸”几个不起眼的小字在阳光下折shè出诡异的亮光。

    都说吃醋的女人是十分可怕的,而此时的小茜无疑诠释了这个说法,刚才还在大杀四方威风堂堂的乱马现在就被爆发的小茜得十分狼狈。“小茜,看招我是不会让你妨碍乱马的”抱着一个西瓜的珊璞一脚踢向小茜怀里的西瓜,乱马此时却乘机脱转而继续去虐菜。

    “哦,我们看到了什么”解说员大叔激满满的喊道“我们的奖品珊璞小姐亲自参战了,而此时场上还剩下三个美少女,一个红sè马尾,一个黑sè短发,一个就是我们的奖品珊璞小姐,真是激烈的争夺战啊。”就在此时,女乱马趁着小茜和珊璞打斗的瞬间,抓住机会闪电般飞在她们中间穿过同时打碎了她俩的西瓜,然后毫不停留的向珊璞放在讲台上的药丸奔去。

    十分诡异的,一根木杖拦在了乱马前,可伦婆婆手里抓着药对乱马说道“你想要么,孙女婿,咱们打个赌把,跟我打一次,赢了药就是你的,输了你要和我珊璞结婚”

    “你怎么可以答应她,那个老怪物武功一定很高难道你的真实心意是喜欢珊璞的么”小茜气鼓鼓的看着乱马。乱马没有理会她走过去对珊璞说,“你能帮我么,我想你要和我在一起一定能帮我大忙的珊璞。”

    片刻之后乱马背着珊璞来到了海边,而她的脸上已经被小茜的铁拳打肿了。小茜一下子露出了恍悟的神sè自语道:“难道是猫拳。”“乱马还会猫拳么小茜姐”站在她边上刚才存在感几乎可以媲美‘阿卡林’的御坂御坂问道‘尼玛啊,杂家真的是主角么!咦刚才是不有奇怪的口癖混进去了。麻无所谓了’小茜眼sè复杂的看了一眼奔向大海一脸慷慨赴死神sè的乱马答道“在乱马小时候,玄马伯父为了让他学会猫拳把他浑绑满猫食扔进了饥饿的猫群中,使得他有了怕猫的弱点,不死心的玄马在失败了之后不甘心又重复了N次(玄马你确定你是乱马的亲爸么——!)最后乱马有了一个在被猫过度接触害怕过度之后化为人形猫的毛病。”

    碧蓝的海浪一波接着一波的拍向沙滩,此时的乱马背着因为接触海水已经变成小白猫的珊璞正在狼狈的应付着可伦婆婆的攻击。“梭鱼破”可伦婆婆用气势具现成海中梭鱼打向乱马,一道jīng光闪过,鱼形气波直接被化为人形猫的乱马用爪子以眼不可视的动作抓碎了。可伦婆婆一看不好直接用柺杖打去,然后柺杖在猫乱马的手中化为了条条木头丝。

    御坂御坂看着这个状态的乱马心痒难耐,直接跳进海里变乌贼娘向乱马攻去,十条触手交织成天网一般插向乱马,乱马怡然不惧,影一闪直接出现在触手上面伸出爪子就抓去,御板一看不好,用乱马目标下面的另一条触手弯成弓形,一道弹力打在乱马腿上把它弹到一边免去了一条触手成为鱿鱼丝的命运,眼见乱马速度太快了,触手**对它没有太大效果御板御板就缩回了触手并把乱马引到近处。用咏的争中线的方法御坂御坂试了试小挪步侧闪避却发现对乱马没什么用,化猫乱马的它速度已经达到了眼难辨的程度。以现在御坂御坂的体素质根本来不及反应,此时御坂御坂上的衣服已经被乱马抓烂了,御板一看不行决定先躲开,转潜入海里,乌贼娘形态的御坂御坂在水下就是主场,但她很快发现乱马并没有去纠缠可伦婆婆反而追了过来,御坂御坂知道猫乱马是被变乌贼娘的自己吸引过来的,它把自己当鱼了,想到了这了御坂御坂顿时哭笑不得,于是她加快速度把乱马引向了沙滩。

    “嘭”的一声水花四溅,一个蓝头发的小萝莉冲出了大海水花四溅,她的白sè连衣裙不知道被谁抓的破破烂烂的。在她刚落到沙滩的时候,又从还海里窜出一道影直接向LOLI少女扑去,在还离着蓝发少女不近的距离的时候第二道影以更快的速度反逃了回来落在沙滩上,这时众人才看清它的样子,这也是一个少女但是这个红头发的美少女落地后却像受惊的猫儿一样头发乍起四肢着地,一头红sè的头发炸起来,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过来乱马,”小茜急忙跑过来,“嗖”的一声猫乱马就跳到了小茜的大腿上,用脸颊轻蹭着小茜的欧派。很快安静了下来,而小茜的头上已经冒出了开锅一样的水汽。

    其实在猫乱马扑来时,御坂御坂就开启了自己的电磁力场,并且在里面布满电流,为小动物的乱马就这样被吓回去了,正式有着这样的手段她才把猫乱马当成了自己武道的试金石,通过和它的一场激斗虽然在乌贼娘的主场海里也输掉了但是对御坂御坂的武道磨砺还是不小的。

重要声明:小说《御坂御坂养成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