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撤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杨大小姐说的一点没错,到了后面就会出现这些症状。

    济子篆道:“几年前患此症,头痛为甚,重的时候也有呕吐。”

    杨茉道:“呕吐可是喷涌而出?”就算是呕吐也要分很多种,喷状是颅内高压的症状,是判定颅内病变的标准。

    济子篆仔细回想,忙点头,“老爷子是这种形,临终前还有失明,失聪,不能说话。”

    杨茉有些惊讶,“病人已经过世了?”济先生急匆匆地过来,没想到问起的是一个已经过世的病患。

    济子篆这才发现自己没有将话说清楚,“老爷子已经过世,现在病的是他的儿子。”

    父子俩都患上同一种病,难道是遗传?脑部肿瘤很少有遗传,济子篆这样一说,她还真的辨别不清了,杨茉抬起头来看济子篆,“若是方便,先生能否让我看看病患。”

    杨大小姐要看病患,这样的要求也在济子篆意料之内,“我就去安排,若是明能行就让人来告知,只是不知晓杨大小姐那时能不能得空。”

    常家的案子,要看公文才知晓什么时候升堂审理,这几她要将药铺开起来,除了这些她还没有别的事。

    杨茉道:“济先生安排就是,我定会前去。”

    济子篆脸上有了笑容,送走了济先生,杨茉开始盘算租下来的药铺,要怎么铺货,陆姨娘有些不知所措,“药铺里的掌柜要怎么请来,谁来坐堂?”

    “当然是白老先生,”杨茉笑着道,“白老先生已经答应先来新药铺,只是白老先生年纪大了。我想给白老先生寻一处离药铺近的院子住下,至于药铺掌柜,我准备看看我们从前用过的那些人,看看有没有可用的,再让人去请试试。”

    原来大小姐都已经想好了,陆姨娘惊讶地看着杨茉,才三年时间,大小姐跟变了个人似的。

    陆姨娘才想到这里,门外的下人进了屋子禀告,“闫阁老府上来人了。说是送诊金的。”

    杨茉有些惊讶,她给闫二爷治病之后,闫家送了不少礼物。怎么还要再送诊金过来,“将人请进来。”

    下人应了一声忙将闫家管事妈妈让进屋中。

    管事妈妈上前给杨茉行了礼,“听说杨大小姐搬了出来,夫人就让我准备些礼物,算是贺大小姐乔迁之喜。”

    管事妈妈说着。陆续有下人将物件摆进屋子,东西是寓意很好的玉如意和福字瓶,还有一轴略旧的横幅。

    管事妈妈亲手送上了五百两银票,“夫人说,多亏杨大小姐,少爷的病才慢慢好起来了。这诊金杨大小姐一定要收下,银钱不多,是闫家的一点心意。”

    五百两银子做诊金。哪里是银钱不多,简直多的闻所未闻。陆姨娘睁大了眼睛,杨家祖先的事她不是没听说过,曾祖就是救了达官显贵名扬京城,京城杨氏才就此发迹。杨家长辈常常以曾祖诊病被馈赠千金的事来教谕晚辈。

    千金当时她听起来觉得匪夷所思,可如今大小姐就拿到了五百两银子。要知道诊金是医者的脸面。郎中们常聚在一起论诊金。

    闫家说清楚是诊金,又是亲自馈赠上门,按照礼数杨茉就不能不收。杨茉笑着道:“辛苦妈妈送来。”

    “大小姐客气了。”管事妈妈恭谨地行礼,又说了几句客话,才回闫府复命。

    秋桐几个丫头将礼物捧下去,杨茉才将横幅打开,看到第一个字,不由地惊讶,不加快了速度将手中横幅完全打开来。

    横幅上有四个字,“德术并彰”,这是曾挂在杨家堂屋上的横幅,没想到闫阁老竟将这幅字送回到她手上。

    旁边的陆姨娘半晌才回过神,眼泪“唰”地涌出来,大小姐捧着横幅的样子,仿佛让她看到了将来重新繁盛的杨家。

    ……

    杨茉挽起陆姨娘的胳膊,母女两个看桌子上的横幅。

    常家,常亦宛也紧紧地抱着常老夫人双腿,嗓子哭得沙哑,“祖母,不要将我送走,我不要离开京城,祖母……杨蟠的死和我无关,都是下人做的,查也不会查到我头上,为什么要将我送走。”

    常家商量了一晚,决定暂时将常亦宛送到族里,常老夫人叹口气,“等到杨蟠的案子审完,京里对你的议论少了,我就让你母亲接你回京。”

    从前她只要一哭祖母就会心软,可是今祖母是拿定了主意,任凭她怎么哀求都没用。

    “走吧,趁着案子还没审,明就起程,别人问起来,就说你快到了成亲的年龄,要回族里学礼数。”

    话说的再好听,别人也会将她和杨蟠的死连在一起。常亦宛只觉得耳边一阵嗡鸣声,她慌乱地摇着头。

    常老夫人狠下心来吩咐陈妈妈,“将三小姐扶下去歇着。”

    陈妈妈好不容易将常亦宛劝了回去,片刻功夫常大太太就赶了过来。

    向常老夫人行了礼,常大太太道:“娘,真的要将宛宛送去族里?”

