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倒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侯太太只觉得胆汁都要呕出来,眼睛不能去看那些布巾,只要看到了,心中就泛起腥臭味。

    可程家偏偏不来将她面前的污秽收走。

    侯太太哭无泪,这是故意放在这里恶心她,早知道她就不去看那笸箩。

    程家人定然早有预谋就等着她上前然后将笸箩扣在她脸上,这黏糊糊东西的味道,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快拿水来……”侯太太叫嚷着,却不敢张大嘴,仿佛嘴唇开启,就又会有东西流进去。

    院子里又乱成一团,只不过这次的形却让程夫人觉得很舒心,被压制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有机会释放,侯家一直都是得意洋洋的模样,居然也有今天。

    堂医也看着那么多血惊呆,这是要放血治疗吗?怎么会放这么多,这些血是从何而来。

    程夫人也有些着急,梅香走过去向程夫人行礼,将这血的来源说了。

    程夫人听得眼睛一亮,竟然是天葵,是经血,她顿时喜出望外,女子没有天葵就不能受孕,稳婆说的石女还不就是这样,现在既然来了天葵,也就是说病已经好了。

    程夫人看向那些散落在地的布巾,再瞧瞧气急败坏的侯太太,边的小丫鬟忍不住嬉笑出声,旁边的婆子忙低声训斥。

    小丫鬟扔低头默默地笑着,见到这种形,程夫人差点也忍俊不住。

    刚才侯太太带来的人不是说明媛一辈子也不会来月事吗?现在却被积攒的经血溅了满脸。

    现世报。

    她这辈子还没有见过这样痛快的现世报。

    程夫人想要姿态优雅,不跟侯太太一般见识,却控制不住地走过去,耐心向侯太太解释,“这可是明媛的天葵啊。杨大小姐治好了明媛的病,让明媛就来了月事,亲家太太你说是不是让人高兴。”

    侯太太听得睁大了眼睛。

    什么。这真的是月事……这是从女人下面出来的……程夫人不说才好,说了这话她登时脸色苍白。

    程夫人似是没有看出侯太太的神,“亲家太太也高兴的说不出话来?”

    程夫人话音刚落,侯太太只觉得喉咙一酸,又弯腰吐起来。

    晦气,女人的经血最为晦气,没想到弄了她满,她什么时候能洗干净。

    程夫人没有放过侯太太的意思,站在一旁亲切地道:“这样一来,再也不用担心明媛来不了天葵……亲家太太……你这是怎么了……”说着伸出手去向侯太太带来的堂医招手。“快来给侯太太诊治,怎么好端端的吐起来了。”

    “哎呀呀,亲家太太。您怎么弄的满都是血。”

    “这血可不比寻常,是不好洗的呀,”说着程夫人抬起头来催,“水呢,怎么不给亲家太太拿水。”

    旁边的下人忙连声应着。可是出了院子就不见了踪影。

    程夫人远远地看着,心中说不出的痛快,若是没有杨大小姐,今哭的就是程家,明媛受了这样的冤屈定是不能活了,她几个未出嫁的女儿也跟着受牵连。可想而知会是怎么样的愁云惨淡。

    请了那么多郎中,问了那么多药,只有杨大小姐能治明媛的病。替明媛说话,这样的女子多少年才能遇到。

    说起来是明媛毕竟是有福之人。

    侯太太只觉得浑都是污秽,到处黏腻腻的说不出难受,程家下人慢吞吞地端水过来,不过是一盆底的水。三两下就用光了,“快打水。再打水。”

    说话间,杨茉从屋子里走出来,向院子里的稳婆招招手,“进去看看,三的肚子可下去了。”

    那稳婆就看向侯太太。

    侯太太脸色蜡黄,浑酸软,气势被那一盆的经血泼走了大半,再也做不出威风凛凛的模样。

    杨茉说完看向程夫人,“夫人也一起去看看。”

    程夫人脸上露出笑容来,“这么说已经治好了。”

    杨茉点头,“接下来就要好生养着,只不过怕是要吃半年的草药才能除根。”

    只要能治好,别说吃半年的草药,就是三年四年也是求之不得的。程夫人心中喜悦,刚要抬脚向前走,就听到旁边的穿堂传来一声惊呼,紧接着程家两个小姐走出来。

    程家小姐红着脸,向院子里的人行了礼。

    程夫人不皱起眉头埋怨,“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没有一点的规矩。”

