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杨梅疮(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云霓 书名:吉时医到
    陈妈妈怔愣片刻,立即吩咐人去取。

    常家嫂子忍不住开口询问,“要绳子做什么?”

    “减少回心血量。”杨茉抬起头看常家嫂子。

    本来安静的屋子,一下子沸腾起来,侧室里的郎中也偷听到了这话,互相看着,“什么回心血量?哪本古籍上有记载?”

    这屋子里有各种派别的弟子,“是攻下派还是补土派?”

    大家都摇头。

    杨家的医术就算集各家所长也要有先人的理论做依据,不能张口胡来。这个让人议论的杏林世家,怎么就出来如此的子弟。

    下人取来了绳子,杨茉吩咐边的婆子,“将三爷扶起来端坐,再将绳子绑在三爷的手臂上。”

    门外的郎中互相看看,就这样的人还要和他们一较长短。

    “都别动,”常家嫂子瞪大了眼睛,满脸怒色,“你这是要害死我儿不成?我不过数落了你几句,你竟然要下这样的狠手,人都成这样了……你怎么能下得去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害人,太太以为我哪来的胆子。”杨茉抬起头来,施施然对上常家嫂子的目光,“太太是不是从来没听过三爷喘息的声音?肺中有水如同千斤重,三爷平躺着全都压在口,”杨茉说着一顿,“太太真的关切就去听听。”

    让杨茉兰这样一说,倒是她不关心儿子,常家嫂子眼睛要冒出火来,“你这是什么话,是该对长辈说的?”

    一下子大家又僵持在那里。

    杨茉垂着头,仿佛要等常家嫂子拿主意,“太太,三爷要跟您说话呢。”

    常家嫂子顾不得和杨茉计较,转脸去看儿子,之间儿子虚弱地挥动着手臂,真的是有什么话说。

    所有人的视线都挪到常亦浙,一开一合的嘴上,唯有常亦宁仔细看着杨茉,清秀的少女脸上是坦然的目光,他眼睛中的笑容也变得笃定起来。

    “母……亲,让我……坐起来。”断断续续的声音传进常家嫂子的耳朵。

    患者为了减轻痛苦都会有强迫体位,呼吸障碍的强迫体位就是端坐。只要懂得这些知识,就能轻易道出患者所想。

    常家嫂子心疼儿子,只得不顾脸面,按照杨茉之前所说让人将常亦浙扶起来端坐。

    “绳子要分次绑在三爷胳膊、腿上,先绑住胳膊。”

    婆子迟疑着看向常家嫂子,常家嫂子也是一副茫然的神

    常老夫人担忧地问杨茉,“能不能行,你父亲就是这样教的?”

    杨茉点头,看向边的婆子,婆子这才颤抖着手将常亦浙的胳膊绑起来。

    常家嫂子心疼的要哭出声。

    屋子里闹腾一片,常亦浙口唇的青紫依旧未除,常家嫂子大哭,“都按她说的做,绑也绑了,有什么用处?”

    和听到这声音气得发抖,却看到小姐似是没听到一般,静心凝气地不知在算什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杨茉才吩咐婆子,“将绳子解开,绑另一只胳膊。”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常亦浙渐渐安静下来。

    “要用引枕垫起来,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不能平躺,按时用宣肺利水的方子……”

    常家嫂子松口气,却想到之前郎中施针一节,便看向常大太太,“是不是张先生的针法起了作用。”

    屋外也有议论的声音。

    董夫人眉头微皱,常家嫂子刚才还满面焦急,现在儿子病好转就又起了歹意,转头去看杨茉兰,只见女孩子脸色没有波动,只是静静站在那里,仿佛早有了准备。

    “瞧瞧这胳膊,怎么就绑成这个模样,早知道如此,就不必这样大费周章。”常家嫂子心疼地揉着常亦浙的胳膊。

    屋子里气氛轻缓下来,常老夫人咳嗽一声,“无论如何总算是好了,回去之后好好将养。”

    常家嫂子痛快地应了,吩咐边的妈妈,“快将车马银子给几位先生。”

    一下子将杨茉甩在一旁不加理睬。

    杨茉觉得可笑,在现代行医多年,还没有遇到过这种形,既然如此她也不必客气,“光用宣肺利水的方子,不能救三爷的命。”

    舒缓下来的气氛,一下子又如同蹦起的琴弦,常家嫂子顿时厉眼看过来。

    肺水肿多是因为感染引起,就算不是感染也和劳累过度有关,她问常三爷得病前有没有别的症状,常家嫂子遮遮掩掩,似是有什么不能向外人道的难言之隐。

    “三爷的病本已经好了不少,为何这两加重,是否做了什么劳累事?”

    常家嫂子立即憋红了脸,不去看杨茉,只是向常老夫人道:“老祖宗您听听这是什么话,她一个小孩子懂得什么,竟来盘问。”

    心虚的人才会如此,杨茉道:“三爷上可有疹症?”

    常家嫂子皱起眉头,“自然没有。”

    杨茉不再去看常家嫂子,而是径直看向常老夫人,“姨祖母,您看看三爷双手手腕上都有疹豆。”

    听到疹豆两个字,屋子里的人无不下意识地闪躲。

    杨茉道:“这种疹子,我不方便看,还是请郎中进屋辨症,”说到这里杨茉想起常亦宛对付秋桐的法子,“疹症非同小可,若是弄不好传出去……要殃及他人,弄清楚也好早些防范……请来痘神娘娘……”

    常家嫂子见杨茉没有停下的意思,急忙打断,“乱说,浙儿的疹病早已经好了。”

    屋子里众人各有惊异。

    常家嫂子已经承认,她就不用再继续追问,屋子里其他人会比她更关切,她是已经出过天花的人,还有什么可怕。

    “到底是什么病。”常老夫人忍不住先问道。

    常家嫂子去遮掩常亦浙的手腕。

    “还是让郎中进来查查才好。”

    常家嫂子忙拒绝,“已经好了……已经好了……”一声比一声急切,说到后面嗓子都有些沙哑。

    到底好不好,要由郎中来说,杨茉先向常老夫人行礼,“郎中诊症多有不便,孙女先退下。”

    从诊症到引出常亦浙的难言之隐,不骄不躁顺序进行,完全将屋子里所有人压制住。常亦宁微微一笑,士别三,即更刮目相待。

    *********************************感谢m洛可可同学打赏的平安符,感谢rox同学打赏的平安符,感谢达芬奇椅子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歆翊同学的更新票,感谢梅在飞同学的更新票。

重要声明:小说《吉时医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