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警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刘夫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老爷一直都是有抱负的人,他总是能高瞻远瞩地看清楚一切,大周朝上下还没有谁比老爷更聪明,但是谋划江山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否则老爷也就不会这样大动干戈

    刘夫人按捺不住乱跳的心脏,“老爷,万一我们家也像冯家一样,可怎么得了?”

    刘砚田冷笑一声,“冯国昌是什么东西,我刘砚田比他强上百倍,我们家怎么可能沦为冯家的下超皇上现在已经是不得不用我,满朝文武没有一个能臣,总不能将所有的权利都交给周成陵”

    他就是看清楚了这一点才会这样出来管理内阁

    “要知道冯国昌一倒,被冯党乾的官员上百,朝廷急着开恩科取士就是要将这些位置填补上,现在要谁来主持大局?”刘砚田眼睛里冒出光来

    刘夫人握住冰凉的手指,“那……太后那边怎么办?皇上既然知道了太后娘娘的安排就会知道我们家和这些有乾”

    “太后娘娘是皇上的亲生母亲,只要解释清楚,”说到这里刘砚田也有几分犹疑,只要牵扯了皇位,就算是母子也要隔心,“我进宫一趟想皇上说明,太后娘娘也是好心,想过继一个孩子冲冲皇上的子嗣”

    刘夫人喊了一声阿弥陀佛,多亏老爷已经有了思量,否则她这颗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落地

    再说,杨秉正还在他手心里,到了关键时刻,他就将杨秉正牵出来,看杨氏能不退让

    ……

    杨茉看着董夫人喂董昭吃东西,满满一大碗面疙瘩就这样吃了下去

    没有什么比瞧着病患吃饭心更好的了

    董夫人转过头看杨茉,“不知道吃这么多行不行”

    杨茉说的格外痛快,“行,现在开始就可以正常吃饭了,不过最好还是先吃几天比较软的食物”

    等董昭吃过了饭,杨茉去看董昭的伤

    伤口是难看的紫红色,伤疤弯弯曲曲如同一只长长的大蜈蚣

    董夫人看了之后心跳不由地加快,只觉得头皮发麻,整个体从外向里的疼,想一想真是可怕,差点她们母子就要阳相隔

    董昭低下头,杨茉很是专注地换药,这几她很少假手旁人,只因为她的动作很灵巧,让他少了很多痛处,又或者每当看见她,他就已经感觉不到疼,而是心酸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一个卑鄙小人,喜欢一个人直到她成了亲他还念念不忘,这颗心怎么也平复不下来

    他这辈子最难以启齿的话,就是如此欢喜着一个女子,不能向旁人说,而是永远埋藏在心里

    “换好了药,我们爷俩再大战几个回合”樊老将军让人搀扶着走过来

    杨茉转过头,“还像昨那样可不行,”说着目光落在樊老将军后下人的捧着的棋盘上,“下棋可以,最多一局,老将军和世子还要静养”

    樊老将军伸出手来捻胡子,杨茉站起去看樊老将军的伤口

    其实伤口愈合的不太好,董昭毕竟年轻体底子好,樊老将军年岁大了些青霉素蛆虫虽然有些效用,但是这样下去虽然没有命之忧这条胳膊恐怕还是保不住

    杨茉看着樊老将军,“如果这两伤口还没有改善,恐怕就要换个治疗法子”

    樊大太太不一阵紧张

    董昭也皱起眉头,如果老将军没有将药都让给他,就不会有这样的

    “别想太多,若是不行就将胳膊切掉,”樊老将军一脸的坦然,“少了一只胳膊也没关系,这世上独臂的武将有的是,多少人都死在战场上,多少人都尸骨无存,我这条老命是十捡回来的,我还奢求什么,”说着转头看樊大太太,“不怕,没什么好怕的,我活过来了”

    樊大太太听得这话不眼前发,眼泪差点就掉下来

    不怕,我活过来了

    她还想安慰老太爷,没想到反过来老太爷来安慰她们

    樊老将军声音清晰,“鞑靼被打走了,保定薄了,我们还活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我们回来一家团聚,就算少了胳膊,我们照样生活,算得了什么?谁也不准哭,就听十安排”

    有多少人能像樊老将军一样豁达,将得失看的清清楚楚

    杨茉心里不油然生出敬佩,待她白发苍苍的时候,若是也能如此,她就心满意足了

    杨茉看着樊老将军,“老将军不止活下来了,还会长命百岁,”说着顿了顿转了个弯,“不过还是要什么都听我的,我说不行的事,老将军不准做”

