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她是神仙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换血这样的事,就算醇郡王太妃也拿不定主意,她看了一眼醇郡王,儿子好不容易才有了子嗣,她也不能轻易就做决定。

    醇郡王想了想,从屋子里出来直接走进书房里,阿玖早就在屋子里候着。

    醇郡王一脸为难地看向阿玖,“杨大小姐说……要将小儿的血放出来,将别人的血送进体……”

    “就算这样做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这样的法子……阿玖虽然跟着杨大小姐在通州平瘟,听了这话也忍不住要倒抽冷气,怪不得醇郡王会迟疑。

    醇郡王坐下来,没有请杨大小姐过来之前,他都已经想好了,不管谁说能治小儿的病,他都会放手让人去尝试,与其等死倒不如放手一搏,可是见到孩子之后……看着孩子稚嫩的脸,耳边是妻子哀求的声音,他就下不去狠心。

    醇郡王试探着问,“能不能再问问宣王爷……杨大小姐的医术到底……到底可不可靠。”

    “不是小的不说,”阿玖恭敬地道,“王爷已经进宫去了。”

    宣王进宫了?是皇上召见?醇郡王被家中琐事劳累,没有遣人去打听消息。

    阿玖道:“王爷进宫前交代下来了,如果您问能不能相信杨大小姐,就让我告诉您,若是杨大小姐不能治好,也无第二人能诊治,”说着顿了顿,“郡王爷自己掂量吧!”

    宣王爷这样相信杨大小姐,他还有什么话可说,更不用再犹豫。

    醇郡王从书房里出来,回到郡王妃的住处,醇郡王妃明明已经满是疲惫,还在苦苦支撑,醇郡王看着妻子。虽然心中一酸,却已经没有迟疑,“杨大小姐要给小儿治病,都需要些什么?”

    没想到醇郡王会答应杨大小姐这样胡来,屋子内外都传来一阵议论声音。

    尤其是太医院的御医忙上前劝说醇郡王,“郡王爷可要想好,少爷的命就在郡王爷一念之间。”

    答应让杨氏来乱治一通,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时间紧迫,杨茉顾不上听御医们如何议论,站起向醇郡王太妃道:“能否给我拿纸笔来。我有样东西,要劳烦立即去做出来。”

    醇郡王太妃吩咐人去拿纸笔,杨茉坐在书案前提起笔。她需要一个离心机,简易的就好,这里就需要变速齿轮。

    “这不是水转连磨用的东西吗?”旁边的济子篆看到杨茉画的草图出声道。

    水转连磨是很常见的,杨大小姐画的东西不过是用到了人行齿轮,看起来可比水转连磨简单多了。

    杨茉不心中一喜。齿轮这东西在古代已经有应用,那她的简易离心机一定能做得好,杨茉停下笔问济子篆,“能不能做出来?”

    济子篆点头,“定然能。”这东西如同盒子一样,带个转动的把手。不知道杨大小姐用它来做什么。

    杨茉就将纸笺交给了旁边的妈妈,那妈妈转给旁边的醇郡王,醇郡王仔细看看。“我让内务府帮忙,立即做出来。”内务府有很多现成的材料,做起来更方便。

    离心机能做出来,接下来她要的东西就容易的多,“我还要凤梨若是能弄到柑橘是最好的。还要石灰。”

    凤梨、柑橘和石灰……这跟治病有什么关系。杨大小姐的要求还真是越来越出人意料。

    醇郡王太妃吩咐人去准备东西,然后从醇郡王妃屋里出来。

    刚走出院子。就有一位妇人迎过来向醇郡王太妃行礼,“院子里人多,我不好过去,只能在这边等消息。”

    醇郡王太妃点头,“劳烦夫人惦记着。”

    “这话怎么说,都是自家的事……”周夫人说着低声道,“听说杨大小姐还要了吃的东西,这是准备边吃东西边看诊?治病救人不是最重要的?怎么这时候了还想着……”

