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神秘的锦袍公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誓言无忧 书名:农女吉祥
    吉祥家建的小码头建得火朝天,最开始建的几排铺子已经租出去有了收益的时候,钱家、李家、赵家、叶家也看到了建码头的甜头,觉得这应该是不亚于商队的赚钱的路子,也纷纷眼起来。但是因为签了商队入股的协议,他们在清平镇要是也建起个码头的话,一来是没有更加合适的地方,二来也是违反了当初的契约,两相权衡之下,也就不打算在清平镇建立码头,而是纷纷向外发展。

    沿着清水河向东其他镇子的码头,吉祥她们却是没有涉及的,于是一大波清平镇的有钱人出去沿着河买地建码头,成了附近镇子上的新鲜事儿。自然,这新鲜事儿是在大家都买好了地,开工了以后,才传出来的。

    有的人能够正确的看待吉祥家建码头的事儿,比如说已经跟吉祥家合作要建立商队的几家,自然也就有人眼气吉祥家的成就,就比方说侯家。

    这侯家在吉祥斋开业了以后,就看着刘家不对付了,自己闹了吉祥斋一场不说,更是追随着鲁二公子对吉祥家威,差一点就把吉祥斋给挤兑倒了,之后吉祥斋揭穿了鲁二公子的谋,狠狠的用比拼的方式反击了回去,不但成功的把吉祥斋保住了,更趁机扬了名,开了食铺子同福食铺。

    鲁二公子能够灰溜溜的夹着尾巴走人,但是镇上的侯家杂货铺的一家人,却没法走啊。因为他们卑劣的行径,被镇上的人深深的唾弃了,连带着子也过得艰难起来了。瘦猴儿和侯婆子的两个儿子,因为不堪忍受镇上人鄙视的目光,跟着外地的商队走了,只剩下瘦猴儿和侯婆子两个在清平镇上,度如年,总是想着怎么能再狠狠的刘家人一把。这时候,他们已经不在乎什么钱财了,只想要好好让吉祥家丢个丑。出点血什么的。好让自己的心里头爽快一下子。

    一直眼气吉祥家的侯家人,眼看着吉祥家一直顺风顺水的,好不容易有个皇上选妃的事让他们忙得焦头烂额,竟然因为中秀才的事给平过去了。实在是气的不行。如今看到吉祥家竟然开始建码头了。一排一排的铺子不要钱一样的建起来,侯家人可是再也坐不住了。

    侯家人虽然不是什么聪明绝顶的人,但是小聪明也不少。尤其是害人的小聪明,成天在脑子里头琢磨着怎么能吉祥家一把,转眼就找到了机会。

    这一天,一个醉鬼倒在了侯家铺子的门口,侯婆子开门往出走的时候,绊在那醉鬼的上,吓得哎呀妈呀的尖叫着,就扑倒在了地上,胖胖的子像个球一样的在地上滚着,看到了那醉倒的男人以后,本想伸出脚来狠狠的踢他两下,却在看到那男人的衣料子以后,停下了脚。

    “当家的,当家的~”侯婆子扯开嗓子叫人,这醉倒的男人上的衣料可真是好啊,比那鲁二公子上的衣裳都好,侯婆子看着那醉鬼醉的不省人事的,当即起了心思要把这衣裳扒下来,到时候改了给自家儿子穿。

    “来啦来啦,一大早上的鬼叫什么啊!”瘦猴儿佝偻着背从屋里头走出来,看着地上躺了个人,吓了一大跳,嗖的一下就躲到门板后头去了,“这……这人是谁啊?”

    “我哪知道是谁?是个生面孔,估计是顺着河过来的,你赶紧的,趁着这人醉了,咱们把他的衣裳给扒下来,这衣裳看起来就是个好料子,搞不好这一件衣裳就能值个三五两银子呢!”侯婆子看到瘦猴儿畏畏缩缩的样子,狠狠的越过那醉鬼,到了瘦猴跟前,狠狠的捏了他胳膊一把。

    “好好好,我赶紧的还不行……”瘦猴儿吃痛,抖抖索索的到了那醉鬼跟前,看看左右没有人,伸手就开始解那醉鬼的衣裳,三下五除二的就把他的衣裳给扒下来了,觉得这还不够,看到那人脚上的鞋子不错,也给扒了下来,看着这人一纯白的丝绸中衣,却醉的不省人事的样子,觉得这便宜不占白不占,要是能把他的中衣也扒下来就好了。

    还要伸手的时候,侯婆子扯了扯他,“赶紧的,把他扔到别处去啊,要不酒醒了以后,肯定找咱们家的麻烦来。”

    “行!”瘦猴心疼的看了看那人上的中衣,把手里头扒下来的袍子什么的,扔给了侯婆子,“你等着,我把这人扔的远点。”