    其中一个咬咬嘴唇,低声道:“母亲,姐姐的病治好了?我们能不能进去看姐姐。”说着话露出一脸的担忧。

    程夫人心一软,点点头,让她们姐妹说说话也好。

    程家小姐露出欢快的笑容,从母亲边走过到了杨茉边,都停下来行礼。

    杨茉蹲还礼,两个小姐感激地看了杨茉一眼,然后直奔内室里。

    侯太太提起裙摆也跟着进了门。

    丫鬟将幔帐挽起,众人看到半倚在头的侯三

    侯三梳着圆髻,头上的戴着吉祥如意祥云发簪,一双眼睛十分的明亮,脸色稍有些苍白,却已经少了灰败的颜色,尤其是神充满了生机,这样一来,便似病好了许多,不让所有人惊讶。

    人的精神很重要,之前侯三以为上的病治不好,心灰意冷,现在病好转,就如同卸下了大大的包袱,自然看着就精神了很多,看着侯三的笑容,让旁人也觉得心中豁然开朗,杨茉刚要走去一旁,侯三忙伸手,“杨大小姐忙了半天,快好生歇歇。”

    侯太太见到这样的景,只能怔怔地站在那里,眼看着程家人拉着侯三说笑。

    杨大小姐的医术真的有那么的神奇,不过这么点时间就能将明媛多年的病治好。

    不可能,她不相信,可是眼前的一切又真真实实地摆在那里,侯太太提起帕子下意识地去擦鼻尖的汗,却忘记了帕子上还有经血,顿时闻到一股剧烈的血腥味。

    侯太太厌恶地呕了一下,杨大小姐是给侯三治病的,却上没有半点污秽,看起来和刚才没什么不同,倒是她好端端的却成了这个模样。

    “的肚子真的小了。”稳婆伸手去按,本来坚硬的腹部一下子松软起来,这……怎么会这样,天哪,杨大小姐真的是神医。

    事实摆在眼前,让人不得不相信,杨大小姐真的治好了侯三的病。

    “以后每个月都会按时来天葵,”杨茉看向程夫人,“只要好好调养,很快就能完全好起来。”

    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侯太太不停地摇头,不可能,“明媛的病不是一了,不管吃什么药,每个月都疼的不得了,肚子一点点大起来,怎么可能立即治好,这世上根本没什么灵丹妙药。”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到现在这个地步侯家人还不肯相信。

    侯三脸上浮起一丝冷笑,“娘,您上前来摸摸,看我的肚子是否还那么大。”

    从来都乖顺的明媛,现在仰起脸,表变得冰冷、疏离起来。

    侯太太甩了甩袖子,三两步走到边,伸出手就向侯三肚子上按下去。

    看到侯太太脸上变色,侯三轻蔑地笑起来,“娘,三爷要休了我,我们夫妻不相安谐,这样下去双方亲眷也无颜相见,不如以和为贵,和离吧!”

    侯太太如同烫了手般,迅速将手收回来,怔愣片刻就张开嘴嚎啕大哭,“你们这是合起来哄骗我。”

    “娘,我这些年用掉的嫁妆不用你们还,不过从此之后您要好好当这个家了。”

    侯太太听得这话哭声顿时止住。

    让她当这个家……侯家族中不少人在家中打秋风,每个月的开销她再清楚的不得了,以为这次仗着明媛的病,能留下大笔的嫁妆,谁承想会是和离这样的结果。

    “这还给不给人活路。”侯太太哭天抢地。

    “亲家太太,没有明媛的嫁妆,侯家就支撑不下去了?”程夫人淡淡地开口。

    “我儿命好苦啊,”侯太太甩着手里的帕子,“你们这不是要将我们向死路上。”

    “娘也别太伤心,”侯三淡淡地讽刺,“兴许这次三爷考中了举人老爷又连中进士,您可就是正经的官家太太了。”这些子侯家不是一直这样说,正因为如此,她才配不上侯三爷。

    侯太太被噎的说不出话。

    程夫人道:“既然亲家太太在这里,现在就让人拟文书……如何……”

    侯太太忙后退了几步,转过如同逃荒一般,转从屋子里出去,走到院子里,却一脚踩在她呕吐的污秽上,顿时摔在地上。

    “哎呦……”院子里传来杀猪般的叫声。

    “呸,”旁边的程家小姐愤愤道,“活该,明明是攀着我们家,却还这样对姐姐,快让她们回去好好养那群侯家人。”

    程夫人看向侯三,“谅侯家人也不敢再提休妻,你可还愿回去?”

    侯三摇摇头,“不,我不肯,就算是去庵中青灯古佛,我也不再去喂那些中山狼。”

    程夫人点点头,“你安心住着,家中长辈定会为你做主。”

    侯三露出轻松的神来。

    ————————————————————————————

    哈哈,大家中秋快乐,今晚加更啊,大家送我粉红票和打赏做礼物吧~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