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守夜 求粉红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乔月婵轻轻咬着嘴唇,偷听完了才回到自己房中。

    “我讨厌那个杨氏,”乔月婵皱起眉头冷笑,“不过就是个郎中罢了,也就是没让我遇到,若是让我遇到她给达官显贵看病,我定会要她好看。”

    旁边的丫鬟道:“小姐犯不着和杨氏置气,您是正经的大家闺秀,将来还是状元夫人,杨氏呢,是常五爷不要才自己出了常府,在外面说的那么好听,杨氏想要撑起杨家,可谁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女人如果能嫁人,哪里能像三姑六婆一样抛头露面。”

    和姨娘住在一起的人能怎么样,想想也知道,乔月婵觉得心好了不少,“凭她再厉害,连我一根指头也比不上,说是神医,见到别人还不是要规规矩矩的行礼,份是永远都改不了的。”

    她生下来之后,父亲就请人算过她的八字,她八字旺夫,所以不论哪家来求亲,只要看了她的生辰贴都会答应,杨氏那种克的家破人亡,谁愿意要,常家是宁可赔上那么多银子,也不让杨氏进门的,如果常亦宁和杨氏那门亲事还在,她能肯定常亦宁考不上状元。

    换句话说,若不是攀上了乔家这门亲事,常家现在不知要多么愁云惨淡。

    乔月婵看了会儿书,准备上歇着,丫鬟从外间带来汤婆子送到乔月婵手里,然后躬退下去,掀开帘子,乔月婵正好看到外面的婆子和丫鬟说着什么。

    “什么话?”乔月婵抬起头看过去。

    婆子和丫鬟立即分开,互相看了一眼,丫鬟用手肘戳戳婆子让她进去向乔月婵禀告。

    婆子撩开帘子上前道:“没什么,就是……就是……朝廷让老爷去办事,老爷刚躺下,这不,内院里正忙活呢。”

    忙活也不至于让下人凑在一起说悄悄话。

    乔月婵道:“还有什么?”

    婆子这才说:“听说夫人不小心摔了一跤。”

    乔月婵顿时睡意全无。吩咐丫鬟拿了斗篷,“我去看看母亲。”

    主仆两个一路到了乔夫人屋里,进门就看到几个妈妈在内室里忙碌,丫鬟端着痰盂下来,里面满是血。

    乔月婵不心里一惊快走几步上前,乔夫人坐在罗汉上,旁边的妈妈用帕子捂着乔夫人的鼻子,“夫人还是躺下吧,”说着转头看向丫鬟,“凉水拿来了没有?”

    丫鬟端着铜盆上前。立即就有人来拧帕子,然后敷在乔夫人额头上。

    乔夫人看到乔月婵摆摆手,“你怎么来了。我这里没事。”

    “怎么没事,”乔月婵看着鲜血腿有些发颤,“母亲怎么就摔了。”

    乔夫人没做声,旁边的妈妈道:“夫人踩在锦被上了一不小心从上跌了下来。”

    奇怪,怎么会踩在锦被上下。一直都是母亲睡在外面的啊,乔月婵询问地看向妈妈,那妈妈脸上有些讪讪的神,老爷是和夫人要做那事……听到消息才惊了,夫人急忙下,这才结结实实摔在地上。

    乔月婵不明白这里的缘由。只好问旁的事,“父亲衙门里有急事?”

    乔夫人颌首当着众人的面不好说破。

    “呦,这不行。”管事妈妈松开帕子看到鲜血还是继续涌出来,“夫人摔的不轻,恐怕要请太医来看看。”

    乔夫人摇头,“这么晚了,怎么喊太医。”说着觉得嗓子有一股腥咸的味道,想来因为躺着血都涌进了嘴里。“让郎中来吧!”

    下人急忙去喊郎中,乔夫人安静地躺着任由下人折腾。

    “别围着了,让人憋闷。”乔夫人吩咐下去,下人立即走了大半,屋子里只有几个心腹照应。

    “到底是什么事。”乔月婵忍不住又问,母亲要不是心不在焉定不会摔倒。

    乔夫人这才低声道:“还是杨家……那个案子,上面对你父亲交上去的奏折不满意,让你父亲接着审,连夜审。”

    怎么会有这种事,这样急着审人贩,乔月婵皱起眉头。

    “你父亲觉得,恐怕是因为我们家的人也跟着王振廷一起被抓,上面疑心下来,才会这样……”虽然没有明确的旨意,这样半夜将人捉起来,已经足以让人惊慌。

    又是和杨家有关,乔月婵道:“父亲就不能借着这件事……永绝后患吗?”

