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落被施行

    就在天辰硕压境歼敌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个军营是当初惩罚香宜的军营,可这里所有的士兵为什么会一夜之间全部死掉,难道是香宜所为么?

    但是他又觉得不可能,香宜没有那么大的能耐,一定是有人从中帮她才可以,那么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军力呢?

    天辰硕万万想不到,此军营的人都是被他曾经的柔妃命人所杀,一个在他面前永远都是那么柔弱的女子所为,正准备下马的天辰硕和天辰华接到后方侍卫的一封信。

    等天辰硕看完信之后,整个人都愣在马上,几乎忘记了下马,信上说落落在她们手中,让自己一个人前去,若是不去,那么落落就会没命的,而且此人正是他挑断手脚筋的香宜。

    在看到香宜的名字时,天辰硕也是吃惊了一下,他知道香宜一定会这么做的,真狠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留她一命,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不能让落落有事,即使这是一个陷进也不行。

    “皇弟,你怎么了?”天辰华见天辰硕一脸魂不守舍的样子。

    “二哥这里就交给你了,我还有事。”说完天辰硕就快马加鞭的朝后方赶去。

    正在天辰华疑惑的时候天辰硕又骑马过来“若是我出事了,记的完成皇上派给我们的任务。”

    “皇弟,你等等到底出什么事了。”天辰华大声的朝已经跑远的天辰硕喊道。

    “救人。”

    天辰华只听到天辰硕的一句救人就再也听不见其他的了,他这是来冰池剿贼也很奇怪,如果说是贼寇那么为何会打劫军营的人,但如果是其他国家来犯,但为何不打离边境最近的墨城,想必一定是有人故意这么安排了。

    “扎营休息。”天辰华下了马之后对众士兵说道。

    “泼水浇醒她。”香宜看着熟睡的落落生气的对下人吼道。

    “是,香宜主子。”男子立马去提了一桶水回来。

    冬天却是是很难找水的,但是也就是不到一刻钟,这个男子就从外面提了一桶水回来,见香宜的一个泼水的手势之后,就把整桶水都泼到了落落的上。

    原本熟睡的落落顿时醒了过来,看见香宜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心里又怒又气,但奈何自己不会功夫,若是自己会功夫说不定早就把香宜给打趴下了。

    这时诗诗也下来了,见到落落被铁锁绑着,忙走到边“哟这不是王妃姐姐么?怎地在这儿啊?”诗诗明知故问的看着落落。

    “你。。你们。。你们太可恶了。”落落一会儿看看香宜一会儿看看诗诗,她气死了这都是天辰硕惹得麻烦,为什么要她落落承受。

    “可恶?呵呵。。。”诗诗笑了笑又看了看香宜。

    香宜立马会意,走到火炉旁,舀起烙铁,把烙铁递给了诗诗,诗诗一手舀着烙铁,走到落落面前在落落因为水冰而青紫的小脸上狠狠的拍了几下。

    “叫你不要听话,叫你不听话。”诗诗完全没有的淑女风范代蘀她的是狠毒辣。

    想起她昨晚陪洛奇的时候也只是偶尔提起落落,他就双眼发光的向自己问起有关落落的事,她不容许落落抢走洛奇,绝不许。

    烙铁在落落前,肩膀上,背上,狠狠的烙印着,直到落落再次昏迷以后,诗诗才罢手。

    “拖出去,带到五峰崖顶。”香宜对后的男子命令道。

    “是。”男子恭敬的像香宜施了一礼,然后大步走向落落,把落落上的铁锁揭开,拖着落落就走出了地牢。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降服花心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