    没听说过那个郎中进门先要大吃大喝的,要柑橘、凤梨,当是来吃宴席么?谁不知道这两样水果外面不好买来。

    醇郡王太妃也觉得奇怪,“大约是要耗费些时间,杨大小姐要什么,我们就尽量找来拿过去,我们能帮上忙的也只有这些。”

    这个周夫人和康王家有亲,周夫人的儿子可能要承继康王的爵位,朝廷急着将康王正经的后人宣王召回京就是问这件事,宣王准备承继康王的爵位,就要放弃先皇赐下的宣王爵位。一王双爵的事,礼部已经有了奏折,古往今来从未有此例,说到底皇上还是对先皇想要将宣王扶上皇位的事耿耿于怀,这是变着法地改先帝的旨意,让宣王少一爵,也是要让大家看看,握着权柄的是当今皇帝,就算有先皇庇护也是无用。

    说以这位周夫人的儿子很有可能会继承康王的爵位,将来周夫人李氏就是康王府的太妃。

    宗室营里有几家主母长袖善舞,这李氏也是其中之一,不论哪家有事她都必到。

    “您要去见王妃吧?”李氏忽然道。

    醇郡王太妃点头,“王妃子不好,就在厢房里歇着,我过去说一声也好让她安心。”

    李氏点点头陪着醇郡王太妃到东园子。

    才上了台阶,就听得屋子里一阵咳嗽声从打开的窗子里传出来,然后斥责责下人,“别乱说。”

    下人上前打帘,醇郡王太妃走进屋子,旁边的软榻上躺着一个穿着银红褙子,淡青色梅花氅衣,梳坠马髻二十几岁的女子,女子头上的掐丝牡丹十分贵气,却因此显得她的面颊格外苍白,柳眉轻扫,大大的眼睛里有些疲惫的红丝。

    醇郡王太妃上前请安,那女子忙起要去扶醇郡王太妃,醇郡王太妃上前搀扶,“王妃子不好,还是好好歇着。”

    那女子只得虚行了家礼,低声道:“怎么样?杨大小姐可有法子?”

    醇郡王太妃没说话,旁边的李氏道:“也说不准。只能权当一试。”

    那女子的眼泪顿时滚落下来,“可怜醇郡王妃竟要经受这个。”

    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氏将醇郡王太妃扶着坐下,忽然想起一件事,“哎呀,杨大小姐父亲的案子是郡王爷带着人去查办的吧?杨大小姐会不会因此……因此……”

    醇郡王太妃本也有这样的疑虑,只是看杨大小姐的模样,并不是知晓这里的关节,这才假装若无其事。

    醇郡王太妃脸色微变,旁边的李氏忙噤声,不好再接着说下去。

    ……

    太医院里。醇郡王府的消息也传到右院判的耳朵里。

    右院判将手里的茶碗重重地放在矮桌上,“老子、女儿都是不知好歹的东西,当年杨秉正给冯阁老出了难题。现在他女儿……一而再再而三在太医院头上动土,如果不是她,童大人也不会陷囹圄。”

    乔文景不知怎么的,只要想起杨大小姐就浑疼的难受,想起自己爬在上养病的滋味来。半晌才道:“难不成杨大小姐连这种怪病也能治好?”

    右院判冷冷一笑,“不可能,那病根本无从下手。”可是想起杨大小姐用血治痘疮的事,还不是骇人听闻。

    乔文景知晓右院判拉不下脸说杨大小姐的医术有时候的确是太医院难及,便替右院判道:“杨秉正死的蹊跷,现在还是我的一块心病。杨大小姐从常家出来,又开起了药铺,不是寻常女子能做成的事。我怕将来杨大小姐会替他父亲喊冤,你也看到了她一纸状书将常家告去了官府,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乔文景就是没有将话说破,他心里真有点怕杨大小姐治好了那怪病,他要吸取之前的教训。防患未然。