    樊老将军立即回嘴,“不能让我不下棋”

    杨茉不肯退步,“只能一盘”

    樊大太太又哭又笑,老太爷脾气倔强,但是只听周十的话,十说规矩的时候板着脸十分认真,不管谁看了都觉得心虚,不敢上前讨价还价

    就是这样的格才能压住这么多人

    “我陪祖父下一盘”穿着鹅潢色褙子,梳双螺髻的樊三小姐低声在樊老将军耳边

    樊老将军脸上才又有了笑容,“好好好,我年纪大了,董昭那小子总是趁我不注意算计我,你在我旁边看着,让我将他杀的落花流水,十说一盘棋就一盘,一盘定胜负”

    樊家下人将棋摆上,董昭刚想要让子,樊老将军抓了一把棋子让董昭猜单双,“这次我有三丫头在边,用不着你让我”

    樊大太太就掩嘴笑起来

    那不成了三丫头和老太爷一起对付董世子,亏老太爷还说得理直气壮,好像有多公平似得

    战场上打仗了一辈子,棋盘上还要厮杀,董夫人对棋也是不感兴趣就和樊大太太去外面说话

    “这段子多亏了樊大太太,”董夫人轻声道,“若是没有你们帮衬,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熬的过去,只怕昭儿没好起来,我先垮了”

    “当时若不是世子爷领兵去保定,去的定然是我们老太爷,我们老太爷那时正病着,恐怕会是有去无回,再说就算是换过来,夫人也会留下来陪着我们家”

    董夫人被说的脸上发烫,这一点她不如樊家,自以为守着祖荫就比别人高上一等,不太和武将家眷来往,否则这次也就将米粮和药物送一些去养乐堂

    说到底是樊家和杨家不计前嫌,从此之后她再也没脸自持

    “这步棋我下的不对”樊老将军的声音传来

    董夫人和樊大太太不相视一笑

    “祖父别急,”樊三小姐道,“慢慢来,这盘棋才开始”

    樊大太太道:“只有我家三丫头才能和老太爷说上话,老太爷吵吵着要回家,我只好将三丫头叫来劝说”

    董夫人眼前浮起樊三小姐清丽的面容,清亮的眼睛,“这可真是个好孩子?”

    樊大太太没听明白,“什么?”

    董夫人想起董昭念念不忘周十,就算她心里喜欢樊三小姐又怎么能说出口

    “我听说了夫人家里的事,”樊大太太才开口,董夫人脸色立即变了,樊大太太立即一脸歉意,“夫人别嫌我多嘴,这些事我们私下里听了,就想着回避不如帮着夫人出出主意”

    樊大太太说的是江氏和耀哥的事,这几她没空也就没有理会,昭儿听说有了个弟弟也是一直沉默,真不知道后要怎么办

    樊大太太道:“妾室就是妾室,不能让她越过你,尤其是公爵爷在外纳的外室,这么多年了都没有让夫人知道,不管怎么样都是公爵爷有错在先,夫人应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管束那外室,安排侍寝要经夫人的手,夫人将她锢在院子里就是,到时候她若是随便出门,或是在公爵爷面前诉苦,都是犯了错,夫人就更加能处置她”

    “夫人这样将她放着不管不顾,将来……只会更加难管……”

    樊大太太说的是,是她一时慌了神没想那么多

    “夫人现在是生气,所以脑子里乱成一团,我也是乱出主意,”说到这里樊大太太顿了顿,“有件事我想要夫人知晓,我们家二太太去清华寺上香,见到了那位江姨娘,原本我们二太太也是不识得,用的香烛篮子是府上的,而且江姨娘出手阔绰,又让寺里的人引去厢房歇着,我们二太太就想,京里有几个董家……”

    这事她先找了十商量,十说她应该和董夫人说

    “夫人好好想想吧”

    上香就上香怎么会去厢房歇着,他们母子才进京,不认不识的怎么会在外面汪,而且去厢房的事江姨娘根本没有让人和她讲

    董夫人顿时觉得一阵寒意,上的汗毛都要竖立起来,这些事她也要别人来提醒

    所以樊大太太才会出这样的主意,将江氏关起来,看她还会不会出府,只要江氏再任意妄为,她就可以让人查个清楚

    对,从现在开始她就让人跟着江氏,看看江氏到底在捣什么鬼

    ……

    “世子爷,您输了,”樊三小姐没有仔细数目,“您输给我祖父一目”

    樊老将军点头笑,本以为已经穷途末路,谁知道柳暗花明又一村(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订阅,打赏,,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