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各怀心事 二更求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周成陵看着泣不成声的嘉怡郡主,“姑母下次再梦到我娘,就和我娘说,我一切安好,好不容易梦中聚在一起,何必要彼此伤心。”

    听得这话嘉怡郡主忍不住破涕而笑,“你这个孩子……既然还知道逗我开心,怎么不想法子让自己舒坦些,我现在还后悔,那晚不应该帮你离开京城,否则就不会有今,顶多你有个病怏怏的老婆,在皇帝的监视下过子,也好过现在随时提防恐怕哪就被人暗算。”

    “我从小就在宫中,父亲因病致仕不在朝中任职,还不是一样换来猜忌,为了保住康王一脉,父亲和我已经做了该做的,低头不一定就能苟活于世。”那些子他如死人般躺在上,周围都是黑沉沉的,能听到外面说话,却不能动分毫,再睁开眼睛,看到树叶在风中摇晃都觉得极好。

    嘉怡郡主点点头,用帕子擦了擦鼻子,“你总有你的说法,”说着微微一顿,“偏偏每一次我都认为是对的,我就是觉得,这条路也一样不好走。”

    周成陵的眉心似是舒展开了些,“姑母放心,我有我的法子。”

    嘉怡郡主想着家里儿子、儿媳吃饭的时候来回递眼色,看到旁边的矮桌上只有一双筷子和简单的食盒,不知怎么的就道:“整里看这些东西,你就不知道闷。”

    周成陵抬起头意外地看到姑母红彤彤的眼睛,不知道姑母又想到了什么伤,“已经习惯了,不觉得。”

    “唉,”嘉怡郡主叹口气,看着桌案上的文书,“这算什么事啊。上清院那个要杀你,就不知道没有你这两年冯党早就将大周朝拖垮了,他还能这样悠哉地做他的天师。”

    说完转嘱咐阿玖好好侍奉。

    阿玖低头应承着,心里却万分感念嘉怡郡主,郡主每次来都像是院子里来了老太太,王爷才不像没人要的娃。

    嘉怡郡主出了门,屋子里安静了,周成陵开始处理手里的文书,到了掌灯时分,京里家家户户都开始闹起来。周成陵抬起头看着跳跃的灯,自己拿起剪子拨了拨灯芯。

    灯光将他长长的影子映在墙上。

    ……

    文正公府上,董夫人端了儿子最吃的云吞来。“几不在家吃饭,看着人都瘦了,这里又不是军营,不能什么都凑合。”

    旁边的下人端了四样小菜,“夫人说今年腌菜换换花样。免得世子爷吃腻了。”

    董昭点点头夹了小菜放在嘴边尝了尝,“好吃。”

    董夫人笑了,“知道你吃这个味儿,早就备好了。”

    等到董昭吃完了,董夫人道:“听说杨家的财物有一百万两,可是真的?”

    听到衙门里算出这些银钱董昭也很惊讶。本来只是几十万两银子,怎么忽然变成了一百万两,董昭沉默了半晌。“朝廷也有自己的算法,杨秉正犯案,安庆府的杨家已经被抄检,按理并没有罪名下来牵连杨老夫人,即便是牵连也不过是抄些文书。不能动杨老夫人名下的财物,杨家的药铺都握在杨老夫人手中。即便说有一百万两银子,也在理之中。”

    董夫人道:“这样说常家真的要赔出这么多钱来?”

    “大兴县丞已经判下案子,常家如果不服就要想法子翻案,否则不但要将杨家的财物还出来,还要交一百二十万两的罚金。”

    董夫人不心里更是惊奇,常家真的阖府来算计杨大小姐一人,这样想想杨大小姐真是不容易,“亏得这孩子早早地搬了出来。”

    董昭听得心中一亮,“母亲不是还说杨大小姐应该留在常家嫁给常亦宁。”

    董夫人皱起眉头,“怎么每次说到这个,你都要堵我的嘴。”

    这些子儿子愁眉不展心里反复想的就是杨氏,她也不是心狠,可是眼见就是不能成的,她怎么能答应。

    本想着走一步看一步,年轻人都是心血来潮。

    没想到杨家的案子儿子还真的认认真真办起来。

    儿子到底是什么时候下了这样的决心?

