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渔舟唱晚情意浓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誓言无忧 书名:农女吉祥
    感谢冬寒月亲的打赏哦,呵呵,这章誓言很喜欢的说,写起来的时候一气呵成的说。

    哎呀呀哎呀呀,初吻啊初吻啊有没有,这一段写得誓言脸红心跳的说,哎呀呀哎呀呀~~誓言脸红扭过~~

    吉祥一家子大人侍弄田地收粮食,每里忙碌不堪,孩子们白天里头帮忙收粮,晚上却是摸鱼钓螃蟹,火朝天,看似玩玩闹闹很不正经,钱却是不少赚的。别的不说,就说吉祥家卖稻花鱼和螃蟹的钱,半个月下来,足有一百两银子,当然,其中大多数都是卖掉螃蟹的钱,只有十五两是卖鱼的。

    这一百两银子,吉祥收取了其中的四成,剩下的六十两银子,一干的孩子们,按人头来均分,十二个孩子,正好是每人五两,都归做了各自的私房钱,乐得吉祥她们成天合不拢嘴。

    不单是吉祥家挣着钱了,被大福他们叫过来的广安,也起早贪黑的去钓螃蟹,钓来的螃蟹不但多,个子也很大,很是赚了一笔钱,而收了稻子以后,因为他家的田地少,平里也没有啥事,便继续去钓螃蟹,钓回来就养在水里,等攒够了十几二十只的,一起送到吉祥家来,然后卖到镇上去,这么长时间下来,竟赚了十两银子。当然,这也有大福他们顾及哥们义气,原价收购螃蟹的原因在里头。

    “真没想到,嫁给你不到半年,竟然有了十两银子的私房钱……”拿到分配的银子,柳枝儿手里握着那两个闪亮亮的银锭子,激动得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望着大福的目光如水一般。

    “媳妇儿,以后你就好好的等着吧,有你的好子过呢!今年咱们再使使劲。多挣些银子,明年你再给我生个大胖小子,我就能老婆孩子炕头喽!”大福笑嘻嘻的搂过攥着银锭子舍不得放手的柳枝儿,轻轻的将她放倒在炕上,覆上去,惹得柳枝儿一阵喘,“天还亮着呢……”

    “没事儿,马上就黑了……”柳枝儿不再言语,屋里一片光。

    也不知道是不是吉祥家比较安静,还是说当初盖房子的时候。吉祥屋子和大福屋子的墙隔音做得不大好,眼瞅着外面还有些亮光呢,自家大哥就已经不管不顾的做起那做的事来了。让在屋子里头算账的吉祥,是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

    吉祥红着脸纠结了半晌,还是穿起夹袄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秋天吉祥家晚饭吃得早了些。又各自分了银子,现在的功夫,大家都在屋子里头数银子玩呢,吉祥眨巴眨巴眼睛,还真不知道要去哪里好,信步走到了大门外。听着自家院子里头静悄悄的,低声嘟囔道,“唉。大哥也真是的,刚成亲的愣头青,见到漂亮的嫂子,连眼睛都要粘上去了,这回倒好。吃完饭就猫在屋子里头闹,也不知道避着点人……可怜我这小妹子啊。不忍心打搅她俩的好事儿,只好自己出来溜达溜达喽。”吉祥一边笑大福一边自嘲着自己,无聊的踢动着门边已经微微枯黄的野草。

    吉祥站在门口觉得有些无聊,便向河塘望去,半个月来与广安哥同进同出,一起抓鱼钓螃蟹的子如走马灯一样浮现在吉祥眼前,不俏脸微微发红,这些子里,吉祥和广安的关系亲近了不少,平时一起钓螃蟹,说起话来倒是十分投机。广安家没有钱,从来没有上过学,但是却十分的好学,平时钓螃蟹闲暇的时候,知道吉祥会写字的广安,便兴致勃勃的跟吉祥请教,半个月的时间,虽说不怎么会写,但平里常用的字,倒是认了不少。

    大福觉得广安好学,送了他一本字帖,回去以后把这事跟柳枝儿学了,柳枝儿听说刘家的闺女都能识字,便也动了心思,让大福教他,就是不知道两人学着学着,会做什么去了。吉祥想到这,忍不住轻轻笑了,每次大哥和嫂子学习之后,屋子里就会发出嗯嗯呀呀的声音,这做什么,便不言而明了。吉祥想起刚才自己拢的近期家里的帐,知道自家进账了一百两之多,自然也是知道广安哥在抓螃蟹上挣了不少银子,细细算下来,足有十两,心中替他高兴。想起当时钓螃蟹时在河边地头好玩的景,吉祥来了兴致,信步走出了院子,往河塘边走去。

    忽然,吉祥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家小黑。吉祥看着小黑摇着尾巴跟自己讨好的样子,不笑了笑,想起这狗狗原来的主人来,更是心大好。小黑来到吉祥家一年的时间,由原来小小的团团,长成现在站起来都有半人来高了,外表变化十分巨大,倒是子没怎么变,见到吉祥以后就开始起腻,摇着尾巴蹭着吉祥的裤腿儿撒,吉祥拍拍它的头,“小黑,走吧,跟我出去溜达溜达。”

