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赌

    “玩骰子赌大小,张忠为庄,输了就要唱一首歌或者打一拳法,这样行么?”落落一早就见张忠舀着一个骰子在门口边等着,既然整天总是无所事事,那就斗赌好了。

    见落落说的也不为过,张忠张义纷纷点头同意,只是小翠看似很为难的样子“姐姐,我不太会唱歌。”小翠脸一窘还是说了出来。

    “我们是玩的么?又不当真,快点快点你可不要扫了我们的兴致。”落落连忙拉着她席地而坐。

    “那我们现在开始喽。”张忠看了看落落这样不拘小节的席地而坐就拉着张义也坐了下来。

    “好好好。”落落开心的拍着手。

    张忠开始摇着骰子,落落小翠张义则在一边耐心的听着知道快结束时她们才大声的喊了起来。

    “大大大。”落落在一边大声的说着,而张义则说“小小小。”

    小翠一言不发的看着落落和张义,最后还是选择相信落落说了句“大。”

    “哈哈。。。我赢了。”落落抓着小翠的手开心的说。

    小翠一看开的是大,顿时也放轻松了些,这样自己就不用唱歌了。

    “张义开始吧。”落落得意的看着张义,她们哪知道落落对于这个骰子可是比什么都亲,毕竟在现在老爸和自己都不想干家务,但妈妈的命令又不得不从,于是每次都摇骰子,刚开始落落一直输,到最后落落每天舀着它都要上几百遍,由于听力和记忆力她也就从来再也没有干过家务了,所以到头来玩骰子还是她的强项呢?

    刚回忆完就见张义豪爽的站起来走到一片空地上打起拳,落落看到张义这个样子想起了少林寺的十八铜人,只是张义上没有鎏金,张义打了一会儿就从新走到落落的边。

    “再来。”张义不服输的说了一句。

    “好啊,有骨气。”落落拍了拍张义的肩膀。

    “小小小。”这次落落选的是小,那么张义自然就只能选大的了。

    但是开的结果却是另落落大吃一惊,她明明听的是小的,可为什么又变成大的了,难道是有人抽老千不成?又或者是自己太自信了。

    “落落,该你唱歌了。”张义一副想要看落落出丑的样子。

    “哼,唱就唱。”落落爽快的占了起来。

    天空透露着微光 照亮虚无迷惘

    在残垣废墟之中 寻找唯一梦想

    古老的巨石神像 守护神秘时光

    清澈的蓝色河流 指引真实方向

    穿越过风沙 划破了手掌

    坚定着希望 去闯

    唯一纯白的**

    盛开在琥珀色月牙

    就算失去所有的力量

    我也不曾害怕

    这一首梦里花可是落落最喜欢的明星张韶涵的歌曲哦,在学校歌唱比赛的时候她也曾唱过,并且还获得全校歌唱比赛第一名呢?所以落落并不怕她们认为自己唱的不好听。(某妖借用一下哦,不过某妖真的也会唱哦,而且她也真的是某妖的偶像哦。)

    落落唱完以后看着她们三个吃惊的表心里一乐,挑了挑细眉得意的笑了笑。心想要是自己的偶像涵涵知道她在古代为她宣传说不定也高兴的乐歪了呢。

    “姐姐你好棒哦,没想到小小的你,竟然唱出来的歌是这么的好听灵动。”小翠讨好的看着落落。

    可是小翠那里知道现实中的张韶涵可是跟自己差不多一样瘦的。

    就这样我们在这个晴雪斋玩骰子玩了三天,每天都是唱歌打拳玩飞人,就这样快快乐乐的过着,落落也曾想过要是一年以后自己跟小翠走了,说不定还真舍不得张忠张义呢?有空一定要见到天辰硕,要他把张忠张义顺便也给自己,因为在这几天自己真的已经把她当成兄弟了,是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可是已经有好几天都没有见到他了,难道他不在王府?还是说他现在经常流连在百花园根本就没有时间理会自己,一想到这里落落还是心痛了一下。

    不管怎样一年以后自己就自由了,就可以畅游古代了,想着想着落落就睡着了,在梦里她还梦见自己又赢了张义呢,脸上露出浅浅的笑,而这时一个黑衣男子正在她的头看着落落,一只手慢慢的抚摸上她的小脸,又看了一会儿才施展轻功消失在黑夜里。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降服花心王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