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生物疗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杨茉刚吃好了饭,就听到魏卯来敲门,“师父,那个朱善来了。”

    魏卯说完话,就有婆子要来伺候杨茉穿衣服。

    杨茉看了一眼周成陵,周成陵站起走到屋子后面窗前,伸手推开窗子,翻跃出去,等外面蒋平听到声音忙绕去后面,看到整理长袍主子,蒋平就觉得好笑,主子那量真不该走窗子,难不成高高上人,就算沾点地气儿也是和寻常人不一样。

    杨茉让婆子进来,侧脸看了看桌子上饭菜,秋桐进门二话不说将碗筷收进食盒里,杨茉这才发现,周成陵那双筷子被他拿走了。

    婆子看到两只空碗,笑着道:“咱们药铺厨房婆子就是做饭粗,外面买来饭菜小姐吃着就顺口。”

    婆子还以为两碗饭都是她吃,杨茉不好意思接婆子话,治好含含糊糊,“今天有些饿了。”

    婆子道:“饿了好,明儿让厨房下人也学学这几道菜。”

    杨茉看向秋桐,秋桐正笑意吟吟,不知道想什么。

    从屋子里出来,魏卯迎过来道:“那朱善有些奇怪,师父……心里要有些准备……”

    有些奇怪?杨茉不知道魏卯到底指是什么。

    两个人走进前堂,杨茉立即听到议论声音。

    “这是什么人啊。”

    “是杨大小姐找来,说要请他帮忙治症。”

    “这个人?不会吧?杨大小姐怎么会用他。”

    济子篆听到这些议论声坐一旁面sè不虞,偏偏满脸胡子朱善不以为然,站济子篆边道:“济先生是不是觉得我法子能用才向杨大小姐说起?”

    济子篆有一种哭笑不得感觉,本来他以为杨大小姐知道朱善,这也算是误打误撞为朱善引荐。

    朱善一脸jī动,“济先生,我法子好吧?我就知道京里也就只有济先生能听明白我话。”

    “我早就说过,这法子不是我乱想,《本草》里面有记载,他们谁都不肯听我,”朱善顶着乱糟糟头发,口沫横飞地向济子篆说着,“哈哈,我就等这一天,等有人信我,济先生,你不愧是外科正宗。”

    这话说,像是没有人赏识他似得,济子篆笑着摇头,“你别谢我,我原本不是信你,是保合堂东家杨大小姐听说你事,才让人将你请过来问问。”

    杨大小姐是谁,朱善怔愣那里,将他叫来竟是女子?

    看着朱善一脸茫然模样,济子篆道:“你多长时间没有出门了?”

    朱善仔细地思量,想不出个道理,转头看看外面天气,“大约……有一年了。”

    怪不得,连杨大小姐都不知道。

    济子篆抬起头看到走过来杨茉,站起来,“朱善,这就是杨大小姐。”

    朱善转过头,面前不远处站着一个头戴幂离,量jiā小女子,脸上喜气顿时去了大半,原来叫他来是个女子。

    “这位就是朱先生?”杨茉低声道。

    朱善怔愣片刻才应了一声。

    杨茉道:“听说朱先生会用蛆治烂疮、毒疮。”

    朱善点头,“我是会。”

    “能不能给我看看?”

    看什么?朱善没有反应过来。

    杨茉道:“朱先生现手中还有没有用来治病蛆,能不能给我看看。”她要看过之后才知道和现代医疗用那种蛆虫是不是相同。

    这女子要看蛆,那是多少男人看了都会害怕东西,他去了多少家医馆,只要听说是蛆,大家都会一脸嫌恶,体自然而然地躲避,就算济子篆也只是看了一眼就皱起眉头来,让他将蛆虫收起来。

    现这个女子主动要看那些蛆虫。

    女子见了都会惊呼东西,她要看……他没听错吧。

    朱善眼睛里lù出怀疑神,“大小姐可见过那些东西?”能开保合堂这样药方,想来是被人伺候,十指不沾阳水,别说蛆虫就算小虫子也不一定见过。

    杨茉道:“从前见过一些,不知道先生有没有将东西带来。”

    朱善故意整理一下袍子,“自然带了,我就怕拿出来小姐看了会惊慌。”

    胆子再大也是女子。

    杨茉笑道:“不会,先生只管拿来就是。”

    反正他有话先,万一吓到谁他是概不负责,朱善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只木桶,打开木塞,将虫子倒铺好布巾上。

    药铺里医生和郎中看过去,白花花蛆虫和平里见没什么区别。

    朱善看向杨大小姐,杨大小姐没有躲开反而走上前几步查看,“这些虫是怎么来。”现这个天气,苍蝇都已经很少见,别说这些白花花小虫。

    这女子可真胆大,朱善道:“自然是我养,我用和糖养它们,屋子里早就烧了炭,可都是尚好银霜炭。”

    说到这里,旁边人不觉得可笑,朱善样子就跟乞丐差不多,竟然用银霜炭养蛆虫,怪不得人人都传朱善疯魔了。

    也就是说,这些蛆虫不是那些乱吃东西苍蝇产,人工培育出来虫子上少了许多病菌。

    本来杨茉觉得有三四成能用可能,现经朱善这样一说,她就有了七成把握。

    “家中还有这样虫子多少?”

