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风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杨茉低着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理不清楚,“我请丁院判来诊脉,如果是痘症就要早些用药。”

    杨大小姐轻轻巧巧地就将他的问话揭过去,仔细看过去,她的神没有什么异常,只是眉宇微微皱起。她那般聪明应该知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就算第一次没能弄明白,现在他再提起,她也该知晓个大概,却依旧躲躲闪闪,就算没有明着拒绝他,也是心里没有想好要怎么面对这件事。

    既然她没有这个心思,他也不该再强求,家中的兄弟姐妹都是长辈指婚,不寻常的是他的祖辈,用各种手段才娶到心仪之人,他一向不太了解这里的感,喜是两厢欢悦,应该顺理成章的得来,那需要费心思强求。

    现在他该放手,至少让杨大小姐自己思量好再说。

    听到柳成陵没再说话,杨茉松口气。

    “不用请御医来,不值当的,”柳成陵低声道,“开一张避秽化瘟的方子就行了。”

    柳成陵还懂得那么多药理,杨茉想起沈微言说柳成陵研读医书古籍过目不忘的事来。说起来也好笑,明明是她来看诊,最后还要病患自己定药方。

    柳成陵说的避秽化瘟,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夏季感冒,症状是头痛,略微的低烧,就是柳成陵现在的症状。大多数人是因为贪凉或者是受什么事影响生气上火,柳成陵的脉象稍有些肝失疏泄,这人表面上看来气度从容,其实还是会生气。

    杨茉想着走到书案前,阿玖忙上前压好了纸笺。

    旁边的老墨盒打开,里面已经少了好几根墨条,再看旁边摆着的几支毛笔。书案上放着大大小小的盒子,里面放的都是信函和写好折起的纸笺,这柳成陵一天要写多少字?

    旁边用竹子编成的卷缸里面已经有好几副画,杨茉眼看着觉得熟悉,尤其是上面打的结,是她惯用的反手系扣,想到这里杨茉将画拿起来慢慢打开。

    是三眠图,卷缸里的画都是这样系扣,难不成都是她退回来的三眠图?难得的是这些画都是一模一样,她每里看也没能分辨出来。杨茉心头骤跳。众目睽睽之下将画重新卷好。拿起毛笔来写方子。

    柳成陵看着那安静提笔的人,她懂得去翻开他的心思,却又能小心地站在那条线外。

    杨茉将方子交给阿玖。再抬起头来正对上柳成陵的目光。

    她有些迟疑可还是坐在杌子上没有立即走开,是想要听他将话说完。与其这样猜来猜去,倒不如弄个明白。

    他坐在她前面不远处,衣衽微开,手轻拄着腿。本来看似随意的坐姿,硬是细究起来,大约找不到比这还要规矩的坐法,上的威严与生俱来,旁人学不去也学不像。也许这就是让她望而怯步的地方,和她对未来生活的向往差了十万八千里。

    尤其是他那双眼睛。看似清澈却氤氲如雾,让人总是看不清楚,可是却又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影子。

    “想知道我的事吗?”

    其实她心中已经隐约猜到。她希望柳成陵说清楚,又希望他不要说,一个人不可能短短几句话就能说明白的。杨茉抬起头,“我回京之后会不会自然知晓?”

    柳成陵没有犹豫,“会。”

    她不急于一时去了解。杨茉站起来,“到时候再说不迟。”

    杨茉兰看似向前跨了一步。却还是在可进可退的位置上停下来,无论他是什么样的人她都为自己准备了后路。

    这样的女子谈不上温婉柔顺,更别说谦卑,就算表面上识礼数,心里所想却大相径庭,但凡女子都是要听家中长辈或是兄长之言,软弱、胆怯依附于人,所以才会需要男子庇护,即便被他步步相,她脸上也没有半点畏惧、顺从的意思。女子都是重女德多于才能,杨大小姐却恰恰相反,哪怕别人怎么说,她也有自己的道理。

    既然她愿意慢慢来,他也不会之过急,对一个女子他不至于会失了分寸。

    ……

    朝廷的圣旨很快就下来,让丁科都觉得惊讶,皇上沉迷修道,奏本递上去本就不容易,批下来更要经过冯阁老的手,冯阁老不会让一个女子得了功劳,他已经想好,若是奏折迟迟不肯批复,他就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折子,非要争个清清楚楚。

    没想到朝廷这就有了说法,让杨大小姐和提供药材的药商回京。

    丁科看向姚御医,“你可见过那姓柳的药商?”

