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得偿所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顺天府已经接了状书,校尉就要将杨少爷死时屋里伺候的下人叫去问话,却发现伺候在杨蟠边的全妈妈不见了。

    校尉皱起眉头来,吩咐属下去找,这种况他见得多了,见到衙役逃窜的人一般都是做贼心虚,正好抓回去审问。

    月亮门那里正有人在蹑手蹑脚地向外走,校尉向几个衙差呶呶嘴,衙差明白过来,几步就走了过去。

    全妈妈听到后的脚步声,转过头去,看到面目凶狠的衙差,心中豁然慌乱起来,顾不得别的提起裙子就向内宅里跑去,她杀杨少爷都是都为常家,若是她被衙差带走,在牢里势必会被盘问,她早就听说过那些骇人的刑具,若是对她用那些东西,她定是熬不过去。

    没想到才跑了几步,腿上一痛紧接着腰上有东西砸过来,她一下子趴在地上。

    “让你跑。”

    听得后传来衙差的声音,全妈妈只觉得万念俱灰,正不知如何是好,抬起头忽然看到假山石边上露出一双精致的绣鞋,她张嘴大呼起来,“救命啊,救命,为什么要抓我。”

    常亦宛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用帕子紧紧地捂着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生怕那些衙差也将她抓去,可全妈妈还拼命向她看来,那双恐惧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她顿时毛骨悚然。

    别来,别来,她想后退,背后已经是冰冷的寿山石。

    任凭衙差怎么呼喝,全妈妈还拼了命般向她这边爬……

    衙差似是失去了耐心,从腰间抽出带着刀鞘的宽刀,抡圆了膀子,一下子就拍在全妈妈腰上。

    全妈妈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另一个衙差也将宽刀拍上去。

    常亦宛惊骇地一口咬在自己手背上,她本来是欢欢喜喜来看杨茉兰的笑话。她期望着看到杨茉兰被官差惩治,却没想到站在这里看到的却是全妈妈……

    全妈妈被带走了会不会招认?常亦宛心中说不出的恐惧,前一刻她的心里还是光明媚,这一刻所有一切全都轰然塌陷,她要怎么办,万一父亲、母亲出了差错,她的名声也受损,她要去哪里。

    常亦宛终于忍不住也尖声惊叫起来。

    ……

    衙差将杨蟠边伺候的下人带去府衙问话,童御医也坐不住,站起跟着衙差一起出府。剩下满屋子的郎中。

    杨茉谢过白老先生、济子篆和众位郎中。

    “若没有大家辨证,我族兄就要死的不明不白,我也会担上治死人的罪名。”

    济子篆道:“我们不过是实话实说。”

    “对。实话实说而已。”

    郎中们纷纷应承。

    济子篆思量片刻,“倒是杨大小姐那个引坏血的方法,大家都想学一学。”

    “不知道杨大小姐肯不肯教。”济子篆边的郎中露出期盼的神,这样的医术谁不想学。

    医术能广泛用起来,会有很多病患得救。“我就将引坏血的方法拿来给大家参详,只是这种法子只能用于急症。”腔插管都有可能会引起病患感染细菌,古代没有抗生素,会带来很严重的后果。

    “杨大小姐肯教,我们定会谨慎用,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尝试。”

    “是啊。除非没有旁的法子,绝不敢用。”

    济子篆旁边的小郎中苦着脸,“我们也就是知晓治疗方法。真的到了这样的地步,也只能请杨大小姐和济先生这样通晓外科的人过去。”

    通晓外科,到了这里她可不是成了全科郎中。

    众人在常家议论纷纷,常家下人却也不能强行送客,眼看着杨大小姐如同众星捧月般和郎中们笑谈。

    郎中们陆续出了常府。杨茉也和白老先生、济子篆、沈微言一起出了月亮门。

    正在门前等待车马,杨茉看到大步走过来的董昭。

    今天的事要不是有文正公世子在场。恐怕常家不会那么容易就范,就算闹也会闹出些周折,杨茉想着上前向董昭行礼。

    董昭看着眼前的女子,穿着翠竹澜边的纱裙,温顺地轻轻曲膝,和普通的内宅妇人没什么两样,若是没有看到刚才那一幕,他还以为她不过就是个寻常女子。

    “世子爷康健,病可好了些?”杨氏的声音清澈、柔美,大约是这样常家才以为可以任意欺凌。

    “风症已经好了不少。”低沉的声音传过来。

    两个人这样相对而立,边人来人往,不知说什么才好。

    半晌,董昭突然道:“若是有什么事无法解决,就让人带信来文正公府。”

    这是当众许诺他会帮忙?杨茉抬起头来,每次见到董昭,都在抹去她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景,没有半点的孱弱,而是英魁梧,现在更是端凝地站在那里,无形之中给人以震慑。