    右院判谦卑地看着乔文景,“乔大人。您给下官指条路。”

    乔文景谨慎地看看周围,然后低下头,右院判忙附耳过去。

    “院判大人和上清院的道长不是关系匪浅,上清院不是早就准备要作法祈福,若是作法的吉时过了……该如何是好……”

    右院判顿时明白过来,对,就请上清院的道长向皇上说明,现在就要将孩子抱去上清院作法,否则就来不及了。

    右院判站起来,“事不宜迟,下官这就去办事。”

    ……

    内务府很快将一个物件送去醇郡王府,大家都猜测着这东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杨茉暂且将这个简陋的变速齿轮叫做水连磨,这样的称呼大家都好接受。

    醇郡王府也找来了少量的凤梨和柑橘,现在不是柑橘的季节,能拿来三个已经是很不得了,饶是这样整个宗室营几乎都被问了一遍。

    杨茉将柑橘放在鼻端,很清香的味道传来,“要将柑橘压成汁用细布滤好拿来用。”

    杨茉的话音刚落,济子篆小心翼翼地拿着手里的小瓶走进屋,“杨大小姐要的用绿矾做的镪水。”

    果然有这样的东西,古书上有镪水的记载,是道士炼丹的产物,现代人笑谈道士是中国最早的化学家。可但凡是强酸的水都叫做镪水,里面有硫酸、盐酸、硝酸,所以她说明要用绿矾做的镪水。

    绿矾是硫酸盐,做出的必然是硫酸。

    柑橘液用石灰浆沉淀出柠檬钙,再将柠檬钙反复洗涤脱掉盐,然后用硫酸水分解柠檬钙,得出上面清水就是柠檬酸。

    这样一来她就有了天然的柠檬酸,这就是最原始的血液抗凝剂,到这里万事具备,几乎没有什么能阻止她给小少爷换血。

    提取柠檬酸是最简单的化学工序,她在医学院代过几次生化课,有一次讲三羧酸循环,她将柠檬酸的医学用途讲了一遍,利用两节课外小组实验时间,现场演示如何从柑橘果汁中提取柠檬酸。

    她庆幸在现代学的足够多,这时候才能派上用场。

    杨茉将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开始制备柠檬酸。

    济子篆本想提醒杨大小姐,镪水是很厉害的东西,他曾用试着用镪水治杨梅疮,病人苦不堪言,可是看到杨大小姐小心翼翼地将镪水放在一旁。那形分明知晓镪水的厉害,他再说也是多此一举。

    认识杨大小姐时间不短了,济子篆却觉得越来越奇怪,杨大小姐为何会懂得这样多。

    杨茉在厢房中小心翼翼地摆弄着手里的东西。

    “柑橘汁。”

    “石灰水。”

    小小的药炉旁,杨茉仔细地看着,缓慢地将石灰水放进去。

    杨茉端起了放果汁的瓷壶。

    杨大小姐在做什么?要熬出什么来?

    院子里随风飘着的都是柑橘的味道。

    杨茉心里一直默念着青绿色,青绿色,一定要是青绿色。

    杨茉觉得好像过了好久好久,汗将衣服都湿透了,瓷壶里的东西果然变成了青绿色。

    “要放在一边沉淀。有用的东西都会沉淀下来。”

    等了好一会儿杨茉还是继续。

    洗涤,酸解,只要完成了第一步。后面的就格外顺利。

    将上面的清水柠檬酸抽出来,杨茉小心翼翼地尝了尝,就是这个味道,柠檬酸的味道。

    济子篆道:“这里面有镪水,镪水会伤人。”

    “对。”杨茉点头,“但是镪水已经用水化开了,就没事了。”

    “为什么要用炭。”

    “要脱掉上面的颜色,让液体变成像水一样透明的。”