    常老夫人惊讶地看向常大太太,“你可有别的法子?如今京中议论纷纷,都说我们常家谋财害命,你再藏着三丫头,将来你儿子在京中也要寸步难行。”

    “女孩子的名声可是大事。”就这样将人送出京……这不就等于承认了是亦宛的错。

    常老夫人板起脸,很是失望地看向常大太太,“你就争这一朝一夕?若是这件事能有个好结果,将来只说为了护着三丫头才这样安排,三丫头人在京中一举一动都在众人眼皮底下,再出了问题,就没有了后路可退。”

    老夫人的意思,常大太太也不是不明白,可是女儿从来没有离开过她边,就这样骨分离,她怎么能舍得。

    “你舍不得,就将三丫头送去寺里静修。无论如何,我们常家这两要有些举动,杨蟠的案子将审,三丫头是众矢之的,就算是受了冤枉,也要自己回族里说清楚。”

    这样的形也只能退一步,常大太太也没有了法子。

    “放心吧,我会让人捎信回去,让族中长辈尽量照应三丫头,”常老夫人说着顿了顿,“最要紧的是这桩案子要怎么判,仵作那边可有消息?”

    常大太太摇头,“那个成老仵作这次不知是怎么了,验尸的结果连徒弟也不给看,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童御医让人给老爷带话,也是没有办法。”

    常老夫人的声音忽然冷起来,“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是谁请了成老仵作来验尸,这桩案子不可能会不声不响地解决。”

    常老夫人要起,陈妈妈忙上前搀扶。

    “媳妇听老爷找来的幕僚出主意,趁着仵作还没有将验尸结果上呈,最好杨家能撤回状纸。”

    撤回状纸,哪有那么容易,状纸是杨大小姐请人来写的,杨老太爷搬出常家之后,也是杨大小姐寻了住处将人安顿下来,整个案子,看似是杨老太爷在喊冤,其实真正拿主意的是杨大小姐。

    常大太太上前给常老夫人穿鞋,“老爷找到了那个给杨大小姐写状纸的讼师,讼师说,杨大小姐写了两份状子。”

    两份状子?常老夫人忽然抬起眼睛看着常大太太,“这是什么意思?”

    常大太太神中有几分犹豫,生怕常老夫人会生气似的,“还有一份状子没有递去官府,杨大小姐要告我们家侵吞杨家财物。”

    常老夫人口一紧咳嗽起来,常大太太忙上前去拍抚。

    连陈妈妈都觉得万分惊讶,“老夫人对杨大小姐那样好,杨大小姐怎么能这般没有良心。”

    状告常家杀人,还要告常家侵吞杨家财物,这两件事看起来荒唐,可一旦杨蟠证实是被害死,后面侵吞财物的案子,也会仔细查起来,到时候常家就不是一时丢人。

    “讼师说,杨蟠的案子也就罢了,已经闹上了公堂,后面的案子最好让人去说和,稳住杨大小姐。”常大太太边说边思量,所谓的稳住杨大小姐,就差明说要将杨家的财物还给杨大小姐。

    杨大小姐可是留了一步好旗。

    常老夫人不做声,半晌才重新靠回软榻,口大幅度起伏。

    常大太太拘谨地站在一旁,听到大老爷这样说的时候,她就觉得很难。讼师说的简单,可是实施起来……要谁去说和?杨大小姐肯不肯听?缓兵之计,用起来也不容易。

    ……

    杨茉早早就起了,吃了早饭,刚捡起书来看,济子篆亲自来府中请杨茉一起去诊治。

    杨茉拿好药箱上了马车,两辆马车稳稳地驰到东城的一座院子门前,等在府前的下人上前摆好踏凳将杨茉请下来。

    杨茉抬起眼来看,面前这座院子看起来不小,却没有挂任何牌匾,门口立了两只石狮子,看起来不像是达官显贵府邸,可是门前恭立在那里的下人一举一动都透着规矩,至少主人家规很严。

    济子篆和杨茉跟着下人进了府。

    往里面走,院子里种了大片花树,树枝未经剪裁,看起来随意中带着几分的张扬,山水假石看起来随意却又精致。

    走过长廊,就是主人所在的院落,济子篆和杨茉径直走进屋中。

    堂屋里有一人端坐在那里,杨茉抬起头来正和那人看了个正着。

    ————————————————————

    明天一早就起来码字,一定还债加更。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