    杨茉又曲膝行了礼。

    杨家马车牵过来,杨茉等着董昭上马,旁边的董昭却迟迟不动,送走了白老先生和济子篆,常家门前已经没有了旁人。

    杨茉刚要说话,天边一声炸雷,雨点就毫无预兆地落下来。

    下人将车厢用油布盖起来,跟车的婆子胡乱地找雨具,今来常家有些匆忙,难免会疏漏,杨茉正想着冒雨登车,一柄青伞在她头顶撑开。

    她是该将伞接过来,还是行礼谢世子爷,一时之间杨茉正觉得无法选择,跟车的婆子已经找到了伞,打开急匆匆地向这边迎过来。

    杨茉快速地向董昭行了礼,提起裙摆跑去下人伞下,让下人簇拥着上了马车。

    看起来温和平静,做起事来这样的利落。

    董昭微微一笑,收起了手中的伞,冒雨翻上马,马匹撒开四蹄飞快地离开常家。

    杨茉下了马车,陆姨娘已经拿着披风等在那里。

    葱绿色蔷薇披风穿在杨茉上,陆姨娘才急切地道:“怎么样?常家有没有为难大小姐?”

    杨茉摇头拉起陆姨娘的胳膊。“姨娘不用担心,我不会吃亏的。”

    陆姨娘想笑,却还是担心,“以后离他们远一些,钱财都是外物,人平安才最重要。”

    生母的意思是让她放开那些嫁妆吧!

    杨茉摇头,“哪里能让他们贪的这般容易,”说着笑容展开,“没有把握,我不会之过急。姨娘也不必过分担忧。”

    女儿脸上的笑容,让陆氏万分满足,生怕得到的幸福一转眼就会不见。她才格外小心翼翼。

    看到生母关切的目光,杨茉觉得异常的温暖,那种家人的关怀能熨平心中所有的褶皱,前世今生的种种感就像潮水一样涌进她体里,让她感受到久违的欢乐。这样母女团聚真好。

    她终于可以放下心防,轻松的享受生活。

    “族婶有没有回来?”杨茉问起杨名氏。

    “哪能呢!”陆姨娘叹口气,“人命官司,状告一方也要收监,等到仵作验尸结束,才会将人放回来。”

    这样的天气。杨名氏在大牢里定要吃苦。

    杨茉吩咐秋桐,“准备食盒和衣物给族婶送去。”她没想到衙门会将人扣下。

    杨茉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口传来杨名氏的声音。“大小姐可回来了?”

    杨茉脸上不由地露出欣喜的神,和陆氏一起去迎杨名氏。

    杨名氏满脸的笑容,“真是解气,常家的恶仆被拿去审问,青天大老爷算是开了眼。要好好惩治这些人。”

    三个人边说话边进屋,下人捧来茶。杨名氏一口气喝下,“听说是世子爷作保,衙差才让我回家来。”

    “世子爷?”陆姨娘诧异,“是哪一个……”

    “文正公世子?”杨茉低声问过去。

    杨名氏忙点头,“对,就是,文正公世子。”

    没想到董昭会去顺天府保下杨名氏。

    陆姨娘顿时惊讶起来,“就是那个文正公董府?文正公父子为官公正,老爷在世时想要结交,文正公却说武将不问政事回绝了。”没想到现在反而帮了忙。

    “那是大小姐的能耐,”杨名氏十分得意,“没有大小姐,那位世子爷早就没了,文正公府自然要感激。”

    杨茉忽然想到头顶那柄青伞,杨茉正在思量,进屋禀告的下人打断了杨茉的思绪。

    “一位济先生来了,想要见大小姐。”

    济子篆先生?杨茉站起来,“将济先生请进堂屋。”

    济子篆满腹心事,雨水落在他脸上,他似是都毫无察觉,从常家走了之后他就一直在想杨大小姐写的那篇脉案,条理不紊地将所有的症状记录清清楚楚,没有一定的经验,决计写不出这样毫无漏洞的脉案,于是一个沉浮在他心中的疑问,让他整个人躁乱起来,现在就想要得到答案。

    杨茉将济子篆让到旁边坐下,还没有开口询问,济子篆急着道:“敢问杨大小姐,若是一个人患了头疾风涎之症,药石无效该当如何?”

    头疾风涎之症。济先生没有用中风两个字,而是肯定的说风涎,涎是某种液体,头内的风涎就该是有脑出血的症状。

    “病患可有类似呕吐、头晕、头痛,呼吸不稳的症状?”

    济子篆睁大了眼睛,目光中透出希望来。

    ——————————————

    周末有点事,和氏璧打赏等我回去会补上啊。

    感谢麋鹿小小打赏平安符,感谢ssssphinx打赏平安符,感谢fjfzcy同学的粉红票,感谢书友130609220831461打赏平安符,感谢易風藍打赏平安符,感谢joycf打赏平安符,感谢梅在飞同学的粉红票,感谢黄扭扭同学的粉红票,感谢雪舞-长打赏平安符,感谢小昼同学的粉红票,感谢打赏的平安符,感谢雪纺娃娃同学的粉红票,天使小妖精1980打赏的和氏璧和粉红票,感谢寻找小乖打赏的平安符,感谢阿嘉莎同学的粉红票,感谢晴水娃娃同学的粉红票,感谢guaguaniuniu同学的粉红票。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