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反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康王妃,那个杨氏。

    皇帝喝了口茶,“康王妃说怎么医治?”

    韩公公忙用手比划了一下,“听说是要用这么长的针,扎到太后娘娘心窝里去,然后将里面的血抽出来,奴婢听到这样的话,都吓得头皮发麻。”

    韩公公两手之间有肩膀宽的距离。

    这样长的针,皇帝觉得心里一震,眼睛也透亮起来。

    韩公公将头沉了下去,嘴角浮起一丝笑容。

    皇帝最喜欢新奇的东西,不管是对谁,只要听到有奇怪的事就会追着询问,康王妃在民间治病救人的许多事平里到他这里就压下了,皇帝知道的不过是从朝廷上传上来的那些,否则早就提起了兴致。

    皇帝一下子从莲花座上站起,“还有这种事?太医院那边有什么话?”太后病了不是一了,就连他吃的

    金丹也时常送去,人老了就愈发病的厉害,没有成仙的人,未免要经历一番生老病死。

    所以他才会想要修炼成仙,太后却不明白他心所想,连同济宁侯府一起要给他安排个嗣子,好像他立即就会死,太后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厌恶他的做法,否则就算要从宗室过继个孩子也该和他商量,用不着这样遮遮掩掩,串通刘砚田一起做这件事。

    不论是选择子嗣还是将来的储君,能做决定的都该是他这个皇帝。

    韩公公从小内侍手接过拂尘,递交给皇帝。“丁院使说,太后娘娘的病,也只能康王妃治。”

    太医院都这样说,他要亲眼去看看杨氏到底用什么东西给母后治病。

    “让人准备步辇”皇帝走了两步,“我要去慈宁宫看望母后。”

    韩公公立即去安排。

    ……

    太后看着眼前的针,这针和平里见的不同,刺入人体里仿佛能带走些皮,拔走的时候留下一个血淋淋的大洞。

    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吓人。

    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治病用的。

    太后困难地喘着,每次呼吸都用尽了力气。却换不回多少气息。

    旁边的女官上前劝慰,“太后娘娘还是用太医院的药吧,康王妃的法子太……太吓人了。”

    不管是药石还是针灸都比这个看起来稳妥的多。

    太后点头,“让丁院使给我用针吧!”

    丁院使被请进内里施针,杨茉等到丁院使从内里出来。

    丁院使的脸色难看,“用了针。可是不见好转。”

    意料之,这病用常规手法治定然不会有疗效,否则她也不会那样说。

    “还有多久会更重起来?”丁院使已经没有了主意,照他的经验,太后娘娘病成这样,恐怕是难治好了。

    杨茉将脉案写好递给丁院判。“随时都会,太后的心音听起来不好。得不到治疗只会越来越重。”

    “我说的用针穿刺只是第一步,如果重起来就要做心包开窗。”

    心包丁院使已经知道是什么,心包开窗的意思难道就是要将心包上做一个窗户出来?做个窗户,难道对人无碍吗?

    丁院使想要询问,只听传来内侍的声音,“快,快。快,皇上的步辇到门口了。”

    慈宁宫的宫人立即站出来迎接。

    杨茉看着穿着道袍的皇帝从眼前走过。那双脚在她面前略微停顿,然后低沉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康王妃,你要怎么给太后娘娘医治?”

    是好奇她医治的方法,杨茉清音清晰道:“用长针刺入口查看是否有积液,为了防止创口有变,要用我们做出的新药给太后娘娘提前治疗。”

    皇帝皱起眉头来,“你说新药?”

    “是新药,我们保合堂才做出的新药。”

    听到做出新药,皇帝脸上浮起笑容,“听说给董昭治病的时候,京里很多人帮你开炉制药?”

    皇帝声音里带着些许兴奋。

    杨茉道:“是,就是这样的药。”

    皇帝脸上的神愈发好看起来,要不是听说保合堂开炉炼丹他还不会轻易就给周成陵复爵。

    杨氏的事闹得京里沸沸扬扬,宗室长辈接二连三的上奏折,皇帝心里却对这个杨氏没有多少厌恶,甚至想过要将杨氏弄进宫来。他就喜欢不按常理行事的人,譬如他,譬如杨氏,没想到杨氏果然炼起丹药来。

    真是有趣。

    康王一直反对重开上清院,大约怎么也没想到后辈子孙会想方设法迎娶一个炼丹的女人,哈哈,太有趣了,这个比杨氏在外抛头露面治病救人有趣多了。

    只要想想他就会笑出声来。

    就因为这样此时他看杨氏,不知怎么的看出几分赏心悦目,“那药在什么地方?”

