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奇怪的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高正坚定地摇头,“那我也不治了,我留京里就是为状告侯子安,状告他们科场舞弊,等到朝廷受理了案子,就能重开科考,我就能入场考试,我就能考上……”

    高正是一心想着科举出人头地,改变家中形,所以秋闱明明已经发了榜,他还不肯回家报信。

    看着嘴唇裂口,面黄肌瘦一家三口,现代不可能因为一个馍家人们推来推去。

    高正黯然地低下头,“不然我对不起妻儿。”

    就因为这个宁愿不去治手。

    济子篆叹口气,“要告人科场舞弊哪有那么容易,大周朝至今不过才有两次重考,再说,也不一定什么时候才再开贡院,你伤耽搁不了那么长时间。”

    这话已经说再清楚不过,不要说告状不容易,难是将整个科考都推翻,凡是考上举子都不愿意重考一遍。

    “蝼蚁尚且贪生,”杨茉吩咐魏卯将高正手拉起来,“你自己看看,手已经溃烂成这个模样,不出七你就会死这里,你妻儿都要为你发丧,命不保别提告人科场舞弊,现动刀虽然不能保证肯定痊愈,却有机会好转,治与不治都是你自己决定。”

    高正只觉得手臂说不出疼痛,却紧紧咬着牙,当杨茉说到妻儿发丧时候,高正下意识地去看上中哥和有些疯癫高氏,妻儿将希望都寄托他上,他若是这样死了,他们要怎么办?家中已经没有一件值钱物件,他们回去又有谁会收留。

    现保合堂治中哥病,可是并不是哪里都能遇到杨大小姐这样善心人。

    “有一个好心郎中给我看过,他说病重了就要将手切掉···…他不是吓我。”高正说着苍白初有些颤抖。

    杨茉不瞒高正,“他没吓你,以你病症如果严重了就要截肢。”早就《灵枢=痈疽篇》里就记载着发于足指,名脱痈。其状赤黑,死不治;不赤黑,不死。不衰急斩之,不则死矣。

    现外科郎中已经能做截肢手术。

    高正哆嗦着道,“就算不切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握笔。”

    看着脸色难看高正,济子篆只能摇了摇头。

    有些人穷其一生只为了科举,每年进贡院考生有不少已经到了花甲之年,对书人来说科举是重要事,不能再科举和杀了他们没有区别,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济子篆还是想要说几句,“你可知乔侍郎?吏部侍郎是多大官阶?乔侍郎夫人请杨大小姐去诊治,杨大小姐却没有去。”

    “杨大小姐医术高明,错过杨大小姐,你病症就没有谁能治好。”

    高正明白济子篆意思。

    那边高氏这时候扑过来“天杀,你要坑死我们娘俩不成。”

    高正看着边痛哭高氏,半晌才回过神来艰难地爬起来向杨茉磕头,“我们无分文,杨大小姐救命之恩,只有后再报。”

    高正答应了治疗,杨茉立即吩咐魏卯几个准备好外科工具和济子篆一起商议要怎么剪出腐用什么药粉敷盖。

    内室里收拾出来,杨茉名人将高正挪进屋,几个人穿上干净外袍才跟着走进去。

    杨茉道:“先要清创,用盐水反复冲洗,然后用麻药药酒。”

    魏卯几个仔细地听着。

    高正强忍着疼痛。

    一刀割下去就有脓血流出来,见了血就让人心跳加。

    萧全见过中哥形现已经镇定多了,帮着魏卯将干净布巾用夹子递过去。

    要将所有脓血都挤出来。

    杨茉道:“那块布巾让病患咬着。”

    虽然用了自制麻药,仍旧免不了疼痛,免得病患咬伤自己,先要让他咬紧布巾。

    杨茉看向济子篆,济子篆也拿起了手术刀。

    张戈几个看得惊心动魄没想到师父外科医术一点不比济子篆差,这样柔弱女子,处理这样模糊血心里却一点也不害怕。

    杨茉仔细地看着伤口,要量小范围处理高正伤,也好让他能早一点复原。

    手术刀将皮肤划开割掉腐,高正嘴里发出“呜呜”声音。

    外面高氏听得声音吓得瘫倒地上。

    血源源不断地涌出来,杨茉用布巾压上去止血,量地看清楚血管走向,千万不能不小心损伤血管。

    “济先生停手。”杨茉皱起眉头突然喊道。

    济子篆抬起手术刀看向杨茉。

    杨茉摇摇头。

    杨大小姐是什么意思?济子篆顺着杨茉手指方向看过去。

    “血管和腐已经分不清了,不能再接着割除。”血管和神经已经黏连起,现割除就会伤到大血管,不能保住这条手臂,没进行截肢准备况下还可能会大失血而死。

    很多手术就是打开之后发现根本治不了。

    “济先生,我们先缝合吧!”