    乔夫人听得这话左右看看,“不准胡说,一个姑娘家讲这些事让人笑话。”

    乔月婵道:“我是觉得,因为一个杨氏搅和的多少人家不得安宁,不是我们心狠,实在是杨氏不知好歹……”

    乔夫人头疼的厉害,顾不得和女儿说话,“你回去歇着吧,我这里不用担心,不过是摔了一跤而已。”

    “我不去,我留下陪着母亲。”乔月婵说着弯下腰将脸贴在乔夫人手上。

    不一会儿功夫郎中来了,乔月婵去内间里听消息,正等得心焦,就有婆子来道:“郎中在用药,小姐不用着急。”

    乔月婵点了点头,等到郎中走了又去看乔夫人,“郎中怎么说?”

    乔夫人道:“要多养几,”说着拍拍乔月婵的手,“回去歇着吧,我也累了。”

    乔月婵和母亲说了几句话,这才从屋子里退出来,一声不响地回到房里。

    看着小姐一脸的不快,丫鬟桂儿上前道:“小姐有什么不痛快的别憋在心里。”

    乔月婵忽然想到一件事看向桂儿,“听说你干娘是个上下皆通的人物,经常在外面探听些消息。”

    桂儿不知小姐的用意,不有些害怕,“我那干娘嘴不好,向来不让她进来说话,是不是小姐听说了什么,若是心里不快,就治她的罪。”

    乔月婵摇头,“我现在是想用她这张嘴。”

    桂儿听了心里一松,“小姐有事吩咐她,我就将她喊来。”

    乔月婵一刻也等不得,“现在她可在府中?”

    桂儿道:“正在府中值夜。”

    乔月婵抬起眼睛,“快让她进来,我有话和她说。”

    桂儿不敢怠慢急忙去门上将干娘叫来,桂儿干娘见到乔月婵低头听吩咐。

    乔月婵将屋子里的下人遣出去,只留下桂儿干娘,“我吩咐你一件事,你若是办好了我自然重重有赏,若是办砸了,或是跟第二人提起是我嘱咐你去做,别说再进来办事,乔家也容不得你了。”

    桂儿干娘立即诅咒发誓,“小姐放心,奴婢就是烂了嘴,上流水死在那里,也不敢向外说半句。”

    乔月婵这才道:“你知不知道保合堂的杨氏?”

    桂儿干娘道:“知道,知道。”小姐要嫁给常五爷,和常五爷有过婚约的杨氏她们怎么能不知道。

    乔月婵道:“那杨氏嚣张跋扈委实让人气不过。”

    桂儿干娘眼睛一转,似是明白小姐要让她做什么。

    “我听说,杨大小姐一个云英未嫁的女子,竟然会治那种脏病,”乔月婵说着嫌恶地捂住鼻子,“若是她治这种病,将来还有谁能娶她。”

    桂儿干娘彻底明白了,“小姐放心,这种事奴婢惯会做的。”只要找几个人出去说道起来,让那些长了脏病的都去保合堂投医,不怕杨氏的名声不受损。

    乔月婵点点头,将一袋银子交给桂儿干娘,“你且拿去用处,不够再来要。”

    桂儿干娘眼睛笑成一条线,“小姐只要听着消息,就知道奴婢有没有将事办好。”

    乔月婵道:“越快越好,但是不要节外生枝。”

    桂儿干娘躬,“您放心吧!”

    交代好了,乔月婵挥挥手让桂儿干娘退下去,桂儿干娘走到门口还塞给桂儿一两银子,“以后有这种好事,多多想着你老娘,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桂儿低声应了。

    乔月婵如同放下了一件心事,觉得浑舒坦,接下来她只要高台看戏就好了。

    ……

    杨茉才歇下,陆姨娘那边就得了消息,“有个人提着灯在我们家墙外,说不得是什么人。”

    自从有了上次的事,杨家上下都很紧张,门上的下人更是小心翼翼,生怕再出什么乱子。

    陆姨娘看向管事妈妈,“让门上问问看,若是歹人惊动了也好。”这么晚了,定然不是什么好人。

    管事妈妈应了,忙去将话递给门上的家人。

    门上家人隔着门缝看到那盏灯走过来些,突然大声喝道:“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

    那提灯的人似是吓了一跳,却没有慌张逃走,而是几步上前道:“我是大小姐的徒弟萧全,在这里为师父守夜,劳烦您不要惊动师父。”

    守夜?

    怎么会有弟子来守夜。

    门上家人不惊讶,“我们家小姐可知晓?”

    萧全道:“师父不知道,是我们几个商量好的,后每人一天轮番上夜,若是有什么异样及时示警,家里也好有个准备。”

    几个体不太强壮的郎中,若是真有歹人,三两下就放倒,可是杨家家人却没觉得好笑,这是为了大小姐竭尽所能,“小哥回去吧,家中有我们这些粗人在。”

    萧全摇头,“我们已经商量好,万请您不要惊动师父。”

    ————————————

    快月底了求求粉红票。

    哈哈,尽量晚上加更,大家可以睡前来看一眼。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