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来人和氏璧加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闫夫人和杨名氏、陆姨娘说话,杨茉和闫三小姐就在旁边屋子里坐着,偶尔能听到外面闫夫人的笑声,闫夫人道:“你们可请了保山?”

    女方、男方都要请保山。

    陆姨娘道:“还没有。”

    闫夫人道:“我来做这个保山如何。”

    说到婚事杨茉不免有些不自在,又怕闫三小姐笑她,就站起去给闫阁老看药方,闫三小姐也跟着一起过去,看着杨茉把脉开方一气呵成,闫三小姐不羡慕,“妹妹也教我些医术吧,不敢跟着妹妹学,却能看些书来看。”

    杨茉还没说话,闫老夫人已经道:“就你那子还想学医术,恐怕看一年也看不完一本医书。”

    闫阁老也道:“那些枯燥的东西,没有沉稳的子是如何也学不好的。”

    说了会儿话,杨茉和闫三小姐去外间,接着就听到闫阁老和闫二爷说话的声音,闫阁老格外严厉让闫三小姐不吐了吐舌头。

    “我爹爹总是对二哥特别严厉,”说到这里闫三小姐觉得有些伤感,“大小姐说我爹爹的病有可能不会好?”

    杨茉道:“都是很难说的,阁老毕竟在雪地里冻了太久,我又不得不用那样的方法救他的命,你知道一个人在体状况不好的况下,很多病都不容易好,拖下去只会越来越重,我们现在也是在想办法。”

    “我们都知道了,”闫三小姐低声道,“我去祖母房里的时候听到祖母和母亲说,我和二哥都哭了。”

    虽说人要知足,父亲在衙门的时候就差点死了,现在总算还能靠在上和他们说话,可是想到将来可能发生的事,闫三小姐心里还是舍不得,她都不想出嫁,只想在家中陪着父亲。

    杨茉安慰地拉起闫三小姐的手,谁都会有这一天,人都会生老病死,不过总有一天医术会快速发展到现代的水平,能放缓这个的过程,让人的生命长些,大家更多时间在一起。

    杨茉觉得自己来到这里,努力的方向是对的,起码她没有辜负杨茉兰的生命。

    闫三小姐靠在杨茉肩膀上掉了眼泪,“我都没好好侍奉爹爹。”

    杨茉何尝不是,不论在古代还是现代,离开父母了才想起没好好尽尽孝心。杨茉道:“说不定等你婚事到了,闫阁老一高兴体也能好起来。”

    闫三小姐眼睛有些发亮,“真的吗?”

    虽然杨茉信奉医学,但是她也希望会是这样,杨茉点点头,“希望会。”

    不一会儿功夫,就有下人来道:“宴席开了,老夫人让两位小姐过去。”

    闫三小姐拖起杨茉的手,“走吧,我们去吃饭。”

    吃过宴席,杨茉和杨名氏、陆姨娘回到杨家。

    才下了车,杨家管事就迎上来,“周家来送纳彩的物件儿,都在院子里等着呢。”

    看来周成陵已经让舅舅点了头。

    杨名氏笑道:“没见过这样急着要娶妻的,十爷为了这桩婚事真是费尽心思。”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是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结果,周成陵今天早晨跟献王太妃一起走的时候就心不错。

    杨茉跟着陆姨娘进了内院,周家的管事立即迎上来,恭恭敬敬地道:“这是纳彩的物件,太妃和十爷都在张家,张二老爷说直接将东西搬过来。”

    陆姨娘接了帖子,周家管事立即命人将东西抬进屋,又给陆姨娘道了喜才退出去。

    陆姨娘看着满屋子的箱子不有些惊讶,“不是说十件物件吗?怎么抬了十箱过来,”说着看向杨名氏,“这要让我们如何准备回奉。”

    杨名氏掩嘴笑,“那还不容易,多做些面娃娃、面石榴,将来大小姐嫁过去好多多开枝散叶。”

    要准备回奉礼和宴席,荆氏过来帮忙,看到周家给的纳彩礼不羡慕,“呦,我们哪里见过这样多的纳彩礼,这么看来等到送彩礼的时候定然少不了。”

    杨名氏笑起来,“那是自然,你们那里怎么跟京中相比,何况我们大小姐要嫁的是宗室呢。”

    荆氏已经见识了杨名氏的口舌不敢多说话,埋怨地看了杨名氏一眼,“我也是为茉兰高兴。”

    自从献王太妃上门提亲,荆氏就变得规规矩矩。

    陆姨娘笑道:“送彩礼还早着,要等到二月份完婚的时候,如果快准备回奉宴,别的都可以缓一缓。”

    杨茉从屋子里出来,刚要交代梅香去保合堂,荆氏立即上前道:“这都什么年月了还要去药铺,成亲前要避客,安心在屋子里做女红才是。”

    荆氏话音刚落,门上的婆子就来道:“有位文正公夫人来了。”

    文正公府,那不是董家。

    杨茉和杨名氏迎出去,董夫人穿着紫红色妆花褙子,梳着圆髻和累金凤,是盛装打扮。

    大家各自行了礼。

    董夫人急着看向杨茉,“杨大小姐,宫里可能有痘疮,太后娘娘说请你过去看看。”

    痘疮?现在这个季节在宫中流行?