    杨大小姐竟然没有离开,而是接着问朱善,旁边济子篆越来越弄不明白,杨大小姐真要用这些东西?

    朱善道:“上百条是有。”

    这样话用生物疗法应该够用了。

    杨茉道:“朱先生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杨大小姐是害怕了吧,所以不敢这里说。

    朱善不叹气,一股坐下来。

    朱善刚落座,就有人道:“呦,朱老四,你穿是什么啊?你这kù子怎么还带着花纹,像是女人穿。”

    屋子里有几个人看着朱善kù子忍不住笑起来。

    朱善红了脸,“去去去,我就不信,你们没穿过老娘kù子。”如今他是家徒四壁,有只是那些蝇虫,听说济子篆叫他来,他没有出来穿kù子,只好将死去老娘tǐ上,早知道是这样形,他就不来了。

    “朱老四,你就为了这些虫子变卖家财?连媳fù也没娶上?”

    “就不怕你老子、娘从祖坟里面爬出来掐你?”

    朱善听到有人质疑他虫子立即站起,“等有一天我用来治好了人,你们一个个就傻了眼,叫你们有眼不识金镶玉。”

    “哈哈。”外面人听说疯魔朱老四来了,都聚门口笑起来。

    ……

    杨茉liá开帘子去了里面诊室,高正躺g上不知想什么。

    杨茉准备将两种治疗方案仔细地跟高正讲一遍。

    高正转过脸,嘴一抖开口,“杨大小姐,你可见过哪个考生少了一只手或是没有胳膊?”

    这杨茉还真没见过,不过应该也会有。

    高正道:“若是不能科举,我一家也活不下去了。”他没有别本事,这些年也只会书。

    “若是有别方法治呢?旁人没有用过,也可能会出现不好形,可如果有效了,你手也就能保住,你可愿意试试?”杨茉打断高正话。

    本来已经万念俱灰高正,眼睛豁然亮起来,仿佛找到了出路,“杨……杨大小姐,有这样法子?我愿意试,我愿意试试。”

    很多病患因为接受不了蛆虫疗法所以不得不中断治疗。

    杨茉将用蛆虫去腐法子说了,“你若是害怕就不要勉强。”

    用蛆虫能治病?高正第一次听说,那些虫子吃腐,不会将他整个人都吃掉吗?想到这些高正觉得心里一麻仿佛有无数虫子钻进来,不哆嗦,可是想到自己手,高正抬起头,“杨大小姐给我治吧,我……我不怕。”

    杨茉道:“蛆虫只是吃腐,没有坏地方它们不会吃,而且放置时间很短,一天就会打开来换,我会将虫子清理干净,然后用盐水冲洗。”杨茉可能将步骤讲清楚,很多害怕是因为不了解。

    “会有一点疼,但是比用刀好太多了。”

    高正听着点头。

    济子篆不奇怪,听杨大小姐这样说,好像对这样方法很清楚,看到那些虫子没有一点犹疑就要用,没有质疑朱善是疯子。

    他还以为至少医术上他已经十分熟悉杨大小姐,可是今天事却让他觉得,杨大小姐永远有让人惊奇地方。

    杨茉从里面出来,朱善站起,准备听完杨大小姐话就走,反正杨大小姐是不可能用他虫子。

    “朱先生,劳烦您将家中蛆虫都拿来,我有一个病患想要试试这种方法。”

    朱善睁大了眼睛,周围传来吸冷气声音。

    杨大小姐要用这样方法。

    杨大小姐相信了朱疯子。

    “大小姐。”丁二上前一步就要开口,却看到杨大小姐向他颌首,目光清澈十分自信。

    ……

    乔月婵陪乔夫人g边,听着管事妈妈从外面打听来消息,“保合堂那边接治了一个病患,听说……听说是手受了伤,很重,杨大小姐接了……要……要用什么蛆虫来治,活生生蛆虫啊。”

    ——————————————————

    感谢白莲教徒搬了英文原文翻译,让我长了不少知识。

    Maggttherapy,裡面是說近代初蛆療法記載是拿破崙遠征埃及時案例,一戰貝爾博士則是將蛆療法有系統作為正規醫療手法實行。

    原来网络上翻译是:早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拿破仑军医署长和整形外科医师威廉贝尔博士就曾采用蛆治疗方法医治战争创伤,之前类似医学治疗案例还有许多。

    我已经将文章中相关地方模糊处理。英文好翻译们乃们能不能将全文译全了,否则让我这样英文小白去哪里找资料。Rs!。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