    不可能啊,炭是黑色的,怎么能反而能变成没有颜色的水。

    济子篆紧盯着杨大小姐手里的东西。杨茉将液体滤出来。

    果然是透明的。

    济子篆睁大了眼睛,天哪,为什么杨大小姐会懂这些东西。他不知道该怎么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在梦中,不,这是做梦也梦不到的事。

    唯有神仙才能点石成金,杨大小姐是神仙不成?否则她怎么会用道家的镪水,怎么会将柑橘汁液变出水来。

    “杨大小姐将柑橘汁变成水了。这是什么戏法。”

    最后一步,杨茉将柠檬酸放进离心机。快速地转着手柄,这样是要祛除炭里的杂质。

    济子篆怔愣间,杨茉已经将小竹筒拿来扎向手背的血管,然后让济子篆帮忙抽出些血来。

    将血放进有柠檬酸的小瓶子里,杨茉轻轻摇晃两下,然后仔细看着瓶子里的血液。

    “会怎么样?”

    杨茉道:“加了这种酸水的血液不会凝住。”

    不可能,他是外科郎中,最清楚血流出来不消片刻就会变成血块。

    杨茉将小瓶子递给济子篆。

    济子篆向瓶子里看去只觉得头皮发麻,没有变,血还是之前那个样子,流动的,没有成块。

    真的,真的,杨大小姐说的是真的。

    杨茉看向旁边的白老先生,不其然地迎上白老先生怀疑的目光。白老先生是在怀疑她,这里面只有白老先生和杨茉兰相处过,知道杨茉兰的子和为人。

    她现在的一举一动和杨茉兰太不相同了。

    杨茉心里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她仗着白老先生心里还是信任她,还是会稍稍维护她,就算有怀疑也不会说出来。

    济子篆已经被杨大小姐所做的事惊住,已经来不及想别的,“接下来呢?血不会凝了要如何?”

    杨茉道:“要看看谁的血适合换给小少爷。”

    原来换血还要看适合不适合。

    “不是人人的血都行?”

    杨茉摇头,“不是,一定要互相不排斥才行。”

    互相不排斥,白老先生沉吟着,“只要是血亲,不就不会排斥了?”

    人体血液是分型,不是至亲就会血型一样,而且按照输血的角度,越是直系亲属输血越危险,容易出现免疫反应,可能会因此丧命。

    杨茉刚要仔细向白老先生解释,醇郡王太妃让人扶着快步走了过来,边是焦急的周二夫人。

    醇郡王太妃只是有些紧张,周二夫人脸色却变得十分难看,两个人一言不发径直进了主屋。

    醇郡王太妃走进侧室里,径直看向醇郡王,半晌才张开口,“上清院来人了,说要将孩子带进宫中诊治。”

    周二夫人屏气静声地站在一边,眼看着醇郡王的脸色变得铁青。一股怒气再也压制不住从眼睛里冒出来,“皇上明明答应让我请郎中诊治,为何这时候让上清院来带人,这是我的孩子,不是他向炼丹炉里扔的那些东西。”

    醇郡王太妃害怕地看向周围,喝斥醇郡王,“老二你疯了不成?这话让人听去,便是大不敬之罪。”

    去他的大不敬,醇郡王浑然不顾了,“这些年大周朝成了什么模样。登基时就可笑的听了道士的话,连年号也不曾改,要以此巩固他的江山……这才不过七八年时间。大周朝眼看就要毁在他手上,先皇是对的,就该让宣王即位,都是大周朝的子弟,都是大周朝的江山。就应该推举贤能……”醇郡王越说眼睛越红,仿佛有收不住的态势。

    醇郡王太妃走上前抿起嘴,伸手就是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掴在醇郡王脸上,将醇郡王的话打断。

    “我看你是疯魔了,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只要还是当今皇上坐在宝座上。这些话你就只能放在心里,不能说出来,”醇郡王太妃说着冷笑一声。“想你也不能想,我们醇郡王府上上下下几百号人,都要断送在你这几句话上。”

    醇郡王的眼睛重新变得清明,忙低下头,“是儿子错了。”说着眼角湿润,“可……那是我的骨血……我怎么能眼看着……”

