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勇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杨茉感觉不到紧张,握到心脏的那一刻就不再有紧张,而是所有的关于医学的名词一个个从眼前跳过,指引她更好的完成急救。

    一切没开始之前会恐惧,等到所有一切都在手中,只能一路向前走,就不会记得还有恐惧。

    此时此刻杨茉在想所有一切她遇到的冻伤病例,不一定是她亲自抢救的,但是她仔细地听过报告,研究过病例,现代时有一个患者在冰雪里冻了两个小时,进抢救室开之后,发现心脏已经冻成青紫色,经过内心脏按摩活了过来。

    闫阁老的心脏她看不清楚,但是凭手去感觉,一定也是那个模样。

    “多长时间了?从换好衣服开始多长时间了?”杨茉转头问。

    屋子里的人都盯着她看,好似忘记了别的事。

    “半个时辰。”梅香快速看了一眼沙漏。

    半个时辰了。

    杨茉试着慢慢地松开手。

    快点,快点,一定要跳,每次到这样的况下,面对的仿佛不止是一颗心脏,而是一个人。

    她希望它能缓缓地跳动。

    人的生命很脆弱,可有时候又很坚强,每个医生都希望自己病患的生命比任何人都要坚强。

    这几秒钟比一天还要漫长。

    漫长的让她也不会呼吸。

    她佩服闫阁老,就因为有这样的人在,给了别人无穷的勇气,因为闫阁老的勇气,才会让她没有顾及的去施救。

    杨茉静静地等着。

    手掌忽然感觉到轻微的颤动,那是来自于一颗心脏,仿佛一条细细的电流沿着她的手指到了她上,心脏就是有这样的力量。

    看似微弱,却是让人惊奇。

    只有医生才能有这样的感觉,才能让心脏在手心里跳动。

    不是魔力。不是仙术,只是因为了解生命。

    杨茉嘴边浮起笑容来,“有心跳了。”虽然很缓慢,是窦缓搏,对冻僵的病患来说,就是体复温的表现。

    “我需要大量的盐水冲洗,要引流管,处理好伤口要快速缝合避免伤口感染。”杨茉一口气吩咐下去。

    魏卯几个却没有动。

    心跳真的恢复了?

    这样就能让心重新跳起来?

    “大小姐,”丁二颤声道:“真……真的跳了?”

    杨茉很肯定的点头,外按压你要倾听。要查看,但是内心脏按压不用,只需要用手感受,感受心脏在有力的收缩。

    不是单纯的跳动,而是强劲的收缩,每当它开始跳动,它就是付出全力,它会让人全充满血液,让人血沸腾。心脏是最有勇气的器官,它勇敢有力无人能挡。

    所以心是没有恐惧的,懦弱的是人。

    每个人的心都是一样的,它无时无刻支撑体。所以无论是悲伤或是欢乐,得意或是失意,想想心脏一如既往地跳动,就应该珍惜。不言放弃。

    就算为了心脏,也要奋力一搏,闫阁老如此。她也是如此,他们都是在用全力做好他们应该做的事。

    ……

    缝合好了伤口,杨茉看向丁二,“要仔细查看闫阁老的心跳,我们要检查看看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外伤。”

    丁二呆愣地点头,他走到闫阁老边,半晌才慢慢低下头。

    一个人的心跳声是“砰砰砰”。

    丁二听到这个声音吓了一跳立即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杨茉,这个人做了这样的事,为什么她还能如此的平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怎么能这样?

    为什么一个人做了无人能及的事,却依旧和常人一样自然、亲切,她应该远远地在云端,让人跪拜,丁二觉得有股气在他心里翻滚,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狂

    “如果没有别的损伤,病患应该很快就会醒过来。”杨茉用灯检查闫阁老的眼睛,瞳孔能随着灯光变化,证明颅内没有大问题。

    现在就是静静地等病患自然而然地醒过来。

    “要开张清解毒的药方。”

    丁二点点头,“我立即就让人去熬药。”

    “伤口要换敷料,要注意引流管和出血的况。”

    魏卯几个仔细地听着。

    现在她最担心的就是感染,如果发生心内感染就是不可逆的,在这个时空最让人遗憾的就是没有抗生素,她希望朱善那边能多做出些新药来,这样才能更快地推动医学发展,能帮助更多的病患,将来也能救周成陵。

    杨茉从诊室里出来,闫夫人立即迎上来,“大小姐,怎么样了?”