    秋天的河塘,河面上的荷花已经惨败了,只剩下大片大片黄绿色的荷叶还有长出水面很高的亭亭的莲蓬,吉祥家最近忙活着钓螃蟹,连原来秋天最摘的莲蓬竟然都没有时间摘,吉祥望着那密密麻麻的莲蓬,忽然有些懊悔,“要是螃蟹配着莲子做出来的点心一起吃,不是更加风雅么?这可是个好卖点呢,只是那时候太忙,竟然忘记了。”吉祥这么嘟囔着,细细的想着用荷花能做出什么菜来,还真就捋出来一个思路,“明年螃蟹上市的时候,喝的是菊花酒,菊花茶,然后配上清甜莲子羹,桂花糯米藕、藕盒一类的菜肴,再添上些新鲜的时令蔬菜,比如南方的竹笋,又是菊又是莲又是竹的,定然能够惹得那些清高的文人们心甘愿的掏腰包!”吉祥想到这,微微笑了,回头告诉哥哥们,赶紧把河塘里头的莲蓬给收回来,这可是好东西。

    吉祥正想着,便听见远远的有人唱歌的声音,歌儿倒不是什么稀奇的歌儿,无非是河边上常唱的渔歌小调罢了,只是那唱歌的人,嗓音低沉醇厚,唱起渔歌来,别有一番滋味,映衬着洒下的夕阳余晖,吉祥被这渔歌感染,心中竟出奇的宁静安详,连带刚才汲汲营营的想着的那些赚钱的事,也都忘在了脑后,只专心的听着那时而高亢嘹亮,时而低低婉转的渔歌。

    忽然,一片小舟从荷叶之间穿梭出来,吉祥顺着那声音望去,只见广安站立在艚子上,一手撑着竹竿,一手轻轻的攀折着旁边的莲蓬,动作和着歌声的节奏,有张有弛十分耐看。

    吉祥见到是广安,不由得心中怦怦跳起来,原来,那唱歌如此好听的人,竟然是广安哥!吉祥想要向前走到河边去叫住广安,又怕自己这样过于外向,惹了人家的闲话,会让广安哥不喜,毕竟这年代,年轻女孩子的闺誉是相当重要的。吉祥低头皱眉,有些拿不定主意,正在犹疑之间,那歌声忽然停了,吉祥心中一慌,莫不是广安哥已经走了?慌忙抬头看去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瞬间陷入了一潭幽深的眼眸之中。

    “吉祥……”广安与吉祥已经不过五米的距离,两人隔水相望,双眸盈盈,只有广安低低的一声呼唤飘在空中。

    此刻的吉祥,在这水天一色的美景中,只觉得眼前的广安,俊俏得不可方物,不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脱俗,不是那种一笑百媚生的妖媚惑众,不是那种霸气横流的阳刚威武,也不是那种清雅淡然的文质彬彬,眼前的人,只是个普通的农家小子,有着硬的眉,时而明亮得灼人时而幽深如深潭般的眼,他的五官不错,却谈不上是貌似潘安,但此刻,吉祥只觉得眼前憨厚踏实的人便是自己心中最最完美的那个,没有理由。

    “吉祥……”广安低低呢喃,双眼片刻不离吉祥的脸,吉祥的心怦怦的跳动,仿佛马上就要脱离自己的体,到广安哥那去一样,望着眼前那少年,吉祥忘记了自己的前世今生,忘记了周遭的一切事物,便只有眼前这低低唤着自己名字的人,仿佛自己等了那么久那么久的时间,就只为了听他这一声唤。

    “我在……”吉祥的声音有些颤抖,轻轻地应道。

    “吉祥……”广安听到吉祥的回应,双眸蓦地亮了起来。

    “我在……”吉祥嘴角微微上翘,再次回应。

    “吉祥……”不知什么时候,广安已经将艚子撑到了岸边,一个纵跳下来,走到吉祥的面前,一把捞住吉祥细软的小手,深唤道。

    “我在……”吉祥笑靥如花,丝毫没有抽回自己手的意思,仰起脸静静看着眼前的广安,含羞带怯的说道,“我一直都在……”

    “吉祥……”广安这声低喃,融化在两人的唇齿之间。

    夕阳西下,最后一点余晖湮没在天际的时候,吉祥轻轻的抚着自己的唇,觉得浑发烫。刚刚的耳鬓厮磨,让自己的心儿狂跳,子不由自主的发软,广安不放心吉祥一个人回家,便把艚子拴好,轻轻拉着吉祥的手,走在田间的小路上。

    草虫啾啾,月亮已经升了上来,广安将吉祥送到门口以后,并没有多加停留,将刚才拴艚子时候揣在怀里的莲蓬通通递到吉祥手上,温柔的在吉祥额上一吻,低声说道,“等我……娶你回家!”

    PS:  感谢冬寒月亲的打赏哦,呵呵,这章誓言很喜欢的说,写起来的时候一气呵成的说。

    哎呀呀哎呀呀,初吻啊初吻啊有没有,这一段写得誓言脸红心跳的说,哎呀呀哎呀呀~~誓言脸红扭过~~

    p:///MMWeb/2617438.aspx

重要声明:小说《农女吉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