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尿裤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手术室里消毒做准备工作,杨茉仔细去检查将要拿进手术室的器械

    “师父,”魏卯进来道,“董夫人来了”

    董夫人一定是担忧董昭,这时候她要出去和董夫人说句话,才能让董夫人安心

    杨茉放下手里的东西脱掉上的长袍迎出去

    董夫人脸色青白,嘴唇哆嗦着,见到杨茉忙颤声道:“十,昭儿怎么样了?伤的重不重”

    杨茉看着董夫人轻声道:“世子爷现在的形要立即做手术,如果不手术会很危险”

    董夫人慌忙不迭地点头,“手术……手术……请十给昭儿做手术,”说着眼泪就不自觉地淌下来,却强忍着哽咽的声音,怔怔地看着杨茉,生怕错过杨茉说的每一个字,对她来说,杨茉说的话就是救命稻草,只要抓住了,昭儿就会平安无事,“手术之后就会好了吗?”

    杨茉不想给董夫人太多压力,“手术是第一步,后面还有治疗,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顺理地开展手术,有些文书要夫人签好”

    董夫人连声道:“好,好,我立即就签,快,拿笔来,”然后看着杨茉,“十快去救昭儿,我……我在这里我立即就签文书”

    杨茉将董夫人搀扶着坐下,“夫人先别急,里面都在准备,一会儿我进去手术,有什么消息随时就会让人出来知会”

    董夫人看着保合堂的郎中将准备好的器械送进去,冷汗一下子从上冒出来,要用这么多东西,上次十在家中给昭儿治铂只是用了一根管子,现在却要用这些刀刀剪剪,董夫人只觉得耳边忽然嗡鸣声响,然后看着杨茉的嘴一开一合什么也听不到

    董夫人不停地摇头,“大小姐……十……这会不会有危险”

    杨茉拉紧董夫人的手,“但凡是手术都会有危险,但是如果不做手术就没有一点的消,不知道世子爷还能不能醒过来,只有做手术伤口才会有机会痊愈,我们是要将不好的地方切掉,这样体才能好起来”

    董夫人半晌才点头

    正说着话,外面传来樊老太太的声音,“十在哪里?”

    杨茉抬起头就看到樊大太太扶着樊老太太进门,樊大太太眼睛通红,樊老太太却目光清澈,看起来十分地镇定

    紧接着后是童家朱家傅家胡家的几位夫人

    杨茉上前道:“老太太,我在这里”

    樊老太太看着杨茉脸上露出些欣慰的笑容,“回来就好,”说着向屋子里望去,“我们家老将军可还好?”

    杨茉点头,“樊老将军伤到了胳膊,我们已经止了血,现在正准备让济子篆先生给樊老将军缝合伤口”

    樊老将军虽然伤的轻些,毕竟年纪大了,体不如董昭又失血太多,也是很危险

    樊老太太点点头,“那就好,我们就在这里等消息”

    杨茉颌首,魏卯上来道:“都准备好了,就等师父了”

    樊老太太立即松开杨茉的手,“快去,快去,不用管我们”樊大太太想要多问几句,却还没有开口立即就被樊老太太攥住

    杨茉向周围人点点头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上,尤其是樊老太太,即便是心里焦急也没有问她太多话,生怕会让她紧张

    樊老将军伤成这样,樊家人却还顾及她的

    杨茉就觉得眼睛发

    “魏卯,”杨茉轻声吩咐,“樊老将军那边有什么消息你要出来告诉樊老太太”

    魏卯应下来

    樊大太太听得这话才算松了口气

    董夫人如同置冰窖,全上下不停止地颤抖,正死死地咬着牙,手立即感觉到一阵暖和,樊老太太上前握住董夫人的手,看向樊大太太,“快将我的氅衣给董夫人穿上”说着慈祥的目光落在董夫人上,“你这孩子,怎么冷成这样,别急别急,你看这么多人都在等好消息,一定不会有事的”

    “是艾”胡夫人上前道,“夫人别急,世子爷上次生病就是十治好的,既然十说能手术,定然就会有把握治好,我家的老爷上次回来腰上受了伤,御医都说站不起来了,我们家哭的不行,哪知道我们老爷的伤不但养好了,还能再去打仗”

    董夫人抬起头看着胡夫人,仿佛受到了些许安慰,在大家注视下点头

    昭儿,你一定要醒过来

    一定要好起来

    母亲就在这里等着你

    想到董绩的无,董夫人的眼泪又淌下来,不要伤心,不要为不关心自己的人伤心,因为无论你怎么做都不能让那些人动容

    你已经让母亲骄傲

    ……

    杨茉用手术刀将董昭的伤口扩大,张戈低头看过去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伤口已经感染,现在看清楚是左半结肠坏死,要切除左半结肠然后做肠吻合术,这样的手术她和济子篆先生一起做过,只是当时病患感染的不重没有切除结肠