    “儿子是说真的,杨秉正的案子也早晚能翻过来,”董昭思忖着怎么和母亲说,“我们家用郎中和太医从来不在意,而今想想杨大小姐若是不行医治病,很多人家不知道是什么形,不说瘟疫就说醇郡王府和葛家母亲还不能想明白吗?非要门第的虚名,若是我真的娶了乔氏,母亲才真的要发愁。”

    董夫人板起脸来,“这些事也是你能强辩的,多少年了就这样的规矩,你能说通我,还能说通京中所有人,将来让人说说文正公夫人是个郎中,我也不跟你说这些,若是你父亲答应,我也无话可说,宁愿豁出脸皮,寻个保山上门提亲。”

    让老爷点头根本是不可能的,儿子难道不明白这个道理。

    董昭站起向董夫人躬行礼,“母亲的话儿子记在心里。”

    烛光映照下,董夫人眉头紧锁,挥挥手,“回去早些歇着吧!”

    眼看着董昭离开,董夫人叹气,“我管不了,只等老爷回来定夺,好的坏的他们父子拿主意,老爷真的答应,我也不愿意做这个坏人。”

    儿子提起这件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看来是真的上了心,不碰个头破血流他是不会甘心。

    “就是造化弄人,”董夫人道,“我总觉得两个孩子没有这个缘分,你说杨家好端端的时候,我们两家也没有到结亲的地步,杨家出了事,这才……怎么看都是差一步。”

    董夫人唏嘘地感叹半晌,“我怎么生了这么个倔儿子。”

    ……

    陆姨娘到现在也不敢相信常家要拿出来一百万两的财物,她不过是个姨娘没权利问家中的事,不过一百万两银子要说在早几年那是肯定有的,杨家祖上的财物加上药铺赚下的银钱,就算没有许多现银,那些物件折合以后也差不多,可是这些年药铺并不景气,老爷还说过朝廷借款……怎么想也不该有这些。

    陆姨娘摇摇头,“是不是算错了。”

    杨茉也觉得算错了,“具体的事我们也不清楚,要等到朝廷吏员过来才能问明白,”说到这里顿了顿,“不管怎么说都是好事,明一早姨娘让人准备香烛我想给祖母、父亲、母亲上柱香。”

    陆姨娘点头,“让老夫人、老爷、太太也高兴高兴。”

    杨家还没有到家破任人宰割的时候,想到这一点杨茉就格外的高兴。

    和陆姨娘说完话,杨茉去洗了澡然后将秋桐、和、梅香叫过来。

    坐在侧室的大炕上,杨茉抬起头来,将三个丫头仔细看了个遍,这才开口,“我想要收几个女弟子和我一起学医术。”给葛太太治病男子帮不上忙,杨茉当时就已经打算好,等到这件事过去,一定要收几个女弟子。

    “大小姐要怎么收?”和没有明白过来,先低声问去,“女郎中,也没听说哪里有啊,太医院的女官,不也就是熬药、递话……”

    杨茉看向秋桐和梅香,两个丫头脸上是十分复杂的神色,惊讶、猜测、踌躇又略微带着些兴奋。

    杨茉缓缓地道:“我是想从边挑起,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开始跟着我学。”

    梅香先抬起头来,“奴婢……奴婢愿意和大小姐学……只是怕大小姐嫌奴婢笨……”

    杨茉摇摇头,“你很伶俐,只要用心学定能学会,只是有些话我要说在前面,妇人科不免要学稳婆那些……”

    听到稳婆两个字和白了脸,帮人接生那不是血淋淋的,“小姐,奴婢学不来这个,奴婢就伺候小姐,别的而不敢想。”

    和胆子小,这是杨茉早就料到的,现在就看秋桐和梅香两个愿不愿意。

    “小姐不嫌奴婢笨,奴婢也想和小姐学,”秋桐脸色很坚定,“奴婢的兄嫂小姐也知晓,将来从家中出去,奴婢免不了要受兄嫂的气,奴婢早已经下定决心永远不去依靠他们。”

    杨茉点点头,看着秋桐和梅香两个,“今晚你们可以再想想清楚,若是拿定了主意明起我就教你们。”

    秋桐、梅香两个欢喜地应了。

    和铺好了伺候杨茉躺下,秋桐端灯离开,杨茉看了一眼角落里的药箱,豁然想起那几只水晶针管。

    她想要去还给周成陵,却担心葛太太的病不会像她想的那么简单,既想要留下理智又想痛快地拿开,对她来说又是帮助又何尝不是一种折磨。

    杨茉翻过去闭上了眼睛,可是杨家财物的数额又趁机冲进了她的脑子,让她翻来覆去睡不着。

    第二天杨茉给长辈上了香,然后带着秋桐、梅香去葛家看症。

    葛太太见到杨茉立即露出笑容,“听说杨大小姐赢了官司,也算是老天有眼,才这样安排。”

    杨茉何尝不知道是葛家帮忙,上前要谢葛太太。

    葛太太急着起阻拦杨茉,却因此疼的脸色也变了。

    葛太太是顺产,却还感觉到这样疼,不是好现象。

    ——————————————————————

    加更啦~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