    “想办法……”醇郡王太妃道。“再去想法子,你是男人,不能这样背地里慌张,现在上清院找上门,恐怕还要连累杨大小姐……”

    醇郡王点头,忙弯腰走出去让人去请宗人府宗人令献王爷。

    醇郡王太妃和周二太太走到杨茉面前,周二太太先将道士来要人的话说了,“这就要抱走了,进了宫也不知还会不会给诊治。”

    皇帝既然要用道士作法,怎么可能还会让人诊治,没想到皇帝竟然荒唐到这个地步。

    醇郡王太妃叹口气,“郡王爷已经去想法子,只是怕会连累小姐,小姐一会儿只管去侧室里,外面有我们。”

    如果她有的选的话,她一定会先避其锋芒,只可惜……

    “谁说少爷的病能治好?”

    醇郡王太妃还没开口求杨大小姐,陌生的声音就从背后传来。

    大家顺着声音看过去,走进院子的是两个穿着道服的人。

    道士进内宅了,下人们一阵慌张,上清院的道士嚣张到这样的地步,连宗室的内宅也敢闯进来。

    旁边的御医却不在意,很络地上前替道士指点杨茉。

    道士那超凡脱俗的目光就落在杨茉上,“皇上请杨大小姐去宫中说清楚,为何醇郡王的少爷患的是病症,是什么病症,怎么才诊出来的。”

    这样的话恐怕是出自太医院御医之口吧!

    道士说完看向醇郡王太妃,上前行了礼,“太妃,将小少爷交给我们吧,我们一定会尽力救小少爷命。”

    杨茉早知道,出了这样的事,她已经没得选了。

    ……

    宫中来人也去请了冯阁老。

    “皇上说让阁老一起参详呢!”

    冯阁老老态龙钟地站起,“这可怎么好,药理、医术上我是一窍不通啊,去了恐怕也说不出什么来。”

    内侍笑道:“您只要一听就知道谁对谁错。”

    冯阁老很是谦虚地摆手,“不行呦,不行呦……这些事该找太医院的人去,我就算过去了也是看个闹罢了。”

    “那您就当是看闹。”

    冯阁老这才道:“那好吧,算是陪着皇上看闹,只要皇上高兴,做臣子的心里也舒坦。”

    “可不是。”内侍笑得脸快抽筋。

    皇上的心思,冯阁老最是清楚,这天底下谁都能吃亏,唯有上清院伤不得脸面,无论是遇到上清院,那都是要一败涂地的。

    杨大小姐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唉,着实可怜。

    送走了内侍,院子角落里的乔文景才走出来,恭敬地将手里的文书送到冯阁老桌边。

    冯阁老挥挥手,“走吧,我也要进宫去了。”

    乔文景道:“阁老出马,今天定然是一出好戏。”

    一个小姑娘,唱戏能有多久,很快就会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冯阁老叹气,“说到唱戏,还是让戏班子唱三天三夜才能算。”

    ————————————————————————

    还是称呼问题要修改,感谢凰栖同学找来的资料。

    太妃是我國古代封建歷史上,皇帝、親王、郡王、“五侯”的遺孀,以及喪夫的誥命夫人,是可以享受“晉爵”的待遇的。皇帝的妃嬪受封為各級太妃,王爺的遺孀們均封為王太妃,統稱“太妃”,誥命夫人受封為“太夫人”,如果丈夫為受封為“某國公”,遺孀的封號是“某國公夫人”。“太妃”“太夫人”的名號是可以追封的。

    所以,周老夫人是醇郡王的母亲,应该称呼醇郡王太妃,简称太妃、

    ps:  感谢丛丛宝宝同学的粉红票,感谢guaguaniuniu同学的粉红票,感谢蟲sama打赏的平安符,感谢1983313344打赏的平安符,感谢joycf打赏的平安符,感谢同学的粉红票,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