    杨茉道:“在保合堂。”

    皇帝满意地点点头,刚要转头走向内,只听里面传来宫人撕心裂肺地喊声,“太后娘娘,太后娘娘,您这是怎么了?快来人啊,丁院使快……快来。”

    丁院使忙带着太医快步走进内,很快太医院的太医就跑出来,“康王妃您快去看看吧,我们院使大人请您进去。”

    太后寝宫里挤满了人,见到杨茉进门,宫人、内侍纷纷避让,丁院使也让开边的位置,杨茉径直走过去查看太后的形。

    怎么办,怎么办,丁院使已经没了主意。

    眼看着杨茉的手停下来,丁院使的心都紧紧地揪在一起。

    “要立即照我说的用针穿刺心包。”

    “否则就会有命之忧。”

    “丁院使你去向皇上禀告,若是照我的法子医治,立即就让人去保合堂将朱善和药带进宫里。”

    ……

    皇帝快地在大里踱步,看着慈宁宫里的摆设,和十几年前好像没什么两样,从前他觉得过于陈旧,不知怎么的现在他却看起来很舒坦,但是这样的舒坦随着外面嘈杂的声音顿时变成了辛酸。

    他讨厌这种感觉。

    “皇上,”丁院使上前禀告,“太后娘娘不太好了,微臣等没了法子,只有康王妃还能一试,是否请康王妃治症。”

    生死乃人间常事,可不知怎么的真到了这时候,却有些心烦意乱,皇帝看向丁院使。

    丁院使一脸的仓皇,太医院的确没有了法子。

    不是所有事都有的选择,现在只有杨氏,只有杨氏有法子治病。

    “让杨氏快些医治。”皇帝终于感觉到了恐惧,那种突如其来压过来的恐惧,密密麻麻地笼罩着他。

    这就是他的恐惧,他已经坐拥天下,如今最大的恐惧就是命注定的生老病死,他想要超脱出凡尘之外,与天同寿,皇帝脑海里忽然浮现起先皇责骂他时的模样,天昏沉沉的,大里点燃了许多蜡烛却还是那么的黑,先皇站在他跟前,怒吼着将奏折砸在他上。

    一句句骂着他,“废物。”

    “废物,及不上康王世子半点。”

    不知是不是因为慈宁宫太过陈旧,他心里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什么东西正倾压过来,要将他死死地压住,让他动弹不得,到底是什么?

    “是康王爷,”韩公公低声道,“天家,康王爷递折子等见呢。”

    皇帝皱起眉头,“什么事?”

    “雨连下了几,恐怕是有灾了。”

    京城大雨一连持续了几天,开始有奏折递过来。

    “不见,朕没空听他的陈词滥调,户部没银子让他们自己想法子,谁也别想打朕的主意。”韩公公应下来,就要擎着伞出门。

    “让康王来办这件事。”皇帝想到一个好主意,满朝武都惦记着他在丹炉里花的银钱,这件事就交给周成陵来办,周成陵的正妻杨氏不是也在烧丹炉,看他有什么话说。

    韩公公一路跑出慈宁宫,将皇帝的话一句不差地告诉周成陵,“王爷,您千万要保重。”就算他是个无根之人,也知道整躲在上清院的那个“天师”,正在将手里的权利都交给康王。

    听说太后娘娘要过继宗室的孩子进宫,他还担忧了好一阵子,没想到皇帝立即勃然大怒,只因为觉得那些金丹已经起了效用,一直吃下去就能让他永保命。

    离他盼着的子只有一步之遥,那昏君还不知晓,韩公公脸上布满了笑容。

    “王妃怎么样?”周成陵低声问。

    “一切都好,您安心。”

    周成陵点点头,“若有什么差错……要将王妃平安地送出宫。”

    自从康王妃开始给太后看诊,慈宁宫里里外外就换了不少人手,就算出了事也能保住康王妃平安。

    ……

    杨茉并不知晓外面的事,也不知道周成陵这时候向韩公公打听宫内的消息。

    她只是看着针头一点点地向前送。

    这样的技术她已经练了许多次,没有超声波仪器,她就是要不停地练习手感,让自己的手成为最大的感官。

    就是这样一点点地向前。

    丁院使在旁边看的满头大汗。

    那针戳进去,不停地戳进去。

    杨茉松开手开始抽吸。

    丁院判一眨不眨地看着那水晶的针管,什么都没有,会不会是康王妃弄错了。

    位置不对,她过于小心没有将针头送进合适的地方。

    丁院判以为杨茉会放弃,谁知杨茉又向前送了送针,这要是多大的胆量和多厉害的医术才能这般淡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