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恶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来接应的夫人穿着姜黄色妆花褙子,眼睛通红一脸的愁容。

    旁边的下人立即道:“这是我们程夫人。”

    来侯家看诊,迎过来的却是程夫人,杨茉蹲行礼,程夫人忙还了礼。

    杨茉和程夫人一起进了垂花门,程夫人边走边道:“让大小姐见笑了,我也是没有什么准备,还是听郡主说起大小姐医术了得,这才……早知道应该提前相约才是。”

    杨茉道:“夫人客气了,不知是谁要看诊?”

    程夫人想到这一节就嗓子发紧,半晌才道:“是我女儿,侯家的三。”

    原来是这样,杨茉看看周围,奇怪的是既然是来给侯家三看诊,却不见侯家人上前,侯家的下人懒懒地在旁边伺候着,脸上是一种很不在意的神

    杨茉跟着程夫人进了侯家的主屋,下人撩开帘子,杨茉就听到有人道:“郡主不知晓这里面的事,我们家想要一直遮掩,可是为了后嗣,也只能开这个口,谁知道三就想不开了,多亏救了回来,否则郡主上门……还当是我们死了一条命。”

    嘉怡郡主面色不虞,“什么事关后嗣?三爷如今已经纳了几个妾室?其中两个妾室接二连三的有孕,三可说什么了?”

    杨茉几乎能感觉到程夫人被气得发抖。

    “妾室有子那也不过是庶出,哪里比得上嫡生子。我们老三小小的年纪,莫不是要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程夫人再也忍不住快走两步上前,打断了侯太太的话,“四年前姑爷一个人上京准备科考,我们家老爷相中他的才学,你们家巴巴地来京中求亲。这几年明媛为了姑爷贴补自己的嫁妆置宅子买地,又给姑爷纳妾生子,将明媛榨了个干净,如今姑爷从贡院出来,硬说明媛有恶疾,闹着要休妻,可是觉得已经摸到了富贵,是该甩开明媛了。”

    侯太太一时被问的无话,目光落在杨茉上,嘴角浮起一丝笑容。“与这些无关,我也期望明媛的病能治好,否则我何苦来的要做这个歹人。非要闹出休妻的事,休妻程家脸面上不好看,我们侯家也是要受牵连。”

    这话说的多好听,程夫人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侯家也受牵连。侯家受什么牵连?全家搬来京城落户,过着比从前富裕的生活,侯太太之前对他们家围前围后现在竟然翻脸不认人了。

    之前她真是瞎了眼睛没看清楚,才让明媛嫁去了程家。

    程夫人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嘉怡郡主接话道:“现在无非是说明媛有恶疾,若是这病能治好又该如何?”

    侯太太瘪了瘪嘴。“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就劳烦杨大小姐为明媛诊治。”嘉怡郡主放下手里的茶。

    侯太太的目光从试探变成**地打量,径直落在杨茉上,“杨大小姐能诊治?我听说杨大小姐也是有稳婆帮忙才能诊的。”

    侯太太提到稳婆两个字。程夫人的目光明显有些波动,有些哀求地看向杨茉。

    虽然没有将话说出来,杨茉也看了明白,对上侯太太的视线,“先不用急着请稳婆。我去问诊之后再说。”

    程夫人松了口气,嘉怡郡主脸上露出笑容。只有侯太太十分不满意地竖起了眉毛,却一时不好发作,看向边的妈妈,“那就请杨大小姐过去诊治。”

    那妈妈点点头先去三房里安排。

    杨茉和程夫人走在后面,程夫人看着院子里的陶冲和沈微言抿起嘴唇言又止。

    大约是觉得男郎中不好去给三看病。

    杨茉看过去,这才发现沈微言今天穿着格外不同,大约穿了新袍子,显得整个人都比平容光焕发。

    “你们两个先回去吧!”杨茉走过去吩咐。

    陶冲一怔,“师父去诊治,我就在外面等,”说着看向沈微言,“让沈郎中回去吧,沈郎中东家那边说不定还有事。”

    沈微言不是保合堂的郎中,怎么好一直在她药铺里帮忙,杨茉也觉得这一点有些不妥,虽然沈微言说是来和白老先生学习,可是大部分时间都在帮她,杨茉点点头同意了陶冲的话,沈微言似是有话要说,向前走了两步,杨茉正准备听沈微言说什么,程夫人道:“杨大小姐,这边走。”

    杨茉收回了视线,转过跟着程夫人去看侯三

    屋里屋外的下人束手站着,谁也不敢抬头说话,这样的气氛让人觉得仿佛有一层云笼罩在头顶。

    下人将内屋帘子掀起,杨茉走进去,看到对面葱绿色的幔帐后一张八部上半躺着个女子。

    那女子面色青白,眼睛红肿,目光涣散,不知道在想什么。

    “明媛啊,你可说说平里我们家待你如何?你这病我们家替你瞒了多少年,你可不能在外人面前乱说,我们老三这几年可是将你捧在手心里,”侯太太说着轻轻抽泣,“总是夫妻一场,你也该放我们老三条活路,当着郡主的面,你说说吧,你到底有没有病?”