    杨茉点点头,“夫人换了衣服进去等吧,阁老说不准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闫夫人知道现在她改感谢杨大小姐,可是感激的神却盖不过欣喜,“大小姐,你是我们闫家的恩人。”

    闫夫人就要跪下,杨茉急忙将她扶起来,“夫人别谢我,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去做的。”她只是在尽量实现她对病患的承诺。

    ……

    闫阁老先是感觉到浑的疼痛,然后他立即就惊醒过来,四周很安静,他闻到浓浓的药香,然后看到白色的布巾和幔帐。

    “老爷,老爷,你能不能听到我的话,大小姐,我们老爷醒过来了。”

    闫阁老顺着声音看过去,眼前是一个模糊却熟悉的面孔,他的妻子,他没有死,妻子也没死。

    “闫阁老能听到我说话吗?”一盏灯挪过来,一个十几岁的小姐用清脆的声音询问。

    闫阁老觉得声音似成相识却一时想不起来。

    “闫阁老,你能不能简单地说出几个字。”

    闫阁老点点头,试着张嘴,“我……在……哪里?”

    “保合堂,”杨茉道,“在保合堂,闫老夫人和闫夫人、二爷都在保合堂,现在天已经亮了,京外的驻军进了城,正在四处抓捕叛党。”

    杨茉简洁地将现在的况说了清楚,周成陵让宗室营的人扮成驻军驱散了叛党救出这些文官,两个时辰之后真正的驻军不费吹灰之力就攻进城。

    闫阁老这才想起来,是杨大小姐,保合堂,杨大小姐,周成陵要求娶的女子,怪不得他现在还活着。

    闫阁老眼睛又睁开了些,“谢谢大小姐。”说着就想要起,却上没有半点力气,眼睛紧紧地看着闫夫人。

    还是闫夫人知晓闫阁老的意思,看看周围没有旁人才低声道:“是十爷救了我们。”

    也就只有周成陵现在能掌控全局,闫阁老听得这话整个体都松懈下来。

    让魏卯和萧全照顾闫阁老,张戈和秦冲两个照看其他病患,杨茉带着梅香去内宅歇着,这样松懈下来整个人都觉得很疲累。

    婆子打了水,杨茉净了手换下上的长袍进了屋子里看周成陵。

    周成陵靠在引枕上。

    杨茉道:“叛党都抓起来了,你是不是也该出去。”

    周成陵摇摇头,“我还是……安心养病……那些事和我没关系,”说着细细地将杨茉看了一遍,“穿上氅衣让蒋平将你送回家吧!”

    杨茉挽起袖子,“我帮你检查一下再说。”

    周成陵不肯答应,喊了一声,“蒋平。”

    外面的立即传来蒋平的应声,然后窗帘掀开,蒋平走进来。

    周成陵道:“去外面看看能不能将杨大小姐送回家。”

    蒋平立即道:“正在清理叛党,要等一时半刻才更安全。”

    杨茉得意地看了周成陵一眼。

    周成陵只好作罢,让蒋平先出去,然后向里面挪动了子,杨茉站到周成陵边双手绕过他的脸颊去按他的头。

    她的骨骼本就纤细,这样站着又和周成陵有些距离,这样尽量伸着手几乎要靠在周成陵上,站了一晚上没想到有些脱力,不小心体有些倾斜,她忙撑起子手肘结结实实地抵在周成陵口,下颌也碰到了他的耳垂。

    她是真的累了,一个女子能有多少力气,这样连着给人治病,腿不软才怪,他低头看到烛光下她眉眼如画,不向一旁侧过头去。

    杨茉有些羞臊,不过这突如其来的碰撞,让周成陵脸色看起来也有几分的尴尬。

    眼见着周成陵变了脸色,杨茉急着起,“撞到你哪里了?”

    周成陵目光略有些不自然,“你的重量还不会。”

    “那是哪里不舒服?”

    周成陵转回头定定地看着她,眼睛里仿佛有一小丛火苗在窜动,火烧火燎地散发着气,就这样让她心乱如麻,“杨茉兰,”他忽然开口,视线也沉淀下来,如同一汪湖水,沉静又幽深,“是我误了你。”

    杨茉正在仔细体会这话的意思。

    周成陵忽然伸出手捧起她的脸,冰凉的嘴唇压在她的眉心上,他上散发着木叶的清香,他的手还用不上很大的力气,却让她觉得喘不过气来,那是因为她的心脏不由自主地乱跳。

    半晌周成陵才挪开嘴唇,杨茉睁开眼睛看到他灼灼的目光,“我的病一定要开刀才能治好?”

    杨茉点点头,“是。”

    周成陵是对自己很有信心的人,可是现在他的目光有些让人心疼,稍稍露出些迷茫,“但是我不能不求娶你,如果我死了没求娶你,我会一生遗憾,如果我没死却不求娶你,我每一都觉得后悔。”

    杨茉静静地听着。(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