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小郎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他研究医术、药理几十年,博览医书,自认为没有什么病症是他不知晓的,杨大小姐写的这张纸上却有许多东西他闻所未闻。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医术他没有学过,他已经是风烛残年,他以为这辈子已经没有遗憾可以安然地死去,现在看到了这些,他却害怕起来,他怕死之前也不能学到这么多精妙的医术。

    杨家藏起来的秘方就是这些?杨大小姐说她不会切脉,就是靠这些辨症?要不是亲眼所见,他定不会相信。

    白老先生不停地摇头,贪婪地看着纸上每一个字。症状说的那么具体、那么精妙,没有半点的含糊,好半天白老先生才抬起头看杨大小姐,眼睛中露出无比羡慕的目光,他刻苦钻研这么多年,却没有这样的机遇,学到这些东西,他从不觊觎旁人的东西,现在却恨不得将杨大小姐脑子里所有的医术全都偷来据为己有。

    杨茉写完最后一个字,伸手指向空白的地方,“这里用来写二爷的症状。”抬起头却发现白老先生站在她边。

    杨茉低头吹干墨迹,站去旁边,“各种病症的脉象还要白老先生来填好。”论脉象谁也敌不过白老先生。

    白老先生好半天才稳住心神去拿笔,笔在手里忍不住颤抖,这张纸写好了,不知道要让多少人震惊,上面还有他的笔迹,光是这样他也应该死而无憾。

    白老先生仔细地写脉象,闫家下人已经将郎中请来辨症。

    杨茉低声道:“闫二爷的病症要怎么写上去?”

    闫阁老看向白老先生。

    白老先生目光中透出渴盼来,可是转眼间他就被油然生出的医德压制住,“这种辨症方法我并不会。”

    闫阁老诧异地怔愣在那里,就连白老先生也不会,那可如何是好,就算有了其他病症的诊断,没有将乔哥的病写在上面,这……还是起不了任何作用。

    白老先生转头去看杨茉,这样的动作将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一起引了过去。

    “既然是治病救人,就要做到最好,你想出的法子,没有谁能比你辨的更准确,这些还是由你来写。”

    白老先生低沉的声音响起,闫老夫人脸上浮起复杂的神,杨大小姐是个女子,怎么能给陌生的男子看诊。说出去岂不是要坏了名声,可是眼下没有杨大小姐,谁也不能将这些写清楚。

    闫老夫人深深地看了闫阁老一眼。

    闫阁老缓缓颌首,吩咐边的妈妈,“等那些郎中诊完,让人立一张屏风,请杨大小姐过去看看。”

    妈妈惊讶了片刻才慌忙不迭地应了。

    没过多久,郎中陆续退出来,大家聚在一起论症。

    杨茉随着下人一起进了东侧室,隔着屏风可以看到官帽椅上坐着一个人。

    几个管事妈妈在屏风两边守着,仿佛生怕她会做出什么失礼的举动,杨茉不苦笑,隔着屏风就似隔山打牛,别说她没有这样的能耐,换做谁来都会束手无策。

    上次在董家能顺利见到世子爷,是因为世子爷在生死关头,现在闫家长辈都在,闫二爷又不过是疹症,想要面诊就万分艰难。

    杨茉看向秋桐,“你去瞧瞧,那个曾给你看过疹症的郎中有没有在。”

    那小郎中子直率,又肯信她所说,现在虽在辨症,他年纪小并不显眼,叫出来也不会被人察觉……让他过来帮忙,再好不过。

    秋桐应了一声,和边的妈妈一起下去,一会儿工夫,秋桐快步走回来向杨茉颌首。

    管事妈妈将小郎中领进屋,杨茉坐在紫檀画桌旁提起笔。

    “先检查一下疹子都出现在哪里?”

    小郎中听到声音忙去看。

    “不用看了就在手臂上。”屋子里传来缓慢、笃定的声音。

    只有手臂上,“疹症是否对称?”

    小郎中听不明白。

    杨茉换了个词,“疹子有没有规律,同一部位左右两边大小、形态大致相同。”

    小郎中低头看了半晌,似是发现了什么忙道:“好像是……”

    杨茉一怔,开始她以为是玫瑰糠疹,可是这种疹子是散在分布,并没有规律。

    杨茉略微停顿,接着道:“疹子什么颜色?边缘是否清晰?”杨茉说到这里抬起头,看到小郎中伸出手要去碰触。

    杨大小姐之前说过,白老先生辨疹可以用手去压疹子表面,沈微言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刚要碰到疹子,只觉得一股大力登时将他的胳膊拉起,他抬起头来看到严厉的眼睛和皱起的眉头。

    “还没有辨出是什么病症,谁叫你用手去碰。”

    杨茉眼看着小郎中的表从诧异怔忡到涨成紫红色,很快低下头路出洗的发白的衣领。

    小郎中穿着简单朴素,旁边诊箱里的东西摆放的井井有条,平里似是很沉静庄重,大约是没想到她会从屏风后出来,惊吓之下有些不知所措,也不和她争辩,胳膊也只是微弱地动了动。

    杨茉松开手,沈微言立即将双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我只是想起白老先生辨疹的方法。”

    屋子里的管事妈妈忙跟了上来,来请杨茉回到屏风后。

    反正已经走出来了,怎么能不看一眼闫二爷手臂上的疹子。

    “以后看到这种表现有渗出、破溃模样的疹子,不能直接用手去碰触,这样的疹子大多会感染,为医者就算不管不顾,也不能没有断出病症之前,自己也被传染上。”

    沈微言忙颌首,“下次……不敢再这样……轻率。”

    杨茉低下头刚要仔细看闫二爷的疹子。

    只听闫夫人进门道:“御医要辨症的文书了。”发现杨茉从屏风里出来,顿时一怔。

    杨茉走回画案边,将余下的填写好递给闫夫人。

    “到底是什么病?”闫夫人低声问。

    杨茉摇头,仔细地思量,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

    ********************************今天胃肠难受啊,捂着肚子吃了好多药,总算好些了。打滚,卖萌要粽子和风筝打赏。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