    杨茉道:“已经确诊了吗?痘疮不难确诊,人可挪了出来?”

    董夫人听得这话也说不上来,“我是去慈宁宫时听说的,大家正好说保合堂要用种痘的方法防痘疮,我就多说了两句,正好太后娘娘就说宫里有个太妃在发烧,太医院说可能是痘疮,让大小姐去看看,马车在外面等着,事不宜迟,杨大小姐带上东西我们进宫去吧!”

    杨茉看向梅香,“将诊箱舀好,我们跟着文正公夫人进宫。”

    董夫人不由地看向杨家来往的下人,手里抱着红缎子,显然是要张罗喜事,于是笑着看向杨名氏,“听说要和周十爷结亲,婚期可定下了?”

    杨名氏满脸笑意,“定下了,明年二月就完婚,时间紧了些,家里上上下下都忙开了。”

    听得这话,董夫人松了口气,细微的表现几乎能让人看出来。

    杨大小姐要嫁人了,家里也就不用再闹起来。

    昭儿和老爷的关系也能缓和,毕竟父子,一切都会好转。

    这一天她也是盼的望眼穿,好在杨大小姐的婚事定的还算快,否则照她想的,还要闹个一年半载。

    杨茉随着董夫人上了马车,然后仔仔细细问起来,“慈宁宫还有别人在?”

    董夫人道:“叛党的事将太后娘娘吓了一跳,我和几个夫人进宫问安,也是我不该说起保合堂的事。”

    杨茉就想到董昭帮她找了不少病牛。

    董夫人是听说痘疮,怕保合堂用的种痘方法牵连到董家。

    杨茉转头看董夫人,董夫人眼睛里有些愁绪,“夫人好似有什么心事?”

    杨大小姐那双眼睛渀佛要将她看穿了,董夫人有些不舒服,这趟也不是她想要来的,是太后发了话,要说从前她真的很喜欢杨大小姐,杨大小姐救了昭儿,可如今她也是心疲惫,老爷归京之后,家里就没有一消停,好似她做什么都不对,如果昭儿能顺着老爷的意思,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董夫人竭力遮掩着,“大小姐不用担心,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不过去看看就能回来。”

    董夫人来找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差错,杨茉是事事小心惯了,遇到事不免多想些。

    这样思量间,马车到了宫门口,下了车立即就有宫人来接应。

    杨茉带着梅香一起进了慈宁宫。

    进到大里,杨茉上前行礼,只听得一个慈祥威严的声音道:“起来吧。”

    杨茉这才起抬起头,太后娘娘靠在软榻上,边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子正跪坐在旁边给太后揉着肩膀,那女子生得眉眼通透杏脸桃腮十分的漂亮,下颌有一道美人沟,笑起来格外的明显,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再去瞧。

    “妍宁,”太后娘娘轻唤一声,“你也歇歇,我这子受用多了。”

    妍宁。

    杨茉觉得这名字听起来很熟悉。

    刘妍宁,杨茉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不免心里一沉。

    皇上御赐给周成陵的发妻。

    虽然早有准备,可是当遇到这个人的时候,还是不能漠然,有些人就是不能当做平常人般对待。

    因为她们被一个人连起来。

    刘妍宁毕竟曾是他的妻。

    闫三小姐才说她不一定哪会遇见刘妍宁,她还以为会在成亲之后,没想到今天突然就见了,杨茉尽可能让自己表现的淡然。

    董夫人坐下悄悄地看了一眼周围,气氛似是有些尴尬,不过杨大小姐渀佛并不在意。

    杨茉站起又向太后娘娘行了礼,“听文正公夫人说宫里有了痘疮,若是痘疮就要仔细防护,免得传起来。”

    既然是让她来治病,她不妨立即将话题引到病症上。

    太后娘娘仔细地看了眼杨茉,神有几分的深沉,旁边的刘妍宁适时收起手,渀佛要给太后娘娘思量的功夫。

    太后娘娘点点头,“耳垂大,额头宽,人中也很深,是个福相。”

    这是在说她?杨茉按住心中的惊讶,让她进宫治病怎么会突然说起这个。

    刘妍宁脸上带着些许微笑,好似和太后娘娘的绪融为一体,没有用奇怪的目光打量杨茉,也没有饱含深意地揣摩,而是十分的坦然。

    坐在旁边的宁妃忽然站起,拉起杨茉,“方才太医院的丁院判来看了,说不是痘疮,已经将人挪了出去,倒让杨大小姐白跑了一趟。”

    ——

    喊一句粉红票,大家投些粉红票给我吧。rs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