    这样肯定治不好。

    简单处理之后,魏卯将高正嘴里布条拿出来。

    高正满头冷汗,哆嗦着嘴唇看向杨茉,“杨大小姐,我病是不是不能治了?”

    杨茉沉默,医生难受是面对一个病束手无策,中哥她没有把握治好,高正她也没把握治好。

    怎么办,该用什么方法才行,杨茉脑海里都是西医发展史,没有抗生素时候医生都用什么药来治伤。

    杨茉眼前是高正伤口,济子篆慢慢地上面敷着药粉。

    对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杨茉忽然想起来,第一次世界大战,拿破仑军医用蛆治疗外伤,蛆和水蛭一样是生物疗法,没有抗生素时候应用广泛,现对那些耐抗生素外伤也会用到它们。

    可是杨茉不确定现还能不能找到这样东西,而且古代没有实验室,没有无菌蛆虫,现又是这样季节上哪里去找现成蛆虫用。

    本来想到一个方法,就这样被推翻了。

    “大小姐想到了什么?”济子篆已经熟悉杨大小姐沉默,每一次杨大小姐沉默过后就会有疗法。

    杨茉看向济子篆,“济先生听没听说过蛆入药?”

    她没有很清楚地问起来是怕济子篆觉得她想法太不可行。

    济子篆想了想,杨茉以为济子篆会摇头,济子篆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杨大小姐也听说朱善用蛆虫治病?”

    济子篆话倒让杨茉觉得惊讶,没想到这个时代会有人用蛆虫治病。

    “济先生说朱善是用这样法子?”

    济子篆颌首,“不过朱善法子不能取,他用那些鲜蛆虫委实……让人无法相信。”

    真是用鲜蛆虫。

    不管能不能用蛆虫,杨茉都想见见这个朱善,“济先生可能找到朱善?”

    济子篆皱起眉头,“难不成大小姐真要用朱善法子?那法子可是治死过人,现京里可没有人再找他看症,我听说他平里就躲屋子里和蛆蝇为伍,很少踏出家门,这样人······可不能相信。”

    再说实让人恶心。

    请这样人来,不是要坏了保合堂名声。

    杨茉思量片刻,她不能错过这样机会,明明已经有过生物疗法历史,现遇到了他不可能连看也不看一眼。

    杨茉拿定了注意,“济先生,就让人请朱善过来,我只是想问问他,用不用这样法子还要看看再说。”

    济子篆有点后悔他提到朱善,万一坏了杨大小姐事,他万难弥补。

    可是杨大小姐心意已决,济子篆看向胡灵,“你就带着人去一趟朱家,看看朱善是不是还用这样法子。”

    朱善不是出自医药世家,医不三世,不服其药,朱善不懂本草、针灸之法,很少有人找他去诊病,再说自从上次摊了官司,朱善就销声匿迹了很长时间,说不定现已经放弃了骇人听闻治法。

    胡灵去请朱善,杨茉去内院里歇着。

    进了屋杨茉就闻到饭菜香气,肚子立即咕噜噜响起来,她本来是找书看,没发现已经到了吃饭时辰。

    周成陵打开食盒,一盘盘菜端出来,布菜样子和看公文时架势一样,他眼睛清澈抬起来看着她,让她心噗通、噗通乱跳个不停。

    两双筷子,两碗饭。

    周成陵这样等着她吃饭,倒让她觉得十分不好意思。

    看着单薄影靠过来,周成陵将一大盘焦熘丸子放过去,怪不得人越来越瘦,吃饭简单不说,又不准时,吃饭时候还喜欢看书,医理她心里已经学烂熟,放自己上却忘了。

    东西都备好了,杨茉不好拒绝,坐下来拿起筷子,两个人无声无息地吃起饭来。

    有周成陵边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她那些坏习惯都用不出来了,这个人吃饭规矩,她也不好太过分,不服气是不行,这个人无论做什么都是有木有样,也说不上讲究,就是举手投足那么端正,眼观鼻鼻心,吃个饭也像写小楷一样。

    不知道周成陵有没有听到她外面说话,亏他还能这样淡然,一点不见嫌弃样子。

    —————————————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