    杨茉抬起头看看水晶灯,“将灯放低”

    立即就有人将灯摇下来一些,这样看的更加清楚了

    “清创”

    梅香立即递过盐水

    清洗之后,杨茉抬起头看向张戈,“清创之后我们就要将坏死的肠切除”

    张戈只觉得浑,汗水沿着脊背淌下来,真的要进京肠切除,切掉这么多的肠子人还能安然无恙?

    杨茉从梅香手里接过深拉钩递给张戈,“一会儿我要扩开大网膜,好将结肠全都显露出来,你要拿着深拉钩千万不能太用力,要适当暴露手术位置,我要先结扎血管”

    张戈点头,手心却已经出了汗

    要一动不动地拉着这个钩子,说起来容易,可是眼睛要紧紧地盯着不放松,稍微有一丁点的挪动都可能会影响到师父

    杨茉看向张戈,“能不能做好?”

    张戈深吸一口气然后点头,“师父放心,我能做好”这个深拉钩他很熟悉,因为上次用牲畜练习的时候他就因为过度用力才造成伤口出血,然后他怔愣在那里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连自己做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能帮师父

    这一次,不是练习,他一定要做好

    杨茉向张戈点点头,“开始吧!”

    杨茉这边开始手术,那边济子篆也开始清创

    “布巾,快”

    声音开始在手术室里响起来

    梅香只记得不停地将布巾压在伤口上,布巾被血湿透又要换一块新的,很多的血,很多的血,沾在她的手上,衣服上

    那些血好像比她体里流淌的要烫,腾腾地冒着

    梅香慌乱地看向杨茉

    杨茉头上满是汗珠,“输血”

    秦冲立即挂上血浆

    屋子里的气氛十分的紧张,连张戈的手都开始抖动

    杨茉也觉得手指说不出的疼,汗落在她眼睛里,又痒又疼,这时候她要镇定

    “你们知道董将军被鞑靼围困了多久?”

    “京里接到战报到现在已经有近一个月,你们知道董将军怎么活下来的?”杨茉摇摇头,“我不知道,因为现在我们已经打开他的体,我看不到一粒米”

    “医学上来讲,人只要三天不喝水七天不吃饭就会面临生命的危险,更何况还要带着兵将一起抵御鞑靼大军”

    “这是什么样的信念让他坚持下来,现在他坚持到了朝廷的援军,坚持到了京城,我们不能让他死在手术上,我们要将他救活,所以无论怎么害怕,想想躺在这里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样的人应该活着,应该长命百岁

    都说医生不能给关心的人治铂可是她觉得就是这份关切才能更好的治病救人

    ……

    董夫人眼睁睁地看着那扇门,消那扇门打开的时候能从里面传出好消息

    时间过的缓慢,沙漏仿佛一动不动,董夫人越来越喘不过气来

    要不是樊大太太紧紧地握着她,她几乎要晕厥过去

    终于那扇门打开了

    董夫人立即站起,她不知道怎么走到张戈面前,她只是哆嗦着嘴唇紧紧地看着张戈

    “手术顺利,师父现在里面缝合”

    张戈声音清晰

    董夫人豁然睁大了眼睛,手术顺利,她想要多问张戈几句,张戈却推开人群快速地向后院跑去

    紧接着出来的萧全弄不清楚形急忙跟过去

    张戈在后院打转,双手仍旧提在前,保持着消毒后的姿势

    这是怎么了?

    难不成是因为手术中受了惊吓

    萧全想着上前去拉张戈的手,“张师弟这是怎么了?你要找什么?我帮你找”

    找什么,他要找什么,张戈一时也想不出来,他到底要找什么,他帮师父完成手术,然后出来找一样东西

    是什么东西?

    张戈茫然地看着萧全,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瞪大了眼睛,五官以一种奇异的方式皱在一起,羞愧又尴尬,仿佛所有的血液冲上头,脸颊也涨的通红

    紧接着萧全问道一股奇怪的味道,低下头来看,只见张戈的裤子和鞋已经湿透,还有源源不断的水沿着他的裤腿淌下来

    “我要找厕所,我要找厕所……”张戈带着哭腔

    他要去厕所,可是他脑子里只记得用拉钩打结剪线,忘记了要去找厕所,他就在别人面前尿了裤子(未完待续,欢迎您来订阅,打赏,,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