    “快去快去!”侯婆子摩挲着衣服上那漂亮的纹路,高兴不已,“别扔这边,扔到刘家码头去,这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在刘家码头出的事儿,也能找找他们的晦气。”

    “哎,好!”瘦猴儿听了这话,点点头,搭着那醉鬼就往吉祥家的码头走,不知道怎么的,吉祥家的码头建成了第一个上岸口了以后,大家就习惯的叫那做刘家码头了。吉祥因为这事儿还郁闷了半天,毕竟是自己跟广安哥一起弄的码头,现在码头却姓刘了,让吉祥有些担心广安心里头会不舒服,好在广安没有任何的表示,让吉祥的心渐渐的放了下来。

    瘦猴儿搭着那醉鬼往刘家码头走,因为时间还早,小巷子里头的人不多,但是走着走着,快到了码头的时候,就有不少人走来走去的了,瘦猴儿累的气喘吁吁的,瞅了个没人的角落,把那人往地上一扔便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叨咕着,“今天算你走运,老子没有力气了,要不是这样,老子把你扔到刘家码头的河里头去,嘿嘿……到时候刘吉祥还不倒霉了?”瘦猴儿一边狠狠说着,一边转走了,他所不知道的是,那原本醉醺醺的被扔在地上的男人,微微张开了眼睛,细长的凤眼里头精光乍现。

    一天以后,位于商业街的吉祥斋总店迎来了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那人上一白色锦缎的袍子,显得风度翩翩,微微摇动的扇子后头,一双凤眼半眯着,细细的打量着这吉祥斋。要是侯家夫妻在这的话,定然会吓一大跳,这人赫然是一天前倒在侯家铺子门口的锦袍公子。

    “在下省城鲁家大公子,求见吉祥斋主事的人!”那锦袍公子走到大厅里头,拱手对着看店的小云说道。

    “好的,请随我来!”小云听到这话,看到这公子一的衣裳价值不菲,利落的嘱咐了看店的另一人,正好自家小姐在呢,伸手便请这鲁家公子进来。小云的心思单纯,丝毫没有把面前的鲁公子,跟当初轻薄自家小姐的鲁二公子联系起来。

    那鲁公子随着小云走到内院,看到原来仆役如织的院子里头冷冷清清的,没有什么嘈杂的声音,却被布置的一片温馨的时候,原本的冷着的脸稍微的缓和了一些,随着小云进到了大厅里头。

    “不知道鲁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吉祥正忙活着算账呢,听到有人求见,搁下了笔就出来了,看到了这玉树临风的站在自家大厅里头的公子,当下愣了愣,这人实在是太脸熟了,跟当初调戏自己的鲁二公子,约么有五六分的相像,吉祥的眼神,嗖一下子的就冷了下来,声音里头,也带着寒意。

    “刘掌柜,鲁某唐突登门,实在是失礼了!”那鲁公子看到吉祥的样子,就知道吉祥对他带了敌意了,当下对着吉祥微微一礼,显得恭敬又谦逊,比那鲁二公子浪子的模样,好了太多了!

    “敢问鲁公子,是因何而来啊?”吉祥看到鲁公子的样子,也不再针对他,请他入座,淡淡的说道。态度说不上疏离,却也说不上好。

    “呵呵……在下是有个不之请。”鲁公子苦笑了下,自己在省城也曾经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现在落到这个境地,实在是……唉!

    “我这里是乡下小地方,人也是乡野村妇,不知道有什么事能帮上鲁公子呢!”吉祥说出这话来,并不是问句,而是感叹句,推脱之意很是明显。

    “在下所求之事非金非银,只是要刘掌柜一个承诺。”

    “哦?什么承诺?”吉祥眉毛微挑着说道。

    “承诺在他乡遇到我鲁家二少爷的时候,一定不要手下留。”鲁公子的眼睛里头迸出激烈的恨意。

    “这是鲁公子的家务事,鲁公子找我这个外人能做什么。”吉祥冷冷的说道,看到鲁大公子眼中的恨意,想了想最近听说的流言,便想到了这鲁家嫡庶公子之间争权夺利的事儿,恐怕这大公子是棋差一招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吉祥自然是知道的,“鲁公子请放心,我跟鲁二公子有些过节,如果有机会出一口恶气,我不会轻易放过的。”

    “这就好!多谢刘掌柜,以后如果吉祥斋开到省城去,有用得着鲁某的地方,还请不要客气!”鲁公子对着吉祥拱了拱手说道。

    “自然,多谢鲁公子!”吉祥福了福,看着鲁公子扬长而去,吉祥的眼睛微微眯了眯,有钱人家的争权夺利,实在是让人心寒,不知道自家的舒坦平安的子,会不会因为这钱财越来越多而变质呢?

    这天以后,在吉祥不知道的地方,侯家夫妻给省城的鲁二公子捎了话,正风得意的鲁二公子收到两人的消息,险一笑,一个谋正在酝酿。(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农女吉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