    程夫人皱起眉头来,看着女儿。

    出嫁前总是叽叽喳喳地围着她说笑,转眼间却变成了这样的模样,生像是断了生机的老妪。

    “明媛,你别害怕,母亲在这里呢,有什么事母亲替你做主,不能让你这样糊里糊涂地死了,傻孩子,有什么难关过不去……”

    侯三吞咽了一口,然后张开嘴,声音说不出的沙哑,“是我有病,和旁人无关,就让三爷写休书吧!”

    嘉怡郡主皱起眉头来,不知道侯家怎么唬住了明媛,明媛竟然连实也不敢说了,“明媛别怕,我和你母亲请来了杨大小姐来看诊。”

    侯三似是没听到般只是茫然地望着幔帐发呆。

    杨茉走几步上前仔细地去看侯三的脖颈,照侯家所说,侯三投缳自尽被救了下来,应该伤到了声带。

    不过程夫人要请她来看的病定然不是这个。

    杨茉还没有诊脉,侯太太已经靠过来,“杨大小姐还是让明媛自己说,到底是哪里的病症,这样大家都不必浪费功夫。”

    媳妇有病应该是想方设法请人来诊治,侯太太却似看笑话的外人,甚至是仇人,只等着三将病说出来,用来气程夫人和嘉怡郡主。

    杨茉看向侯太太,“请太太带着人先出去吧!”

    侯太太一怔,“这是做什么?让我出去做什么?”

    杨茉道:“三绪不稳,还是让程夫人劝几句,否则我如何能看诊。”

    无非是劝说明媛说出实,这有什么好怕的,侯太太起腰,眉角微微翘起,她是有恃无恐,算计了那么多年,若不是有几分把握,她也不会这样光明正大的和程家提条件。

    之前攀上程家这门亲事是为了儿子的前程,没想到程老爷食古不化,不懂变通,对儿子的事不闻不问,还不准儿子和冯阁老交往,这样下去就算儿子考上了,在仕途上也会跟程老爷一样坐冷板凳。

    侯太太皮笑不笑,“亲家夫人就好生劝劝。”

    侯太太从屋子里出来,躲在廊下的侯三爷立即迎上来,“母亲,怎么办?嘉怡郡主会不会将明媛的嫁妆要回去?万一请来的郎中将明媛的病治好了怎么办?”

    嘉怡郡主是有名的管闲事,不光是宗室营,很多人家只要和她搭上关系,她都会出面撑腰,其实不过就是一个皇族女,嫁给了过气的勋贵,又能怎么样?

    侯太太道:“怕什么,你不是说明媛肯定有病。”

    侯三爷慌忙不迭地点头,“是肯定有。”要不然也不会任着他一个个地纳妾。

    这就是了,多好的机会,好不容易抓住了程家的短处,当然要好好利用。

    ……

    侯太太出去,程夫人坐在边将侯三抱进怀里,“都是我和你父亲看走了眼,谁能承想子安是这样的人。”

    当年她和老爷都觉得侯子安人品好也有学识,就算家中条件不算太好,将来考了仕途也算不委屈女儿,谁知道会得来这样的结果。

    “母亲不要管我了,就让我死了算了。”侯三靠在程夫人肩膀上流泪。

    “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有病就请人来治,哪里能到这个地步。”

    侯三摇头,“治不好了,我撑着没有让稳婆来看,就是怕给娘家丢脸面,与其这样煎熬,我死了就当一了百了,也用不着侯子安来休我。”

    “你怎么这样傻,”嘉怡郡主是在看不过去,“侯家什么时候知晓你有病?你们成亲了一个月侯子安就已经纳妾,就是那时候的事?侯家摆明了要利用你,若是他们在意你的病,早在那时候就要将你送回娘家,或者干脆对你不闻不问,却要表面上对你百依百顺,做出夫妻和睦的模样,不就是给了你希望,让你付出真心来,等到利用完了再一脚踢开。”

    嘉怡郡主说着看向杨茉,“杨大小姐是难得的女医,这时候你若是不求生路,让杨大小姐给你诊治,你就是一个糊涂虫,也枉费了我们这些长辈的心。”

    ————————————————————————

    感谢书之灵契打赏的平安符,感谢d打赏的平安符,感谢陶一家0509同学投出的粉红票,感谢狐狸☆宝宝同学投出的粉红票。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