    姚御医点头,“那柳公子和普通的商人不同,若是寻常商人送了药就会离开,那柳公子一直留下帮忙。”

    丁科刚才将杨大小姐送走时,远远地看过那姓柳的商贾一眼。

    那姓柳的商贾满脸的胡须,让人看不清长相,可他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这张脸是在哪里见过。

    火石电光中,丁科豁然想到……该不会是在宫中,他在宫中当值多年,一直伺候先皇、皇帝,那姓柳的商贾一双眼睛和神像先帝……对像先帝,不止是像先帝还像当今圣上,像……丁科不自觉中手里的文书豁然掉在地上,顾不得捡地上的东西,忙冲出治疗所,可那队车马已经不见了踪迹。

    京里要出大事了。

    ……

    至少杨茉觉得一路走的很安生,比来的时候还要平静,秋桐在旁边照应着,杨茉踏踏实实地在车厢里睡了一觉。

    马车将要到京城时进了官府的驿馆,就有婆子上来伺候杨茉几个换上干净的衣服,凡是在疫区用的东西通通不准带进京。

    多亏杨茉来的时候是轻装简行原本就没有什么行礼,只是可惜了这些子买的衣裙。

    秋桐看出杨茉的心思,“要不然奴婢去问问能不能通融。”

    杨茉摇摇头,毕竟是关乎瘟疫的传播,这些事上不能疏忽,“就按照朝廷要求的做吧。”

    休整了两,朝廷新安排的马车接了众人才一鼓作气地进了京。

    从疫区回来的车马,通常所有人都会退避三舍,可是今天却十分的闹。

    杨茉坐在车里听外面喧哗的声音。

    “杨大小姐回来了。”

    “会治痘疮的杨大小姐。”

    “快……快……跟着去看看。”

    人群跟着马车移动,很快就聚集在杨家门前。

    马车停下来,秋桐上前掀帘子,就有杨家下人过来接应,杨茉下了马车一眼就看到等在门前的陆姨娘。

    陆氏眼睛红红的显然刚刚哭过,比她走的时候瘦了不少,如同生了一场大病,旁边是杨名氏和莹姐。

    杨茉才要和陆氏等人一起进门,就听到人群中有人道:“等等……”

    杨茉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到有人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上前来,那人五六十岁的年纪,一头的白发,上有着多少年沉积下来的老练和傲气。

    杨茉略微回想才记起,这个人是和她打赌的丁二。

    丁二说过如果她能治好杨梅疮,他就不再行医。

    这次丁二过来,不知是什么用意。

    那丁二脸色沉如同是暴雨倾盆前的天空。

    “丁郎中要做什么?”

    周围人顿时议论纷纷。

    丁二在杨茉前微微停顿,然后双膝着地就跪了下去。

    喧哗声顿时四起。

    杨茉不好上前搀扶忙看向旁边的家人,还没等杨家人上前,丁二已经两手拱合,俯头到手接连三拜。

    “丁郎中竟然跪一个女子。”

    “丁家的脸面呦,今天算是丢尽了,后还有谁会让他看诊,恐怕是真的不能再做郎中。”

    “堂堂七尺男儿,怎么能跪拜一个女人。”

    站在旁边的陆氏要靠着杨名氏才能站稳,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有名气的丁老郎中会跪拜大小姐,男人是天,除了跪拜君上、长辈,别的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有的。

    丁二的脸色比谁都难看,却颤巍巍地开口,“我和杨大小姐有约,若是杨大小姐治好了杨梅疮,我丁二从此不再行医,可我丁二一生行医问诊,从此不再坐诊如同杀我,特来求杨大小姐,谅我当妄言。”

    杨茉低声吩咐杨家家人,“快将丁老郎中扶起来。”

    杨家家人上前搀扶,杨茉透过幂离看向丁二,“不过是意气之言,丁老先生不必做真。”她在现代时,两个科室的主任也有为一个病患争的面红耳赤的时候。

    丁二脸上露出感激的神,让人搀扶着站起来,看向杨茉,“听闻保合堂招郎中,杨大小姐看我可合适?”

    听到这话,杨茉不一怔,以丁老郎中的资格只要在家中就有大户人家上门车马接送去看诊,偶尔在药铺里坐堂,也是和白老先生一样给大药铺撑起门面,怎么可能去药铺中做寻常的郎中。

    “丁二竟然要去保合堂做郎中。”

    “真是疯了,还是一个女子做东家。”

    丁二仿佛已经下定了决心,不顾周围如何议论,只是看着杨茉希望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以杨大小姐的医术,别说是让他去保合堂做郎中,就算给杨大小姐做徒弟他也愿意。(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